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喝酒打豆豆

每天在房间翻看着西藏佛学密宗,看得我神叨叨的,顿感自己马上就得能飞天不可。前几篇博文让大家感觉我快升天了其实事实上并不是这个样子的,我依旧是那个吊儿郎当玩物丧志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见了不爽的骂两句看见美丽的夸两声的胡爷。

 

虽然每天生活积极向上,偶尔还因为没能按时观看新闻联播了解国家大事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和内疚之中,我已经离开凤凰早班车很久了,我对不能及时的了解台海问题以及国内最近形势以及指出具有指导意义的建议感到无法面对人民。

 

每天沉浸在经书中的我也常常在午夜与自己的交流中毫不留情的辱骂自己:胡子,我还就今儿告诉你了,我这人你也知道,就他妈心眼直,有什么说什么,我不怕得罪人,你一天怎么这么不注意休息呢?革命的担子放在你的肩头你怎么就这么自私这么任劳任怨呢?

 

每当面对自己良心这样的拷问,我都只能低下头,深深吸一口烟说:“谁让咱们家历代以来就是这么好的人家呢?咱们那一代可净是大地主,大善人的儿子,顶不济也捐过前清的粮台,潘运帮办。”

 

我看着自己从远处站起来拍了拍屁股,右手食指中指夹着烟指着我恶狠狠地说:“你说说你一天沉浸在西藏佛学经书里面快乐吗?琢磨透了吗?亏你长在钟鼓楼下,吃着胡辣汤长大,听着秦腔活这么大个,三藏法师取得汉学佛经你琢磨透了吗?孙悟空混了半天也就正处级你不学本家的学外家的”

 

我放下手中的矿泉水瓶儿,脸色羞涩低下了头说:“我忏悔我自己,这辈子我算是来不及弥补了,我得从上辈子忏悔来着,八国联军来的时候我干嘛去了我,卢沟桥战争的时候我又猫到哪儿去了,我上几任女朋友被破处的时候我又他妈到哪儿去了……”

 

另一个我站在我的面前用手指使劲敲着桌子不耐烦的说:“继续继续,还有呢,现在是让你自己说,这是看咱俩面儿熟,给你个机会,你的事儿我们都掌握了,现在是让你自己主动说,等我们帮你说出来的时候,你就被动了。”

 

我双腿并列整齐,昂首挺胸脸上却依然是那股内疚的神色说:“我交代我交代,青帮那会儿要暗杀孙中山先生,这事儿其实我知道,因为自己的怯懦没有及时向我革命党人告秘……”

 

胡子站在远处又使劲儿敲了敲桌子说:“谁让你说远的,历史问题我们都已经掌握了,说最近的,最近的。为什么把你带这儿来了,我们怎么不带别人呢!”

 

我低下头悄悄说:“我他妈到这儿是来生活来的,你带别人你带的走吗你。”

 

胡子走进说:“你嘀咕什么呢?快交代你的问题,没时间给你油腔滑调的。”

 

我喝了口水说:“我检讨我检讨,我一个人不辞而别离开西安,离开的我朋友们我实在太不应该,我抱着来朝圣地心态来此地,却时常想起以前的对象,以前对象的姿势,小舌头,啧啧。”

 

胡子:别往淫乱的说!金瓶梅我看过。

 

我:你他妈都看过找我寻开心来了。滚一边儿去。

 

我将房间的门关上,将胡子赶了出去。我又拿出了我的笔记本,不是那种带键盘的,是得用笔的。

 

知道我来西藏的朋友总问我西藏怎么样,都他妈祖国河山至于这么生分的问吗?不过西藏挺好的,对于我而言,没什么机会上网,于是每天的时间用来在本子上写东西,看书,没事儿了背起包在大街上,晒着暖暖的阳光,看着藏族阿妈拿着转经轮在大街上盯着脚下前行。

 

那天要给朋友们邮寄明信片,我他妈哪儿知道拉萨市政建设如此的让人锻炼筋骨,步行六小时来回就为了去布达拉宫旁边的邮局。走在路上,太阳晒着,我突然就泪水在眼圈打转,此番前行我离开了我爱的人,爱我的人,恨我的人,我想抽的人,我想操的人。

 

耳机在耳朵里不断播放着葡萄牙的钢琴曲,曲调悲伤,与当时的境况相应成画,走在路上看着有外地来旅游的人们,来圣地的情侣,坐了几个小时班车来布达拉宫朝圣地藏人。我不知道该将自己归于哪一类人。看着路边的道路指示牌,汉文下面是藏文,我突然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自己该向哪里走去。

 

拉萨的阳光耀眼温暖,唯独风大,我在风中像一个看见漂亮汽车追了出去的孩子,回过头却发现不知身在何方,身边飘扬着不知哪里的方言,我走到书报亭,拿起电话拨通自己的手机号,上面显示0891的区号,书报亭的老板娘和蔼的对我说:“没人接啊?”我恍惚的抬起太挤出一个微笑说:“是啊,家里没人。”

 

蓝白相间,黄白相间的出租车从身边呼啸试过,成片的树木在路边林立。我站在布达拉宫前面,对着布达拉宫大喊:“I’m the one !”旁边的老外疑惑的看着我,哎,没办法,刚回国不习惯,英语的发音还是老带点法国口音。

 

说说经书,这本奇妙的经书写的很牛逼毋庸质疑的,每天看的我神叨叨的,足不出户,就一边看经书,一边拿笔做笔记。书中实例也倒详尽,有男的,有女的,有男女同体的,可谓是为各种人物都安排好了自己的需要。

 

可惜的是,看的我现在不敢勃起了,书中说因为一勃起我下辈子就会倒霉,如果说只管今生不论来世那我可做不来,你让我下辈子不能勃起不是和剥夺我对女性的选举权么?

尼泊尔的大卡车。

 

另一辆

牛逼的来了,车后面的字是:亚洲奥林匹克3007年在尼泊尔。囧。

此条目发表在生活的操性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吃饭喝酒打豆豆》有7条回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