作者归档:帮主胡子

政治启迪与事物的规矩都是拉手打炮再拉手

  很难的网络上没有删除《民主的边缘》这个纪录片条目,可能国家是远在几千里外的巴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2020 | 留下评论

虽然只是不堪的灵魂弄丢了回忆

  今早还在想,手机在当下的社会里可能就是一块记忆储存体。丢失手机可能就是丢失了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2020 | 留下评论

我也曾看完AV以为自己是那只树藤上的雄鹰。

  给所有男孩的建议:不要看了日本AV后,就觉得自己的手动几下别人也就不行了。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2020 | 留下评论

这样的炮不想约第二次

  机缘巧合看了两遍。普通电影看两遍真的痛苦,犹如约炮第一次约了一白发人,第二次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2020 | 留下评论

领袖恶魔洗脑控心指南

  任何集团,组织当人数达到一定的数量,任何人都可以变成恶魔,并且这个几率假设这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2020 | 留下评论

无情机器动

《道德经》第十三章中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很多人解读为,天地冷酷无情,把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2019 | 留下评论

让场务,茶水也高潮的毛片儿

  又再次重新看了一遍。除了科幻类电影,我其实很少二刷某部电影。始终认为电影于我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宁浩你丫别脱我裤子

《疯狂的外星人》观后感瞎扯淡 先得说一句宁浩这孙子太坏了。把辛辛苦苦伪装起来自己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2019 | 2条评论

江湖嘛,不就那么回事儿,别想那么细。

  文/帮主胡子 我们总以为自己的成长是被爱情,是被姑娘,是被小伙,是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2019 | 2条评论

跨年夜

跨年夜 我怕也挺纳闷为什么他今天找我,说是跨年明天却还是30号,蹦跶着脚趾头算,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2017 | 2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