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2023

2000年的VCD店

现如今回想起来,2000年左右真是美好时代。1999年的最后一天,最后几分钟关机,走出去蹲在路边哈着气聊天。因为听说千年虫会在跨越到“2000”年时因为计算机的电脑从来没设置到过“2000”年会系统崩溃。然后在路边蹲了一会儿,太冷了,2000年的0时10分左右又回到电脑前。

大概2001年左右,在路边常去租VCD的店里,买到了香港说唱团体LMF、大懒堂,盗版非常用心附带歌词。似乎是2002年的样子,开始有些人拿出“周杰伦”这个一身红的磁带分享出来,和现如今听小众音乐的网友那意思有点接近。而我在VCD店被老板推荐了一盘一群穿大衣上面写着“西海岸帝国”的磁带,大概20年后我才知道原来那个听破了的磁带风格叫“匪帮说唱”。

也就还是在2000年左右,因为FLASH的流行,一个叫闪客帝国的网站首页推荐了一位网友做的叫“宋岳庭”的《life is a struggle》的FLASH,反复听了很长时间,听着好听,但是VCD店老板说进不到,没有这个人的磁带。我几乎和说唱与嘻嘻哈哈无缘,这么一回忆,却鬼使神差的早些年竟也听过。

刚才在街头偶然看见了一个涂鸦,上面写着LMF,一瞬间想了起来,记得几年前心血来潮想找来听听,当时LMF、大懒堂国内已经完全搜不到他们的歌曲了。不得不说,在那个年代这几位的音乐,确实挺震撼的,开了眼界,因为我那会儿还正刘德华呢。

2000年前后听了很多香港说唱团体的盗版磁带,现在想想,当时那位左边是五金杂货,右边是家常炒菜的盗版VCD店老板是个什么人啊。对了,2000年前后的哈狗帮也是他硬塞给我的,说听听,这个好听。

可惜后来网吧也能看电影,下载电影也方便后他的店就关门了,那会儿也没要个联系方式,当时也没觉得多牛。

现在想想,这位老板的品味和音乐触感可真牛啊。天天白背心,大短裤,不刮胡子骨瘦如柴,灵魂却丰满的如同一个巨人,当然,这也是我的后知后觉。

谢谢《流星花园》,让我曾经有幸认识了这个老板,继而被他塞了这么多如今看来都极为经典的音乐世界,如果我算曾进了那扇门,那么一定是那位老板偷偷帮我打开了门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