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和套子一块儿丢进垃圾桶

2010年12月31日 4:15 下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我打算用非常诚恳的话语来写一篇年终总结,人总是这么贱骨头,上班的时候最烦写这类玩意儿,现在自己写,就好像有人在你耳边跟你说:“小心点儿,前面危险。”你还非得往前走一样。

既然为了保持诚恳,保持善意,在今儿寒冷的一天里,我一次都没有勃起过。

在2010年我成功的开起了淘宝店,做起了买卖,不用再去为了生活写那些恶心的商业稿,我真的没法儿再写张先生和李女士到底他妈为什么分手了。也推掉了几个商业专栏。

2010年脾气变好了,但是还是在我熟悉的烤肉摊被隔壁找人砸店的时候见义勇为了一次。

2010年对有所感悟,说实话我确实不觉得一直听摇滚就真舒服,我觉得有时候听听流行音乐也挺好的啊。人难免伤感秋怀,耳机里总是“黑暗犹豫的社会容不下我的处所”这类的确实真没辙,更有二的失恋了跑道角落双手抱腿坐在地上耳机里传来“杀了他!杀了他!用你的中指为你自己选择!”这类的朋克音乐或者死亡金属。

其实你要听听周杰伦的《回到过去》什么的歌,我觉得比那顶用。

2010年我的爷爷去世,之前专门写过这个事情,暂且不表。

2010年,小时候和我一起上街打架,拿着刀和对方对视放狠话,打群架的朋友,有俩进了监狱,一个现在吸毒,据说他现在给那些中老年同性恋在巷子的角落里口活,射到嘴里50,没射20。还有一些朋友做生意做的也算风生水起,也有的朋友在部队混上了干部,做了我最想做的事情穿上了军装,虽然和平年代挺无趣的,但是纵观现在局势,我觉得他这辈子能赶上。而我,躲在家里开着所谓新时代的生意:开淘宝,偶尔酒兴大发乱写点儿东西。

许多的人离开了身边,许多的新面孔又出现在了生活中,似乎除了酒桌上的酒瓶,我那一沉不变的笑容,许多东西都变了。有些虽然没变,但是变的东西你看不见。在外套里,在毛衣里,在心里。

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摆脱了文艺青年的称号,后来竟然又有人叫我流氓。我说你好好说话,他说你是有文化的流氓!无奈耸耸肩。

回顾2010年,感慨颇多,我像一个小弟一样,被时间一脚接一脚的踹向前方,偶尔歇息一下立马当头一脚。

2010年博客更新的很少,因为我坚信任何东西不能过度,东西写的多了就写不出来了,钱赚得多了,也就花不出去了。

我其实很喜欢2010年这个数字,总是看不惯2011这个数字,但是如同所有的事情,你看不惯顶个蛋用,要么打趴下了,要么跪下认卯。我打不过,我要打得过又有傻逼出来说老子写的是穿越文了。

2010其实挺好的,偶有烦躁,偶有心烦,但是大体而言终归没有那么坏,没过去一年,就正视那一年发生过好了,非主流又怎样,你还不是那一年街道上很潮的人?被人甩又怎样,还不是那会儿很幸福?

那些不好的东西正视他就好了,然后礼貌的跟他说再见。

2011年是民国100年。也许等到2111年的时候,根本没有人会记得100年前这帮土锤是怎么过的,所以,发愁什么?管他个屌做自己吧。

 

元朝无名氏——《雁儿落带过得胜令》 
一年老一年,一日没一日,
一秋又一秋,一辈催一辈。 
一聚一离别,一喜一伤悲。 
一榻一身卧,一生一梦里。 
寻一夥相识,他一会咱一会,
都一般相知,吹一回唱一回。 

