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684年,山川异域,风月同天背后的人与事。

 这部纪录片不由不说,又是对“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更好解释。
 
 客观,始终带着一体一家的心态去介绍疫情的情况,公正客观。可以感觉到纪录片中的专家也好,角度也好,都是在介绍疫情的情况和大家如何去面对。
 
 没有看热闹的角度,没有拿时间差优势的对比,大家都是在很认真的去探讨该怎么办。看完NHK这部《疫情会扩大到何种程度紧急报告新冠肺炎》纪录片后,真的不得不让人想起前段时间,以“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为头邮寄过来的援助物资。
 
 大体都是某某县,某某市。这种共情,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事,可能有点跑题,但是我想这个故事就是让我看后这部纪录片后最好的观后感。
 
 首先让时间回到那个风云际会的年代,684年这一年说起。
 
 公元684年,徐敬业兵败后,骆宾王逃亡,不知所终。
 
 于是唐朝的传奇诗人骆宾王就此成为传奇,《旧唐书》与《资治通鉴》都说骆宾王被杀,《新唐书》本传说他“亡命不知所之”。《朝野佥载》说是投江而死,《本事诗》中又说骆宾王逃脱后削发为僧,“遍游名山。至灵隐,以周岁卒。”
 
 这一年44岁的骆宾王传奇一生划上句点。至此,没有人再知道到底是成为了一位喜爱作诗的不知名僧人,还是随着屈原一般,投入江底,带着自己的抱负、才华与一生的故事再无音讯。
 
 让我们先记住骆宾王离开的这684年,再往前推上几十年,654年,唐高宗的的第六子,章怀太子出世,他也是武则天的第二子,既是第二子也就注定了这一生无法享受皇殿里的漫步,与爱人的闲庭信步,无法驰马而作诗。注定在权力的争夺中,无论是否愿意,这个呱呱坠地时偶尔会看着人瞪大眼睛大笑的孩童,此后的一生再难见此刻的笑声与笑容。
 
 章怀太子年幼的时候就已显露了自己的天分,幼年读书便常在大庭之上过目不忘,这在一对皇子中备受高宗的喜爱,唐高宗常赞叹自己这个儿子天生聪敏,十分让人爱怜。当别的皇子都在逗弄太监,婢女,在皇宫里追逐蝴蝶,飞鸟时,章怀太子却常喜欢读诗,然后坐在长廊上对着天空和绿叶发呆。
 
 长大后仪容举止不用过多的要求和教育便得体大方,这在众皇子中更让父亲喜爱,仿佛天生就有着太子的威严、德行。
 
 随后德行与能力一路并起,也让父亲也对他往着皇位的方向暗自放心。
 
 七岁时就已改封为沛王,加扬州都督兼左武卫大将军、雍州牧,至八岁时又加封为扬州大都督,十一岁时加封右卫大将军。
 
 十八岁时,改名李德,改封雍王,为凉州大都督、雍州牧、右卫大将军。
 
 二十岁时,改回本名李贤。是的,我们的章怀太子本命叫做李贤。
 
 675年,二十一岁的李贤荣登了皇太子,原因是他的哥哥皇太子李弘死在了东都合璧宫,这时的李贤还盼望着能够继往开来,李贤找了类似格希元、张大安等学者,一同注范晔的《后汉书》,作为给父亲唐高宗的献礼。
 
 到了年龄,却不张扬,愿意稳下心来做学问,不能说不难得。在某个深夜,李贤可能也站在书斋前,伸了一个舒服的懒腰,看着寂静的皇宫,笑着庆幸自己生在这太平盛世。谨慎,只要谨慎就可以避开那些史书里说的陷阱,只有极端的自律,极端的谨慎,做着和自己年龄不符合的事情,爱上父亲喜欢的事情,才可以实现自己的人生抱负,看着母亲露出慈爱的笑容。
 
 可以在儿时的长廊下对着母亲说,儿子已长大,母亲可以看看儿子的努力,儿子并没有在任何地方懈怠过。
 
 在《后汉书》以外,李贤还有《修身要览》、《列藩正论》等著作。可以看出,李贤并非只为讨好父亲,真的是有一番做事的信心。要做母亲骄傲的孩子。
 
 当时的李贤的母亲武后很喜欢一个江湖术士,号称可察言观色,未曾说话,对方已知今日的心情如何,说话不出一半,对方则回答出了问题,可以通过见面说话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可对面前的人了解个十之八九。那会儿的武后很谨慎,常常怀疑身边的人是否会欺骗自己,所以非常信赖这个江湖术士。
 
