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分类:2014

书房里的那个人

2014年07月28日 9:00 下午  |  分类:2014

“你累了吗?”

 

“没有,我怎么会累,我从小爬树扔沙包,到连续一个月天天酒局,我累过吗?……只是,只是哪里有点不对劲的地方吧”

 

昏旧的小房间,还是我,还是那个人,我的手边有一台老式的台灯,昏黄的灯光能让我看清楚,自己有点脏掉的白鞋边,能让我看到我应该身处在一个老式家属楼里的一间书房内。

 

奇怪,这夏季的夜晚,却听不到虫鸣,不过话说回来,很久没有这么安静的时候了,感觉倒也不错。

 

“其实我不知道是不是累了?我倒想问问你,你为什么那么问我?我看起来特别累吗?”

 

“睡眠的确是相比以前少了很多,我也不知道我在忙什么,有时候也有想操姑娘的邪念,有时候也有对自己和朋友之间的关系感到不知道说什么好。”

 

“有时候我感觉我是意气风发,生活乘风破浪穿着西服夹着包的哪吒,有时候却觉得,我好像根本没有,找我喝酒吃饭的朋友越来越少,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走到一个瓶颈,失去了朋友,却又浑然不知,不知道哪里出现了问题。”

 

“虽然吧,我也知道,谁还没有忙的时候,搞暧昧操姑娘生小孩忙工作,哪怕找个备胎,找个情儿,也不一定非得你比那些事就重要吧。”

 

“友情和爱情到后来越来越让我模糊,亲情却越来越迸发出让我在意的光彩,好像人终究到最后,再多的酒局,再多的朋友,到最后还是自己一个人拄着拐棍,走到黑房间里,懒得开灯,浪费电,满头白发,坐在没开灯的黑房间里,轻声叹口气,忘记了鸡巴硬起来必须找地儿操,忘记了喝酒必须一口干,忘记了姑娘你别在我这烦公主脾气小太爷不吃那一套的曾经。爱情,友情化作了老伴颤颤巍巍端过来的中药。”

 

奇怪了,自从那个人问了我一句以后,我絮絮叨叨的说了这么多,这么多年来,我如狼饮血一般隐藏着自己的喜怒哀乐,我隐藏自己所有的情感,觉得跟朋友说想念谁,或者难过了什么是特别傻逼的事儿,于是我心中的故事情感无处发泄,我像橡皮人一样,没有表情没有情感,保持着我的微笑,我的酒量。

 

只有在喝多了啤酒的时候,手扶着路边的树,一边咳一边想着:操他妈的,喝猛了喝猛了。漏出一丝鄙夷地上呕吐物的眼神,又自己轻轻一笑,这他妈才哪儿到哪儿我就吐成这样了。

 

“对对对,那买卖我觉得真能做,就像我一个朋友呀……”我站起来,挥舞着手,走向酒局,说着那些,无关痛痒,冠冕堂皇的话,就像,就像一个得了呓语症的病人一样。

 

那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约我到这个地方,安静的书房,昏黄的台灯,还愿意听我絮絮叨叨,我试着努力眯着眼睛缝去看他,他好像有点泪流满面,好像有点儿不屑一顾嘴角一咧,我看着眼熟,好像是60岁的我。

 

睁开眼睛,看着白色的天花板,我醒了。

平静海面上唯一的轮椅患者

2014年06月18日 10:12 下午  |  分类:2014

海面上波浪一波又一波,电闪雷鸣,或是深海面下的微生物,古怪的大虾们各有活动,也即使是那巍然不动的珊瑚也会轻轻摇摆两下自己。

 

有人说这是宇宙,这是社会,深海,浅海,海面,天空中,各有世界,各有斗争,各有平静。你自以为的东西终究会有一天让你提不起兴趣。

 

风暴过后那平静的海面你见过吗?平静的比陆地还要平整,让你误以为可以踩着过去,直到那深海里龙女宫殿里。

 

曾经喜欢的姑娘现在掉垂着乳房,穿着性感或者奇怪纹路的黑丝袜,你却总想着她年少青春时候的牛仔裤,她的头发波浪了,剪短了,弄的和你在电视里看见的一个样了,可是都没有当初见过时候的头发让你心动。

 

曾经爱过的男人顶着大肚子也和你聊开了金融贸易几千万的项目,还有政府那几个好朋友总找他让他烦死了,点燃一根中华,那只手掌突然似乎已经除了捏动女人的乳房毫无用处,哦,对了,很久以前这只手掌曾经给班级篮球赛带来了好几个三分球。

 

你开始不像以前怀疑着这孙悟空到底操没操过姑娘,你开始相信以前的班花真的跟班里的富二代有那么一腿。

 

你不再幼稚的觉得学校里那个交过几个男朋友的女孩是“骚货”,你也淡然接受了公司前台那个姑娘其实只不过每周有几天和不同的男人出去而已,还要给自己的晚辈同事说:“你懂个屁,爱了就爱,不爱就散,这他妈叫自我。什么骚不骚的你怎么比我还老土”

 

16岁,你看着日本AV里那个不认识的脸庞拼命撸着管,32岁,你挺着大肚子,看着电脑里容颜不老的她,射出了一团卫生纸,然后翻起手机给新认识的一个女性打起了电话。

 

龙王对龙女说:当所有波浪平静的时候,你才要站在水面上,去体会那个时候的寂静,你会怀念风暴时候的感受。

 

打开曾经喜欢的歌,还是老式的软件,那些曾经喜欢的歌曲和曾经喜欢的人如同经过公交站点的出租车一般,飞驰而过,让你连回头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那个公交站牌写着你的青春,写着你永远不会再去爱谁的话,公交站牌旁边站着曾经很久以前的你,听着MP3,一脸的愤世嫉俗,手机里停留着无数那些让你辗转反侧的短信。

 

你还记着七八年前那个让你伤心的午后吗?那会儿的太阳大到什么地步你仍旧固执的一个人在街道上走着。

 

我仍旧无比热爱着夏天,这个让我活着又让我想要死去的季节,啤酒无法再像以前大口大口的冰镇一饮而尽,开始容易疲倦,容易困乏。

 

不再关心身边的朋友变的多么牛逼,谁又说了谁的坏话,谁又上了谁的谁,谁又在哪天遇见了曾经的谁。

 

你越发的清楚活着的这条道路自始至终都只能由你一个人走下去,这中间有很多过客,他们除了带给你短暂的欢愉,带给你偶尔几个小时刻骨铭心的痛苦,难受后,他们会在你孤独的道路两旁,突然停下来,告诉你,他要走向另外那边的路。

 

你的梦想,你要成为的人,你在脑海里幻想过的自己曾经的未来,你那些散落满地的酒瓶,你那些一盒又一盒的烟头,你那些让你痛苦的回忆高兴的画面都在某一天你上班的路中消失不见了。

 

你开始不渴望爱情,不渴望婚姻,渴望回到过去,渴望和父母一起肆无忌惮过着暑假的样子。

 

我可以唯一保证的,唯一对自己始终忠诚的对待自己的就是,这个博客,每篇文章我都是喝着啤酒写完的。能对自己忠诚到什么时候呢?突然被小孩把啤酒打倒,被长大了的小孩叛逆的瞧不起的骂两句老酒鬼,被自己老婆和别人偷情的声音突然打断,还是……等我到了五六十岁,孱弱的拿起啤酒,听着曾经的老歌,举起那沉重的啤酒罐,嘴上支支吾吾,心里却声音还和17岁一样洪亮,大声的说:青春万岁,爱谁谁,老子从不会为你们任何人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