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分类:2016

撸了半天,你走了?

2016年10月20日 11:42 上午  |  分类:2016

男孩儿在年少的时候基本都有撸管儿的经历,也常常有撸了一半爸爸妈妈回来了,姐姐妹妹回来了,甚至,只是停电了。

不管是录像机,VCD机的戛然而止,还是电脑屏幕里尽快最小化或者因为没电而黑屏的显示器。

那种经历已经在我成年后,国家保障了电力供应基本不停电以及会找妞儿,会有妞儿以后忘却了。

然而在电影院里,当《黑处有什么》电影结尾,电影院里灯光亮起,那种尴尬的感觉又反了出来。

整部影片有着让人会心一笑的恶趣味笑话,引得让人笑出声来,也有着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童年复刻。

比如教室墙壁上马克思头像下的名言警觉,班级里留级下来的男生女生永远都不是好人,女的都得是骚货,男的都是老大哥,会打扮就是你在卖骚,欺负女孩儿就显得你倍儿帅,老师说错了你丫为什么不会先举手这么能耐你耽误的起全班几十个人的一分钟吗?

《黑处有什么》这些在整个中国尴尬时期度过的青春期与校园生活会让我恍惚之间以为在看筷子兄弟的《老男孩》的悬疑版。

影片整个很接地气的帮我回忆了童年,看个黄色录像带是限时的,纯洁的让不熟的女孩进隔壁屋子等着。有人说电影这里不对,那个时候的学生哪有那么“坏”,那是你没经历过,当时没人带你玩儿行吗土老帽。

相反,影片里初中生被高中生带着看如获至宝的黄色电影,反而是最纯洁的时候,纯洁到不熟的女孩儿都得撵到别的房间去。那个年代的理论相结合还并不完善,还只是看一看图自己回家的时候能爽一爽,牢牢记住每个画面,牢牢夹住自己的双腿。

可是影片并不让我们回家以后“爽”,首先是铺天盖地的宣传这是中国的《杀人回忆》,又是个别强烈推荐中国的白银案。

影片也别具用心的用音乐特效和人物特写关注影片中几个人物,仿佛导演一脸严肃又笑嘻嘻的说:“呵呵,他们每个都有可能是凶手唷,好好看唷,好好关注他的一举一动唷。”

结果什么都没有,一点尾巴都没有露出来,全场都是伴随着:“啊?这就完了?”的声音。

这感觉糟糕透了,我想起了我少年时候看过的那部被推荐为“大人看了都说好”的成人电影,我记住了每一个手指的抚摸,每一句悄声细语的调情,我记住了你们要进行的姿势,然后画面黑了,浮现三个字:一周后。

妈的,我裤子都脱了,加棉原木的绝对不伤害子嗣与自己的纸巾摆好了,撸的它面目可憎,青筋暴起,你告诉我没了?

只能说影片也许野心太大,也许政审太大,不管什么原因,做为一个观看者,总觉得如果按照这个节奏,影片四到五个小时应该故事会讲述的比较完整,而且按照影片目前这个样子推算,看起来也不会太过无聊也看的下去。

简直就是买了一盘封面是比基尼美女的片儿,结果内容竟然是 这样蝶泳也很美。

hi,狼狗。

2016年07月2日 11:32 下午  |  分类:2016

不会用ppt,不用微博,不看球赛,不用陌陌,不喝白酒,不宽恕任何傻逼。

依旧是我。但是今年夏天似乎并不让人愉快,不管手段要做到big boss,玩黑的似乎你比我嫩了一点,玩白的似乎玩认识的比你要广了一点。但是还是似乎总和自己希望的要差那么多。

看了十几个星座运程,看了四五个日本av,仍掉了不知多少个酒瓶,又一次有一次不知道抽了多少烟。

也许也到了该面对压力,选择是否要流入世俗的年龄和阶段,我空拳挥舞,却无能为力。老派的人可能迟早真的会被淘汰。

不再无忧无虑,压力与日倍增,在他们眼里我似乎还是那个小霸王,其实活得可能就是一大王八了吧。

敢于拿起斧头劈向对方,却无能为力面对无形的压力,去向何方,又像一条遍体鳞伤的狼狗站在十字街头,嘴角流血却看向夕阳。

就像每一部我们看过的电影,听过一首曾经最爱的歌曲,爱过的那个曾经下雨天不愿打伞回家的那个人。

幕落英雄,落寞流浪狗,消失在最后的演员名单。

我如笑话,如故事,如那让人会心一笑的回忆,依旧拿起酒瓶。心中无数话语无话可说。

午夜音乐响起,让人自己和自己的酒,沉浸在张不开嘴的瞬间。

希望我们都还活着,无能为力,站在街头。

其实我是小龙人

2016年04月18日 7:30 下午  |  分类:2016

“是的,我就是小龙人。

 

