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分类:生活的操性

且当是2009年终总结

2009年12月31日 6:12 下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孤鸾年】

相传从前有对夫妻在丙午年生了一个女孩,而这女孩长大以后却成了一个自暴自弃、无恶不作的人,从此以后人们相信丙午年出生的女子一生坏运,若娶了「丙午年」出生的女子为妻可能会使丈夫早死,而一直流传下来导致丙午年无人结婚,导致最后「丙午年」成了人人害怕的「孤鸾年」。

民间流传“孤鸾年不能结婚”,认为“孤鸾年”结婚的话,会造成婚姻孤寡,老公外遇、妻子红杏出墙,最后造成家庭的不幸福。

2009年为己丑牛年,也就是上面所说的孤鸾年。在农历一年当中,只要出现两次的立春就是孤鸾年,而两次立春,春代表的是桃花,两次立春也就是二度春或是第二春的意思,也就是意味著婚姻不安定,所以分手的,离婚的会很多,不论传说的真实性,老一辈的民众,都不希望子女或是晚辈在孤鸾年结婚。

身边2009年分手,离婚的朋友颇多。其实这只是一种传说或者说一种老人口中的理论。恋爱,婚姻的幸福与否和哪年在一起,哪年结婚无关。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哪年结婚都有离婚的也都有白头到老的。

 

 

【2010年】

我记得小时候作文只要涉及时间长远的,甚至那个时候的杂志《科幻世界》的故事都总是“2010年。月球。”怎么怎么开篇的。而现在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做成那个科学家,我的同桌有没有成为医生?我倒是知道我曾经那个要做老师的劳动委员成了医生,为卫校读书的时候便被人日的死去活来,现在在某医院名声极臭。

很久以前我和我的初恋女友相约2010年我娶你,那个时候似乎2010年是一个略微漫长却又似乎可以看得到的未来。2003年,2004年我还每每想到2010年还激动一下,心想她是否会记起这一年当时的约定,还有我当时名曰“2010”年的一首录在磁带里的吉他弹唱歌曲。

人总是忙碌起来就突然走过了很多年轮,经过了很多人。如今,2010终于要到来了,我并没有坐上伸手就自动过来的自动车,我也并没有能够变化成五种战斗形态,月球依然没有我们家的原子房。所以我回过头,看看即将过去的2009。

 

 

【自以为】

2009一年而来,亦冷静,稳重了不少,似是提酒笑看风云,卧床笑听叫床声一般。少了以前的些许戾气,也许是好事,也许是坏事。眼前的路似乎越来越明朗,越来越知道,明晰自己要做的事业,似乎以前的踌躇,都是只为了今后更强大的爆发。孙猴子压了五百年,小弟胡子曲曲几年又算的了甚。若有一天,我也定当让乌云变色,让天海为开出一条路,让天上的喜鹊不敢随便拉屎,让世人看见我的模样,让我和我的家人,爱人更加幸福美好,让伟哥的效用发挥到最大,让你的笑容一直就在我身边。

 

 

【友】

2009年1月1号凌晨1一点左右,我与人打了一架。这一年似乎总是我信心满怀,横冲直撞,却更多的是受伤以后自己独自的反省。2009年过去了,我很期待2010年。认识了很多朋友,北京,成都,深圳,西藏,重庆,临潼,上海我的朋友们,如果距离的遥远让我们无法举杯相碰,那么就让我们在有月亮的夜晚,打开一瓶啤酒吧。感谢你们给予我的帮助,提醒,提点,谁都有年轻的时候,谁都有犯傻逼的时候,如今我回过头来,更感激每一个人,我感激坏人胜过爱人。

 

 

【自以为所想,所悔,所悟,所觉】

秦人胡子,硬邦邦帮主其号也。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良车,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兼以茶淫酒虐,书蠹诗魔,劳碌小半生,皆成梦幻。年至晓事,四处行走,避迹山居。所存者,破床碎几,折鼎病琴,与残书数帙,缺砚一方而已。布衣疏莨,常至断炊。回首若干年前,真如隔世。

 

