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我不就做点儿小生意吗。

2010年07月16日 9:53 下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中午回家陪老太太跟家呆着,老太太看我忙这忙那的问我:“你最近到底卖什么呢你。”

我继续一边包快递一边儿说:“您甭管了,小打小闹混个酒钱。”

我妈:“你可别干那犯法的事儿啊。家里养得起你,别打呢歪主意。”

我:“妈您一天好好看您连续剧,好好把露露(我家狗)遛着,没事儿说说张家长李家短的,您就别操心我了。”

我妈:“正经生意成,不正经的国家还没取缔你我就先把你取缔了。”老太太一边看着我,一边抱着怀里的狗抖来抖去。

我:“犯得着吗您?国家给您工资了吗?您凭什么取缔我呀。”

老太太:“我代表国家把你从邪道上拧下来,你……你这明显破坏市场经济,什么东西还得包起来卖。”

我:“欸呦喂老太太,您赶紧坐这儿,赶紧坐这儿,对对对,什么事儿能惹得您这么大火了这是,破坏市场经济的人能跟我似的早上吃俩包子一碗馄饨?那不得什么土司鸡蛋三明治的?要说破坏市场经济那我也是跟随者您的步伐走起来的,您买菜从来不怎么去大超市买吧?都是跟咱家那附近菜市场里买的吧?内地儿让摆摊儿吗?您每买一斤菜就是给城管执法部队增加一份困难,您就数数您今儿中午做的土豆炖牛肉用了几个土豆吧!”

老太太一时给噎着没反应过来,不愧是老党员,毛主席说过:“敌人用详细而全盘的方法对付我军的时候,我军必然用果断直接的方法反击敌军。”我妈年轻时候绝对没少背,老太太完全遵守毛主席说的话,针对我的长篇大论老太太果断强有力的只回了我一句:“缺德。”

我嘿嘿一笑冲我妈说:“我问问您,什么时候天上的月儿最圆呢?”

老太太狐疑的看着我说:“满月的最漂亮。”

我点上一根烟又说:“妈,亏您比我年纪大呢。天上的月亮快圆却未圆也就是圆缺的时候最美,满月的月亮美是美,可是当那一瞬间过后就是慢慢的残缺,而快圆之时的月亮在最美之后,还会越来越美。您说是缺了好还是不缺的(德)好?”

我妈:“那肯定是缺的(缺德)好啊……诶?你这小子给我下套?”

我坐下来故作严肃的将烟灰弹在烟灰缸里了一些说:“妈,您看您这话说的,满月之后逐渐残缺代表了什么?说明了衰时的罪孽全是盛时造下的,我就是深知这点,所以您看,我这虽然目前有赚几笔,可是我并没有骄傲起来,并没有立马花天酒地,当然,目前花天也不够,但是!我会将自己赚的钱立马给马上到期的博客域名费用啊什么的给交上,然后给您买一好点儿的按摩椅,别一天躺沙发对身体特不好。”

我妈有点儿美滋滋的说:“那你什么时候给我带回来一儿媳妇呢。”

每个像我一样内心急切却总被自己高尚的道德所拘束的男人听到这种问题总难免激动,我站了起来,仿佛站在长江黄河之前,大手一挥说:“这是当然,待我将一切妥善安排好后,我先就以奢侈,大方之名打入名媛社交圈,随后结识各种女性,怀揣着奋不顾身拯救失足女青年的心情大肆结识女青年,处完一个再处令一个,但是临分手我肯定处理的特干净必须泪眼婆娑的表明要不是社会发展要不是彼此人文思想实在无法让我们顺利结合在一起的话我们一定会好好在一起,随后还要在分手的路口高歌一首以失恋为主题的,广大人民群众耳熟能详的,一唱路人基本都会回头的情歌,等到回头结交了这么一圈儿我最终确定下来内个好的时候我再到他面前喜滋滋的高呼我已经独立完成自我改造工程,我们现在已经可以结合之类的话,您可别小看您儿子,我大不算是一天才吧,搁到内阁个邻里街道的不得是个人精了我,对于挽救那些失足女青年的事儿吧我,我跟您说……”

“啪。”我话还没说完,我妈抡圆了给我后脑勺来了一巴掌。我妈嘴上还说:“又应付我,又跟我贫,又……”我立马伸出手做出停止的手势,另一只手我捂着头一边揉一边儿冲我妈说:“好,够有劲儿的,看来每天遛狗您也没光和那些中年妇女瞎聊天,自我锻炼一点儿没放下,长此以往下去,您从6年前就说要减肥下去的目标一定能达成……”

我赶在我妈一脚踹我腰上的时候赶紧溜出了门儿,出门就去取了我的驾照,这下我也成了一名光荣的司机了,这下离我15岁时那个挥金如土开着跑车载着我们年级四个班花儿的目标又近了一步,起码会开车了~我相信这下我就能再次做那个梦啦!

