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小说

奇怪的声音

    一头黑色的短发干练的在这位厨房里忙碌的女士头上晃来晃去。娴熟的手法让手中的锅不时的翻炒着里面的饭菜。

    窗户外传来远处县城里汽车经过的声音,却丝毫没有影响这位做饭的女士,似乎让她想起了什么。她加快了手中的速度,熟练的翻起了锅,将菜倒进了盘子里。

    她默默的坐在四角桌边,安静而快速的吃着碗中的饭菜,好在一小碟炒青菜,一小碟自家地窖的泡菜炒的腊肉,分量并不多,不一会就吃完了。

    像过去的每一天一样,她并没有吃完饭后将餐具收拾起来, 而是走到了床边,迅速的躺了下去,盖着轻轻的薄被,像在期待着进入另一个时空一般。

    不一会她就睡着了,作为一个旁观者来说,她的梦境实在无趣,仍然是在这间房子里,甚至连桌子上的饭菜都没用变化。

    窗外的风轻轻吹了进来,农家小院里的日子就是这样惬意,风将布满碎花的窗帘吹了起来,也传来了窗外更多昆虫的声音。

    这位女士的脸上出现了期待又惶恐的神情,只见她仍然是睡着的状态,双眼紧闭,但是明显精神上是苏醒的。

    是梦魇?还是一场噩梦?

    “来了”这位女士心里轻声说着。

    房间里忽然传来了细细碎碎的说话声音。

    “昨天已经仔细听过了,声音不是从衣柜里传来的,今天试试看,看到底是不是在电视那边的角落。”

    仔细听并听不清楚的声音转瞬即逝,变成了轻轻的叩门声。没有两声,忽然她眼睛睁开了,原来是梦醒了。

    于是这位女士从床上略带失望的站起来,开始收拾刚才吃完的餐具,洗锅、洗碗。

    每天中午的这个时间,这位女士都会如同精密仪器一样,近乎准时的重复这每一项步骤。

    通过上一位的笔记,我们只能知道这件事一定对她非常重要,她似乎一直在寻找那短暂梦境里的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

    她沉默寡言,也拒绝向别人求助和谈起这样做的原因,只是日复一日,默默的重复着这样的生活。

    不大的农家小院里,她每天都会依赖那短暂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用耳朵去探寻传来声音的位置。

    有一次因为和别人聊天,而错过了那趟固定经过山脚下拐弯时总会鸣笛的声音,让她懊悔不已,这下更不愿意与人交流了。

    又是一天中午,这位女士依然熟练而有序的翻炒着午饭,泡菜与腊肉共同交织于锅铲下,黑色头发让背影显得依然那么干练。

    五月的天气总是难以捉摸,昨天还可见炙热的太阳挂在空中,今天就闷雷滚滚,似乎会下雨的样子。

    在上床午睡前,她似乎是担心一会会下雨,于是匆忙的下地去关上了窗户。

    这次的梦境似乎和平常不同,不一会就醒了,醒来后她猛的坐起,急匆匆的走到了院子里,看着地面上的一个木板,这个木板是这个农家小院里地窖的小木门。这种常见的地窖通常建在石棚下面,相当于城里人的冰箱或地下室的作用了。

    她轻轻拉了拉小木门上的拉环,看样子平常是很难拉开的。想来也是,对于这样一位年轻的女士,厚重的铁环与木门不拿出点力气是很难打开的。

    她的脸上忽然闪现了一丝惊讶的表情,继而我们看到了跪在地上拉开木板的她的手竟然缓慢的拉起了那扇木门。

    虽然打开的缝隙还远没到二分之一,但是从地窖里闪出的白光已经足以让人惊讶,整个世界瞬间全部充满了白色的光。

    伴随着睁不开眼的光芒,我们也更加听清楚了那传来的声音:“妈妈,妈妈,开门,开门……”

    闪现出来的光芒大概只存在了不到十秒钟,随着白色光芒的慢慢衰弱,我们也慢慢看清楚了,在拉开那扇门的同时,这位女士的头发一瞬间就变成了白色,虽然还维持着拉开了一半木板的姿势,但是仍能看出身体瞬间衰老矮小了很多。

