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爱你的人在进化论外

 闲来无事从家中书柜里翻出了这本《德伯家的苔丝(Tess of the D’Urbervilles)》,看名称、封面全都不对我的胃口,在我看来应该是极其难读下去的书,打开第一页看到有母亲写的字,购买于1994年的新华书店。
 
 幻想着母亲在1994年的某一天,年轻的脸庞上,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走到了新华书店,那时已有了我,也许我在旁边玩闹的时候,在新华书店这本书的书名或封面吸引了母亲走过去,继而翻开,看了几页,里面的故事吸引了母亲,可能我又在1994年还是一个喜欢玩闹的孩子,母亲于是买了这本书,从新华书店带着我回家。


 
 又或者某一天母亲一个人走入书店,想在一个角落给自己打发一些时间,于是翻开了哈代的这本书。
 
 总之那一天对于寄居在母亲家的我而言,也无意间翻到了这本书。因为那段时间刚好处于感情的低谷期,于是便想找一本自己全无兴趣的书,一定要完完全全不是我自己的胃口,最好乏味、无聊,这样我就可以在睡觉前阅读一会便无聊的睡去。
 
 是的,这本书的初衷是为了够无聊,而且看起来哪儿哪儿都不是我的菜,目的就是睡前催眠,以免我熬夜又乱想一通,让处于感情低谷期的自己,更加痛苦。
 
 开始的确达到了这个效果,但是大概在三四页以后,就彻底把我吸引住了。
 
 于是跟随哈代,在1891年的英国乡间,经历了一场变故。
 
 刚刚看完这本书不到5分钟,胸口起伏的厉害,心中也很难过。为苔丝,为那个时代。
 
 小说中自己仿佛是一个幽灵一般,陪同苔丝从小姑娘,历经坎坷,被那冒名的德伯欺骗,被恶臭名声传遍后,只得去另外一处神谷里疗伤,却没有想到遇到了真爱。
 
 在这里我都感叹,老天爷还是公平的,给了你这么一个人见人爱的好男人,结果没有想到,这个连宗教世家的宗教理念都可以背叛的新人类,骨子里竟然是一个处女情结到头的人。
 
 要是我,我也难以抉择。一边是虽然欺骗了自己伤害了自己,但是却也有甜言蜜语哄骗的时候,也有物质上不让你受罪,精神上偶尔欺负一下你的坏德伯。
 
 另一边是,从未欺骗你,也曾真挚爱过你,却仅仅因为你有了人皆有之的过去,仅仅因为处女情结,却宁可看着你痛苦、憔悴,一个人在荒漠高原看着惨无人道的工作,居住的环境那样的糟糕,心灵上那样的孤独,却仍旧无情对待的丈夫。
 
 天呐,这可怜的苔丝。
 
 天呐,这可恶的安玑。
 
 从故事的中间开始,我几乎爱上了书中的这个女人,她无私,她纯洁,她坚强。又让人止不住的心疼,对苔丝的心疼越多,就越发觉得安玑作为一个天之骄子大学生的荒谬。
 
 自满的是你,处处打断对方说话的是你,把爱你的人推向深渊,又自私的认为想要她回来,她就会回来,想要她受到惩罚,那就不用去管她。这样的男人也太可恶了。
 
 你心情好,那么对于爱你的人就是天天都是情人节,你心情不好,你认知偏差了,对于爱你的人就是地狱,就是活该,就是万劫不复。
 
 如此说来,这样的人好像不仅仅是1900年前后有,直到2000年,2020年,我看这样的人倒并不少见。
 
 原来不管是你坐着马车,用着银锡壶的古英国没落的贵族,贫穷的农夫,还是当下社会,用着手机,视频聊天,叫着外卖的现代人。自私起来,对待爱人的方式都是一样的。
 
 几千年的历史也好,几百年的演变也好。自私的人,无情的人,对待爱自己的人的方式却是完全没有变化的。
 
 当爱的人心情好,嘻皮笑脸妙趣百生,你觉得天底下的你能遇见这样的人真是太幸福了,之前所有的苦难都是值得的,你甚至愿意为他背负下半生所有的苦难。
 
 而当你爱的人因为自己的世界观,因为自己的一些想法,他就可以将疏远,那种疏远是面对面也会让你感受到仿佛离着有几千公里几万公里一般,他面无表情的官方对话,可以让你觉得置身于最寒冷的地方。
 
 于是你远走他乡也不觉得苦,于是你吃的如何,住的怎样也不再在意,再是怎么样的冰天雪地,又哪里比的上他激情、热情消失后的样子。
 
 当苔丝在最后还在为着自己心爱的人着想的时候,我简直为她心碎。一天十几英里的步行,其实早就已经很累了吧苔丝,应撑到最后一刻,还在作着妻子的责任。哦天呐苔丝,那个家伙可让你受了那么长时间的苦。
 
 希望天底下的女孩,都应阅读这本书,知道面对无情的男人要及时止损。
 
 也希望天底下的男人也都看看这本书,自己的一些看法,自己的行为,会让别人多么痛苦。
 
 希望天底下再无这样的事情发生,虽然我知道现在的街头,现在某个房间,现在的某个社交软件上,依旧有仗着年轻无忧无虑而继续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着。

此条目发表在2020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