 但是正直的李贤并不喜欢这个江湖术士,认为只是一些江湖把戏,当时这位江湖术士已经达到高宗特令他入阁供奉。
 
 这位江湖术士明崇俨因为也算是有点学识家庭出身,每次通过谒见,都假以阴阳鬼神道,来对时政得失提出看法,通过故事讲观点。
 
 竟也常得到唐高宗的大加赞同。李贤认为治国治家靠的并不是这些拿不上台面的东西,更何况熟读史书的李贤太清楚江湖术士这种谗言大于学识的人常只为了自己的心思而可说蛇吞象,蛊惑人心。百害而无一利。
 
 中间也常常有李贤当面说的这位江湖术士哑口无言的时候,可以说是这两位互相都见不得对方。
 
 调露二年(680年),明崇俨被强盗杀害,几经派人探案,追寻。竟连一个强盗、凶手都找不到。自然武后就怀疑是素有矛盾的李贤下的杀手,加之百官都已认为将来李贤必是皇位的继承人,也许因为这样都不敢真切的探案,甚至连凶手都刻意不抓,以讨好未来的皇帝。
 
 自己的亲生母亲武后,授意裴炎等人去东宫马房里找到了数百具铠甲,揭发这是太子万不可有的行为。我们现在也无法得知这些铠甲是从何而来,又为何不放在武器库或其他库房,而要这么明目张胆的放置在东宫马房里。
 
 但是自幼宠爱的唐高宗,面对自己最宠爱的儿子,已决定宽恕这罪过。
 
 可是那个午夜,不知当时的李贤是否又在秉烛夜读,编辑、学习着又一本本的史书,在里面探寻自己哪里的不足,以及国家的治理。
 
 可是在不远之外,自己的母亲武后咬牙切齿的对唐高宗说:“贤心怀谋逆,应该要大义灭亲,不能赦免他的罪行。”
 
 永淳二年(683年),被贬为庶人被幽禁着的李贤被迁徙至巴州。
 
 在自己的母亲武后掌权后,始终担心这位曾经备受威望与才华的儿子有什么举动,每每想起自己的儿子,夜不能寐。于是派丘神勣(ji)去看守自己的儿子李贤。
 
 这位丘神勣(ji)按照现在的说法就是一个变态杀人狂,即使对方投降也要杀俘虏的那种。
 
 684年3月18日,在未获得武后下旨的情况下,丘神勣逼迫李贤自缢。章怀太子李贤就此告别了这个世界,那一天气候不错,不知李贤是否早从史书中看到了自己的未来,是否还会想念和母亲在长廊下追逐嬉戏的日子。
 
 李贤在当太子时,已经感觉到母亲可能已经在权力斗争里慢慢变成了徒有其表,不知其心的一个“陌生人”,亲情更是荡然无存,于是常写作关于怀念儿时与母亲在一起的生活。
 
 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
 
 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
 
 三摘尚自可,摘绝抱蔓归。
 
 这首关于种瓜的诗,是李贤以瓜比喻自己几个兄弟与母亲越来越紧张的关系,可能也预感到了自己和兄弟的未来,自比为瓜,母亲比做摘瓜人。这首《黄台瓜辞》后与曹植的《七步诗》并列为千古绝唱。
 
 686年,未获得授意,私自逼迫李贤自缢的事件一出,丘神勣也在不久后被从左金吾将军贬为叠州(今天甘肃省迭部县)的刺史。
 
 不久又被武后调回洛阳担任左金吾将军。
 
 690年,有人向武后举报丘神勣与周兴等人阴谋造反。
 
 691年,正月乙未,武则天下令,杀掉丘神勣,五城兵马使 武后的至亲武三思监斩,斩于太乙门前的菜市口。
 
 自此丘神勣为何敢这么大胆子,未获得授意逼迫和自己无杀人之仇的章怀太子李贤自缢成了一则历史迷团,沉入史书。
 
 –
 
 在太子李贤被逼迫自缢的那一年,684年,在中国一颗年轻富有才华的政治新星陨落。而一海之隔的日本,正在飞鸟时代后期,即将迎来有史以来南海海槽最早的可靠地震记录。
 
 684年10月14日,白凤地震正是席卷全日本。
 
 在这动荡不安的环境下,高市皇子与御名部皇女的第一子长屋王出生了,他也是天武天皇的孙子。
 
 据记载这是一个文艺青年,非常喜欢文学与诗歌,尤其擅长诗歌,并且对阴阳五行等神鬼学说也有涉猎,堪称是读百家学说,喜读史书。
 
 一海之隔的唐朝章怀太子李贤的离世,与日本的长屋王的出生都在684年这一年相遇,一个陨落,一个冉冉升起。
 
 与李贤的经历颇为相似,长屋王的工作经历也堪称官运顺利,仕途大有前途,且在人民群众中还有广泛基础,又加之读百家学说,也深受很多人的喜爱,试想当文艺青年爱学习,还会算命推理八星座告诉你最近的生活,这得多受欢迎。聊的了正史,也能说点儿八卦。
 