常自评之,有七不可解。向以韦布而上拟公侯,今以世家而下同乞丐,如此则贵贱紊矣,不可解一。产不及中人,而欲齐驱金谷,世颇多捷径,而独株守於秦,如此则贫富舛矣,不可解二。以书生而践戎马之场,以将军而翻文章之府,如此则文武错矣,不可解三。上陪玉皇大帝而不谄,下陪悲田院乞儿而不骄,如此则尊卑溷矣,不可解四。弱则唾面而肯自干,强则单骑而能赴敌,如此则宽猛背矣,不可解五。夺利争名,甘居人后,观场游戏,肯让人先?如此则缓急谬矣,不可解六。博弈樗蒲,则不知胜负,啜茶尝水,是能辨渑、淄,如此则智愚杂矣,不可解七。

 

有此七不可解,自且不解,安望人解?故称之以富贵人可,称之以贫贱人亦可;称之以智慧人可,称之以愚蠢人亦可;称之以强项人可,称之以柔弱人亦可;称之以卞急人可,称之以懒散人亦可。

 

回顾往前,亦也多年,学书不成,学剑不成,学节义不成,学文章不成,学仙学佛,学农学圃,俱不成。任世人呼之为败子,为废物,为顽民,为钝秀才,为瞌睡汉,为死老魅也已矣。不肖生平倔强,巾不高低,袖不大小,野服竹冠,小肚而大量,人且望而知为胡子,何必攀附文艺,攀附名人,攀附钱,财,名,权始称名士哉。

 

望庚寅年,忆孤鸾,也曾写过十数笔墨,也曾饮过他千之而上,万之左右酒水瓶罐,也曾恋过三两段情,众人皆为之笑,为之泣,三两人心中我谓之情,谓之伤,谓之过往,谓之悬崖,谓之洪水,谓之疤。也曾阅书籍数十本,学贸易,学人体,学医术,学管理,远观而知层叠起几尺而高,放心中问己记得几页。

 

庚寅年,若能抖擞精神,费其心,劳其手足。十年之后,虽无大财,亦有小利耳!当今之世,世道浇漓,古风尽丧。别无良策,唯有求己而已。待富贵之时,若有心,可关爱于昔日之同情者,友情人。诚所谓“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上面有个别借鉴六休居士之语式,万不敢冒老先生之名而美一己之名,特此一语。

 

【BLOG】

订阅数量2009年一年大约20万。

访问量:354447【订阅器浏览的不在此计算】

访问城市国内前三名:广东。北京。上海。

访问国家国外前三名:美国。澳大利亚。英国。

博客共更换两次服务器。

目前本博客需要打开两次才能打开,比如第一次输入网址或者点开是打不开的,要再刷新一次。可能年关将至的原因吧。

不知哪位在相关服务商或者达人可提供稳定可靠的服务器?请联系我:huzibeer(at)gmail.com

听闻消息:凡是提供中文内容的网站,如果没有向中国的有关部门做出备案,报告自己的姓名、身份证号、住址、电话、居所,那么就会在2009年12月底之前被彻底屏蔽,无法直接在中国大陆进行访问。

本博客如果有一周都无法访问,那么代表本博客被和谐或者被停止,本人将不会通过任何方法恢复博客访问,博客的寿命还有多久,仍给老天吧,这个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如果真的会有那么一天,这么长时间,谢谢大家了,祝愿大家身体健康,家人幸福,生活顺利。(胡子抱拳)

不要过一个浪费手纸的圣诞夜

2009年12月24日 9:30 上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昨天与许久未见的金牌相约老地儿朱军鱼庄进行饮酒会晤。依旧是明亮的窗户旁边的一楼四人方桌,一瓶梧桐太白酒,三两凉菜,倒也喝得爽快。

后来随着文鑫以及一个我不认识的妹妹的加入,局势发生了变化。由于一开始光顾着与金牌品酒,完全没有想到还有后备军这么一说,所以当后来的两位朋友来了以后过了没多久我就已经上头了。

五瓶啤酒,白酒一斤装一瓶,二两装的四瓶,临走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喝了这么多,其中白酒均为我和金牌分摊饮完,啤酒为文鑫的。

酒局恍惚之中,后起之士果然勇猛,将我灌得五迷三道的,心想这孙子刚来的时候死活不喝酒,现在喝得差不多了他厉害起来了。

我说我喝不动了,得回家。金牌,文鑫俩人一致坏笑的说:“喝不动可以,发短信。”