———

    “张医生,你确定这是你的最终报告?你要知道她已经住院很多年了,你应该知道院里是多么重视。”戴着眼镜的院长在桌子后面一脸疑惑的看看手中的报告,又抬头看看我。

    “是的,逝者最后便晕倒在地上了,等我们过去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心跳。”

———

    那一天,几个孩子因为贪玩,几个人合力拉起了地窖的木门,跑进地窖玩。他们的母亲刚吃完饭,不知为什么今天特别累,于是很快便睡着了。以至于每天中午大约两点经过的讨厌汽车的鸣笛声,今天都没骂两句就睡着了。

    北京时间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04秒,震中位于中国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汶川县映秀镇附近。这位映秀镇的普通妈妈后来得救,等到清醒以后,工作人员告知她,几个孩子等到发现的时候都已经没有了呼吸。

    自从那天开始这位女士就一直住院,因为精神问题,一直困在自己的回忆里,刚刚离开了这个世界。

后记:上面的故事来自于2024年5月8号晚上一个亢长的梦,一夜多次醒来,又睡去,始终在这个梦里看着这位女士的每一天。不知为何会做这个梦,还有一会就5月12日,趁着还能记得,就记录了下来。

我非汶川人,不知为何老天让我做了这个梦,让我一直看着这位女士。但是希望您一切都好。

转载请告知,谢谢。

分类
2024

一条老狗

想打2024年怎么着开始的开头,一失手开头达成了2004年。2004年竟然是20年前了,2004年似乎还有些时间与画面在眼前飘过。

我始终认为我的生命应该在30岁结束掉比较好,30岁前该经历的皆有经历,也做了点小有成就的事情,结交的人脉复杂的我都想不起来是谁,做的事离谱完全超出自己的范围也能把那盘子弄稳。

过了30岁那天我大概就知道了,“江湖越老,胆子越小”这话绝对没错。后面的人生大概率挺没劲的。

你得图安稳吧,你也想轻松一点享受人生。难免顾及的就多了点,30出头的时候也奔波往返,省工商联,市工商联,政协代表也得冲。也上当地新闻什么的,到处乱跑,到处乱冲。

除了结交的人变成了穿着整齐,说的话更云里雾里以外,和我少年时在街头和那些老少流氓打交道的日子没什么区别。但是你说区别吧,也肯定有,比如吹牛的人更多了,检验是否吹牛的成本越来越高了。

总之也算扑腾扑腾了一阵。这片自留地一年写不了一篇,可能就是给自己个私人日记本,反正也没什么人会来这儿。估计再过段时间这个网站也不续费了,我就导出内容,换个免费网站放着写。

对于世界了解的越多,越知道自己的渺小与力不从心。有点儿像80岁的美人拿起化妆盒时的无奈与不得不粉饰起来的样子。

年轻时活得像条野狗,什么地方都能睡,什么地方都愿意跑,难吃的不介意,难喝的咱哥们儿不嫌弃。而如今,像一条老狗一样,却不得不过上了看似有点体面的生活,却处处觉得乏味无趣。

我还是怀念坐在街头吃便宜烤肉,喝3元一瓶的啤酒,和一帮在外人看来不正经、没出息的兄弟姐妹们喝酒的日子。

真是一条老狗。今年试着在这里继续写起来吧。这里也许是生活中没有人知道的我的唯一一面。

分类
2023

大枭雄

从每天两包烟的20年老烟枪,从每周宿醉三四次的20年死酒鬼。到现在已经快1000天没有喝过一滴酒,抽过一口烟了,身边的朋友有时好奇问问用的什么方法。

其实就是某次宿醉起床后,想换换生活了,心里觉得这么也够没劲的,于是就再没喝过酒,抽过烟了。没有什么方法,我本身是一意志力特弱、毫无斗志的人。后来看到一微博,说能戒烟戒酒的人不可深交,因为对自己都狠,对别人就更狠了。

