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性欲不强的男朋友,我该怎办。

来信:
我跟男友交往半年了,我们同年,都31岁
我是他第一个女朋友
也就是说,他是个处男
正常来说,处男不是都很急,很想要爱爱吗
但我在他身上感觉不出来
但我觉得不可能是对我没兴趣,
因为我们出去的时后,我穿很性感,他的小弟弟都会有反应
我们连接吻,他都会有反应
可是对于爱爱,如果不是我主动,他几乎不可能主动
我帮他口交,他每次都会射,所以他没有"不行"的问题
也不可能是被喂饱了,他家很严,他的交友单纯,也非常害羞,所以偷吃的可能性很低
我有一次帮他口交,问他舒服吗? 他居然回我:不要问我,我害羞的不知道怎么说- -
其实我sex的经验算丰富,但我不想要在他面前表现老练,怕吓到他
所以我总是压抑住我的热情,但不会是死猪那种啦,
应该是说,我只使出80%的热情,与50%的技术而已,因为我真的不希望他感觉我很厉害
而且男人不是都有在看A片吗,不需要女生来教了吧
但是可能他没有什么经验,常常放进去不到5分钟就射了
会不会因为这样,影响到他想爱爱的心情呢?
但我问他,撸管,口交,爱爱,哪一个最舒服,他也跟我说:爱爱>口交>自慰
老实说,我性欲非常强,几乎每天都要自慰
我有问过他,一个礼拜自慰几次,他说1-2次
我不知道是真的假的,但我觉得,他性欲也太低了吧
每次我在他房间吻他、摸他、口交,他顶多是小弟弟很肿,然后他也会摸我,用手指帮我
但就是不会想要扑倒我
除非,我要主动用手直接把他的弟弟放进来,我们才会爱爱
但他也从来不会脱我的衣服
我记得我第一次主动脱自已的衣服
他好像还吓到,还说,你怎么脱衣服了
害我之后都不敢脱,我们居然都是穿着衣服爱爱的,唉,好怪
我有问过他,是不是不喜欢爱爱,是不是对我没兴趣
他说,是因为在家里,怕被听到
可是以他的个性,又不可能主动约我去酒店,我也不想主动,怕被拒绝,我会很受伤
我们唯一一次外县市出游,他又约了很多好友,10几个人一起睡通- -
我记得有一次,我穿女仆装,勾引他,他的确有问我,可不可爱爱,但他没有扑倒我,
只是说他快受不了
但我觉得这招不能太常用,常用会没效
不然的话,我是有买很多cosplay的性感衣服
我想请问大家,要怎样,才能让他能主动的想要呢?
我有一个男性友人说,是不是他单身太久,自慰习惯了,
所以才会想说自慰就好,比较省事
此外,他非常爱打篮球,很会打篮球的人都知道,场场下来,耗尽的体力非常多
但有一次,我提议狗狗姿势,他跟我说,好累喔,比打篮球还要累
第一次有男生这样跟我说,我都傻眼了
爱爱真的那么累吗???
不过,好像男人都喜欢女上男下,比较轻松
还有就是,他没买过套套,也没用过
我曾经提过,要不要买呢
但后来,感觉也不了了之
我又不想帮他买,这样好怪,不是不想花这个钱,而是,一付我很急似的
而且如果我们之前都没有戴套做,他就如此性趣缺缺,会不会戴了套,更不想做了- -
其实跟处男爱爱,压力很大,因为要考虑他的心情
怕他觉得,我很有经验
且也不敢要求他要让我舒服,通常都是我服务他
我本身是喜欢对方抽插快速的,可是他都很温和
我也不敢跟他说,呜呜
ps: 不要叫我换男友,谢谢,他除了这一点以外,其他都非常好
 
 
 
回复:
想想年轻的时候,勃起需要理由吗?
 
不管是看a片,闻到女同学发香,坐公车不小心碰到OL。
 
甚至是第一次把包皮翻开后的一个礼拜,裤子磨到就他妈的硬了。
 
走起路来屁股还要翘高怕尴尬。
 
更别说跟女友牵手亲嘴舌吻......
 