12月24日深夜到12月25日凌晨,是全世界爱情旅馆房间最为爆满的一天。

你喜欢的女人,你曾经憧憬过的少女,你喜欢的女艺人,你的姐姐,妹妹,同事,同班同学,只要她们不在你的视线里,70%都在别的男人的身体下面。

她们快乐的呻吟着,而声音却永远传达不到你的耳边。

姑娘,如果明年国庆期间你当妈妈了,我想你应该知道播种的日子是在圣诞老伯伯找你的这天,给你的礼物。

你看,下雪了,多美。

2010年12月25日 9:41 上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昨儿喝大了,一个人百无聊赖穿着睡衣将自己裹的像是一个粽子。你说为什么所有傻逼写冬天穿得厚都只能想到说裹得像个粽子。

2010年浑浑噩噩到了年底,浑浑噩噩从早晨起来也没洗脸坐在电脑前处理事情,发现肚子饿了,拿着钱包在睡衣外套上一个外套,眼睛没怎么睁开的样子,一脸的麻木,慢吞吞嘴上叼着烟下楼,走到楼栋口的时候看见了漫天的雪花,看见树枝上的积雪。

走出小区,宽敞的大街两旁所有的树木都被雪花弄的特别好看,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有一个成语“银装素裹”。

当时就觉得这个词儿特美,那会儿的雪比今天大很多,下午放学走出教室的我和二班一个女同学一起站在门口,当时我故作忧郁却又洞悉一切的口气说:“看,你身上的雪花,这让我想起了一个词:银装素裹。”

年幼的女同学被我一番话弄的点羞涩,我故作情场高手一般,轻哼一声,往前走去,女同学碎步跑上来问我:“你干嘛去。”

我轻轻抬头,看着天空说:“你看,下雪了,多美。”

然后就热气腾腾和伙伴们杀入雪地之中,做基础工事,加掩护体,画战场沙图,然后用雪球来一场红蓝军大会战。笑声,叫声,在空旷的雪地里传了很远。

你看,今年的雪终于来了,我站在楼洞口,穿着厚重的睡衣,一脸的疲倦,突然看着漫天的雪花就笑了。

总相信,八十岁后,无论是我哪般摸样,我还会说:“你看,下雪了,多美。”

嘿!没走远呢!

2010年12月16日 1:40 下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暂时的离去是为了更强大的归来。马上回来!别跑!!

帮你的理想口活儿

2010年11月30日 2:37 下午  |  分类:我在评论

这张唱片在刚刚录制好的时候,我有幸第一时间听到,也打算打包上传来着,后来想到自己的文章微薄还总被别人冠以自己名字到处张贴,思前想后,想了想关于中国版权这点破事儿,得了吧,自己个儿听听就行了。

现在既然已经发行了,估计有很多朋友已经能够听到了,我这篇不算评论不算导读的玩意儿大家可以看看,或者说可以看看到底值得不值得花这么多钱买一大陆摇滚乐队的唱片。

这张唱片和其他的唱片对于我还概念不一样,我是属于听歌就好,你告诉我这个主唱老日姑娘我就不听了那不可能。但是这张唱片,THE NONAME乐队的主唱我有幸认识。

我对主唱姚叡这个人是非常反感的,因为初识的时候我总被他以及他的盆友们灌酒,我觉得这得多操蛋的德行才能干出这事儿。那会儿我的内心默默唱出舞女泪,妓女泪,铁窗泪。后来认识时间久了, 发现这厮其实每次都怕大家喝的不尽兴,所以每次用各种方法让在桌的都给喝到位了,自己再放开了喝。

有几次他喝多了,打电话骂人,就是比如放他鸽子的人,骗了他的人之类的。在某次音乐节上喝多了和老外打架。

这些题外话引出来的下句话就是这是一个不能再2的30岁左右的摇滚乐手了。我觉得任何文化领域的人应当有自己的生活,才能写出真正的东西,比如你一天光会骗女孩儿钱你给我写出一首“受伤的男孩总是心碎在下雨天”这类的歌曲我就得揍死你。