何为发短信?就是比如大家喝酒,你喝不动了,你认怂了。那么你就编辑短信比如“2009年12月23日晚上9点我和金牌,文鑫喝酒,我喝不动了,我认怂,我没本事。”然后发送给全部电话薄里的号码。

我,胡子,野心勃勃,诸战皆北,一事无成,孤星入命,孑然一身,曾于这战乱之夜,誉抄了几十份遗书发给所有亲友,从此就冒充活死人。

说是这么说,胡爷的头颅岂是能够轻易低下的?所以我将心比心给金牌讲述当年在酒桌之上我与他如何力战群雄,征战全国各地酒局,玩儿各种酒拳,掌握各地的酒局规矩,喝了大江南北多少种不同的酒,抽了多少种不同的烟,曾经胡爷一手揽过酒瓶,替你金牌又饮了多少杯?

现如今胡爷前几天还刚他妈浑身都是疼,到现在都没去医院而跟你坐在这聊天吹牛逼,你个狗逼崽子就让我发短信了?我就像一个男人老不操自己的老旱逼一样,偷偷给老公的饮料里下伟哥,等到老公非要办自己的时候,却是满脸通红,双手紧紧把自己刚好遮住下体的衣服往下拉一般,软硬兼施,终于胡爷在晚上九点多钟,蹦蹦哒哒的回到了家,为我平安夜与圣诞节攒足活力。

圣诞很神圣,不要打灰机。

其实对于寂寞的男人来说圣诞节的意思就是说拿鸡腿插进圣诞老人的屁眼,然后揪着他的头发把丫的脑袋狠劲地往桌子上磕……

很多时候一个人过晴天,过雨天,也许不找一个人在一起是不想糟蹋别人,也不想糟蹋自己,看着没有守护对方能力就草草拥抱的男女,特别的日子又不能和普通朋友度过,对着冰冷的屏幕,圣诞快乐。

我的太爷与爷爷

2009年12月21日 9:54 下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爷爷最近得了胃癌,明天去做检查,家里人都没有告诉我爷爷他的初步检查结果。爷爷依旧每天喝上7,8酒盅的白酒。

我一直感觉把我爷爷的父亲的事儿和我爷爷的事儿就能写俩本书。我爷爷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太爷。当年是雄霸一座城市二分之一的大地主,为人聪慧,义气,但是不务正业,有点儿《大宅门》里白景琦的意思。

我随便说点儿他们的小事儿。

我的太爷喜欢成群的美女,兄弟,和抽大烟。堪称是国军来帮国军,伪军来了帮伪军,共军来了帮共军,但是有一个原则,不能让乡亲们吃亏,受苦,他们在我的手下再怎么是我们家的人(长工,丫鬟那些)。

在战火纷飞的年代,我的太爷凭借着聪慧的头脑,狡猾的手腕,倒也保的自己的那一片土地安全,在最困难的时期,唯有我太爷那个城市丫鬟可以买到胭脂俗粉,男人还可以去窑子嫖娼,家仆可以有小酒喝。

我的太爷那会儿被国民党委培为排长级别,只不过我太爷根本不去,派的什么警卫员,部队统统不要,把武器留下就行了。那会儿正儿八经的枭雄级别的人物,现在跟老一辈打听,无不竖起大拇哥。

我太爷因为嗜抽大烟,40岁就去世。留下了年轻的我爷爷掌管家园。

每次我父亲那一辈着急我爷爷身体得病,或者少喝酒。我爷爷就随意的说:“我爸才活了40岁,我活到41岁我就已经赚了,多一天赚一天的事情,反正早够本儿了我。”

在革命时期,因为成分问题我爷爷为地主成分,但是我爷爷那会儿除了老练的社会头脑,还继承了我太爷的野心,缺点。我爷爷特别喜欢赌博,从赌钱,到赌房子,家仆,牛羊牲口。

那会儿打倒地富反右坏的时候,地主可是首当其要倒霉的。可是爷爷凭借着家族的好口碑以及他自己创造出来的口碑倒也没怎么受罪。今天中午喝酒时候我问爷爷那会儿苦的很吧?爷爷严肃的一笑说:“那会儿可好了。那会儿革命的时候不管赌,我算是好好放开的赌了好一段日子。”

