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豆瓣

三天前被封禁了,因为大约5-7年前一个评论或短评。这应该是我使用豆瓣十三年年来第一次被封禁。

 被封禁后才知道,原来无法都由、回复、点赞,甚至无法标记自己看过,读过,听过。

 也就是说,如同被关在铁桶里,四肢被铁链捆住,嘴巴里塞上毛巾,却在眼睛的位置有一个小洞,你可以看见世界,但是世界里压根没有你。

 有点类似于上学时候,调皮的同学被老师罚站,并且老师说:“你就看着他们体育课玩吧,你给我站好。看你以后还敢不敢。”

 于是我打算告别豆瓣,原因很简单。竟然会因为5年以前,7年以前的评论封禁当下的人。

 5年什么概念?一个13岁的少年已经变成了18岁的青年了。这种随时随地会因为过去的什么时候把现在的你收拾了的感觉我无法理解,也觉得很荒谬,当然也有后怕。

 因为当用户不断的在为豆瓣的评论,广播,内容做增加的同时,当用户不断的将自己的回忆、记录记载在豆瓣上的时候,你会因为很久以前的可能一句话被封禁掉。和你所有的回忆和记录彻底告别。

 甚至你无法告诉任何一个人,再见了,我的账号无法再登陆了,我们可能再也无法有任何讯息的交流了。

 上百篇影评,大概几千条广播,还真有点舍不得。

 但是就如同伤了你心的负心人一样,再舍不得也需要离开,不离开的后果就是被伤的彻底破碎后,还是得离开。好在,我的感情经验并非0,这种经验我还有。

 这种感觉并不陌生,所以心理建设方面倒也安稳。很久以前忘记密码的QQ号,丢了的同学联络本,忘记密码和邮箱的若干网站,曾经关系很好,一起经历了很多回忆,却最后分道扬镳的朋友。

 MSN SPACE,myspace.com,再到myspace.cn,最后百度空间,博客巴士,再到yo2.cn,中间经历了饭否的关门数年。倒也丢失了不少回忆,倒也苟延残喘的如同战争时期一个残废了右腿的读书人,想找一个地方放几本书。

 其实告别豆瓣的朋友很多,我的豆瓣经历了有过很多次。能记得起的大规模告别豆瓣,就是有一次豆瓣有了注销功能。

 很多有意思的网友,或者现在叫做网红的ID纷纷注销,我与他们基本没有交流过,都是很有意思的陌生朋友,我们就是关注与被关注的关系。

 因为我喜欢看了电影,瞎写一些观后感,于是经常在比如一九五几年的奥地利电影下载碰见某个人,大家评论里“你也看啦”互相打招呼一下,从而离去。

 在各种冷门的年代,意想不到的条目下看到各种知识、思维的迸发,让我不得不感叹感谢互联网,感谢有兴趣的灵魂,感谢愿意分享的大家。

 后来因为种种原因,终于到了公布注销那一刻,那一天我总觉得这么多人,哪真的有多少人舍得注销,那么多小组,那么多影评,乐评,标记了那么多书,电影,音乐。

 我记得太清楚了,那一天我看到旁晚七八点,简直眼泪都会流出来,我看着这些熟悉的ID,一一跟大家告别,犹如勇士冲向前线,犹如壮士跳下悬崖一般。和大家告别,稍后变成了黑白头像,和已注销的名字。

 这样的大规模注销、和离开豆瓣在我这13年印象里,有过四五次。我所熟悉的人们也离开了四五拨。倒是我苟延残喘到如今,还希望着能标记些电影,给自己留下点回忆。

 我是自私的,又是贪生怕死的,也闲散惯了,我只想如同默默无闻的网友一样,记录下自己的观后感,心情。

 十三年,也是一个婴儿变成了叛逆,有思维,青春期,暗恋一个人,讨厌一种人的年龄了。

 我十三岁已经写过情书,拐过好几个巷子知道哪家服装店老板的二楼有打口磁带买了。

 在豆瓣还有首页,首页推荐优秀评论的时候,我大约影评首页推荐过20、30次。添加书影的条目添加过大约10几条(大部分以40-80年代冷门电影为主)。写了一百多篇影评没数过,写了几千条状态也絮絮叨叨给很多人添过麻烦。

 如今,我亦如面对自己曾经爱过的那个人,我十分爱你,但是可能无法继续走下去。

 我也不愿意等到哪一天我在豆瓣记录了很多,标记了更多的时候,因为十几年前的一句话,一个短评,一个影评被彻底封禁。

 那还不如像现在这样,让我有机会说句再见。

此条目发表在2020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