在中国这个大的环境下,一个音乐人坚持10年,并且都10年了还他妈带点儿“朋克德行”我觉得这个人的音乐也不会坏到哪去,起码在朋克音乐里绝对算是真正的音乐。假货太多,穿着英伦风非主流另类小年轻的衣服,喜欢张爱玲,喜欢发豆油,喜欢上世纪佳缘,喜欢春天散步夏天看海秋天数落叶嘴巴里却喊着“朋克永生,涅槃不死,我们都是脏朋克”的太多了。

起码这张唱片首先真诚,做任何事情,真诚有时候显得格外重要,我对摇滚乐不怎么懂,也不怎么了解,我可能在你和我聊铁娘子多么牛逼的时候突然给你哼一段“昨天晚上额可能屎了是肿么屎的额也忘了。”

我就觉得好听,这就挺好,在摇滚乐莫大的范畴内我觉得“THAT IS WHAT WE BELIEVE”就挺好,属于我爱听,喜欢听的,没有那么吵,没有那么闹,没有声嘶力竭吓死人的感觉,也没有“杀了爸爸爱上妈妈”这类一边听一边害羞的歌词。

THE NONAME成立了十年,中间乐手也有变换过,没变过的就是主唱姚叡自己一直在坚持的东西,反正要是我30岁左右了玩乐队,玩儿了两三年还没到花儿我他妈就不玩儿了,我该上班上班,该泡妞泡妞,该拿着过去的成就显摆就显摆。

可是事实似乎不是这样?我没有版税几百万的到处出书,我没有文章大喝好彩的粉丝,可是我还在写,有些人即使没有达到伊藤润二那样的知名度,海贼王那样的好机遇还是在画画。

因为,你喜欢一个东西,是没有那么轻易放弃的,你可以某段时间厌烦,可是你却不会放弃。

我许多次跟姚叡有聊过,我说我挺佩服你的,他说我在拿他打镲,我说我捧你个蛋。我觉得无论什么人喜欢什么事情能够坚持10年都是非常不容易的,值得敬佩的,如果在企业里那这10年怎么也熬成老员工,核心员工了吧?

何况中国这该死的环境根本做摇滚赚不到钱,可是依然在2010年,THE NONAME 10年奉献出这么一张唱片。

THE NONAME和许多国外大牌乐队合作过,也在欧洲巡演过,如果说THE NONAME当初是以西北摇滚先驱,那么经过这么多年不断的演出,巡演,和老外打交道,我相信这里面一定会有新的东西,那些我们值得去期待的东西。

三十而立,就是说你他妈三十岁了得穿立领西服上班去了的意思么?好吧,有点儿这么个意思我理解。在我们看惯了那些鸡冠头,美国买回来几千块钱的朋克皮衣或者穿着英伦服饰,留着好看头型,姣好脸庞的朋克们说着:“只有啤酒和反抗坚持才是我们生活”的时候。似乎有些可笑。我们需要一些真家伙,古惑仔很多,可是吹牛逼的金链子小伙儿更多,我们需要来点儿真家伙。

也许在我们将吉他放回家里,将那些摇滚CD收起来,为了生活,为了家人在高楼大厦里工作的时候,有一些人帮助我们完成了我们没有完成的梦想的时候,我想说也许THE NONAME就是。

一张帮我们口活儿理想的专辑,一张让理想阳痿的你再次勃起的唱片。

这么多年你做了些什么?抛弃了些什么?现在既然你都知道,那么你该做什么?

你能不能别这样。

2010年11月12日 11:30 上午  |  分类:小说

我家这条母狗叫露露,身宽体胖,自从结扎以后似乎一门心思放到了多吃多拉多生产的生活状态,失去了爱情就走上了俄国沙皇的腐败不挪窝吃了睡睡了吃的生活状态。连出去溜达都是溜达到她拉了尿了就自己往回跑,懒得再走。

时间长了,和那些个作家们似的,越来越愤世嫉俗,在自己的房子里一认为大,容不得任何人的介入。但凡有人到我家,这厮第一冲上又叫又扑。还怪了,今儿就见你了踏实,您真有本事。