假如勃起界也有比赛的话。
 
大爷我一定成为roger federer或michael jordan这种传奇人物。
 
拿个10几个大满贯也是家常便饭。
 
遇到我19岁的我,就算一条死鱼,我还是可以干她干到鱼腥味四射。
 
淫水流满整间,臭到室友打110以为房间里有死尸。
 
现在30岁,只有一种感觉,身体越来越硬,老二越来越软。
 
工作压力大,体力又开始下滑,回家脑中不是公事就是想放空发呆。
 
自己对象穿性感睡衣我还要个5到10分钟回神,然后要硬还要调情一阵子。
 
干一次真的超累,还不如自己打飞机,又轻松有不耗很多体力。
 
有时做到一半电话打来,一分神马上又软掉...
 
楼主的问题是,明明就很想要,又想装纯情,还以为自己是20岁时遇到的小屁孩。
 
躺在床上不用动就会男人硬邦邦干翻你的年纪。
 
为什么说女人30如狼40如虎50坐地能吸土?你以为全都是死躺吗
 
是因为没有了青春无敌肉体,又不会挑逗不会吸。
 
自己的男人只会看电视看报纸,正眼都不会看自己。
 
想解决就是认命,30岁就乖乖开始当野狼!
 
大声叫他干死你!
 
 
 
 
 
 
 
 
 
老男人真的很需要女人先开第一枪。
发表在 2012 | 一条评论

成人爱情黑日记

我低头看着我干瘪的黑基霸,又回头看看躺在我身边的你,你那光滑白皙的背在庸俗不堪花纹丑陋的被子下,显得那么美丽,而我干瘪的黑基霸却那么讨人厌又如同我一样的垂头丧气。

轻轻站起来,我点上了一根烟,虽然高潮过后的欢愉,但是还是拿出手机轻轻放了几首每次听到都会心情失落的歌曲。

是的,不像所谓的高潮过后,男的倒头就睡,而是我蹲坐在洗手间,抽完烟,然后又站到客厅,通过窗户看到窗外嫩黄色的秋叶,裹着厚厚衣服的马路上人群。

耳朵里放着让人失落的歌曲,或者是豆瓣FM电台随机播放的沉重爵士。

我异常爱你,你的出现让我着迷,我如同吸毒一般,与你一起,就心情愉快,做什么都高兴,稍有吵架,便又觉得失落,绝望。自己折磨自己。

有没有“真爱戒疗所”?

我知道爱情中一定是有一个人比另外一个人更爱对方的,而常常更爱对方的人,就如同在沙漠里决斗的牛仔,越爱对方,越舍不得第一时间回头攻击对方。

于是在满满伤痕的根基上面,开出了以伤害自己而让对方愉悦,满意的花朵。这朵花朵只有更爱对方的人每天孤独的去浇水,孤独的去讲述又有多少伤害,又有多少绝望,然后这些绝望和伤害让花朵变得越发美丽。

我回过头,看着床上的你,我心想,我是多么爱你阿,我担心你,我为你吃醋,为你嫉妒,为你怀疑。

即使这朵花是多么畸形的成长,但是终于它慢慢变成了真的彼此相爱的爱情,我也觉得了你越来越深似海的爱。

可是我更绝望了,我在午夜一个人抱着这个花盆,一个人在黑暗里发愁。

我知道手牵手的笑容,我知道笑一笑的快乐,我知道一起的照片如同魔咒一样警醒着我们能合照,就终会有一天自己难堪咧着嘴自己给自己照。

我们如果爱的更深,我们会结婚,我们会没完没了的疯狂做爱,做到厌烦,做到也许你厌烦的不愿与我接吻,厌烦到再次看着你的身躯我无法勃起,那时也许我们婚后两年?五年?

随后随着越来越亲密,越来越深入的了解彼此,对方的优点越来越懒得提,懒得看,对方的缺点却被心中的放大镜不断放大。

你去看牙的一次遇见了一个不错的大夫,工作时认识一位不错的客户,你终有一天发现,到了这个年龄,原来你还有风韵,还有人喜欢,还有人比你法律上指定的人更懂你,更有耐心,更愿意晚上7.8点去看电影,更宁愿揉着你的乳房说:“你今天水好多。”

而那时的我,突然发现妻子的晚归,突然发现哦,我的天,今天终于我的妻子没有又摸着我干瘪的黑基霸说“要不我给你买点药吧”。突然发现原来随时肚子越来越大,镜子里的自己越来越丑陋,越来越没有办法穿好看的衣服,只能穿着灰色,深蓝色,黑色的西服,即使这样的自己也有小姑娘喜欢我,她说我,是有故事的人。她,愿意和我花时间接吻,愿意花时间俯下身,舔着我的黑基霸,说:“这里舒服不舒服”