 刚好遇到了奈良时代的皇族吉备内亲王。俩人迅速进入爱河,据说感情亲密无间,堪称天作之合。
 
 704年,长屋王直接升为正四位上。
 
 709年,长屋王升任从三位宫内卿。
 
 716年,升为正三位。堪称是官途顺利,火箭式提拔,政治前途不可限量。
 
 长屋王一边快速晋升的同时,以右大臣藤原不比等为代表的藤原家族,堪称是当时的日本政坛新兴势力,权力新贵。
 
 当时的根深蒂固的皇族势力与新兴的年轻权力藤原家族处于互相制衡的状态,长屋王虽然是皇族,但是因为他的妻子上面说道的吉备内亲王是藤原不比等之女,长屋王见藤原不比等可能还得叫一声岳父大人或者丈人爸。
 
 所以当时两边的制衡抗争,对长屋王影响并不大,还算平和。相当于两边都有人,所受影响很小。
 
 717年,好巧不巧,左大臣石上麻吕去世,长屋王直接连升数级,皇族一举让长屋王借由此事,升为大纳言,成为地位仅次于太政官的右大臣藤原不比等的当权人物和政敌了。当时日本政坛唯一能和藤原不等比抗衡的就是他的女婿。
 
 如果说这时的长屋王在日本政坛横冲直撞的晋升,是因为运气。那么2年后719年,他的岳父兼最大的政敌藤原不比等的去世,就是真的是老天爷宠爱长屋王了。
 
 藤原不比等去世的时候几个儿子都还太年轻,还相当于还在基层锻炼积累工作经验,议政官里只有一个藤原房前在职。这和当时皇族的实力完全没办法抗衡。所以长屋王作为皇族势力的代表,自然成为了日本政坛政治新星,几乎一手遮天,备受威望与爱戴的环绕。
 
 724年,在圣武天皇即位的同一天,长屋王也升为了正二位左大臣(类似于现在的常务副总理,为国家二号人物)。
 
 长屋王执政期间,发现因为国土面积的问题,并且耕地不足的问题,限制了国家的发展,于是制定了持续开荒者的第三代,也就是农三代即孙子可以获得荒地的所有权,也就是著名的“三世一身之法”。好好干,干够三代地就是你家的了。
 
 当时一心向佛的长屋王已经和唐玄宗时代的中国已经非常熟了,经常有日本的遣唐使携带东西横渡觐见。
 
 当时的日本皇族实权较少,权力基本都在各地方的乡绅豪族把持着,皇族一直受制。
 
 645年6月,皇室中大兄皇子(后来的天智天皇)联合贵族中臣镰足发动政变,刺杀当时掌政的权臣苏我入鹿,并使苏我入鹿的父亲苏我虾夷自杀。
 
 这样,皇室得以重掌大权,中大兄皇子等人便拥立孝德天皇继位。
 
 一年后,646年元旦,孝德天皇颁布《改新之诏》,推行政治改革,史称“大化改新”。此后日本逐渐步入封建社会,迈向以天皇为首的中央集权国家。
 
 这件对于皇族的好事,却对老百姓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很多农民迫于严苛的赋税徭役,不少连土地都不要了,只为逃避赋税和徭役。当时最好的地方就是僧院,于是很多人都剃发为僧,导致僧人数量大增,也带来了很不稳定的因素,很多新入僧人态度散漫,毫无纪律。
 
 日本的佛教僧院,以及当时的掌权者都急需解决这一混乱的现状。
 
 长屋王就命人制作了数百上千件精美的袈裟,赠与大唐的高僧们。这袈裟上就绣有长屋王写的四句偈语:“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缘”。日本留学僧荣睿、普照携带这批袈裟到达扬州,恳请鉴真东渡,到日本为广大信徒传授“真正的”佛教,同时为日本信徒授戒,明确戒律。
 
 729年,2月长屋王被人告密,诬陷长屋王咒杀基皇太子,被围困于家中,遵天皇命,与自己心爱的女人双双自杀。史称“长屋王之变”,这……就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当下,日本再以“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为中国邮寄援助物资,我想当时的长屋王应该也会深感欣慰吧。
 
 即使语言、信仰、宗教、文化都不同,但是我们也都是共享高山河川、起天及地,感同身受。

此条目发表在2020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