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巴尼亚的一场大爆炸

我常常第二天起来回忆不起来昨天到底都发生了什么。我发现我与我的世交刚刚绝对前生是互相玩鸡霸的双胞胎,但是他手艺比我好每次都先让飞上天堂然后他却不让我玩儿。也不知道是怎么着了我,每次我遇见刚刚必须的就给喝大了,并且喝大的毫无迹象以及回忆,我总感觉有一天我喝多了他让黑人把我给操了并且在日本出专辑了我都绝逼不知道还自己看着自己的A 片儿感觉自己有明星脸。

这几天我都特别容易喝连酒,场外的观众问了什么是连酒,意思也就是续摊儿酒,比如说我在和A群人喝酒,喝完到B群人那继续喝。

昨天我先和辉子聊天儿,辉子也就是之前提及的双刀砍翻八城管的冒菜辉,因为他前几天不卖冒菜了,所以现在改为辉子了,其实我很想称呼其为3 P辉。

辉子昨天跟我说:“胡子,其实你看,我不骗你,我给你说啊,我发现我现在对一对一没什么感觉了。”我咽了口喉咙问:“那您对什么有兴趣?”辉子得意的说:“我现在就没事儿和我伙计出去玩儿3 P么。”

我疑惑并且不可接受的说:“那多不好意思啊,要是让我玩儿那个旁边有人我绝对玩儿不了,多古怪的感觉啊。”辉子谈了一下烟灰,眼神飘向空中说出一句:“你心里素质太不行了你。”

昨天晚上后来我就像买回家放在案板上的活鱼一样,在地板上来回的挣扎的吐血,如你们所看,我喝酒喝到吐血了,而刚才我的好哥们儿金牌涵说晚上正好阿信也有时间过来,大家一起出来坐坐,这不又得喝酒。

吐血的感觉真不好受,我在家里面一喝多难受的时候,就赶紧去洗碗(囧),因为这样一动,你就把吐的那个劲儿压下去了。结果昨天操作失误刚拿起碗就想吐的不行了,没法儿了我,我着急了我,我愤世嫉俗了我,我抽过我哥们儿了我,我痛苦我挣扎我刺杀希特勒,我赶紧往厕所跑,然后倾泻而出,继而在我家地板上鲤鱼打滚的吐血。

结果今儿一早我妈回来了看见厕所马桶旁边有个碗用异样并且尝试猜测但是猜不到的眼神看着我…..

昨天我很荣幸的发现小组设置能修改了,当初建立了一小组,在我的个人小组被豆瓣封杀删除以后,我一直苦于无法修改这个备胎小组的名字,昨天一修改我自己个儿了推荐一下就有好多朋友进来了,我本来琢磨着要不咱也邀请人加入我这小组一把。

结果我点了几十个就不点了,我好友将近1000,关注我的1000多,这就是说我我得点2000多下,根据光电鼠标的点击寿命以及我的时间我想了想,得出的结论是:去你妈的。

我就邀请了那几十个朋友,然后去喝酒了,结果刚才小组500人左右,一天一夜我的小组加进来了500多人,我的内心是多么的欢畅,我仿佛就是从北京天伦医院走出来的死精少精的中年男人一般,看着500多个精子游来游去,我愉悦的仍开公文包在医院门口舞动了起来。

我的豆瓣小组位置:http://www.douban.com/group/huzibeer/

还有四天就要去成都啦,我摇摆摇摆~激动激动~正宗四川麻辣火锅~捏大熊猫的奶头~蹲在路边看老爷爷老太太们打麻将~

我发现即使我在昨天晚上都快牺牲在我家里了,但是我一想到马上要去成都之行,我就又快乐了起来,看成都姑娘嗑瓜子,看表演川剧的戏子正得意的时候我给冲上去撕脸看看到底玩儿的什么把戏!

很多成都或者不在成都但是成都的朋友给了我很多热心的建议,谢谢你们大家啦,太棒了你们,回头不管男的女的还是有鸡霸的女人和没鸡霸的男人我都请你们喝酒吃肉!~

嘿~幺妹儿~

此条目发表在生活的操性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阿尔巴尼亚的一场大爆炸》有1条回应

  1. S说:

    被文中的链接链到那儿去了,真不错,都好看……
    周五的下午,乱听歌乱看胡子的文章,抬头,太阳都快落山了……天天能这么上班就幸福了,呵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