那时候我们大约50岁。

我们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为了孩子的事情着急,一起焦头烂额的为家庭奔波,一起貌合神离,一起保守秘密。

到了60岁,70岁,颤抖的拉着彼此的手,心中突然想到一句话:相扶到老不容易。

然后我又回头看了看身边的你,年轻的皮肤,年轻的长相,义无反顾的年轻的心。我爱你,你爱我,我们彼此相爱,天荒地老。

发表在 未分类 | 一条评论

自私自大爱说实话

丧失,不断的丧失,当你面前一条一条的路被任何原因丧失掉以后,那些才可以选择的,甚至之前未被重视的路便浮现了出来。

上一篇博文还是7月份写的,那个时候的夜晚,我骑着摩托,摩托昏黄的前车灯照亮了小区,照亮了马路,穿着大短裤,小风吹着自己的小腿,皮肤传达给我异常清晰的感觉,喝醉酒以后还可以脱掉上衣,裸露着上半身躺在地上,沙发上就昏昏睡去。

随后到了现如今,即将11月份,大部分北方城市应该已经准备放暖气了,有些地方可能已经下过雪了,我穿着厚厚的睡衣坐在电脑前,因为季节的原因,房间昏暗无比,懒得开灯。

也许是因为寒冷的原因,似乎整个小区都安静了下来,如同冬天裸露在外面的水龙头滴下的第一滴水滴,冻住了。

如同大部分人的感情状态,有些看我博客好些年的人,从2007年开始吧?我不厌其烦的喜欢聊我喜欢夏天,喜欢夏天的恋爱,夏天的味道。所以如果到了秋冬,大抵上要么自己个儿冻着,也不找对象,要么就是有个对象,和冬眠似的。

不知是否随着年龄的增加,也不知是否是看多了见多了,越来越觉得每个人在这个社会上,这个世界上,茫茫宇宙万千星空下的地球上,每一个人是多么的难得。

就像我承认有些人性冷淡,爱吹牛或者像我一样,那个词儿叫什么来着,对,“酗酒”。我认为这些词儿并没有什么任何的意义,只是一个爱好,一个专长,就像你能在全是红色的教室坐一天我就没法儿,我能在漆黑的屋子里坐一天得能把你逼死一样。

每个人的专长不一样,兴趣不一样。但是突然有一天,有这么一帮闲人,他们琢磨出来:“你这么喝酒叫做酗酒,这算什么?这是酗酒!这是不良生活!这是恶习!”

但是这些人可以天天逛街,可以天天吃火锅,可以天天撒谎,因为他们在批评的是一个他们本身并不爱好,并不擅长的事儿。当然,大可随便说去吧。

在去年夏天吧,我看到美国一个真实节目,大体上来说就是在一个餐厅里,安排一个人员故意扮演刁难同性恋的服务员,然后再找两位同性恋领着两个小孩,在大庭广众之下故意说一些:“你们怎么好意思领养小孩呢?小孩长大以后得成什么样?有没有廉耻”之类这样的话,看有没有见义勇为的人出现。

突然有一个两个胳膊有纹身,戴着耳环,寸头,在中国培养的价值观里是坏人的小伙子走过去,把服务员叫到旁边说了类似于:“上帝说我没资格评价别人,别人也没有资格评价我。”这样的话。

经历越多,感受越多,评价别人除了你是八卦专业户,或者你评价的事情你可以改变,尊重每一种人的生活方式。

我曾经留着鸡冠头,穿着皮衣,拿酒瓶和老外打架,我曾经光头拿刀为了几百块钱帮人冲工地,我曾经不务正业就是在家玩儿命写东西,我现在还常常一周和朋友喝好几次酒,我并不觉得我任何时刻的我让我后悔,让我反感,我觉得每一个瞬间都是让我现在喜欢或者不后悔的时候。

我还他妈听李志的歌曲忧伤过呢~!都这么了我也没烦我!~我觉得我挺好~

还能谁说你两句你就变一个人格,再说两句再变个人格?不烦那?不累那?之前人生数十年的经历造就了你现在的性格,之前人生数十年的生活经验告诉你你就适合这么活着。要能变个法儿活早他妈改了。

记着阿,你就你,甭搭理别人,你都不觉得你牛逼,你指望内帮傻逼夸你牛逼那!走着,对了,晚上有人喝点儿没?

发表在 生活的操性 | 3条评论

别被爱情蒙了你!