逼是同样的逼,脸蛋上分高低。

2010年07月15日 7:51 下午  |  分类:我在评论

贺岁片就像是中国电影业每年一次的大姨妈,看谁的流的多,看谁的流的浓,看谁流的远。回首近两年的贺岁片,要么是一帮傻逼穿着铠甲,要么是一帮疯子近乎不顾历史的肆意篡改。没大姨妈你不用着急,但是你也不能把血袋往里塞啊。

香港近两年很少,或者说几乎没有热热闹闹的这类的贺岁片,不像早些年间,我还记得97年看见《97家有喜事》那会儿就感觉特热闹。大陆这两年转移了这个,转移了那个,疯狂了又几个。

《72客租》可以说完全颠覆了近两年贺岁港片儿的套路,回归了2000年前的群星热闹的意味。我一直很欣赏港片儿是因为起码编剧的许多东西是自己原创的,即使有出现的网络用语也只是为了调侃那个网络用语。

而大陆的贺岁片儿简直就是各种网络用语的合集,比如什么转移的系列。许多场景都是因为要出现一句网络用语而特意精心铺设,看的人只能紧紧揉着自己的蛋。

同样是恶搞,同样是玩儿山寨,《72客租》里极尽调侃,恶搞,比如里面张学友自己恶搞说要模仿张学友只要会几个动作就行了,还有最后现实中闹的沸沸扬扬的胡杏儿和黄宗泽的爱情风波在片中也被黄宗泽自己恶搞,在胡杏儿以“苍井空”出现后,黄宗泽在片中说“她是不是胡杏儿我还不清楚?”

《72客租》完全出演轻松,娱乐的路线,简单的爱情路线,善良的一大群人们,此片更像是一次港片儿人士的大聚会,号称港版的《建国大业》,连陈百祥,梁天这类的大腕儿都出来了。尤其是中间黄宗泽模仿梁天乱学儿化音说“京腔”,梁天回了一句:“你嘴巴里是不是含什么东西了。”

这类轻松大片儿是再好不过了,结局皆大欢喜,也不指望通过一部电影让您记住哪些个先烈,讲述生活多么艰苦普通人的一家。

反观大陆,恶搞就仅仅是恶搞几部电影内的情节,调侃就是满篇盗用网络用语。话说这几年战争热血电影在大陆的增加不仅仅是因为大的政策导向,同时也因为忽然出来了一部叫《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又忽然之间网络用语在各大媒体,电影里出现。

我们的电影人坐不住了,得与时俱进,得跟上流行,得用点儿大众都知道的“共通点”这样的“包袱”观众看的最舒坦。

于是变成了不伦不类的喜剧电影,年轻人看了倒胃口,年长人看不明白。要么就是满电影院的热血爱国电影。

香港与大陆关于近几年的喜剧电影市场,就像是两个大妈,你说你闭经就闭经了还非要与时俱进弄出点儿颜色给人看看。说句实话《72客租》之前港片儿的大喜剧很少,大陆的却很多,量和质的区分在大陆被票房这个卫生巾死死的塞进了大陆影迷的下体。

对了,本片依然是港片老套路有些许好玩“成人化”镜头,但是除了好玩绝对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并且比较隐晦,正如官方的标示“青少年及儿童不宜”。

如果在你大脑阳痿的早晨,工作紧张的间隙,放松放松大脑,对于此片是极其不错的推荐。给你2010来自香港的第一颗春药。

我的邻居希大爷

2010年07月14日 7:34 上午  |  分类:我在评论

德国纳粹的阴影到现在还遍布全球,甭管是俄罗斯,美国的SKINHEAD(光头党)还是那些家中挂着纳粹国旗的中学生们。

希特勒致敬的姿势,中间的小胡子,红白相间国旗,展翅着的老鹰,还有那双闪电的标志,以及被冠以“第一杀人狂”的暴君之类的名称。

让希特勒的形象变得黑色,冷酷,无情,仿佛是撒旦上厕所忘记拉厕所门了放出来的一头地狱犬,他凶残,独立,自私,自信,咄咄逼人,让每一个人都为他曾经所作的第三帝国的各种大屠杀感到渗人。

《Mein Führer – Die wirklich wahrste Wahrheit über Adolf Hitler》中文名称译作《拜见希特勒》,不过我更喜欢另外一个翻译《我的元首:关于希特勒的真正最真实真相》

的一开始就有这么一句话:“我现在想说的故事千真万确,真实到,也许永远不会在历史书中出现。”

影片的开始是以1944年除夕希特勒即将要准备新年讲话时的故事,希特勒因为太过沮丧,外加尿床,吃药成瘾,失眠,阳痿,阴茎短小而变得异常沮丧,而戈培尔为了能够在新年讲话时希特勒能够像1939年一样掀起全国人民狂热的战争心态,找来了一名犹太大艺术家做为希特勒的表演指导老师。

导演似乎有意颠覆我们对这个大独裁者的印象,影片中并没有描述希特勒的战略战术,没有德国军队的铁甲之师,甚至影片所有的镜头是基于总统府内进行完毕的。

影片之中有很多让人捧腹大笑的场面,比如一开始五个人按照军阶来顺序喊出“希特勒万岁”,于是短短不到一分钟五个人按顺序一共喊了15遍“希特勒万岁。”

希特勒一出场就是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甚至声音还有些嘶哑,除了偌大个办公室和一撮小胡子你甚至会怀疑他是隔壁的李大爷,张大爷。

希大爷在影片中出场不到10分钟我就感觉希大爷简直太可爱了,有点胖胖的身体,单纯的思想,有些胆小,失去信心的表情。

其中有一段他的犹太表演老师问希大爷:“现在回忆你最快乐的事情。”希大爷不一会儿就咯咯咯的笑了起来,那个场景简直太Q了,那哪能是大独裁家希特勒啊,根本就是胡同口遛鸟的希大爷啊。

