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儿。动。

我跟牙床路,高潮波,自摸媛在号称小香港的二府庄于近几日进行了多次的饮酒会晤,相聊甚欢。

期间在涉及谈对象的问题上,牙床路问我:“要不我把我妈介绍给你吧。我妈要改嫁。”期间牙床路发表出了“就爱玩儿脏的,就爱玩儿糙的”的想法以及多次意淫修鞋匠的美好愿景。我也发表出我他妈要找女朋友就得找45岁以上,必须特别肥的身躯,奇强的性欲,黄色烫过的短发才行。

在与金子小姐聊天的时候,金子说认识了我以后尤其是真人饮酒聊天的过程中将自己最爱听的相声戒掉了。就爱听胡爷讲故事。每当心情不好的时候她总会特别期待听到胡爷的声音,同时她又多了一个说她像曾轶可的人。

说了这么多我的意思就是姐们儿对我太好了,人都特仗义,我最近老检讨自己,一天光跟姐们儿一块儿了,你说这么些姑娘不要男朋友和你腻在一起你好意思吗你小胡?想想以前行吗?想想公德心行吗?每次想到这里,我就内疚的不行。

11月1日晚7点。西安紫薇尚层。人物:贾平凹,刘克成,张楚,武权。CITY FLAMING城市流光影像开幕酒会。玉川酒庄私酿+赛维拉餐点+试验多媒体演出。放照片:

1.我与西安市著名模特,飘扬牙床代言人牙床路一起祝福本次活动顺利召开

 

牙床路小姐的模特照片,该照片分为三组:无码,有码,薄码。

 

 

最右边是口口口口文学的鼻祖贾平凹老师

用微波炉做乐器的实验派音乐家武权(虽然我一直不明白微波炉技术是什么。)

张楚

 

左起:著名插画家马小姐(汉斯小木屋三组图就是人家的作品,你说就冲着汉斯俩字儿我们能不是朋友么?)张楚。

因为最后一张照片将我们牙床路,胡电臀,自摸媛,潮吹波,厌B龙和口活儿楚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

最近我发现我有一特殊功能,就是认识的妞儿最后都成我姐们儿了,都感觉我人特好,就想做一辈子的好盆友。

我和牙床路积极沟通的时候,我愤慨的说:“我他妈以后就得变粗俗,变坏。一见小姑娘就给摸骨,使劲儿摸,然后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嘴巴里说我平常还不愿意告诉别人,姑娘,你身体可不好,你这胸部再这样下去,以后非得25就下垂还加双外扩啊。我一直特不愿意告诉别人,其实我们家是老军医世家,六代单传,早些年间我祖上是给中央看病的,要不是文化大革命您想见我还真特难。今儿我就将我们家祖传的揉乳十八式教会给你。”

我要找个女朋友!不能再这么清高,再这么高标准严要求的对姑娘们了,曾经一个姑娘流着眼泪奔向朋友怀中哭泣的说:“我不就想当胡子的女朋友吗?要求怎么那么严格,我当兵都过了,公务员也过了,可是到了胡爷这,根本过不了关。”

我不能再这样了,就得找一姑娘,给你们演绎让你们嫉妒的爱情故事,我还不信了我,我不能再这样老不愿意接近人民群众将自己放到冷宫之中想着我那逝去的妃子们,现在就讲究自由恋爱,我凭什么不给别人机会,你太不应该了你小胡。对我有想法的千万不能拘着,直接告诉我,你们不能再不给自己个找寻幸福了。

此条目发表在生活的操性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活儿。动。》有12条回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