说完上面一番话,她坐在我旁边的沙发上笑着我看着我,同时还一点点抚摸着早就缴械投降露出肚皮的露露。

我:你觉得咱俩有戏吗?其实我觉得这事儿基本上就定了,不过本着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我还是问问你。

我:你别不说话呀,光看着我笑是怎么个意思,是不是有点儿“哎呀,我怎么被幸福撞了一下腰”的幸福感?还有点儿恍惚?还有点儿不能接受现实?还有点徘徊彷徨不知道眼前这突然的幸福是人生的又一出狗血还是真爱的突然降临?

她的手突然拉住了我的手,露露对着突入其来的抢夺一点儿也不乐意,在我脚边叫着,我也没多想拉手是什么意思?拉手就意味着搭上线了,搁以前能握手那就是自己人,同志啊。

我的左手轻轻向后一拉,她“啊”了一声,旋即脸上露出了略有风尘的笑容靠在了我的肩上,就势我低下头将嘴唇递了过去,轻轻拉着她一个转身,我将她按到在客厅的沙发上,随即用右脚后蹬将露露踢到了墙边。

我的手手慢慢的伸向她的衣服里,这一直是我认为调情非常好的一个过程,极其享受,你看不到胸部,隔着衣服你只能感受BRA的轮廓,BRA带的前后位置,我像一名越战时期深入敌后的解放军战士一样探索者着我不熟悉的地带,保持警戒又兴奋紧张。

手刚要解开爱情的带,永恒的带,Bra的带的时候,她突然推开了我,我就以俯卧撑姿势看着她。

她:你爱我吗?

我:天呐,这个社会怎么道德沦丧到这个地步了,爱啊,不爱干嘛做爱啊。

床上的翻滚,姿势的变换,甚至连她长长卷发下性感的嘴唇都让我非常享受,双唇之后还有意想不到的舌头,柔滑的肆意滑动,我的下体仿佛朝圣一般虔诚。

再强烈的猛兽也有交配完后一个人站在悬崖边上垂着干瘪的基吧仰望苍天的时候,事后我搂着她在床上,左手跨过她的脖子一边聊天一边不安分的摸着她的胸部。

她:刚才舒服吗?

我:“瞧瞧,瞧瞧,怎么说话这么不让人舒坦呢,说的自己个儿跟什么一样。”

她一边穿衣服一边笑着问我说:“我看你也不像新手。”

我:“你这么说有劲么?是不是就感觉自己特清高?已经看透了身体和灵魂的区别?觉得都是成年人肉体的交合一次两次特无所谓?我这边心有余悸想和你好好发展是我在假正经?”

她:“你们这帮男人脱了裤子就是爱我久久,等久久完了下来就该走人了吧?朋友叫了吧?不让你操你说我假正经装逼,让你操了你又心想这姑娘怎么这么随便,裤袋一点儿都不紧,肯定私生活不好什么的。是不是话都得让你们男人说完了。”

我:“别,您不能把我和那些你经历过的混蛋男人与我混为一谈,再怎么小太爷也是追求了你有几年,要不是今儿大马路上碰见咱俩聊了,说不定我这会儿还看着你初中时候照片发春思念呢。”

她:“这样就显得你特伟大?特与众不同?我告儿你,你有一天下面还挂着那个脏玩意儿你就是这操行。”

我:“我说你是不是疯了?鸡巴戳你脑子里是吧。你因为认识过几个混蛋男人,别跟我这儿发火,别拿你接触过的人等同于你以后认识的所有人。”

她突然愣住了,我看着她在我眼前的表情在一瞬间喜怒哀乐全部上演了一遍,然后眼角有泪水,表情有点儿明显在强忍什么的笑着,笑的很奇怪,那种很可怕的笑容让人看了,很心酸,很想过去抱抱。

可是我不能,我走到一边拿起一根烟,一边故作不在意的递给了一张纸巾。

她眼泪流着声音有点颤抖近似在吼叫的说:“你难道不知道我初中时候喜欢过你?”