影片从开始到结束几乎就是一部加长版的喜剧温馨片,看到最后我对这个希大爷竟然从心底感觉他特别可爱,跟小公园里一脸憨笑的小老头似的,又表现出了许多君在位,而不得不为的辛酸与无奈。

这部影片我可说不出什么表达了“民族反思”什么的中心思想,我就觉得挺好看的,起码不差,要是希特勒您知道是坏蛋,您听我的,来瞅瞅希大爷吧。他人不坏。

完全解析《机器人艺妓》

2010年07月11日 7:19 下午  |  分类:我在评论

《机器人艺妓(ロボゲイシャROBO GEISHA)》堪称日本新一代的Cult片大典范,完全按照当年大片儿的套路走。

此片的导演为井口昇,这是一个不为大众所熟知的日本导演,如果喜欢日本Cult片,B级片,却还在执迷于三池崇史的话,那么你可忽略了一个绝佳的好导演了。

井口昇虽然名字不怎么响亮,但是如果说几部电影或许您就有所耳闻了。当年被人当做剧情,其实内容很情色的《恋する幼虫》,《Manji(万字)》,《新耳代(2004年版)》,《おいら女蛮》,如果说到近期的那就是《机关枪少女》还有本片了。

井口昇是以AV监督杀入电影行业的,首次发片便引起了A V界的新风暴,1992年,井口昇监督的《極私的変態論 愛奴浣腸》令日本A V界无不震撼,有人说这将是对日本A V监督以及道德伦理的大洗牌,在那个以唯美著称的年代,井口昇用极其反其道的方法推出了一系列题材各样的 A V大片。

无论是《素人家畜化計画 狂虐 寺島亜美》,《史上最強のエログロドキュメント ウンゲロミミズ》还是后来被众人关注的《ソフト?ァ◇?デマンド役員シリーズ Vol.5 肥大化性器少女》,都无一不是表现出了这名A V监督的野心。

日本A V并非是日本少女们圆梦的神奇城堡,也是大部分导演杀入电影节,显露头角的最好的角斗场,当然,有人浮浮沉沉,有人进去就死了。通过 AV比较成功的就譬如本片导演井口昇,混死到里面的就有大家耳熟能详的松岛枫之前的男友了。

《ソフト?ァ◇?デマンド役員シリーズ Vol.5 肥大化性器少女》和《机关枪少女》都让许多国人以及三池崇史都力赞不已。得到了日本新浪潮B级片的大佬三池崇史的赞扬那可不是一般的荣耀,何况三池崇史算是日本新浪潮B级动作片开山鼻祖。

即使连B级动作片的开山鼻祖也赞扬井口昇开创了日本B级动作片的新经典,可是通过票房以及评价来看,似乎在日本国内并不理想,似乎只有“打出名气空了钱包”的尴尬境地。

但还好我们有封不完的BT种子与电驴链接,丰厚的网络资源以及P2P让井口昇的作品在网络上风靡一时,反倒让许多外国人感觉竟有如此厉害?堪称之惊艳!让更多人发现原来除了塚本晋也,三池崇史日本悄然无息又出现了一个B级片大师。

《机器人艺妓ロボゲイシャ(ROBO GEISHA)》中的杉浦亜紗美不用说了,从A V时期就已经是井口昇的老班底了,再加上《机关枪少女》的前期铺垫,俩人合作倒更是天衣无缝。而主演之一的木口亜矢是平面模特界的老手了,虽然与杉浦亜紗美同为85年出生的人,木口亜矢却在2001年已经出道步入娱乐圈了,而杉浦亜紗美则2005年才步入A V界。

一个是合作多年的老班底,一个是经验老道的艺人(在日本平面模特的竞争压力堪比大陆的超级女声)。光是这个阵容就已经让人完全享受了,拍摄中没有一点的不自然,表现的也完全到位。

再说说视觉效果,如果大家仔细观看了的话,能够发现本片的特效非常棒,堪称牛逼,其中有一幕画面是虚拟的,而木口亜矢却是真人背影,可是特效竟然让木口亜矢的衣服随着动画的移动,也有阴影的移动,不可不说细节之用心。

特效您完全放心,绝对不是之前日本特摄片能够带给你的,因为本片的特殊造形監督是大名鼎鼎的西村喜廣,就像有了久石让的宫崎骏动画,有了西村喜廣的B级片那就是如虎添翼了!

如果说在亚洲人眼里日本人就是“水手服,武藤兰,A V,原宿系,援助交际,奥特曼的话”。那么我们看老美的片儿就知道在老美眼里日本人无非就是“水手服,忍者,放荡,黑道,变态”。

此片这次就完全颠覆了我们的固有世界观,告诉了我们大家日本的美丽女孩都是改造出来的(莫非在讽刺韩国美少女?)。再加上因为知道P2P带给自己的好处,难怪人家井口昇这次把《机器人艺妓(ロボゲイシャROBO GEISHA)》的预告片放youtube上首发呢!我们国内更厉害,第二天我就在优酷上看到了,哈哈哈。

还有就是本片的音效,音效和音乐都太棒了,尤其是音效,完全是现实,具体,靠谱儿,非常逼真!甚至可以说是2010年我听过音效最逼真,最合适的了。从这也可以看出井口昇此番费的苦心了,专门找来了擅于日本武士风音乐的福田裕彦,玩儿过PS2的《剣伎衆かむゐ》的朋友那就知道福田裕彦的音效实力了。