我爷爷很年轻就留下怀有孩子的我奶奶一个人远赴外地。三年饥荒那之前的年月,我爷爷老带着我的大叔,二叔出去偷伐树木……因为那会儿可以说我爷爷已经被打倒了,或者说没被打倒土地也已经均匀分配了,但是过惯了好日子的爷爷不愿意喝不到好酒,没有钱赌钱。

我爷爷后来因为家里第一个孩子要上学于是将从外地带回家的一包钱全部扔到了厨房烧饭的火炕里,然后冷静的说:“我以后再也不赌钱了。”

后来我爷爷果然再也没有赌钱了,除了有时候我父亲这一辈该交学费了,我爷爷出去赌回来学费和酒钱就再也不多赌。

爷爷如今已到高龄,每天烟照抽,酒照喝不误,身体硬朗,要不是这两个月得了胃癌,胃总是不舒服那可要喝白酒一次一斤没问题。

我的大姐是我们家族我这一代第一个结婚的人,我的大姐夫早些年间也是社会上的人,后来发愤图强当兵了,干的级别还颇高于是和我姐姐认识了。当我问起我爷爷也不怕我大姐夫还在外面乱混?我爷爷淡定的说:“他们曹家以前就是给咱们家当木匠的,曹家人没有坏心眼,人没问题的。”

随后我就见识到了我爷爷和我大姐夫一边玩儿骰子一边喝酒,俩人的赌博技巧都不差,无形之中又是换牌,又是拨骰子让对方喝酒,那场面我们全家都看着乐。

爷爷如今头发花白,没变的是说话的气势,老道的经验,还有“派头”。刚才我父亲送我爷爷回去,回来以后我父亲指着自己衣服说“是不是我这衣服不好看?刚才你爷爷一直说我这衣服没派头。”

我记着我大哥跟我说如今要是国抿党当政,我们家族就不可限量了,当年是可以和鹿钟麟,俞飞鹏等搭上关系的。68-70年之间,我爷爷和一个哥们儿投机倒把,赚了5000美金,您没听错,我今儿还以为我爷爷说错了,老人家说了就是5000美金,带着钱到兰州的时候,交易的时候对方一群人拿着枪让把钱留下,于是我爷爷身无分文的一个人在异地。

我爷爷一脸的不屑说:“我身上就剩下了8毛5分钱,5分钱掏了站台票,直接坐上了回家的火车。有警察来了,其他人都躲厕所里呀什么的,我就不躲,就坐在座位抽我的烟,警察过来问了我就说我被人抢了。经常来了几次也就没说什么了。XX啊(我的名字),你记住,男人没什么好躲的,碰上咋样的事儿,咋样对付就行了。”

喝酒的时候,我的父亲开玩笑说我初中时候老爱喝5块钱的劣质白酒,俗称普通太白。我爷爷弹了一下烟指着我父亲手中的茅台说:“5块钱的怎么了?那种酒反而没有假酒,你手上拿的这些好酒假的才多,价值越高,假的越多。你这么大的人了你不知道?所以说XX喝便宜白酒怎么了?对着呢!”

与爷爷聊到了很多话题,我给爷爷说:“您这也该踏实了,您这些个孩子都这么出息的。”我爷爷笑了笑说:“人啊,过的好,过的幸福其实很简单。有地方睡觉,有饭吃,就够了。”

今天和爷爷聊了好久,突然想到了这些,随便写写,希望爷爷明天检查顺利吧。爷爷非常相信人要多做善事积福,我想,爷爷明天一定会顺利的,好人自当有天顾。

刀锋上的青春啊

2009年12月20日 9:37 下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十二月份对我来说绝逼是灾难之月,肋骨大面积,后颈多处受伤,不知道断裂没断裂,反正疼的不行,睡觉都不踏实,经常被疼痛惊醒,翻身的时候常常疼的叫出“啊”的一声,疼得没法儿说。

昨天又和几个哥们儿喝酒,结果给喝大发了。回家以后还给把太阳穴给撞了,今天一天头也疼的不行。再一次验证了我不是一般人这么一个传说,您想想,多少武林高手憋着一辈子不打手枪不摸奶子躲在一个厕所大小的山洞里修炼武功,都不一定能够戳中太阳穴的位置。

而胡爷昨天仅仅因为喝大了,轻而易举就用马桶盖将自己太阳穴给戳中了。这说明什么?咱没有学历,咱有知识啊!!