你们小时候看过的那个连续剧就以我的事儿拍的,当时怕影响太大,都不好好学习找龙人去了,所以拍成了儿童连续剧。”

 

每次喝完酒,在烤肉摊我抽着烟,喝一口大酒有些喝大的时候总是这么说,生怕别人传出去了。酒桌大家哈哈大笑。

 

我今年年到中年,已经没有人关心小龙人了,但是小龙人的我还在这个社会活着。

 

今天喝了点儿酒,让我聊聊,中年小龙人到底都是怎么过的吧。

 

说实话,奇奇的确是我特别好的姐们儿,在我俩16岁第一次在宾馆里做爱的时候,我发现要射的一瞬间让我非常害怕,从未有过的感觉落荒而逃的时候,奇奇坐在床头叼着都宝跟我说是正常的没关系,瞧我那胆小的样儿。

 

所以这个事情以后,我再也没有和奇奇有过任何其他方面的发展,只是很好的姐们儿。奇奇19岁的时候第一次人流,我在医院门口抱着奇奇一阵痛苦,而奇奇则一脸鄙视的问我:带烟了吗?

 

后来我用我的龙尾巴狠狠的教训了这个胸口纹了一个残纹身长条龙的小伙子的时候,奇奇却第一次对我失望的转身而去。

 

至于贝贝?那个曾经的小胖子,我现在可受不了他了,弄一金链子,说实话啊,咱们真不是对胖子有看法,可是贝贝这个有点儿过了。带一金链子,从不进泳池,没事儿开一06年的现代小汽车洗的特别干净到处跟人聊认识某部委领导。

也别说,真有些官二代围绕在贝贝身边,听大哥讲述如何做一个自强自爱不收钱还可以胡乱花钱的优秀官二代。

 

贝贝经常电话我说又发现一个好地方,姑娘特别好,重点已经不是以前那种穿着黑色丝袜迷你裙但是丑的没法儿看,口活儿完了发现自己基霸上有个韭菜的级别了。

 

您说我?我觉得还行,娶了奇奇的一个女同学,人长得漂亮,第一个口活儿愿意口我尾巴的,虽然年轻时候朋克过,但是基本在性生活里属于还算尊重我的。

 

就像你们知道的,龙王的子嗣都是骄傲的后代,所以我一直不戴套,所以荣幸的过了不久在一次我飞大麻正在宇宙的中心接触太阳黑子的时候我媳妇儿的脸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告诉我她怀孕了。

 

婚礼极其仓促,她一直到处抱怨我辛苦联系的干婚庆的哥们儿拍的不好看,婚纱照这事儿谁见天儿的翻着看啊?

 

不管怎么样,我依旧为了婚礼,将头发留成了三七分,穿了可以让我尾巴露出去的燕尾服,别提这事儿多傻逼了,真正的黑炮看不上这身,更别说曾经朋克的我了。为了爱情,为了龙宝,能怎么样?

 

婚礼结束后,在包间里,我们一帮朋友坐在一块,贝贝又不知道从哪儿带来了一个整容整的很明显但是看了绝对看了会硬的姑娘,奇奇倒是离婚以后精神劲儿好点儿了,听说吸毒了一阵子没过三五天,被强行戒毒也算成功了。

 

奇奇倍儿坏的问我媳妇儿:生活还愉快吗?