这么强大的阵容内容又当如何呢?我觉得内容也是非常好的,起码突破常规的,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比如有名的奶子毒龙钻,还有其中大家用屁股长出的剑对弈等等,内容精彩,出乎意料,一边让你乐的开怀一边赞叹导演的奇思妙想。

其中有大部分比如胸部出血,阴部出血等镜头,仔细看,您会发现其实这和日本A V中的潮吹很像,这也是正常的嘛,天下情色与暴力本就是一家,能将这两口元素糅合的如此完整更是B级片难得的佳作。

表妹也变得不正常了

2010年07月7日 10:46 下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今天和我的表妹一起去医院看望我的姥爷,我发觉我妈妈这边儿亲戚人心态都乐观,都乐天派的。并且发现之前学习上进乖乖女的表妹竟然异常的贫。

表妹的妈妈也就是我小姨也是一个中年霹雳女侠,我小姨指着我表妹的胳膊和大腿说:“你看看,你看看,她这胳膊上的汗毛和腿毛比一般人都长,而且还是乍起来的。”

我:“是的,一般刺猬,猫或者什么小动物遇到惊吓的时候全身的毛也会竖立起来。”

然后表妹就和小姨就毛长的问题开始进行了讨论,我在一边那个汗啊。

后来姥爷去做核磁共振,表妹在旁边叨念说:“戒指也要摘了才能进去。”

我:“看你年纪不大,你还懂得挺多。”

表妹:“其实我还年轻,跟你这种老家伙不一样。”

我:“不应该啊,你这年纪不应该懂得老年疾病的,再说你也不年轻啊。”(说完我讽刺的看向表妹胳膊上的汗毛……)

表妹:“你别想太多,我只是毛龄长。”

表妹一路上对各种冷嘲热讽,态度嚣张,大有女流氓的气息,期间动不动还妙语连珠。在一次过马路的时候我拉着表妹的手走快了点,因为一辆飞驰而过的车刚刚经过我们身边。

表妹淡定的说:“你丫怕什么呀。她敢撞么!”

我:“你就这么嚣张吧。你就真没考虑过哪天突然被人拍了或者给人偷袭了?你不觉得你现在非常的二逼吗?”

表妹冷静:“我这叫活出了真自我。”

变态的背后是一团绝大的绝望

2010年07月7日 9:08 上午  |  分类:我在评论

《人体蜈蚣》。这是一部电影的名字,我十分佩服这位导演的能力,如果一部电影你单看名字就已经知道了内容,你还能津津有味的看下去,那就说明导演的实力非常强悍了。

我一般很少喜欢说整部电影剧情的精彩或者什么,反而喜欢写看完电影直击内心的感受,有点儿类似小时候老师让写的读后感,观后感。但是这部电影我必须得说点儿什么,因为他是我2010年到目前为止看过最精彩的CULT片。

有看过此电影的人纷纷说此片异常变态,异常血腥,甚至呼吁网站删除该电影的条目,先不说这种以自己价值观为世界价值观的言论。

此片其实是低成本制作,看都看的出来,没有特效,没有华丽的视觉效果,甚至所谓的血腥都甚至还不如一般的僵尸片,那么为什么这么多人能看完后感到变态,血腥呢?

因为我们大脑其实是很享受这样的感觉的,在国内一水儿的土鳖搞笑片儿,国外一水儿的大制作科幻大片儿的时候,我们的大脑都疲惫了,韩国电影永远得他妈人死两相隔,日本电影永远是青春夕阳的落寞。

这么一部题材新颖,甚至是超前的电影悄然无声的出现在我们视野里的时候,那些缺少的特效,视觉效果都被我们自己的大脑补全了那一部分恐怖的效果。或者换一个说法:它给了我们内心甚至的惊悚效果。

一部优秀的电影能导致每个观看的人都是导演,都是编剧,让观看的同时观众自己大脑补全,有点儿类似:我说什么了吗?我拍什么了吗?我没有呀。那你怎么会害怕,还不是你自己大脑补全了那一部分。

没有表现出恐怖的特效,才是最恐怖的,因为我们大脑补全的是我们最恐惧的那一部分。

人权的其一就是人有免于恐惧的权利。

看过一个调查,问谁小时候总幻想或者担心过教室里的电扇掉下来。大部分人都说想过不止一次了。

那么就以这个调查为引子,说说这部电影吧。

影片讲述的故事其实很简单,一个怪医生,将几个人体链接起来做出类似蜈蚣的生物体,后来被警察发现。剧情就是这么简单,那我们来说说内容。

片中医生自己所言,他是做分割连体婴儿的专业医师,后来他开始想要突破自己,于是他开始想要将几个独立的个体结合在一起,成为一个可共生共存的生物体。

鄙人曾经有小小涉猎过一些关于德国纳粹时期医学发展的书籍,专业的不说,就说说当时在那个环境下大部分德国医生,医学院的学生的思想。那时候的德国医学方面几乎每个人都有一种想法,那就是“没有什么医学上的事情是不可以尝试的,并且是国家积极鼓励的。”