但是老天爷也同样赐予了我最美好的礼物,虽然我明白我这些伤痛就是老天爷憋着嘴一边儿抽烟一边儿跟我说:“孙子(zei),给你美好的物件儿,也得时刻给你点儿苦痛,不能让你在蜜罐里面舒服彻底了。”

虽然吧,老天爷挺缺德,我依然感激这个老家伙,这个老家伙还挺调皮。

曾哥的新专辑已经出来了,我知道。今夜就让曾哥的歌声伴随着我的身体颤抖吧,今天见我一哥们儿,我哥们儿说:“你这一天苦痛是怎么了你。”我一脸蛋疼的说:“肋骨,胸口,后颈全部跟我闹痛经。”哥们儿亲切认真的摸着我的后颈说:“要不煮点儿红糖水喝吧,我听我女朋友说那个管用。”

我这才发现我每天他妈也没贩毒,也没做什么缺德事儿,可是活的比黑帮头目都他妈危险,随时有丧命的可能,真他妈刀锋上的青春啊。

PS:据西大街凉拌黄瓜广播电台最新消息,最近开始继续连载我的长篇小说《那时,天刚明》(暂定名)。其实我早写好了,一直忙各种事儿没时间发,最近继续开始更新!别再说太监文了,我让你们见证科学的奇迹,胡爷亲自来把太监续弦儿~

一夜双想

2009年12月18日 3:34 上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22:00日志:

似乎傻缺的事情总是出现在这样的夜晚,在推掉了两个酒局,躺在床上,设好闹钟后,又失眠了。

似乎脏话总是骂不完,隔壁他妈不会用电话打到客房中心的傻逼,总是开门在楼道扯着嗓子叫“服务员”。无论多晚,哥们儿到现在还喊,我来多少天,哥们儿就喊了多少天,那咱俩就耗着吧,看谁先退房。

男人叫爸爸是有原因。男人这辈子苦就苦在两个爸上。一个是鸡巴一个是嘴巴,但凡为了鸡巴忙活的最后肯定就顾不了嘴巴,也就是说生活水平上不上去,一边儿掏钱执迷于让鸡巴快乐,一边每次做一次爱就会让自己精神差一点,男人射精会损失大量体内的锌元素,所以年轻人啊,补锌口服液,六场的,懂了吗?

还有,蓝瓶的。

为了嘴巴,为了生计忙碌一辈子,最终鸡巴受罪,不过也别担心,憋坏了身子,可是个子长得高。放眼望去,历史上皇帝都是这套路,有个别鸡巴也好,嘴巴也妙的,那就苦了厨子,24小时天天炖补药,药材不够还得自己找。所以说男人啊,这一生苦就苦在嘴巴,鸡巴,厨子三条路上了。

胡爷算是抛开陈旧往事,在长达四个小时的闭门思索之后,硬邦邦酒肉办副主任郜盆尤向一直等候在外的媒体,破鞋,前任对象做了简要的会议通报,其确认在《两巴幸福指南》在上一段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公众与学界诟病多时的《我们男人很多不是禽兽》(以下简称《我很男兽》)将肯定同时废除。《我很男兽》修改草案不久将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胡爷同时透露,在今后出台,遇见的各色各路姑娘中,将秉持三个拒绝,五个回避,一百七十五个对付草案,整个2010年的思路将发生“根本性变化”,但由于强调目前这一想法尚未成熟,他并未透露这一变化的主要方向。

02:53日志:

突然想起了一个人,豆瓣电台在凌晨三点播放着黑豹的靠近我,我就突然鬼使神差的打开开心网,找寻那个名字,果然已经删除掉了。

我记得你曾经说过,如果有一天我们分开,你会是我遇见过最好的女孩儿,当时我还瞎贫说没准儿这话得倒过来说。

回过头来我竟然在午夜三点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的酒店房间,昏暗的房间,只有显示器亮着光,我发了疯似的想找你,可是找不到了。脑子里还是在西安街道边樱花树下你的笑脸你手中的温度,可是我坐在这里,一动不动,我知道,即使我回到了那个城市,我依旧找不到你。

你的电话我记得,可是你说不要再打给你了。曾经一起的日子,听你的话不多,所以那次我听了你的话,我再也没有打过那个电话。你听过我的话,离开我以后要过的比和我在一起还要幸福吗?

