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老朋友

  再次使用和再次返回成都都是一个双层的契机。一个契机像是扔向街角的烟头,随着烟头最后的熄灭,以大脑中极其缓慢的时间去放缓那个瞬间,烟头的光亮逐渐熄灭。

 上一次走在成都的街头,和朋友摆龙门阵已经是10年前了。那时候我住在太升北路的时代天骄,很高的一栋楼,14楼的高度配合房间完美的落地窗可以让人在午夜或孤独感袭来的时候看着窗外的府南河释然、或又完全在孤独感与失落感中不断下坠。

  这次来专门走向府南河,遗憾的是底下全部被围挡住了。草坪也掀开了,没有了当时的感觉。

背景音乐

  和成都的老朋友们说起,我虽然10年前在成都多受朋友们的照顾,并且还在成都生活了一年多,却因为人生的前几十年几乎沉溺于酒精,是一个向往自由却又固步自封于酒精中的“酒鬼”,导致我其实在成都也很少留下太多痕迹和回忆,更多的都是不同的桌子前和不同的朋友碰杯,欢笑,或者絮絮叨叨。

  重新再来,专门住在了太升北路,每天保持近15公里的步行量,来来回回的走在成都的各种小巷与大街仿佛第一次认识这个城市。

如今府南河

  中间见了成都的老朋友,聊起从前颇有意思,历历在目,唯独就是当聊起两个城市不过4个小时的高铁路程,却再次相见已经是10年以后,还是不禁让人有些感慨。

  下午男哥专门开车来接我,找了一个地儿大家聊了会儿,因为他下午还要接他口中太合拍的老婆,于是我们抓紧时间,随便找了个星巴克聊了起来。

  男哥当时在成都我们相识的时候,还是做手机游戏,如今已经成为了木雕师傅。一脸的大胡子,配合磁性的声音,你很难将他坚冷的外表和热心肠连接起来。

  期间男哥说起最近读了一本书中的故事,加上离开时刚好耳机里传来裘德的《莫比乌斯号的船医》,促使了我想写点此刻的感受,以及当时的思考。

  当然《杀死那个石家庄人》也是在如今听来别有引导的思绪。

  男哥说大概在中世纪的时候,一个小镇要盖教堂就会有很多外地来的石匠,对于当时的社会来说,很多人来说可能一生就在这个小镇方圆五公里以内。

  每一个外地而来的石匠都会带来新的故事,外面世界的有趣事,也就是因为这些拼凑的小故事促成了一个人一生之中的美妙的见闻。

  而当下,信息爆炸,短视频APP可以不断喂你你喜欢的内容,或者你以为你看了会有满足感的内容,比如真的30秒了解了一个知识,1分钟了解了一个城市、一个老店。那至于下一秒钟又看了其他内容,是否还记得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这里时间过的非常快,而在自己人生中又过得非常慢。

  浪费总是伴随着一种疼痛般的轻微愉悦感,轻微刺激,大胆浪费,荒芜的时间和人生构成了青春。

  昨天Amberose微信上给我说:“我每次遇到不好理解的事情,就想,50年后海洋温度升高2°,所有人类都灭绝,over,当下就别憋屈了,过一天算一天。”

  灾难面前,人类渺小;时间面前,人类不值一提;在茫茫宇宙中,能有幸大脑有思考,人生有感受,十分有幸。

  和男哥聊的时候,从中世纪的教堂我也想到了一件事。

  有一块石板上有古代的雕刻或者说刻印,记录了当时的事件,其中有一个很让我难以忘怀的事情,大概是在人类还没有完全演化出具体的语言体系,沟通方式,行为更多的用来表达自己的思想的时候。

  有一个普通的村民,并非部落首长或有某些权势,但是却有很多关于他的记载。他很喜欢社交,会跟很多人打招呼,如果难过了会找部落或村子里每一个人去表达自己的难过,狩猎获得了成功,猎到了无论大小的动物,都会跑来跑去给村落里每一个人去“显摆”。

  好像特别喜欢热闹,俨然一个社交家,他躲避战斗,也没有什么杰出的地方,甚至会一个人去更远一点的几个部落,原因可能是遇到高兴的事情,或者打到了不得了的猎物去“显摆”。或者单纯的只是想“显摆”一下。