好我的宝贝,合着我还是个大枭雄的苗子。

分类
2023

2000年的VCD店

现如今回想起来,2000年左右真是美好时代。1999年的最后一天,最后几分钟关机,走出去蹲在路边哈着气聊天。因为听说千年虫会在跨越到“2000”年时因为计算机的电脑从来没设置到过“2000”年会系统崩溃。然后在路边蹲了一会儿,太冷了,2000年的0时10分左右又回到电脑前。

大概2001年左右,在路边常去租VCD的店里,买到了香港说唱团体LMF、大懒堂,盗版非常用心附带歌词。似乎是2002年的样子,开始有些人拿出“周杰伦”这个一身红的磁带分享出来,和现如今听小众音乐的网友那意思有点接近。而我在VCD店被老板推荐了一盘一群穿大衣上面写着“西海岸帝国”的磁带,大概20年后我才知道原来那个听破了的磁带风格叫“匪帮说唱”。

也就还是在2000年左右,因为FLASH的流行,一个叫闪客帝国的网站首页推荐了一位网友做的叫“宋岳庭”的《life is a struggle》的FLASH,反复听了很长时间,听着好听,但是VCD店老板说进不到,没有这个人的磁带。我几乎和说唱与嘻嘻哈哈无缘,这么一回忆,却鬼使神差的早些年竟也听过。

刚才在街头偶然看见了一个涂鸦,上面写着LMF,一瞬间想了起来,记得几年前心血来潮想找来听听,当时LMF、大懒堂国内已经完全搜不到他们的歌曲了。不得不说,在那个年代这几位的音乐,确实挺震撼的,开了眼界,因为我那会儿还正刘德华呢。

2000年前后听了很多香港说唱团体的盗版磁带,现在想想,当时那位左边是五金杂货,右边是家常炒菜的盗版VCD店老板是个什么人啊。对了,2000年前后的哈狗帮也是他硬塞给我的,说听听,这个好听。

可惜后来网吧也能看电影,下载电影也方便后他的店就关门了,那会儿也没要个联系方式,当时也没觉得多牛。

现在想想,这位老板的品味和音乐触感可真牛啊。天天白背心,大短裤,不刮胡子骨瘦如柴,灵魂却丰满的如同一个巨人,当然,这也是我的后知后觉。

谢谢《流星花园》,让我曾经有幸认识了这个老板,继而被他塞了这么多如今看来都极为经典的音乐世界,如果我算曾进了那扇门,那么一定是那位老板偷偷帮我打开了门锁。

分类
未分类

Take care yourself

分类
未分类

Good Night Oppy

https://open.spotify.com/playlist/1FdHTO6IR4AKYge2G9kLJB?si=fdfde7dd16834974
分类
未分类

2022再见

以前总是很习惯年末在最后一天进行回顾,然后发到网络上。既是对自己的总结,但是又有意无意的带有「写给别人看的」的劲在里面。

本想着不想再写了,没有什么好回顾的,非要回顾就应用一大幅的宣纸写上一个「惨」字即可,这个「惨」字最后若能缺点墨水就更贴切于我了。

想到这里,似乎仅是「惨状」又值得我写点狗屁出来给自己看看,说「惨」未免有点小家子气的怪天怪地了,所谓「惨」大多伴随着点「被动的不幸」。我可就厉害啦,纵观回首,我这过去应该算做「主动选择而导致的不幸」

所以用「咎由自取」似是更佳。

宴宾朋,戏中主角或席中侃侃而谈那个人应该就是回首过去出现在我回忆里,对我的「镜头」时常浮现出来的画面了。

而实际,尤其这几年在清楚意识到,大家更多只是懒得说话、或其实忍着听完屁话而已。

不善交友,言辞生厌恐是那回忆里狂妄自大小子不愿意听到的实话,没关系,在历经人间残酷与友情寂寥之后,你便会知晓,我只不过是未来的你。

知道原来自己就是那个并不愿意深交下去的某某人以后,是否是一件糟糕透顶,毫无希望的事情呢?也倒未必,将蛆虫置入华美精致的英国陶瓷器具里,放入镁光灯下,喷射轻轻空气与水雾也需让蛆虫生不如死,但仍泥潭里,诶哟,那可是乐到翻天。