有点儿咱们国家当初“敢叫河水上青天,要让日月换新颜”的意味。当时德国很多的医生因为二战什么的,最后在德国安静的当着医生,却这种思想从未改变过,认为真正的医学就是完全颠覆的医学,真正的医学就是自己想到都会吓到自己的医学。

包括从90年代都还有许多医生在自家的地下室做一些残忍的实验,就有类似本片所描述的人体类的实验。比如通过食道外接减少食物汲取,以及人体快速成长等实验。实验内容无不恐怖惊悚,但是就如资料所言“那些医生从未意识到自己侵犯了他人的人权以及危害到了社会,因为到现在也没有能够肯定如果那些实验成功了是否可以为人类医学有质的飞跃。”

影片中的医生,根据年龄以及身体机能来看,年龄也应该是受过当初“纳粹医学思想”的影响。

影片中有两个地方是亮点,也就是给我们大脑幻想空间以及脑补情节的重点。一个是医生在讲述实验技术以及理论支持的过程,另外一个则是对其中一个女性描述他将被做为中间时候的技术以及效果。

我觉得中间这段讲述实验技术以及理论支持的地方导演拿捏得特别好,说的没有过多,说的也没有太详细,说的少了达不到情节需要,说的太多太专业,反而将观众大脑里幻想部分完全占据,反而观众无法心领神会那种恐怖。

结尾的地方,做为“头部”的日本人在本应该可以杀死医生的地步,却自杀了。很多人认为这是影片的一大败笔,而我认为这反而是亮点的地方,甚至如果没有这么一幕反而会让人总觉得缺少了点儿什么。

在日本人可以杀死医生的时候,甚至那个时候杀死医生易如反掌他却回忆了自己的过去,然后自杀。

那是一种多么令人绝望的境况,如果杀死了医生呢?自己就这个样子逃出去求救?让自己许久未曾联系的亲人看见自己是这般模样?那么与其如此,不如自尽。在相信“因果循环”的东方国家这样做并不意外,还有很多人因为犯罪了,被警察逮捕的时候还说自己被警察逮捕是报应呢。

头部死亡,尾部也因为之前影片有描述过的症状也死亡。那么做为中间的她却还活着,她无法进食,也无法排泄。影片结束,远离市区空旷的别墅里,剩下了这个甚至发音都无法正常发出声音的她。

又是一种让人从心理恐惧的绝望,如果说有人看过后说此片是惊悚片,我更情愿认为影片自始自终都在描述着让人无可奈何的绝望,从畸形思想的医生,到背弃亲人到德国,却连德语都没学会的失败日本人,再到最后苟活的“中间部分”的女人。

变态的背后是一团绝大的绝望,让我们期待此片的2011年的续集吧。

人体蜈蚣高清晰版下载:

ed2k://|file|The%20Human%20Centipede%20First%20Sequence.avi|939993088|7FA46483BB5D6E947EC524DAF888455D|/

北京一爷

2010年07月2日 11:41 下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我对北京的情感颇为复杂,我母亲的童年,青春期都是在那个地方发生的,我在小时候懵懵懂懂的印象里,似乎那里也是我熟悉的地方,大树,阳光,挂着擦鼻涕手绢的小朋友。

但是终究来说,我始终并不属于这个城市,我的绝大多数的儿时回忆基本上还是在西安,这么说有点儿“我小时候是男人,成年以后变成了女人”的意味。

当我坐在飞机上呼呼大睡一觉起来落地的时候,我都未曾感觉我离开了西安。就像一次在路边吃着烤串,喝着啤酒的时候我对老杜说:“北京让我有家的感觉,似乎走出这个胡同,另外一个胡同里那里就有我的家。”

北京和西安的城市感是非常相似的,西安类似于还没有被奥运什么整修过之前的北京。两个城市特别的相像。

坐在开往北京的飞机上的时候,我还心生:“我到北京到底干嘛来了我。”

北京的每天都有惊喜,比如说我发现原来北大中文系高材生朋友们有用过我的文章以及一些片段改编为话剧/影片,虽然是在见面以后告诉我的,不过我依旧非常开心。操,妈逼那可是北大!不是教你汽修摩托的蓝翔以及教你做餐点的新东方啊。

张叨叨童鞋为了迎接我特意举行了一场盛大的爬梯,在一座巨奢靡的酒店的咖啡厅里,为我,举办了一场演出。

杯具的是那天我穿的POLO衫和服务员的一样…….除了和他们前方的LOGO不一样,款式,颜色,都一模一样….导致我时常被服务员诧异的看着。我知道你们丫想什么呢,凭什么我能坐这儿喝着洋酒抽着烟你们就得站着招呼客人是吧。

最讨厌的是席间王绣花多次称呼我为他们的老大,刚开始是愤怒,可是后来竟然飘飘然起来(拜托!?这有什么好飘飘然的啊)

演出的内容是一帮哥特,水喉死亡金属。旁边死亡金属的各个乐队愤怒的哼唱着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只有永恒的黑暗才能容纳我们,然后我们在旁边喝着洋酒蛋逼,虽然鼓点很吵,可是我默默地告诉自己,就当是在夜店~今夜的DJ有些狂躁~

随后我们一行人又到了雍和宫的糖果继续腐败,点了四瓶洋酒,我们就着张叨叨撕心裂肺的《爱情买卖》以及梁佳伟的许巍歌声,还有老拉着我唱《好心分手》的王绣花混着四种酒一起喝着。对了,我还和朱步冲先生一起合唱了一首苏阳的《贤良》,那天我很羞涩,我没好意思告诉他其实西安和甘肃是两个地方….