你好,我的老朋友,自从上次以后太久不更新。也许是因太多忙碌的事情,太多心苦的事情,是的,我不辛苦,心苦而已。

 

有时候常常觉得自己异常自私,每每遇到无人可倾,无人可讲,我便找寻到你,在这白白的文字板上打下只言片语。

 

你亦一如以前一般,不再言语,有二三看客,四五路人,看过笑笑,便依旧剩你一人。我的BLOG,对你太过不公。

 

那些开心的事情,喜悦的事情我与友人,恋人倾诉,庆祝。

 

那些难过的事情,那些让人喉咙处似乎被人突然掐住没有办法说出的状态,我就只好找到你,有时候只言片语,你也并不问我,到底内心怎了。有时候洋洋洒洒你也并不问我,心中的话用那么多文字来掩盖,想说的说出来了没有。

 

随着年月的经过,逐渐觉得自己内疚,负罪的事情太多,有人说这是成熟,我也不好为此下定义,但是,这种越来越讨厌自己的感觉,真的很差。

 

有时候发现自己似乎是一个不善儿女情长的人,对感情无比重视,好似心中的宝贝,又好像手中的手钏。

 

想要张嘴问人,想要问:“究竟如何去爱。”

 

那些固执的,古板的老头,可能会告诉我,爱是珍惜,爱是永恒之类的屁话。

 

也许远处的哥们儿会给我说:“爱就是想喝酒的时候,那个人说我陪你喝点儿吧。在你心情难过失落的时候也不吭气,就这么陪着你,也挺好。”

 

今天吧,还是前两天,干嘛去了,就突然在小学门口定住了,夏天午后你们都知道的,知了少了,不过脑海里自动补全了知了,补全了我儿时伙伴们嬉笑追逐的身影。

 

对了,是什么时候,我碰了感情呢?

 

当初是谁蒙着我,让我觉得感情是那么美好,那么需要去追逐,那么,那么占有人生如此大的一片地方呢?

 

爱情这事儿挺没劲的,而且还挺傻逼的。就看了几幅情侣图片,看了什么爱情电影,看到了身边的谁身边有个人,就觉得好了是吧?

 

觉得和人手拉手特好?手拉手能干嘛?

 

但是你却因为这个人一颦一笑不对劲儿了,你觉得这就是这样美好,你找尽了时间所有美好的词汇来形容那一时刻的感觉,对方的一个生气,一个倔强的离开,一句残忍的气话,都让你觉得,完了,世界崩塌了,每一秒钟那么痛苦的难过。

 

活着要面对的最大痛苦就是那些曾经一起的画面,是吗?你觉得你的生活开始变得一团糟,没有那个人在你身边,你就没有办法再去享受曾经每一份美好,快乐,连吃饭都觉得当初两个人一起吃的好。

 

天啊,MAN,你怎么了?怎么把自己的生活经营成了这个样子?在没有女朋友,在没有爱情的日子里,你都是怎么活过来的?你从来没有高兴过,快乐过吗?别逗了哥们儿。

 

是不是也觉得挺傻的?这一切可不都是你自己经营的嘛,你将爱情放到了不远的人生路上,你觉得所有的一切你终得经历到它,所以你开始惴惴不安,你开始觉得是不是要找一个人了,是不是也该找一个无论自己爱不爱都得先找一个了。

 

天啊,什么时候你的世界变得这么糟糕了。

 

需要和一个异性去精打细算彼此的付出,需要和一个异性去为一个莫须有的原因争吵烦心,HEY,原本不必的,不是吗?

 

这个世界很美好,在那些山峰顶端去你发现云朵和高空里纯洁空气的是你,在痛苦时候真正理解你和让你释怀的也从来不是爱情是最大的神父,给你最大的救赎。

 

这个世界最牛逼的时候,永远是你自己感觉牛逼的时候,而不是别人说你牛逼的时候。爱情就是鼓着劲儿让另一个人觉得爱你就得夸夸你,爱你就得让你觉得你自己最牛逼了,快别去他妈的了吧。牛逼永远是你心头那一股热血的感觉,那一瞬间心跳的感觉,从来不是靠别人说你牛逼你就牛逼了的。

 

如果别人说你牛逼,你也就不行了,不得了了,爱情里的那个人都说你牛逼了那你肯定牛逼了的这种想法就赶紧他妈的扔了行吗?