我轻轻一笑,故作不在乎说:“我可不知道你喜欢我就为了跟我干这个。”

她拿起手边的抱枕扔到我身上说:“你根本就不了解我。”

我:“我根本就不想了解你,我也没有兴趣了解任何人。”

她甩门而去。

地上放着我刚刚擦拭过精液的卫生纸,我一瞬间有些恍惚,我甚至不知道这是她刚擦过眼泪的纸巾还是我刚刚擦拭过精液的纸巾。

初一,这个胖女孩走过来递给我了一封信,我在朋友面前轻蔑的扔到了垃圾桶。高一,她穿着连衣裙在讲台上主持元旦汇演。2010年。我看着自己将两个人梦想揉碎,然后用纸巾包裹,扔到了垃圾桶里。

寂寞的时候我有你,可你丫什么都帮不了。

2010年11月2日 4:03 下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我承认当我寂寞的时候,或者说当我下半身有反应了的时候,我旁边只有一只叫做露露的母狗,我还必须把她叼来的玩具再扔出去。

如果你是一个男人,衷心奉劝不要太爷们儿,不要在年轻时候竖立自己要当一爷们儿的价值观,不乱找妞儿的人生原则。

而你应该乱找姑娘,乱做爱,不要让那些价值观成长,虽然很好,但是好人当工具,坏人当阳具是铁的定律,我现在就是你让我乱找妞儿我自己价值观,爷们儿观,道德观过不去。

如果你和我一样已经竖立了这样的价值观且无法改变,那么养只狗吧,起码它会和你一直叼玩具,你的手不会空闲出来打飞机。

你的对象不是人

2010年10月11日 11:05 上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在曾经的某一段时光里,我经常看着自己干瘪的鸡巴发呆,我希望与他能有某方的共鸣或者一种沟通,可是他除了死气沉沉的如我一般垂着头要么就是精神亢奋似乎要与谁拼命似的昂首挺胸。

做为一个在中国传统社会长大的人,他的这两种精神状态既不符合中庸之道,又不符合五蠹之形,不禁让人苦恼。

逐渐发现人一定要通过不断的生活经历确定或者不断升级自己的生活信念,有点儿宗教的意思。比如有些女人开始相信爱情,后来相信有经济基础的爱情,后来相信经济基础。有些男人开始相信耐心加体贴胜过避孕套,后来相信及时享乐,再后来相信随便拉一个凑活过日子就行。

这都是一种逐渐被经历主导的生活信念的变化,比如说女人也许到最后喜欢男人不是喜欢你这个男人,比如女人心里会有条例,比如一定要身高一米八,有一点经济能力,或者有车有房,这些都只是条件,但凡在这个条件内女人就会接受你,有些洋洋自得的男人还觉得自己找了个好老婆,试试看有没有当初跟你条件一模一样也被你对象拒绝的?条件内的话,先后次序以及视觉舒服感仅仅是你值得洋洋自得的,而这和你的为人,你自己没有一点关系。

男人也是一样,别说什么你想牵我的手给我世上最好的温柔,其实男人就是看重女人的美貌,这其实也就是我说的那个条框了。“你美丽的外貌下隐藏着一颗洞悉人间的温情的内心呢”我快去你妈的蛋,我还越来越想搞对象,我是忧郁王子和别人不一样呢。有些男人随着时间,岁月,知道找一个好媳妇样子无所谓会持家,人老实就好。其实这不也就是一种条件。这就和有些女人觉得“有一个好婆婆比有一个好对象好”也是一种条件的选择一样。

说来可悲,我们竟一直是在和一个条件生活,同时充当的对方的一个条件。

当有一天两人之中的某个人信念改观了,信念升级进步了,条件升级了,那么可能分手,劈腿寻找下一个什么的就很容易浮现而出了。

有些人说所谓的这个条件真你妈这么邪乎?当然肯定有人一边操逼一想着“这就是爱啊,说也说不明白。”或者想说爱情这事儿开始可能有这么回事儿,后来生活之中逐渐靠对对方彼此的了解才慢慢是彼此喜欢对方的重点。