大家又每个人唱一句的一起合唱了《北京欢迎你》,我甚至听到这些声音,这些人善良的心,以及各种五音不全的发音,我有些动容。

我们还唱了《爱情买卖》还唱了《野人也有爱》和《野人也有爱》以及《野人也有爱》。是的,张叨叨同学为了让我们欣赏她在MV里优雅的表现和诸多的台词唱了好几遍。

我们还发现了《爱情买卖》里有一句说唱歌词是:契呵NO啊。瞧瞧人家这翻译水平!!!契呵NO啊!!!

后来我还亲切的接见了喝三瓶就倒的怀柔匪帮说唱歌手王庄主,以及总与我默默相爱却被伦理道德束缚的老杜以及让你想动手却觉得这脸已经被毁的差不多的张璐。

还有因为看了一场阿凡达就分手的马亮,和媳妇儿互相吐吐沫打架的摇滚歌手赛利。

在北京的日子里,我见到了我到现在为止见过的最懂事儿的女孩儿,也就是老杜的媳妇儿。这对儿小夫妻的结合真是太他妈奇妙了,简直可以上探索频道了。幸福的一塌糊涂。

在北京的日子里常常醉生梦死,习惯了西安每个饭馆,饭店都自带厕所的我,到最后已经习惯了胡同里所有公共厕所的位置,甚至离开了北京,在厕所的小单间里隔壁如果没有跟随着手机一起哼唱爱情买卖都流行歌曲我都上不来厕所了呢。

实在回忆不起太多具体的细节了,即使回忆起也无法将那些画面转化为文字,因为每一分钟都是快乐的,所以回忆起来都是快乐,都是酒,都是大烤串,都是爱情买卖,都是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

让人可敬的装逼

2010年07月2日 7:47 上午  |  分类:我在评论

每次当我听见身边朋友说别人:“你又装逼了。”的时候其实心里并不舒服。

Leaves of Grass》最后,哥哥坐在椅子上,告诉他的妻子自己从小就最害怕夏季暴雨,今天想在雨里待一会儿。妻子握着他的手一起在雨中等待。

哥哥惧怕在这个小地方生活下去,某一天也许会像父亲一样,会像母亲一样,会像这个城镇上的每一个人一样。哥哥说他离开这里因为他恐惧这里。

认识的许多朋友,因为生活的压力,他们扔下了乐器,曾经喜欢诗歌的朋友如今一脸鄙视诗歌,曾经热爱网络游戏的,其实热爱一个东西又有什么错呢?在这个时代,人难得热爱一个东西,那些原本会让年轻人喜欢的东西,音乐,网络游戏,新时代文学其实都是没错的。

可是他们终究变成了人模狗样的白领,工人,公务员,当晚辈聊起这些他们曾经热爱的东西,他们会一脸疼惜抑或一脸鄙视的告诉你:现实一点儿吧,这个东西玩儿玩儿成,你能拿他当饭吃吗?

因为他们曾经是那么的热爱,那样的没日没夜甚至没有理由的去喜爱一个东西,可是他们明白了那种家里的压力,社会的压力,以及周围人的目光。

他们恐惧那种因为弹下来了一首新曲,写了一篇新东西,却回头望见桌上泡好的廉价方便面以及干瘪的钱包,甚至可能还能看见前几天女友因为房租的问题分手时不屑的表情。

于是他们逃离,逃离到那些钢筋水泥,干净整洁的办公楼里,逃离到那些灯红酒绿客户淫靡的神态里。

他们和所有人一样每天听着MP3挤公交车,一样会毫不在乎的拿手去擦拭额头的汗,只不过他们MP3里的歌曲是曾经让他们坚定过的声音。

在狭隘的小出租房里,那些杂乱的业务单下你能发现一首写了一半的乐谱,电脑里多了一些软件,不得不删掉一些曾经找了很久的音乐,电影来放公司新下发的素材,文件,通知。

慢慢的角落里的乐器越来越脏,摸它们的时间越来越少了。终于有一天搬进了略大的房子里,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这个曾经爱不释手的东西,挂在墙上,如同那些大学生的获奖证书,又如同那些挂在客厅里老去的照片。

终于他已经不去碰那些曾经让他着迷的东西了。

他们说,这个叫成熟。他们说,那些是过去。

“你快乐吗那会儿?”

“谁还没有犯傻比的时候,年少轻狂也就那么一回事儿。”

看着眼前穿戴整齐当初号称某市“第一鼓手”的他,站在办公室里。

我说:“你个装逼的玩意儿。”

我们都装了很久的逼,以至于等有一天发现我们已经不再恐惧当初的那些缺少的东西的时候,已经很难回去,很难接受。于是换一种说法,让自己明白当初脱下理想,穿上西装是不会后悔的,比如“发生过,就够了。”

哥哥和妻子手拉着手坐在雨中说:“我以前常常很害怕夏季的暴风雨,而当我走后却常怀念,以前我总是捂着耳朵躲进柜子,但我讨厌那样,所以我去图书馆,去研究他们如何产生,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产生,那些云的名字,结果还是一样害怕。”

也许我们所逃离并且逃避的,我们最终还将面对,那个时候面对的是老年的自己?还是手拿吉他比出金属手势的儿子?