 

别聊爱情,我怕黑社会。

发表在 生活的操性 | 10条评论

你站在那里,好像太阳特别大。

距离五月份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天,五一放假,不知道妈妈还会不会带我去儿童公园划船,那里山支茂密,绿油油的草地,玩具枪,大鹅样子的船。

妈妈说:今天可以不戴红领巾喔。

 

和朋友又是一地酒瓶,我不喝干啤了,现在只喝九度啤酒。

最近常常有那么一两个瞬间,心痛到要死,各种17岁非主流内种伤到内心的痛。

夏天总是这样,伴随着迷迷糊糊的每一天,伴随着每一个片段,每一杯啤酒,每一口浓烟,你就丧失在了那里。

 

醒来不如做梦,做梦不如醉酒中,而这一切,无法代表你活着。

 

那么,什么能,代表,你还活着?

 

她:你站在那里,眼睛眯着,一脸疲惫,好像,好像那天的太阳特别大似的。

我:你记错了,那天,是一个阴天,绵绵细雨,而我,根本没有出门。

她:那可能是在我脑海里你一直就是那副模样吧。

 

我:那你还愿意和我玩呲水枪吗?

发表在 生活的操性 | 7条评论

您吉祥

通常伟大的领导人是不会经常没事儿写东西的,虽然毛泽东先生在万忙之中写了无数著作,论文,语录。得,给自己又白找了一借口。

本来打算不用这个博客了,正好域名该续费了。后来想想,行了,这地方跟我家附近一小胡同似的,喝多了吐这儿,真心话也就就着酒吐完之后说这儿了。多少次喝完酒打电话吐真心,多少次和哥们儿喝大了,就坐在这儿絮絮叨叨的聊天儿,不是说这儿有多好,只能说是……

舍不得吧。

就像我跟我姐们儿哥们儿们说的一样,回头哥们儿发了,对面儿的烤肉摊哥们儿直接每月注资,甭管你们盈亏,你们自己个儿的事儿,给你们出资就是想给自己个儿留个地儿。

很多人不知道我跑哪儿溜达去了,博客长时间不更新,说实话,哥们儿姐们儿,哥们儿弄了一事业,倍儿高端,只面对高端人士,基本符合了我只赚富人钱的理想目标,哥们儿现在忙着呐!

对了,您问我,我是不是还好喝那么两口,您猜怎么着?

发表在 生活的操性 | 9条评论

夏季马上要结束,可是我的心灵还是穿着大短裤~

已经忘记了有多长时间,像现在这样打开电脑,放着音乐,面前放一罐冰镇啤酒,抽着烟,看着烟雾氤氲在电脑屏幕前,开始写下这些文字,敲文字的键盘声和轻音乐里声音交融在一起,好像两个人聊天,这会儿心情能放松下来。

氤氲。这个词儿是我跟郭敬明学的,查过字典才知道怎么念。

身边朋友不少,可是偶尔一个人寂静在家,看着这个博客的时候,却像老友一样,需要聊聊天的时候,打开他,而平常也不甚怎么观看。这样说来,我竟是有些忽略了这位老友。

我似乎每年的这个时候,八月底,九月,就会心情变得异常低落,北方的天气通常是夏天过了就是冬天,而秋天与冬天的区分无非是下雪不下雪,着衣薄厚。

我喜欢夏天,我不止一次的由衷赞扬夏天的大太阳,树梢下面模糊的样子,知了不厌其烦的叫声,小孩儿穿着大短裤在城墙根儿下拉着风筝,满脸大笑的奔跑着。那些即使雨后土地湿润的气味也让人精神一悦。

而这些记忆似乎早已经出现扭曲,我不记得那个拉着风筝满脸大笑的孩子是我自己,还是曾经我匆忙撇过的一眼路人。

好像现在的小孩都不会在大太阳下,去听着知了和伙伴们漫无目的的在大马路上溜达了,他们手里拿着电子产品,不怎么说话,甚至也不需要和朋友分享游戏攻略了,上网搜索就好了。

“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这种装逼的语句,即使在那会儿“非主流”,“火星文”这些概念都没有,这些语句正常存在的时候,我都非常讨厌。

这不是教唆人谁都别搭理,甚至自己都别搭理自己吗?