 

其实话说回来,好几次我去奇奇家喝酒,奇奇一双黑丝袜,小漏肩还真没少让我硬过,但是这么多年的关系了,谁又好意思为了一次舒服,毁了关系。所以我们还是好姐们儿。

 

无数个夜晚,在烤肉摊喝大了一个人迷迷茫茫,一心忧郁的抽着烟蹲在路边迟迟不愿意回家,尾巴被吐了一堆脏东西也懒得管,犄角跟隔壁桌喝多了打架,也不管了。

 

青年的我,看着身上的纹身,处处有伤疤的犄角,还有那被我家杜宾要了几个伤疤的尾巴。我从口袋拿出了KUSH,自己卷上一根,在这个繁荣的社会里已经没有了我的去处,大海里没有陌陌,没有漂亮的姑娘,没有红底黑色的高跟鞋,没有一帮喝大了把我尾巴放在姑娘胸部中间看能不能夹住的哥们儿,我回那干吗?

 

上回不经意去游泳碰见一小乌龟,非追着我说是不是活的很辛苦,我转头拿一珊瑚礁盖丫头上说:“你丫闲的是吗?今儿非得让你知道小太爷我的厉害。”

 

话还没说完,小乌龟露着胆怯又不解的眼神游开了。

 

“傻逼”骂完,我就上岸了。

 

来来往往去春游,去钓鱼,去赏花的人很多,有开车的,有骑自行车的,有走路的,有遛狗的,有不怀好意碰碰身边儿姑娘冲我喊:“HEY,哥们儿,装大尾巴龙呢吧,还能一假犄角,COSPLAY呢吧你哈哈哈……”

 

我只低着头,抽着烟,尾巴在我身后一摇一摆的,我想起了我的前妻,我想起了海龟爷爷,我捏了捏口袋里的大麻荷兰臭鼬。

 

“嗨,这帮傻逼,理他们干嘛呢”

 

我想起了我的父亲,那个老酒鬼龙王,偶尔偷尝了路边人们的啤酒,就大大咧咧的也坐在了人群里的烤肉摊上,只要给酒就哈哈笑笑是哥们儿。那会儿还没有MAO,也没有旁边的兰州拉面,但是我父亲却总是那里的龙王。

 

后来,我的父亲总是逃避现实,找不到工作,也觉得抓虾逮鱼也并不如来盘麻辣小龙虾有意思。

 

旁晚夏天的夜晚,我又一个人,抽着烟,蹲坐在墙角,手里捏着离婚证,脚边是啤酒瓶,听着忧伤的歌曲,打开手机却并不知道找谁,就这样喝大吧,喝多了我就是龙王了。

 

我可以碰见我喜欢的女孩,回到那座四合院,没有微信今天所有糟糕的事情,还得拔拔老海龟的胡子,对了,得再来一瓶啤酒,就着孤独。

 

想着我的朋友们此刻都在忙忙碌碌,而我的碌碌无为和宿醉,只是为了让我变成龙王,这是我的使命,对吧?

Hey,我的女孩儿

2016年03月11日 12:47 下午  |  分类:2016

一直觉得这封信应该很久以后才会写,但是正如世事无常,我们习惯了每天发生的小意外,早餐摊没有出摊,约好的人临时有了事情,工作突然出了无数意外,原本幸福的朋友突然失恋,或者,自己以为的生活就那么被改变了。

 

耗费了太多时间去为了所谓的生活,所谓的前途,每天疲于奔命,醉于每一次的快乐与悲伤。所以忽然想起你的时候,却是你快不行了的时候,才开始想起了和你的每一次际遇,每一次你的陪伴。你是那么无声,不招人烦,又耐心的原来陪伴了我这么多年。

 

很抱歉现在才能和你好好说说话。很抱歉。

 

想起来每一次出门,朋友在外面等着我去喝酒,恋人等着我一起出去,因为工作的琐事得出去,那昏暗的房间里,临走时你的叫声,再到后来,你似乎习惯了,你不再叫了,只是看着我,然后我也只是说一句:露露,乖乖在家等着。

 

关上门有些不舍,下了楼梯就想到了一会儿见到伙伴朋友喝酒,玩乐亦或者工作的烦恼。

 

我怎么就那么蠢,完全没有想过你一个人在家里做什么呢,甚至连像样的玩具都只有那几个,陪伴了你好几年的布老虎,还有那个一动会吱吱乱叫的玩具球。你并不喜欢那个会响的球。我却自私的都没有想过要给你买一个喜欢的,或者,也许你根本就只是喜欢和我们在一起吧。

 

我的姐们儿,露露,我试着回忆起来,我们的每一次见面,这次不着急,我会一直陪着你。我不会再着急出去了。

 