其实生活之中你会因为之前你对这个满足你条件的人的条件,逐渐影响到生活。

就像是

中国衙门:一开始县官会假定抓来的犯人是有罪的,状师就是要找出犯人没有犯罪的证据。

而欧美法院:一开始法官会假定抓来的犯人是无罪的,主控就是要找出犯人有犯罪的证据。

有时候爱情之中我们是中国衙门还是欧美法院呢?

这就深了

所谓男流氓与女流氓

2010年10月1日 1:36 下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在某一个年代,突然一个叫做卫慧的写了一本《上海宝贝》举国哗然,姑娘随即也就走红,各大盗版书摊全是这本号称“下半身”作家的书,甚至随即还出现了一批“假卫慧”。什么《安徽宝贝》,《大连宝贝》,《西安宝贝》,《北京宝贝》都在书摊上冒了出来。

其实中国自古到今不乏男人写的这类所谓“性生活与感情生活交织”的书和故事,但是如果是女人写的,那么大家就会将自己代入,其实中国下半身男作家早他妈有了,这类故事也早他妈有了。

看看中国男女比例就明白了。再比如说一本《金麟岂是池中物》当初只是小范围火爆,随着后来有了女声版的MP3格式以后,反而大规模全国又一次大火。

原因很简单对方是女的。

说到女流氓,这个词儿其实挺好玩儿,女流氓在传统意义上应该是有点儿类似黑道女那种,随着祖国春风开满地,只要说话带鸡巴,带乳房,带各种生殖器那么就成了网络女流氓。各种男网友欢天喜地在微薄,SNS网站上与女流氓们一起敞开了聊关于一个鸡巴两个乳房面前有三夫子,不识四书五经竟敢教七八九子,十分大胆。

说起网络女流氓,我不禁想起了我的一个老友,这位在我来看,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女流氓”,或者算是网络上所谓“女流氓”的鼻祖。

在2006年到2007年左右,我在饭否上与一姐们儿聊的特好,她语言辛辣直接,不靠生殖器与下半体和脏话,彼此就是聊的特别好,后来她去猫扑玩了,然后就做出听让我佩服的一件事儿,就是放一些照片,露脸的。

她的标志性的照片就是用一只手穿过自己的内裤下面竖起一个中指。那会儿猫扑还专门为这位姐们儿首页开了一个页面,留言者何止数万,后来在众人力推要求之下姑娘还在猫扑的帮助下开了一个电台。

光说不练假把式。这位姐姐的照片那会儿在网上真可谓红一片。那会儿我偶尔去猫扑看看,然后我俩还是主要以饭否聊天为主。

后来的一天饭否没了,我俩也就失去了联系,她后来也不玩猫扑了,注销了账号。我俩就算是失去联系了。

昨天我打开QQ将不熟的人拉黑,拉着拉着突然看见了一个QQ号儿更新了照片儿,一打开,性感的小嘴唇吸允手指,将手穿过自己下体的照片,我一看,我操,这不是她吗?随即问了一句你是不是XXXXX,她说是。

我俩热火朝天的聊了起来,随即电话聊了起来。我俩都感叹当时的饭否特别单纯,像我俩饭否上聊了那么长时间,以年为单位了都彼此没有想过要邮箱或者QQ。再反观现在,且不说聊了几句吧,就开始要QQ,要邮箱,要么直接发一夜情邮件。

网络的轻浮与发展迅速早就了没有耐心的网民,造就了一堆没有前戏没有高潮的交友形式。

随手搜索姐们儿的网名,网上还有信息,再看看评论,评论都是些“让我日吧。”“太有个性我真想日。”

真是让人很失望,索性我就不公布我姐们儿网名了,为了她好吧,免得又被新时代的新精虫再次意淫。

真你妈恶心,最烦这帮生活中事业不行,泡妞不会,找小姐没钱,然后到网上但凡看个女人穿个丝袜短裙鸡巴就能涨到顶键盘,害的还老得各种掩饰自己这丢人的行径,于是只好默默压键盘,还他妈美其名曰其实自己在玩劲舞团?!所以得一直压键盘?!