可是我现在却时常有这样的感觉,我无法将这个归咎为我“非主流”的基因苏醒的太晚,还是人到一定年纪难免矫情,想到这里我就不禁对自己生起闷气来。

参加饭局,酒局,经常一群人大吃大喝,有酒有肉,有名片的发名片,没名片的加微薄,拍马溜须这个词儿有点儿过了,但是经常会有一个人面红耳赤举着杯子走到一个人面前说:“X哥,哥们儿纵横江湖这么多年,很少见到您这么纯真的人了。”

然后X哥就会面带欣慰拍着他的肩膀说:“我曾经也和你一样。为了年轻,为了投缘,碰了。”虽然我已无法像当年还有苗条身材的拍着大腿指着他们说:“你看你们虚伪不虚伪。”可是做为一个经历了这么多年岁月洗礼的胖子,我依然不屑。

很多年以前我力求将自己塑造为一个谁谁都认识, 谁谁面上都走的过去的人。在中国有一种奇怪的理念,就是如果你可以认识很多人,并且在一群陌生人面前可以迅速全熟,这就代表着成熟和善交际。

加之有很多扯淡的书会告诉大家,一个人怎么怎么认识了各种各样的朋友,在其最为难的时候各种朋友会汹涌而至的帮忙,而这会儿这个倒霉蛋一定会流着眼泪说:“你,你,还有你,你们怎么都来了。”

当然面对这种镜头的时候,身为一个胖子,我也会情不自禁的流下眼泪。

但是事实是,我身边有很多身边杂七杂八什么人都认识,对人实诚,够意思,但是其实结局很惨的朋友,要么不断被借钱,每借一次少一个朋友,要么被骗,要么就是每天会有很多热心的人告诉你保险的重要性和如何快速挣到500万。

我15岁就明白,电视,文学常常表达赞扬的东西就是这个社会上所最缺少的。比如日本对吧?他们的一些电影,会炫耀什么时间很长,那也很长对吧?其实你看,这个就是这个社会缺少的。日本什么电影?别装了,看看你迅雷以前都干过什么。

我说这些,其实只是想告诉一些朋友,有时候“自来熟”,违背内心留着一堆朋友电话,其实一年也打不了几次,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我身边一些小朋友很喜欢这样,搞得我很烦。好像这是一种社会人必备的技能一样,经常有酒局第一次认识的人拉着我拼命喝酒,没话找话,临结束留电话, 声称一定要这辈子结拜继续上辈子的友情。

有时候面对这些王八蛋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只能内心说我曾经也像他们一样傻过。

其实你看,本来今天开始写的时候,内心无比忧伤,加上音乐又是类似《悲惨世界》那种极其凄惨,还有些二泉映月的悲凉,让我开头无比沉痛。后来截止到现在我发现音乐已经变成了欢快的小笛子。

算了,本来就是说瞎聊,老有朋友说我为什么最近博客写的少了,这个,男人你知道吧?到了一定年龄,无论生理还是心理,都会不能是你想要就能给你的是吧?

有在玩儿微薄,欢迎大家关注:http://weibo.com/thehuzibeer

不过最近发现做为一个大老爷们儿,对于微薄这种一次就一百来字儿的东西,也没多大意思,搞得嘴很碎的样子,有辱大老爷们儿的名号~

发表在 生活的操性 | 7条评论

阴天偶遇

她微微一笑,看着我说:“你还好么?”

“恩。”我应了一声,抽了一口烟,也没什么话说,将并没有什么烟灰的烟头在烟灰缸上弹了弹,嗨~做这动作反而搞得跟我没什么话跟她说似的。

干脆将烟头按灭。

“怎么?没话跟我说吗?”她还是那样,和我记忆力的一个样,和很久以前一个样子,眼睛直直的看着你,手拿拿着烟,在烟雾缭绕中,好像有种让你欲罢不能,却又觉得索然无味的样子。

“没。哪儿能够,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见你哪儿还有说话有个够的时候。就是现在咱俩身份不同,阶级都变了。”

她轻轻一笑说:“你还是你,我还是我,哪儿就变了。”

我:“打住,下一句该不是要跟我接什么时光虽然过去,你我依然还在吧?”

她:“德行,就是喜欢跟你说话,也就只是喜欢跟你说话。”

我:“恩,说话行,扯王八蛋行。”

她:“你干嘛总这么说你?非得把自己说的特无关紧要,特无所谓,特所有人怎么看你,怎么说你,你都不在意是么?”

我:“得,我一天总想着我善解人意,想你们所想,把你们想说出来又不好意思说出来的话替你们说出来,你们又老误解我。得了,别探讨我了,你呢?过的怎么样?”