不同的物种在不同环境里可以追求自己向往。

恰屋寂寥的人际关系里我有幸「被动」窥得了知识的乐趣,以及学习的魅力。当然,这其中最感谢的当然跑步这件事,虽然现在身体原因已经不能跑了,但是仍要感谢这辈子有机会曾经跑步过,没有擦肩而过。

总之,现在独处都已经可以将生活塞的满满的,一天空隙都没有。更真实的感觉到生活是自己的,享受自己「不会为人处事」的糟糕面,接受「真实的自己」,尽可能「改善」自己。但是不再违和,不再完全为别人表现出那个「假的」自己。

从别人的人生戏剧里的「配角」里退下来,回到自己这小房间里,回归自己小剧的主角啦。这我想,也是过去一年很难得,人生方向的一个改变。

虚假了那么久,泡沫碎了,其实也蛮好,原来真实是比以往做「假人」更能enjoy下去的生活方式。

此文应该附上黎明的《我的亲密》做背景音乐:

分类
未分类

偶想

忽然想到了苍井空,作为一个很早出道的日本av女优,有些地方可能并不止于大众认识的「拍色情片」的。

同时期因为家境、经济原因下海出道拍摄成人片的不少。但是能像苍空空后来完全上岸,经济宽裕的不多。

从侧面应该也可以看出,苍井空按照现在的话来说是有明确目标与计划,并且极其自律以及善于知识与技能树状发展的人。如果不是在成人片领域,亦会有一片天空。

早上做了一点了解,这里记录一下,作为思考。

1、在不得已必须工作的恶劣环境下,不管工作是否体面、如意都应咬牙切齿的坚忍下去,此为「生活基础」。

心里不喜欢这份工作内容,与做任何事要有敬业的态度是两回事。这点需要明晰。

2、自律。健身以及在偿还债务之余,对经济规划以及消费观需以长期目标为衡量。不少同时期女优选择找人随便嫁了,或开始陷入挣快钱-花高额-再回到之前工作环境的恶性循环里。

3、即使身在泥潭,也应饱含希望。泥潭是出身、环境、家庭不可选择的,希望是完全自己生长、可选的。

低谷时期会抬头也是一种超凡能力。

4、树状技能的发展。不得而知苍井空如何意识到了中国网民对成人片的态度。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很早开始苍井空在正常拍成人片,生活的同时,在时间规划里多出了学习外语(中文)、学习异国文化与网络社交。

此时这些还都是没有任何经济利益可以挂钩的。等于只耕耘无收获。

所以找准目标a,基于目标a衍生出可以辅佐a效果加倍的b、c技能很重要。同时期很多日本成人女友也到客串网剧、代言等,大部分不了了之。也是因为受限于语言、文化,当然也和时机有关(预判和提前准备的重要性)。

5、2021年,苍井空发布视频,承认她这20年来一直在谎报年龄、身份背景。

她说:“其实我不是1983年11月11日出生的,而是1981年4月26日出生的,现年40岁。 真的很抱歉。 ”她的出生地也不是东京,而是神奈川的乡下。而且,她说她的名字也是假的,真名不是苍井空,真正的名字是“纯子”

苍井空一条推特的回复下面一位日本网友回复道:「我妻子的侄子在五岁前无法沟通,也不能清楚地说话,人们都为他担心,但他现在是一名优秀的医生。例如有许多名人长大后成为商人、画家、小说家和其他杰出人物,即使他们在小学和初中的成绩只有1或2。」

任何时候不要被现在的痛苦打倒,也许在以后对你人生的传记里现在的痛苦只是一句话:正因为在那些痛苦的日子里,没有放弃,所以有了今天的……

分类
未分类

近况

实在很遗憾一开始是想插入一首老歌《moon river》到这篇开头的。但是没有找到可以外部引用的网站。以前记得网易云音乐似乎都可以,但是现在不行了。只能分享到微博或豆瓣。