我觉得吧,你做为一男人,你首先生活中混的开点儿,起码认识一个律师朋友,一个高官朋友,一个黑道朋友,一个警察朋友,有固定的一堆随时跟你赴汤蹈火的哥们儿,起码在你生活的圈子里有一片儿区域随时出事儿你是不怕的,尽管放马过来的那种,比如说你家附近的那一片儿什么的。

到了这个地步,咱们再上网骂人什么的,生活中都玩不转跑到网上仅仅因为你只是一个ID,没有人知道你是谁,你在哪儿就可以大放厥词,随口骂人随口侮辱人,语言暴力和语言性骚扰。那么我真的觉得这样的人只是一个失败者。

网络只是让你更谨慎的一个途径,譬如说你在你家附近你玩儿的不错,说不定网上有一个区都玩儿的不错的人,何苦非要卖个大。

在很久很久以前,当初还得去网吧上网的时候,我和我的朋友们也经常遭遇网络黑社会,哈哈哈,太鸡巴逗了。不过那时候经常是同城和同城的人,说两句就不废话了,就一句我在XXX的XX网吧XX号机子,我电话XXXX。

生活中玩不转网络上你更玩儿不转。就靠没人知道你在哪儿你是谁就肆意发言,真的很失败。有时候看到几个姐们儿在网上被傻逼留言我说你跟他计较什么。就像写东西,有男人,有女人,大家刚开始写就是想写什么写什么,因为有人骂几句就改变自己的原则和方式你说你得有多失败?

在网络上乱意淫别人,用言语性骚扰别人,只能证明你内心的乱弱,如果你有心,看着食物也能打飞机啊啊啊啊,既然你那么喜欢意淫,你看那个香喷喷的烤鸭,想像她是女人开着腿的样子,捅进去吧!!

这点我很佩服郭敬明老师,甭说其他的,起码人家这几年一直是45°忧伤不止青春如逝啊。再骂也不停止脚步,这点儿挺爷们儿,当然您要非得跟我抬杠说因为只要这么写才能继续赚钱我也没辙。

王牌天神有段对话:

布鲁诺:“我让每个人有求必应,这样不好吗?”

上帝:“你的想法是好的,但是大多数人不知道自己真正要的是什么。”

两则

2010年09月28日 8:56 下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近几日与友人饮酒相谈,途中某城管大哥特逗。

第一次饮酒

你知道不?李哥我手底下两百兄弟,随叫随到。

第二次饮酒

你知道不?你李哥我,手下四百兄弟,一个电话的事儿

第三次饮酒

我给你说,李哥手下八百兄弟。

第四次喝酒

我给你说

(我一脸微笑看着他)

我给你说,李哥手下的兄弟多的李哥我自己都数不清啦。

最后一次问他上初中的女儿才知道,其实这哥们儿手下就8个人。

.和XX军医大学的一名哥们儿聊天喝酒,这哥们儿是主治医师。

友人:“你知道我动换心手术的标准是啥吗?不是看家庭状况,也不是看病情严重,而是放在抽屉的红包谁的多。”

我:“我操,哥们儿你也太黑了吧!”

友人:“乍听之下是这样吧?但是是因为不管是哪种心脏手术,术后的药物跟后续手术都非常花钱,要是你的经济不好,那么动了手术也只是延后一点时间而已,还会让自己的家人在自己去世之后承受更多的压力,以人道大范围来说,做为家人的病人内心其实如果知道自己会去世,当然也不希望自己的家人负债或者花光家产,所以才选红包送最多的人优先治疗。”

Pages: Prev 1 2 3 4 5 6 7 8 ... 45 46 47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