她:“还是那样呗,凑凑合合,不过还是没和你一块儿时候有意思。”

灯光有点暗,不是那种小酒吧五彩斑斓的昏暗,有点像大冬天午夜楼道里亮起的小黄灯,我想起了她那会儿在去机场离开这个城市时候的画面,她流着眼泪在机场大巴上看着我,我挥着手,点了一根烟目送她离开。

后来我仔细回忆了这个画面,按理说当时我应该还在做点儿什么,比如应该说了一些什么回去以后好好保重,你我都会幸福或者甚至此生无缘来生见这样的话都可以。

可是我竟然当时什么都没说,也许是我忘记了。

从沙发上站起来的我,打开冰箱,看见冰箱里的啤酒,伸手拿出一瓶矿泉水。

“没啤酒了,喝这行吗?”

她一言不发接过矿泉水,打开轻轻喝了两口,把瓶盖拧上。

我:“你别老撩拨我,你也知道,咱俩早已经……”我伸开双手做出摊手的样子。

她:“瞧你,又瞎想了不是,无论咱们俩结果怎么样和你说话就是特舒服,这没错呀?再说了……”

“再说了分手以后老死不相往来,偶尔见着对方还总得显着点儿自己越来越幸福的样子特俗是吧?”我接过话茬笑着说。

她轻轻一笑:“你怎么说话还是这样子。”

我:“是吗?我已经好久没说话了,也好久没有写东西了,文字和语言似乎越来离我越陌生,每天和一帮人也不知道怎么的过着,你说稀里糊涂吧,偶尔我们一帮子也能有点惊世骇俗的点子,你要说我们酝酿什么大计划,也就除了偶尔使个坏,也挺没劲的。乱七八糟的。”

她:“你觉得这样的生活有劲吗?”

我:“我觉得这个问题特别傻,几乎全球的青年人都时常要思考:这样有劲吗?有意思吗?全是闲得慌。对了,你不是结婚了吗?过的怎么样?听说结过婚能让人生到达另外一个人生的高度,要么彻底歇逼,对生活仇恨无比,要么就与世隔绝,得道高僧了。”

她:“你们男人是不是都是这操行?一旦女的结婚了,就态度变的特大。就有所防备似的。都不能好好说话了。”

我:“又瞎想不是?就搞得跟全世界男人跟女人做朋友都是有所图似的,能别聊爱情吗?全世界的人是不是都没事儿干了,一天就跟这上面耽误时间了。”

她:“行了,我也就跟你瞎聊,怎么突然就严肃起来了。”

灯光下她还是那个样子,似乎一点没变,又似乎变了很多。也许是乳房变大了,可是我又没往那看。变老了?不能够,她似乎一直永葆青春,似乎又一直就是那个样子,甚至这个场景也没怎么变。

1999年,2003年,2007年许多年份在我眼前晃过,我如同时间老人一样翻阅着日历,又觉得索然无味,抬起头,看见她还是那样,脸上轻轻带着笑容,左手拿着烟,眼睛直直的看着你。

我站起来,说:“行了,你走吧,老这么聊,我也觉得没劲,老聊不出新鲜感。”

她:“你也变了。”

我:“恩,变的没意思了吧?没那么多惊世骇俗的言论,瞎贫的功夫了?变的沉闷了。”

她:“你也别老那么说你自己。”

“哈哈,我这也就无聊,你不也是无聊了才来找我吗?”我也一笑。

她站起来:“行了,我走了。对了,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我似乎发现我并不认识她,这个和我坐在这里聊了几个小时的女人,甚至我也并不知道我怎么就突然和她聊了起来,虽然利比亚紧张局势我并不能帮助卡扎菲或者谁,但是我也不至于闲的没事儿干和一个陌生人聊这么久。

“不好意思,我实在想不起来了,你是?”

她打开门,回过头,我清晰的看见她的脸上有泪痕,可是昏黄的灯光摇摇晃晃,却怎么也看不清楚她的脸。

“你是谁?”

“你跟我聊了这么久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我又想了想,摇摇头说:“真的不知道你是谁。”

她关上门,我听见门“碰”的关上的声音,仿佛还听见了她在门外说:“那你知道你是谁吗?”

我捂着脑袋,脑仁疼的趟到了沙发上。

周围有许多双眼睛,仿佛从刚开始我和她聊起的时候这些眼睛就在,不怀好意,偷着乐,冷漠,不屑。

“你们是谁?”