可以点开,起码,此时我的心情是喜欢这首歌曲的。

https://music.163.com/#/song?id=2177197

在很久之前就已经不再使用微博,也于大概2022年基本不上豆瓣了。也同时删除了任何社交媒体上关于这个网站的地址。

所以无论如何能看到这篇文章的朋友,谢谢你,还挺有缘份,无论爱恨情仇又或曾有哪个阶段的我,让当时的你觉得有点意思。都还算人间糟糕无趣生活里的一滴涟漪。

停止了社交媒体的活动,甚至也几乎除了twitter上看看有效的时间管理与个人提升方面的信息,很少看网络信息了,甚至连微信都1、2个月想起来看一下。

上天总是公平,少年时享受了太多的自由与感受每一刻阳光和雨滴的日子里,在未来,我都在一一偿还该付出的代价。

当年的少年仔哪里想得到自己在别人上学时,躺在天台上,与好友晒着夏日阳光,脚边放着啤酒,看着阳光一点点倾斜,昏昏欲睡过去,又迷迷糊糊苏醒,又再次睡去的时候,命运已经在背后记下来的提前预支的欢乐与时光。

太年轻的自己,并不知道真正的快乐是什么,影视剧以及书籍的导向,又让青春时候的自己变得迷茫,以及追求一些虚无的东西。

太早的辍学,在社会里的日子,现在看来是混乱的人生时期。好在一路,因为有朋友的帮助和指点,糟糕的人格和不顾后果的口碑慢慢变得像“正常人”。

如今我也迈入中年,发现自己与“正常世界”格格不入,这似乎都是在偿还年轻时的代价,你看,世界是多么公平,没有一丝一毫的作弊。

以前我很难面对自己,甚至不太接受真实的自己。觉得自己需要伪装的强大、 受欢迎、厉害,还有点别人不具备的能力。少年仔的爱慕虚荣,在人到中年才恍然大悟一般,痛定思痛的慢慢接受自己。

回过头来,站在街头,才发现已经不被时代所接受。我曾经向往并坚持的价值观、人生准则现在贻笑大方,老土。

接受自己是一件并不轻松的事情,即使到今天,偶尔遇到人我仍会紧张不已。偶尔青年时的习惯或愤怒,却也会被现在的少年仔笑话吧。

好吧,也不能全当沉思录了,也得有点报告。毕竟在我远离网络后,还能在无人问津的网站被人看到这篇,也太难得,既然还有朋友想看看这个小王八蛋变成老王八蛋以后都在干嘛。那就让我报告一下吧。也算是记录。

在停止了一切网络社交媒体以后,偶尔想要乱七八糟写点记录,于是我找到了一个Mastodon站点,类似微博和twitter,好在没有管制,可以随便写写。

随便乱起了个名字,没有人关注,也没有关注任何人,就这样瞎写,反而让我在那个无人问津的角落里尽说实话。这些我羞于启齿的实话,竟又有了很多朋友的关注。

你看,原来我也不是那么不堪对吧。

在固有社会价值排序里,我已无望登入哪个高峰。于是我决定了,我的人生田径场里,我只与自己较劲和比较。

我是一个之前从来没有任何运动的人,如果有,那应该就是喝酒哈哈。

这是最近跑步记录的总计。

无论刮风下雨、清晨5点、晚上9点,都是我的跑步的时间,我挑战了自己,虽然跑的不快,但是尽量坚持。看了一下,这几年跑的距离,可以从西安跑到日本冈山县的真庭市。

这是有记录以来的烟酒戒断记录

我自从13岁开始抽烟、喝酒(不好的典范)。几乎从未间断过,我因为听一位老大哥说过戒烟这事情一次戒不掉,下次会更难,于是几十年里一次烟也没戒掉过。

酒更不用说了,从15岁开始,每个星期最少彻底醉2次,最多的时候天天彻底醉。从来没有喝到晕晕乎乎,一定是喝到彻底失忆。

在少年仔的时候错误的把喝酒当成了社交方式,以及快乐或糟糕情绪的发泄渠道。已至于迈入中年,酒瘾已经深入骨髓,没有酒精就没有了朋友,不知道该如何在社交场合社交,甚至快乐和痛苦也都离不开了酒精。