2008.4.25 我们第一次见面,日子应该不准确,这个日期还是我看到当时回家的照片日期推算出来的。你看,你就是遇见了我这么一个粗心的主人,对不起。

 

我和辉哥聊了好几天,我想要一只雪纳瑞,辉哥说没问题,他有朋友开宠物店的,和家人的商量,家人也接纳了。我那一直不怎么喜欢狗的父亲可能因为觉得那个阶段我太孤单了吧,也没有说什么,花了很久的时间在前几天给我妈妈一直看雪纳瑞的照片,也说服了妈妈。

 

辉哥骑着摩托带我去宠物店的时候,果然有几只雪纳瑞,有的在卖萌,有的在哭,有的在咬人,我正好玩于摸摸这个,摸摸那个的时候,辉哥拍了我一下,说你看那只,趁着咱们玩,一直扒门,一直想逃跑呢,这身体绝对没问题。

 

因为离家不远,于是我用袋子抱着你,坐在辉哥的摩托后座上,一路上伴随你的叫声,我们横跨东大街,你不停的叫着,辉哥在前面烦的说你这狗怎么这么烦一直叫。

 

我却大大咧咧笑着,内心挺高兴。

 

中间袋子破了,辉哥也要去骡马市,于是我们下车,坐了一辆公交车坐了几站路回家了。

 

你看,多么有趣,第一次到家都是这么闹腾。

再后来,我每天带着你到处溜达,到处走,还记得吗,有一次在后院晒太阳,我尝试松开绳子,你呀,真是一点都没变,还是爱逃跑,直接跑到了隔壁楼的楼顶。

 

那个时候,你似乎看着远处,也许你的心当时就在远方。

 

后来因为我去深圳,香港,北京等地方,时而不在,你幸运的遇见了我的妈妈,因为我妈妈经常需要往返几个城市之间,你就在你那个专用的宠物小背包里和我妈妈走了很多地方。

 

再往后,我恋爱了,我失恋了,我在家工作,我出去工作,我忘记了什么时候起,你从早上定点会开始叫,闹着下楼上厕所,变成了也不叫了,等我们起来了,拿起绳子了,才高兴或者激动的叫着。

 

抱歉,我不并不知道你从那么早开始就变得懂事,那么安静的陪在我们身边。

 

那段时间,我实在太年轻了,年轻人总是有很多不知道是不是该忙的事情去忙,去有喝不完的酒,和见不完的人。

 

我记得我带着你去对面的烤串摊儿和朋友喝酒,我把你拴在我的腿上,和朋友们喝酒,聊天。你也没有怎么闹。我记得无论多晚,我从黑漆漆的夜里,走到院子那亮着昏暗小黄灯下面,再走到单元口,再上楼,你总是我一开门就叫,我担心吵醒父母,总是将你赶紧抱在怀里,伴着我7,8年里的快乐,失落,有时候虽然咱们俩都不敢出声,但是我抱着你在客厅转圈,有时候我心里难受的抱着你一言不发。

 

你始终一直陪着我,如今回忆起来,好像我们后来说过最多的话,就是在我晚上回去呢。

 

我去了成都,去了深圳,去了很多地方,待了半年一年以后回到家,一个人坐飞机到了咸阳机场,再做大巴车到西大街,拉着行李箱回到家,院子的绿化变了,街道变了,原本熟悉的老店转让了,回到家开门,你还是一如既往立马扑过来,冲我叫,倒在地上亮肚皮让我摸。

 

啊,这才是家。家还是家。没有变,你也还认识我,你真聪明。

 

回来后的我,你经常叼玩具过来,而我要忙于找新的工作,只是顺脚踢开,真的很抱歉,如今给你说起来,我才发现我忽略了你那么多次。

 

Hey,我的姐们儿,如果有机会,我绝对带好多玩具,我要腾出我的时间好好陪你。

 

Hey,我的姐们儿,你知道吗,自从你绝育后,成为了那绝育后性格会变坏的1%以后,确实挺招人烦的,当然,我也知道你所承受的痛苦,刚绝育完,子宫摘除,我妈当时把你放在床头,早晚呵护,你只是哼哼,我妈出门去,担心你一个人孤单,给你开着小广播,让你不要那么孤单一点。

 

从那以后,你特别黏我妈妈。所有人只要进了咱们单元,不管几楼,你都会立马窜起来跳到门口叫几声,除了我们家人,哪怕我舅舅进门,辉哥进门你都要乱叫一通。要给你说半天好话才愿意不叫了。

 

是不是,那次绝育,让你疼了,让你害怕了,让你被陌生人伤害了,所以你就固执的认为着,你受过伤害了,不能再让我们受伤害了?