我拿出一盒芙蓉王发给他一根,对朋友说:“你个装逼的。”他看着我手中的烟,我看着他整齐西服上的工作证,我们相视大笑,没有人在乎谁的F和弦是否按住了,没有人担心下一顿饭去哪儿去吃。

我那些不省心的朋友们。

2010年06月29日 11:04 下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我身边的朋友总是江湖气息很重,有一次我问我一个应该叫哥的人,他开怀大笑说:“可能因为我们都不喜欢装逼的人吧。”

我从北京归来(北京的记录还在整理。),大佬辉就给我打电话问我回西安了否。我向他表达了我已经脚踏实地的在西安大马路上遛弯儿了,并且希望他也能尽快回归组织。

于是第二天我们就在西安的大街上老远看见对方互相傻笑了。

我一直对大佬辉非常担心,他身上气息太重,职业习惯也不好。说说他现状吧,他现在在某个民风彪悍的地方做财务,也就是放账的,港台叫高利贷。但是大佬辉不断强调自己是金融以及财务方面的。

一个光头的大胖子,脖子上戴着老凤祥买的快80克拉的金链子,金戒指什么就不说了。每天住酒店,每天收入大概是最少一本货,也就是一万,有时候一天收入是一辆车或者比如一栋房子这样的。

他也不存款,每天有多少花多少。没事儿干就在酒店把包里的钱垒成几十万捆数钱玩儿。据说还有什么双管什么的。

听起来特来劲吧?特黑社会吧?特古惑仔吧?特什么黑道风云二十年是不?

抱歉,这是我的哥们儿,好些年的哥们儿。我十分担心,但是他又总是一意孤行。

为此我没少挤兑他,譬如那天我去理发,他和老板娘聊了起来,老板娘说他怎么老往外地跑,他笑呵呵的说:“可能因为我喜欢流浪吧。”我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被老板娘用电推子推着,一边没好气略带讽刺的说:“是流窜吧。”

大佬辉不理我继续和老板娘说话,老板娘问:“那你去外地都是一个人就去了还是?”大佬辉说:“我一个人去,我喜欢安静。”我又接了一句:“那倒是,人多目标大,容易被公安跟上。”

出来以后到了一家奢靡的酒店,找了一个包间,喝着31块钱一瓶的啤酒,西安人喝酒习惯碰一下就是一杯子,所以通常每次举杯子大家都会碰的。每次大佬辉都热情洋溢的举起杯子说:“祝愿大家都越来越好。”

我总是跟一句:“祝愿远离公安与警笛声。”

我知道跟他好好说没有用就只能讽刺打击一块儿上,后来替了一些比如在那边每天存点钱,注意安全,保持住自己的坏脾气以及几天我会去他们家看看帮帮忙什么的以后,我们就出门了,换地儿续摊儿。

正好我一姐们儿琛儿过来,遗憾的刚坐下来一会儿大佬辉就接了一个电话要返回那个地方。原来是今天有一笔账只有他能收回来,两万块钱。他立马就去火车站买票了。中午从那个地方到西安,直接来我家找我喝酒,然后晚上8点左右去买火车票返回去。

我十分担心有那么一天,事情按照我最担心的那一步发生。

大佬辉临走还拿着我脖子上的玉佩说:“你这什么鸡巴玩意儿,回头给你换一条金的。我这怎么样?你喜欢你拿去戴,我回去了重新买一个。”

我一边大骂庸俗以及他的暴发户心理,一边笑着说:“我这人念旧,我这玉佩都快10年了。再说了,我戴你那么粗的一根金链子我不他妈成狗链子了吗。”

对了,大佬辉还根据我年轻时候的“战绩”强烈要求回头他过去了安顿好了,让我也过去,开出了每天500的底薪。回头说不定我一心动我还真去了,一边儿跟着各种大哥收钱放高利贷,一边儿在这边写博客抒发文艺情怀,哈哈哈哈哈,想想就特好玩儿。

随后我和琛儿夫妇一起在路边摊饮酒吃肉,席间突然琛儿想唱歌,他老公是属于绝对不唱歌,最讨厌唱歌,从未在KTV开过口的人。小两口总为了这个吵架。琛儿是比较爱唱歌的,所以我就说:“就是就是,琛儿上次我过生日都没给我唱那首XXX,我也今天想听她唱歌呢。”

她老公一副不愿意的样子,我就对他老公说:“要是坐在这儿继续喝酒喝通宵你乐意吗?”他老公说那没问题。我就说:“那这样,咱们去KTV,我一首歌都绝对不唱,就咱俩玩儿骰子喝酒成吗?”

我站起来结账,去拦车。

到了KTV,趁着琛儿老公上厕所,我给琛儿说:“妈了个逼的,我们家琛儿就想唱个歌,谁敢拦!?今儿玩命唱,甭搭理你老公。”

在北京每天喝大,其实我的肠胃已经很不舒服了,可是那天我还是在KTV里一直玩儿骰子输给她老公,你们也知道人喝大了以后的德行,何况是占了便宜,于是慢慢他老公HIGH起来了,这个时候我提议唱歌,每人一句,唱不上来就喝酒。

他老公拍桌而起说:“谁怕谁!”