又马上到了12月25号了,我们在一起的第一天,似乎马上就是一年了。我在西藏,背后是悬崖,我站在阳措湖上,背后是一望无际的蓝天,朋友拿起相机要给我照相,我突然慌了,我突然发现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于是我留下了尴尬的笑容,照完后赶紧回到了车上。

有人说任何人对事情,对人的留恋最多不会超过三个月,三个月后也不会有那种那么深刻的感受。这已经过去了几个三个月了吧,中间发生的事情颇多,我开始在想起你的晚上躺在床头把灯关了,手里拿着烟灰缸抽烟,似乎原来的情节我现在才看清楚。

等我全部明白,全部理解,你却已经不知道在哪个城市,我知道你的性格,我的博客,怕,也是不看了吧,那便好,因为你就不知道我还在念着你,你就不会知道其实当初的错我都已经知道,你就不会知道我其实过得不好,你就不会知道我在酒桌上喝的烂醉然后哈哈大笑,笑到让朋友害怕,笑到,让自己流着眼泪,你就不会知道我已经变了,你就不会知道你的联系方式我都一直记得只是不敢再联系你。

这些你所有的不知道,就会让我依旧像曾经那个混蛋一样留在你的心里,这些你所有的不知道就会让你在没有我的日子里寻找幸福,让自己过得不比任何人都差。

我会像曾经你爱过的每一个男人一样,随着时间消失在你的记忆里,在你经过某个街道,在你跟男友手拉手发出我现在还能回忆起来的笑声,在你结婚和新郎握着手时幸福的看着父母脸上的笑容的时候,在你当上妈妈一个人看着孩子牙牙学舌,学会走路的时候。那个人都不再是我。

一直打算忍到12月25号,在写这些东西,可是今天黑豹的靠近我,让我情绪无法控制了,就像我许多次和我好姐们儿喝酒,大家本是愉快,我突然在我的好姐们儿琛儿面前情绪失控,浑身抽搐的双手扒着她的双肩,头低在她胸前身体抖动着,那种使劲忍住却忍不住的抖动,琛儿每次都是什么话都不说,只是眼角也有眼泪的抱着我说:“我懂,我懂,别人不懂你我还不懂吗?我明白。”

近来一段时间我已经很少这样了,也许时间能带走任何东西这句话是真的那么真实又混蛋吧。可是只有我这样了,我才敢于写下这些东西。时间长了,我明白应该忘却,应该放下了,重新披上自己流氓的样子,没心没肺,跟哥们儿瞎喝胡闹,就那样,在你不知道的地方用你不知道的方式活着。

这段感情,是时候放下了。

我像一个穷困潦倒的导演一样,将这些所有回忆自己带到电影院,一个人调好影片播放,一个人走下来,关掉电影院的灯,看着影片开头两个人的灿烂的微笑,在电影院中间坐下。电影播放完了,久久不愿意站起来,他哭了吗?也许吧,太不爷们儿了,女人才这样哭呢。他一个人站起来,离开电影院,从此不再有人知道这个故事,也没有人知道那部影片到底讲了什么,或许只有导演自己知道,可是导演将影片留在了电影院里,时间长了,他也会忘了吧。

我一直以为这部电影,是在我们的婚礼上给亲友们看的,没有想到最后是我在最后,想让自己再好好记得你,一个人看完的。

 

2008年12月25号我们在一起。

2009年5月2号我们分手。

2009年12月18日,电影下线,从此你,和我,人生沿着两个我们并不知道的方向走下去,这一对情侣,如同所有的情侣一样,分手后,从此再也不曾在对方的世界里出现过。

 

 