夏日即将到来的梅雨季节,中午我从床上起来,做了一个梦,我站在黑暗里看着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聊天,那个男人似乎是我,那个女人似乎我回忆里也见过。

我站在远处的黑暗中看他们聊完,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似乎感同身受的内心和那个男人一样难受起来,阴沉沉的天,有些昏暗的房子里,我吃力的站起来,心里异常的难受。

我拉开窗帘,阴沉的天气让心情更加难受,我坐到沙发上,吃力的点上一根烟,打开电视,看着里面哗啦啦的声音,房间的阴暗总是让人心情不好,我打开灯。

昏黄的灯光并没有起到一丝让心情变好的效果,我沉闷的抽了一根烟,回过头看着对面的沙发,脑袋有点懵,有点走神。

她微微一笑,看着我说:“你还好么?”

发表在 2011 | 8条评论

你得让我难看的咧着嘴开始对你笑

我颤颤抖抖的打开窗帘,下身着内裤向着外面的阳光伸了一个懒腰。其实今天的天气并不算太糟。

我几乎每一年蛰伏在秋天落叶成林,冬天雪夜犬吠,春天万物生长。只有夏天,当我用手遮住我眼前的世界,而阳光还是毫不留情的投过指缝照耀到眼睛里我才觉得舒服。

我躲在城墙根儿的阴影里,哆哆嗦嗦的点上烟,走出来才发现那些阳光不再是那些浮华,而是带有温暖的阳光。

我眯着眼睛看着太阳,仿佛这几年的时光都不曾存在,每一个夏天和每一个夏天衔接成了我生活的片段,那些秋天,冬天每一个季节的情感,那些恍恍惚惚的肢体,雪夜里昏黄路灯下的背影,全都被第一道阳光击碎。

我不想在雪地里撒点儿野,我就想在阳光下的马路牙子上和我的那些哥们儿姐们儿们嘻嘻哈哈拿着酒瓶走过,大短裤和丝袜交织在烤肉摊桌子下面。

冬天太安静了,一片树叶的掉落都能发出声响,我喜欢热闹,却不是那种没头没脑去夜店,KTV的热闹。是书上有麻雀叽叽喳喳,啤酒瓶彼此撞击之后感觉。

每一年的夏天即将到来,我都无比兴奋,可是时光对每个人改变都像你床边的中年妓女,她抽着烟,咧着嘴冲你干笑,在你青春萌动冲动过后,你发现了你无比厌恶她,而她也早已将你改变。

妈的。这是比喻!我不认识中年老妓女!

接着来。

以前经常有朋友发给我一个博客,说这个人非常有才,才华横溢什么的词儿,打开来看,词语平庸,叙事普通。

俗逼。

可是回过头来,你看,我都不想说脏话了。我如同每个曾经被我嘲弄过的人,将这个博客变成了一个俗逼。

时光这个中年妓女,依旧在床边斜着眼看我,我骂骂咧咧又无可奈何,献媚似的摆出假笑,为她点烟。

发表在 生活的操性 | 5条评论

你分的清谁是谁的对象吗你

编剧一辈子的活儿就在起名上了。往好了说都是标题党,忘坏了说就是玩儿不了长的。真是能力短就光靠口活儿维持生活了。

我就纳了闷了,英文名字叫《ShangHai》,中文怎么就能给译成《谍海风云》了。最近对谍战片颇为有兴趣,国内的又都是主旋律题材,日本人都特别坏特别残忍,国民党都特别傻特别腐败,共产党都坚韧不拔,都有智慧,都临危不惧,都是30多集连续剧……

找了这部国外人导演的《谍海风云》。一时冲动了吧?人正名叫《ShangHai》,谍海风云是译名。

您这位说了,那这部电影讲了一什么故事呢?

这故事就是说他的老婆背叛了他,他的老婆背叛了他,他的老婆背叛了他,她出轨了,她出轨了。您没看花眼,上面说的就是大概情节。反正就是老婆换来换去,这个出轨了,那个出轨了,这个是真爱,反正乱七八糟,我想看谍战片,结果看了这么一个操蛋玩意儿。

从头到尾我激动的,期待着,我相信会有谍战,会有凶险,会有智慧与阴谋的较量。

结果

我只能到了,亲嘴儿,不让亲嘴儿,猜谁和谁亲嘴儿了。

我觉得另外一个名字更适合这部电影的译名,您别嫌弃咱落伍,图的是一贴切。我觉得这片儿中文译名不能够叫《ShangHai(谍海风云)》,我觉得更名为《ShangHai(谁是谁的谁)》。

发表在 我在评论 | 2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