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未分类

近况

实在很遗憾一开始是想插入一首老歌《moon river》到这篇开头的。但是没有找到可以外部引用的网站。以前记得网易云音乐似乎都可以,但是现在不行了。只能分享到微博或豆瓣。

可以点开,起码,此时我的心情是喜欢这首歌曲的。

https://music.163.com/#/song?id=2177197

在很久之前就已经不再使用微博,也于大概2022年基本不上豆瓣了。也同时删除了任何社交媒体上关于这个网站的地址。

所以无论如何能看到这篇文章的朋友,谢谢你,还挺有缘份,无论爱恨情仇又或曾有哪个阶段的我,让当时的你觉得有点意思。都还算人间糟糕无趣生活里的一滴涟漪。

停止了社交媒体的活动,甚至也几乎除了twitter上看看有效的时间管理与个人提升方面的信息,很少看网络信息了,甚至连微信都1、2个月想起来看一下。

上天总是公平,少年时享受了太多的自由与感受每一刻阳光和雨滴的日子里,在未来,我都在一一偿还该付出的代价。

当年的少年仔哪里想得到自己在别人上学时,躺在天台上,与好友晒着夏日阳光,脚边放着啤酒,看着阳光一点点倾斜,昏昏欲睡过去,又迷迷糊糊苏醒,又再次睡去的时候,命运已经在背后记下来的提前预支的欢乐与时光。

太年轻的自己,并不知道真正的快乐是什么,影视剧以及书籍的导向,又让青春时候的自己变得迷茫,以及追求一些虚无的东西。

太早的辍学,在社会里的日子,现在看来是混乱的人生时期。好在一路,因为有朋友的帮助和指点,糟糕的人格和不顾后果的口碑慢慢变得像“正常人”。

如今我也迈入中年,发现自己与“正常世界”格格不入,这似乎都是在偿还年轻时的代价,你看,世界是多么公平,没有一丝一毫的作弊。

以前我很难面对自己,甚至不太接受真实的自己。觉得自己需要伪装的强大、 受欢迎、厉害,还有点别人不具备的能力。少年仔的爱慕虚荣,在人到中年才恍然大悟一般,痛定思痛的慢慢接受自己。

回过头来,站在街头,才发现已经不被时代所接受。我曾经向往并坚持的价值观、人生准则现在贻笑大方,老土。

接受自己是一件并不轻松的事情,即使到今天,偶尔遇到人我仍会紧张不已。偶尔青年时的习惯或愤怒,却也会被现在的少年仔笑话吧。

好吧,也不能全当沉思录了,也得有点报告。毕竟在我远离网络后,还能在无人问津的网站被人看到这篇,也太难得,既然还有朋友想看看这个小王八蛋变成老王八蛋以后都在干嘛。那就让我报告一下吧。也算是记录。

在停止了一切网络社交媒体以后,偶尔想要乱七八糟写点记录,于是我找到了一个Mastodon站点,类似微博和twitter,好在没有管制,可以随便写写。

随便乱起了个名字,没有人关注,也没有关注任何人,就这样瞎写,反而让我在那个无人问津的角落里尽说实话。这些我羞于启齿的实话,竟又有了很多朋友的关注。

你看,原来我也不是那么不堪对吧。

在固有社会价值排序里,我已无望登入哪个高峰。于是我决定了,我的人生田径场里,我只与自己较劲和比较。

我是一个之前从来没有任何运动的人,如果有,那应该就是喝酒哈哈。

这是最近跑步记录的总计。

无论刮风下雨、清晨5点、晚上9点,都是我的跑步的时间,我挑战了自己,虽然跑的不快,但是尽量坚持。看了一下,这几年跑的距离,可以从西安跑到日本冈山县的真庭市。

这是有记录以来的烟酒戒断记录

我自从13岁开始抽烟、喝酒(不好的典范)。几乎从未间断过,我因为听一位老大哥说过戒烟这事情一次戒不掉,下次会更难,于是几十年里一次烟也没戒掉过。

酒更不用说了,从15岁开始,每个星期最少彻底醉2次,最多的时候天天彻底醉。从来没有喝到晕晕乎乎,一定是喝到彻底失忆。

在少年仔的时候错误的把喝酒当成了社交方式,以及快乐或糟糕情绪的发泄渠道。已至于迈入中年,酒瘾已经深入骨髓,没有酒精就没有了朋友,不知道该如何在社交场合社交,甚至快乐和痛苦也都离不开了酒精。

于是在某一次彻底醉倒后,一觉醒来,没有什么仪式和特别的下狠心,我就想,嗨~抽了几十年的烟,喝了几十年的酒,换换呗,够没劲的。

于是到今天为止已经大约800多天一根烟都没抽过,540天一滴酒都没有喝过了。

在这里我也打败了曾经的自己。

暴饮暴食、夜宵和无节制的饮食,带给我无尽欢乐。当拒绝酒精和香烟后,我又开始打败过去自己的不良饮食习惯。

到目前为止145天里,每天固定吃饭时间,偶尔24小时左右不吃任何东西。80%的时间里保持只吃一顿。

当面对饥饿和味觉感官的诱惑,我又尝试去告别过去的自己。

通体

少年仔时候也有纹身,很小面积。随着年龄增加越来越认为纹身是对自我精神与意志力的挑战。已经有大概5、6年除了家人,外出没有露出过纹身了。

会刻意选择衬衣与西服,因为当下社会大家对纹身的理解还不尽相同。所以为了避免造成他人歧义,也为了尊重自己,所以应该这5、6年里除了纹身师、家人没有任何人看过我的纹身,即使是胳膊或小腿任何地方。

夏天当然会热一点,好在现在不像少年时总在街头那些地方游荡,现在也基本都有空调,配合服装工艺的进步,一些材质的衬衣可以应付。

最主要,人总要懂得付出代价,承担责任。当我选择了这一身皮囊,当然也要承担相应的代价。

当少年仔时,选择叛逆的江湖人生,中年失意与物质、经济的骤变也自是该付出的代价,该承担的惩罚。

人生迈入中年,站在十字路口,没有什么怨恨,自己选的人生,我承担起所有该付的责任和代价。如果要偿还,老天请你随时可以来取。

也许我的价值观与人生选择已经老掉牙了,但是我就是我,糟糕、垃圾、或者有点意义,没辙,已经就是我了。我试着让人生变得好一点点。

2000年,一群少年仔在晚上9点,黑暗的夏季小巷里,旁边的沙堆里放着钢管,等待寻仇人的到来。

旁边出租vcd的店铺里传来一首郑伊健的歌曲,他用我当时听不懂,却几十年后听懂的粤语唱道:

长街的身影穿过风雨有傲气
曾一起出走不怕闯进了绝地

如梦如烟,全像游戏。

https://music.163.com/#/song?id=192955

“近况”上的4条回复

Mastodon的ID是什么,想关注!十几年了还能精准的在搜索引擎打出硬邦邦帮主胡子的大白床单一字不差回到这里。我操,一时竟然分不清是你牛逼还是我牛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