  他的生活真的很丰富多彩。

  可是突然有一天,他不再显摆,别人打到了难得的猎物他也没什么兴趣,基本足不出户,随后他一个人去了很多地方,只是不再到其他部落去打招呼,仿佛突然孤独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又回到了自己的村落,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去每一个村民那里聊天,显摆猎物,直到他死亡。

  这么一个普通人丰富多彩的一生,仅仅在石板上留下了那么几行图形。

  我不知道我爷爷的爷爷叫做什么,他的一生有什么样的故事,他一定也有喜怒哀乐,失恋了喝上一杯,赚钱了抑制不住想买点什么,春夏秋冬,实实在在的活了几十年,在某个城市的街头,也可能和我一样抬起头看着天空发呆一会,然后离开。

  他可能有过梦想,有过见不得人的阴暗想法,有过开怀大笑的一件事。

  可是时间太长了,人类太渺小了,我并不知道他的一生多么精彩。

  而对于我们孩子的孩子,同样我们现在的焦虑、痛苦与难过,喜悦,失落,其妙的缘分或者糟糕的境遇也都不会再有人知道。

  我们可能90%的人都无法在100年以后有人会提起,记得,除非在某个领域有过特别大的成就,而遗留下去一些故事,而即使这些故事可能也是违背当事人意愿的经过“美化”的故事,或出于某种需求而被表现的故事。

  所以人生很短,再自私的只看自己,那么时间更短。不要被任何道德绑架,不管别人给予的,还是自己给自己架起来的,同样不要被任何舍不得束缚,不要被情绪折磨,因为这些实在太渺小了,太短了。

  我们不用变得多么伟大,多么经过几个短视频,几本书,几句话而人生就精进,可以弯道超车,或者变得更“优秀”了,那些世俗的标准在时间里,在自己的生活里什么都不是。

  正因为你知道你是你,所以你才是你。你要知道你是你了,你也就不是你了。

  想想那个生活在小镇里期盼着每年来修复教堂石匠的小镇居民,想想那个穷其一生喜爱热闹的村民。世俗的标准,别人的眼光,那些成功失败的标准,自私的回过头自己看自己的时候都不应该给自己带来束缚。

  人生奇妙,我有机缘认识很多朋友、网友,让我的生活变得很有趣,男哥说要是在40年前我们是几乎没有认识的可能性的,因为没有互联网,地域相隔又太远,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认识彼此。

  我们刚才却可以像10年前一样,坐在一起聊聊天,也许下次见面可能是10年后,20年后,甚至可能就因为各种原因见不到了,人生关联的小灯一一熄灭了,但是这一刻我们很愉快,爱这个地球所带给给我们的所有感受。

  谢谢可姐,龙二爷,王老师,男哥,10年前我们的人生似混在一起,10年后还能彼此并不嫌弃的继续没心没肺,即使各自在各自的人生中有所建树和喜怒哀乐。

  谢谢五朵,缘分奇妙,陪家人看《非诚勿扰》的时候,看到她觉得真有趣,找了微博点了关注,一瞬间显示“互相关注”状态,一下子我们俩的巴拉巴拉聊的停不下来了。见了面也是一刻没停,就和距离、时间从未在我们中间起过作用一样。

  还有很多朋友谢谢热心肠,谢谢成都阴然的天气,谢谢旧朋友,谢谢地球上有一天允许我也能留下美好的记忆,我很渺小,谢谢老朋友。

  还有两天离开成都到上海,不由得写下这些略带情绪的感受,因为回过头再见这些回忆中的脸庞,才发现即使现在科技发达路程并不是问题,却也已经别离10年了,要不是此次公事来成都,更不知道再见是何时。

  那句俗话说的好人生能有多少个十年,不管缘分是否此刻断线,在我这简短而又历史上根本不算回事的人生里,认识大家真好,见到大家真好。

   再见老朋友,希望再见老朋友

此条目发表在2020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再见老朋友》有3条回应

  1. 择偶网说:

    新冠快点结束吧!

  2. alila说:

    一过就很多年,已经不记得怎么发现这里,怎么就断断续续地看了好几年。对于你写的东西,有种无法言喻的亲密和熟悉感。十年间太多东西变革,看到你的文字还在这里,觉得有什么是没变的,像个从未产生交集的老朋友,真好。祝安。

  3. 帮主胡子说:

    有空您常来看看。不知您何时能看到这条回复,相信再看到时候这个站还没到期,还能打开,想来也是缘分,祝您新年快乐。今天2020年12月30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