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的这个时候我在新疆,看着漫天的大雪,恨不得可尽了撒丫子了玩,还没玩呢磊磊的哥们就开车按着小喇叭跟一特牛逼的小装甲车一样的奔驰而来。

当我正在感慨着新疆广大人民群众对我如此和谐,热情的时候,车就开始循环了,就在一个家属小区里面可劲儿的跟我绕。

一个桑塔纳2000开的那叫一疯狂,绝对把桑塔纳2000当装甲车开了,于是我在后面惊吓的正襟危坐,装的也就跟国家领导人视察新疆人民大团结合作一样。

在新疆的日子里,我和磊磊天天喝酒,磊磊后来向新疆各族自治区的朋友们介绍我的时候总要加一句:“这是我哥们,叫胡子,每天早上一起来就拉着我一直喝酒。”然后新疆各族人民微笑的裂开嘴巴和我握手或者碰杯。

去新疆之前,也就是我和磊磊在满大街晃悠,晃悠累了就回家喝酒,然后一喝酒就瞬间特有精神于是继续晃悠,有一天磊磊跟我说:“胡子,你跟我去新疆过年吧。”我看着粉巷车来车往的局面,特别忧愁的说了句:“走。”然后4个小时以后我就和磊磊笑呵呵的看着满桌啤酒坐在火车上了。

上火车前我寻思着,这可坐的是火车啊,绿皮的火车啊,硬座的绿皮火车啊,买的站票命运好了就能坐的绿色硬皮火车啊。您要是对这个一连串感叹加排比不是很理解的话,那么我就这么跟您说,就是说我俩人提着将近和一个煤气罐重量差不多的行李,要在火车上呆三天两夜才能抵达新疆首府乌鲁木齐西侧的火车站,命好了碰见有座位了那坐,没有了就一路站过去吧。

我来命运不错,一路坐过来的,出发前我就带了海量的啤酒,火车上睡觉肯定不踏实的,所以索性不如大醉,然后一路喝到新疆的。

在新疆,迪丽娜子,海古力天天陪着我,无论多晚我一个电话就出来陪哥们,要么就直接索性不回,这俩魅力的哈萨克族小姑娘和我结下了很深的友谊。

还有磊磊和他那个美丽有意思的很能贫嘴的女朋友,我们也是闹闹腾腾,虽然有时候我睡觉的时候,俩人就在隔壁开始办事了,虽然没有想想中的大刀阔斧,可是也着实当时让我嫉妒了万分。

还有很多朋友名字我可能都已经忘记了,虽然在新疆的日子里,也有些让我并不开心的事儿和人,不过那都是小插曲,一瞬而过了。并不会影响我对新疆的热爱。

今天早上我站在大雪纷飞的街道,看着银装素裹的城市,听着耳机中传来的Thank you想起了我去年在新疆的美好生活。

若干地域歧视非常严重的人们一说到新疆人,一脸厌恶且一定要加上一些事例来证明新疆人是如何如何的不好,如何如何的如何。其实新疆人,只要你和新疆人交上朋友了,他们为你把心都可以套出来,爱信不信爱立信。

用迪丽娜子的一句话来说吧:不用一个民族的败类来衡量这个民族。

新疆的雪应该更大了吧现在,我很想念你们。我新疆的兄弟姐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