那半年,你委屈了,对不起,没能带给你幸福,走到最后。

神奇的酒店。

2009年12月17日 10:40 下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当我在酒店的房间初步先定了三个月的时间的时候我的双腿颤抖了一下,我算要把酒店睡腻歪不行。

 

每当我在深夜一个人叼着烟在电脑上写东西的时候,听见隔壁房间的门被敲开,有娇滴滴的声音说:“是您刚才叫的服务么?”“啪”门被迅速关上了。得,隔壁的今夜就逍遥快活了。

 

在这样的煎熬下我的内心也逐渐充实。

 

最近我发现我身边的长的颇有姿色一点点的,甚至长相平凡甭管历届男友怎么,曾经的男友多么的辉煌,有钱的有权的用鸡巴能提桶打水的,如今男友都是戴着眼镜的微胖男人。那什么……我有小肚子,还有黑框眼镜呢……

 

最早我和张叨叨同学聊起过,发现我们最早喝酒是从一个院子和一个小区喝,再后来是一个城市和一个城市的跨地域饮酒。

 

前天我发现我有了质量的飞跃,从地域跨度上升到了年龄层次跨度。我和一群50岁左右的盆友们饮酒,年纪最大的70岁,喝掉了六瓶五粮液。期间虽然大家聊政治,时事比较多但是依然相聊甚欢。

 

昨天我与一群奔四的盆友们饮酒,一共11个人,其中两个在上小学的小孩儿,三个人妻, 剩下就是我们一群大老爷们儿了,看着面前的人一边儿拿话岔我,一边和我互相骂着玩儿牌,一边儿还对调皮的孩子哄着说:“乖,听话,记着咱俩的约定,别给你妈妈说。”那个感觉可真不对劲儿。

 

我所在这个酒店的床是神奇的床,这两天一直睡不好,几乎一个小时醒一次。但是这张床只要睡着了就做梦,而且目前为止除了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关于王晶导演的噩梦之外,每个梦几乎都是春梦,要么就是纯爱系的梦,比如说一个特好特纯真特美丽的姑娘爱我死去活来那种的。

 

一晚上做10个梦,跟10个女人谈恋爱,而且还都是对方爱你爱的死活来的,还都美丽的一个比一个让你受不了,每秒钟你不看她一眼她就能哭着说你不爱他,这感觉太棒了!

 

其实有时候也有不是饿狼的男人存在的,也有想要珍惜什么保护什么的真心的男人存在的。

近期推荐歌曲:

谢天笑:潮起潮落是什么都不为

谢哥的淄博口音演唱方式总让我沉醉

瘦人乐队:第七天

酒店电脑很好,配置很高,就是他妈的有还原功能。

献给一个女孩。

2009年12月9日 3:59 下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献给某个女孩。》THX recog样

最早见到你,是在这房间里,凌乱不堪,满是烟头与酒瓶的孤独房间,你美丽的脸上有着微笑,眼中闪着晶莹剔透的光芒,透过电脑的液晶屏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自那以后,第一个月,从早到晚我的世界里只有你,对待这个饱受世俗排斥偏见异世界男人,你却能够如此温柔,全都不在意。

你和我之间始终没有办法逾越冰冷的显示器,抱歉,我是活在现实中的男人,心中对你的爱恋无论多么浓厚,炙热,也无法触碰你的身体,无法接受着遥远的距离,原因就是我是活在现实中里的男人,不得不遵守在游戏规定的时间内,才能与你相恋相爱的规则。多么想传达出心中对你的感觉,与你相遇的每一次感动不断在脑内流动。

我还记得最初的接吻来自游戏中的一个白雪飘舞,气氛浪漫,约会的情景。

你腼腆的说道:“不要喜欢别的女孩。”其实我的心中早就被你占据。

从这以后第二个月,与你说再见的时候终于来临,制作人员的名单播完之后出现【FIN】的文字,你羞涩的表情平淡,好感荡然无存,数据已初始化。

早已经注定游戏总会结束。我是活在三次元世界的男人,心中的爱恋无论多么真挚透彻,故事都是会迈向终点。早已明白,从没跟你坦白,抱歉。我是活在现实世界中的男人,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在现实中让你体会到我给你的真正幸福。