 

我从最早的MSN SPACE,再到后来的博客大巴,网易,到自己的博客,如今翻起来有很多说你的文字。

 

我有两个朋友,她们也都叫露露。北京的张璐,和西安的露露。

 

西安的露露经常见你,她也经常来家里喝酒那个时候,她每次来,我们都会开玩笑说露露见露露还叫呢。她也老假装说你 你讨厌,别叫了别叫了。

 

你挖烂了她当时引以为傲的新蓝色袜子时候,她也站起来说 露露你真讨厌。

 

可是你知道吗。她虽然嫁到了新疆,在你在医院受罪的时候,在你在医院呼吸已经很困难的时候,她还打电话过来询问你。

 

你看,其实我们并不讨厌你,我们都喜欢你。

 

你并不是一个讨厌的女孩,露露说 8年了。

 

是呀,8年,我们走了多久,我们见了多少个日出,夜晚,你从我们青春,走到了我们成熟。我记得我留着傻乎乎的头发,高兴的抱着你照镜子。当时你不屑的表情还闹腾了半天。

 

你总是叫,让楼下的老刘家,也挺讨厌的吧应该。但是他们也总是在院子里见了你说 露露把毛剃啦。

 

露露咋今天不高兴呢

 

露露今天又吃啥好的了感觉变胖啦……

 

你不厌其烦的在他们家楼上叫了这么多年,从小小刘是小孩,叫到他现在也上初中了。

 

昨天知道你不在了,小小刘和他的妈妈也哭啦。

 

昨天知道你不在了,姥姥虽然现在身体不好,也哭啦。

 

你看,你这么个讨人厌的小家伙,怎么会惹人哭呢。

 

露露呀,你可真是讨厌。

 

从大前天我知道你开始不吃不喝,我就尽快赶了回来。抱你去附近的宠物医院,医生给你打了营养液,消炎针,可是你还是站不起来。

 

无论是谁,哪怕是家人,碰一下你的屁股,你都不愿意的,可能是当时绝育手术让你害怕了吧。

 

可是大前天你就那么一动不动的躺在医院的桌子上,连有猫跳到你面前你也没有理,就那么躺着让医生把温度计插进的肛门你都没有反应。只是呜呜的哼着。

 

因为你一天一夜没有吃喝,也没有尿尿,抱你回家,把你放在你最爱的家门口的草地上,刚放下你就尿了。

 

一大滩血,比成年人手掌伸展还要大。你忘记了你已经四肢动不了了,你本能的从草地上跳出来,往单元口走去。

 

我以为你有了好转,却发现你左摇右摆,差点摔倒,我赶紧过去包住你,抱你回家。

 

回家后,你还是不吃不喝,要知道你可一直是能喝水,只要有吃的立马去吃的主儿。

 

没有犹豫,我听说南二环的宠儿乐园的医院还行,带着检测报告就去。

 

在车上,你就那么躺着呜呜,呜呜。

 

去了以后医生抽完血后,说要打吊针,当时我心疼的不行,因为你下午才输液了几个小时。

 

医生说,只要坚持输血浆,打针,10天就差不多了。

 

行,只要你能好好的,就行。

 

11点多了,我算了一下,你已经连续打针最少6,7个小时了,我就说抱你回家,这个时候心情应该也挺重要的,回家总比这陌生的地方要好,加上医生9点下班,咱们从来是不给人添麻烦的狗,别耽误人家下班。于是问了是否可以带回家,当得知可以后,医生利索的收拾了吊瓶等。

 

到家后,输到了晚上1点40多。

 

一觉起来。你拉了,只是一滩黄水。赶紧带你去医院,医生说得拍片两次,我看着医生们全副武装,而你连一块盖的布都没有,我心里确实难受的不行。

 

第二天一天,我都陪着你,医生建议说做个穿刺,看腹水多不多,我说刚才拍片不是就说为了看腹水才拍片的吗?