于是这样唱了几首歌,偶尔再输给她老公几杯酒,她老公也慢慢开始自己点歌唱了…

喝的胃疼的我,神志不清的看着包间里喝多了吼歌的她老公,再看看旁边看着我的琛儿,我咧开嘴笑了。

散场的时候琛儿扶着我,琛儿刚要张嘴我就说:“别闹,别说俗的。不就想唱一歌吗?这不就唱上了吗?行了,别说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我目送他们上车后,拿出包里的烟,看着午夜的街道,出租车的前后车尾灯闪烁的我有些头晕,拿打火机的时候才发现刚才买酒,包间费一系列下来已经耗尽了我从北京回到西安以后身上仅存的一点儿钱。

伸起来打车的手又放了下去,我一个人摇摇晃晃的向家走去。我的朋友都不让我省心,这小两口怎么就不能好好的小两口过日子包容对方点儿,大佬辉怎么就不愿意好好过日子。

想着想着我就有点醉了,摇摇晃晃,像一条看了一天门的狗一样身心疲惫。

恐怖电影的做爱行为

2010年06月28日 2:16 下午  |  分类:我在评论

一部电影通常的格局如果是两男一女,如果是日本片通常会发生例如3P的情节,或者劈腿的情节,如果是中国电影,会发生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或者其实其中那个女的是特务的情节,如果是欧美片不是3P就是其中一个必须犯傻逼。

根据多年观影原则,在《女巫布莱尔》影片的开始,我就有一种感觉,三人行,遇恐怖片儿,必有一人犯傻逼,而且是血辣辣的傻逼。

影片的氛围渲染不错,前期表现出来的絮絮叨叨正是为后面的矛盾激化,以及高超做铺垫,这点导演有心了,而且如果真的有耐着心慢慢看完的那种恐怖是不言而喻的。

我始终认为应以性爱为主体思想进行电影拍摄。

1.香港的恐怖片:就像没有前戏的直接做爱,勉强的情节,倒不是情节吓住了你,而是某个楼梯拐角突然闪出一个什么东西,或者突然的一个音效。此类电影能吓到你,如果将其比喻成为一个男人,那么就是一个没有前戏的处男,一开始立马给你感觉,但是随后你就发现除了生猛还是生猛,你也就腻味了。

2.日韩恐怖片:无疑可以说这俩相邻的国家拍摄手法极其相似,只不过韩国恐怖片是半路出家,八几年那会儿的韩国恐怖片儿纯粹还是香港恐怖片的路子,可是那会儿人家日本有一个文艺复兴的阶段,新浪潮阶段,你丫可没有啊。

人家打手枪的时候你韩国还在那儿思考为什么男人会不经意的硬起来,你还质问我为什么还想用手搓?

日本恐怖片在近几年一直苦练前戏,从小舌头的婉转到双手的不使劲,再配合多年的抽插经验,让观众逐渐步入高潮。

韩国恐怖片儿因为没有之前的深厚沉淀,模仿老哥哥日本却总是四不像,前戏过程模仿颇像,抚摸过程也还不错,但是因为没有文艺复兴过,所以根本不知道观众的敏感带在哪里。于是就发生了“插错了洞,找错了点”的错误。每每总是意图要让观众流泪,你以为偶像剧那一套恐怖片适用吗?

观众流着泪笑,一是被导演折磨的痛苦难耐,二是,你丫没玩儿过装什么黑暗氛围呀。

3.泰国恐怖片:不得不说,这两年泰国恐怖片太优秀了,让人不禁拍桌叫好,本身就有很浓重的宗教,恐怖,灵异等文化底蕴,加之香港导演没事儿总还鬼片儿里给免费宣传,打从近几年拍摄开始,满堂喝彩,这就叫厚积薄发。从来没有打过手枪的老实庄稼汉,你能质疑他的床上水平吗?

不过也一如庄稼汉的性生活为的只是生孩子,泰国恐怖片儿只为吓人,票房以及影响力颇为惨淡,07,08年开始,也开始慢慢尝试转型,大众化,10年左右估计优秀恐怖片儿出现不多,因为导演们得先捞钱了。

泰国恐怖片太过恐怖,导致有些女生或者胆子“比较小”的影迷不敢看,那么票房必然的惨淡到底。就正如一个逢逼必让其人受孕一样,你跟谁上床谁怀孕,质量颇高,命中率也不得不让人竖大拇哥,可是必然性伴侣减少,快乐原地不前。

4.欧美恐怖片儿:欧美恐怖片儿就像两个人,一种是长相帅气的阳痿男,一种是长相普通的阳具男。或者说欧美大部分电影都是此规律。

欧美但说恐怖片儿,要么前戏铺垫非常好,哪怕不用具体活塞运动,不依靠音效影像,只需一个指头就让观众高潮到底,比如本片《女巫布莱尔》,前戏铺垫充足,只需要前面的前戏加之最后一个镜头则浑然天成。

另外则是长相帅气的阳痿男,这种片特别多,大部分封面恐怖,内容无聊,你以为美好的前戏是快乐的游戏,没想到从头到尾都是前戏,你问其原因狗逼导演竟然还敢说是为了拍续集?!

肯定有人要说了,你凭什么不说人家那些欧美片儿有些还用华丽丽的特技呢,剧情一般,效果一般,仅仅是用了特效让你爽你就觉得真爽了?用工具获得的高潮叫高潮吗?

Pages: Prev 1 2 3 4 5 6 7 8 ... 45 46 47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