于是在某一次彻底醉倒后,一觉醒来,没有什么仪式和特别的下狠心,我就想,嗨~抽了几十年的烟,喝了几十年的酒,换换呗,够没劲的。

于是到今天为止已经大约800多天一根烟都没抽过,540天一滴酒都没有喝过了。

在这里我也打败了曾经的自己。

暴饮暴食、夜宵和无节制的饮食,带给我无尽欢乐。当拒绝酒精和香烟后,我又开始打败过去自己的不良饮食习惯。

到目前为止145天里,每天固定吃饭时间,偶尔24小时左右不吃任何东西。80%的时间里保持只吃一顿。

当面对饥饿和味觉感官的诱惑,我又尝试去告别过去的自己。

通体

少年仔时候也有纹身,很小面积。随着年龄增加越来越认为纹身是对自我精神与意志力的挑战。已经有大概5、6年除了家人,外出没有露出过纹身了。

会刻意选择衬衣与西服,因为当下社会大家对纹身的理解还不尽相同。所以为了避免造成他人歧义,也为了尊重自己,所以应该这5、6年里除了纹身师、家人没有任何人看过我的纹身,即使是胳膊或小腿任何地方。

夏天当然会热一点,好在现在不像少年时总在街头那些地方游荡,现在也基本都有空调,配合服装工艺的进步,一些材质的衬衣可以应付。

最主要,人总要懂得付出代价,承担责任。当我选择了这一身皮囊,当然也要承担相应的代价。

当少年仔时,选择叛逆的江湖人生,中年失意与物质、经济的骤变也自是该付出的代价,该承担的惩罚。

人生迈入中年,站在十字路口,没有什么怨恨,自己选的人生,我承担起所有该付的责任和代价。如果要偿还,老天请你随时可以来取。

也许我的价值观与人生选择已经老掉牙了,但是我就是我,糟糕、垃圾、或者有点意义,没辙,已经就是我了。我试着让人生变得好一点点。

2000年,一群少年仔在晚上9点,黑暗的夏季小巷里,旁边的沙堆里放着钢管,等待寻仇人的到来。

旁边出租vcd的店铺里传来一首郑伊健的歌曲,他用我当时听不懂,却几十年后听懂的粤语唱道:

长街的身影穿过风雨有傲气
曾一起出走不怕闯进了绝地

如梦如烟,全像游戏。

https://music.163.com/#/song?id=192955

分类
2021

冰块包裹着的人情夏季

  通过一家小小的冰块售卖店,带我们看到了一个普通夏季里芸芸众生的喜怒哀乐。想来日本民众也真是幸福,从几十年引进的动画片里就听到了蝉鸣,随着高楼大厦平地起,随着网红商场的兴建,似乎我们的城市里越来越少的听见蝉鸣了。
  
  可打开日本的纪录片,还是能见嗡嗡蝉鸣,街头的老人似乎也能感慨道唯一不变的就是随着岁月流转耳边的蝉鸣声。
  
  在我小学的时候也是能透过枝繁茂密的树叶看到飞扬而起的光线,那些被蝉鸣笼罩的夏季,那些被照射在玻璃上、金属上反射出来的刺眼阳光,似乎在眼前越来越丰富多彩,在回忆里是一个漩涡。
  
  普通冰块售卖店延续着不同年龄对冰块的需求,同时又借由冰块引申出了一个个隐藏在街头巷尾普通人家的生活,父亲想要抓紧留住和孩子一起出门的时光,看到这里不禁心有戚戚焉,似乎我也是到了初中就不太喜欢和家人出去了。再回过神,已经是和有了白发的母亲行走在街头了,这位父亲一定也陪父母走在街上格外心里感触吧。
  
  最后的小酒吧女老板,地方不大,和客人们打成一片,即使再小的店铺,只要你有想要开展新生活的心情,就还是可以打开一片天地。离开了安乐窝,也离婚了,但是那又怎样,新生活永远在等着向你打开门。
  
  是啊,在传统的延续和新生活的开示中,每个人都在怀着不同的心情在经营着自己的人生。不管是为了孙子紧张筹备鱼而一脸骄傲和期待的爷爷,还是要去和孩子在最后的海边度过一段时光的父亲,亦或者离婚后开始新生活的女老板大家都在努力的生活,感受生活碎片里折射出的幸福、喜悦、平淡。
  
  喂,你也要打起精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