 

医院需要盈利很正常,和医生有提成挂钩也正常,但是,我不想让你再受罪了,穿刺。

 

医生可能不知道的是,差不多再过一周就是我姥爷去世的一周年,我太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浑身发黄,要穿刺,我看到了姥爷最后受过的罪,我不想让你受罪了。但是医生还是反复建议及时不穿刺,继续再输液一会儿。

 

那会儿的你,已经四肢无力,动都不能动了。我抱你出去尿尿,你不管在草丛,还是水泥地都是刚放地上就全部趴在地上了。

 

回去以后,医生还是建议再做检查,我和母亲商量过,决定不再治疗你了,带你回家,不希望你和姥爷一样,最后的日子还要再受罪。

 

甚至我开了安乐死,如果你今晚抗不过去最后抽搐,痛苦的时候,不想让你那么辛苦了。

 

因为那个时候已经输液输到你鼻腔开始流血,还在输。

 

四肢动弹不得,2天2夜没有吃喝,呼吸特别困难,你又最不喜欢陌生的地方了。还要继续输液几个小时。

 

不治了不治了,回家,咱们回家。可是临走医生还是硬加了四瓶血浆,一些针。而那个时候,你第一天在宠儿乐园输了7,8个人小时,第二天要回家,你也已经输了七八个小时了,加上这些血浆,得输到第二天半夜了。

 

没关系,只要你能好起来,怎么样都可以。于是我带着血浆和你,还有妈妈一起回家。

 

你在车上见到了我妈妈,你仿佛很高兴,你在副驾驶似乎高兴的哼哼了两句。

 

妈妈把你抱在怀里,你似乎有些好转。

 

我一边准备吊瓶,一边收拾,我看见你在我妈妈 的怀里,双眼发直,鼻腔好像不流血了,

 

终于这么两天,你见到妈妈了。

 

妈妈抱着你,你双眼发直看着天花板,眼睛不知道是粘膜还是眼泪,一定很辛苦吧。

 

妈妈说:露露,好点没,你要坚强……

 

话没有说完,你吐了一大滩出来。然后妈妈抱着你,我妈妈哭腔对我说:露露是不是不行了,露露好像不行了……

 

那一个小时,时间是停止的,我不知道那个时候你是不是还在家里,你有没有看到,我和妈妈细心的把你擦拭干净,我一直一边抽烟一边握着你的手。

 

不到48个小时 你在宠儿乐园 输液了将近30个小时,还不算拿回来让我继续给你输的。也许医生早知道你快不行了,但是,也许早点告诉我们,可以让你不再受罪,可以让你回家再呆呆,我再捡起地上的球,像阳台扔去。

 

可是那一刻,你就那么安静的在我妈妈的怀里。

 

Hey,我的大姑娘,我的姐们儿,我的露露。

 

以后无论多晚再回去,我都知道不会再有你扑向门口的声音,不会再有你的叫声了。

 

你的玩具和食盆,水盆都在。

 

你和我们的回忆都还在。

 

啊,你真是一只从出生到离开都这么讨厌的小家伙啊,还会让人一直这么想念你。这么后悔我们没有更多的陪伴你,让我内疚到不行为什么最后没有早点决定不治了带你回家,还要为了医生冲业绩。

 

我还记得呀,可早的时候,有一次我回家,我心情不好,我一边喝酒一边抽烟,你就一直在我旁边陪着我,我难受了抱抱你,我竟然现在才回忆起,多么不愿意让人常抱的你,那一天竟然让我报了那么久。

 

Hey,姐们儿。昨天是龙抬头,你是不是又溜走啦,骑着龙王去天堂啦,那你乖乖的在上面等着我们,等我们上去的时候,你还是要乖乖的,提前就叫着,让我们知道你在那里。

 

2008.4月

 

我坐着辉哥的摩托,看到你想逃出去的你,我抱着你一脸大大咧咧的笑着,你在我怀里汪汪叫着可能自你出生第一次这么吹风开心吧。

 

抱着你回家,你上蹿下跳,我说,hey,露露,别动,让我拍张照片告诉大家我有你了。

 

别动,别动,乖,乖,看这里。

lulu 2008.4.25-2016.3.10 pm 1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