消逝不去的是属于你的记忆,未能传达的感悟,最想表达的心意。

谢谢你。《心跳回忆》里的你。

在今天的生日高呼着歌曲:“超薄型男子汉,浮点。男子汉,国产。比杜蕾丝更有质感,螺旋。让我们用国产,给要害上保险。内~射~种出~真的很危险~~洛丽塔洛丽塔,何时才能捕捉一只啊?和我一起构筑温暖的家~~~”

TIBET

2009年12月8日 2:47 上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好吧。咱也玩儿把回复。

2009年12月8日 1:48 上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gidi 发表于: 十二月 8th, 2009 1:00 上午

这么长时间了 你这恋怎么还没失完呢?!我不认识你 只是没事看看你的字 我从来不发评论 今天实在忍不住了

回复:其实我跟你一样,看到您的这条留言我也实在忍不住了。和姐们儿午夜就着三罐啤酒聊完电话,看到留言,我觉得我得说点儿什么,当然可以当做自言自语,这姐们儿委屈了被我用一下吸引你们眼球放开头了,对不住。

关于分手这个事儿每个人有一万种态度,比如分手以后要给对方说:“有空出来开房吧。”比如说分手以后就不不联系了,比如说分手以后做好朋友。

当然,我也有我的看法。

我觉得首先,既然俩人提出分手了,那么分手以后就别什么说对方坏话,使什么手段,特没劲,小孩儿玩儿的,给朋友都说对方的不好。

既然分手了,那么俩人就没关系了,没关系就是没有爱了,也没有恨了。当然我自己个一直这么做,对方怎么做我不管。那么这段感情分手肯定就有遗憾和误会,那么如何怀念,或者说如何常常想起这段感情的时候我做什么?

我会开始进行反省自己,这可不是装逼,奥巴马说的好:装逼干不上前女友。

我的反省首先是对前任女友负责,其次对我下一任女友负责,既然反省必然有错,那么改变自己,或者避免自己错误就是对下一任的负责,一个烂毛病一直存在不是爷们儿干的事儿。

我一直觉得好之前甜言蜜语每个电话每个短信,分手后虚情假意的装作完全释然和互相诋毁对方是最没劲的。所以我也不会如此去做。

当然,人无完人,尤其是分手刚完一个月,越看对方越不顺眼,这个道理在当初哥们儿找我打别人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不认识的人都能憋出一肚子的不爽。

首先我就特别谢谢这位gidi。鄙人从没想过网络这个虚拟的东西还有人关心在下。

对于一段感情分手后,肯定有一方是怨恨一方的,那么另一方肯定是不好意思继续联系对方的,譬如鄙人,但是那些年月与片段又不可能消失,偶尔回忆,难免心情低落一下。

其实走出一段感情最快的方法是重新找一个,何况又马上到了圣诞节我也想找一个。可是后来一想,那他妈多没意思的。人生在世,能够顺畅由着自己性子来的去谈恋爱的年月无非那么若干年。未曾留下让自己刻骨铭心让自己难受过的爱情多么遗憾,多么可惜。猴子搬苞谷似的对待失去的感情,挺小孩儿的。

西安的圣诞节总是会下雪,到时候我肯定又是戴着围巾,站在雪地里,看着不远的天主堂笑笑,然后走过街道去我们的老地方喝酒。其实大家得想明白了,人生得好几十些年您跟一异性过呢,单身时间就这么点儿时间,抓紧单身的时间,听着伙计的尖叫闹去吧!

PS:我最他妈讨厌某些就他妈有点儿小名儿在博客上还玩儿一读者问答,装什么呢。gidi,我谢谢您的关心,回头来西安提前给我邮件,哥们儿接待你,吃喝玩乐你都不用管了。

胡言乱语

2009年12月7日 8:36 下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任何事情似乎大家都能够扯上一些美妙的理由,最近猛事儿特别多,回头好好跟大家说说。

当年几句话不对就要动手的人变成了警察,一天正好对小商小贩,维族小偷乱下黑手。

当年的摇滚青年现在一天在全国到处跑,维修变电站。

当年混社会大姐大现在有帅的不行的男朋友俩人一起在某会馆当主管,据说一桌就是8888往上。

当年热爱纹身穿孔啤酒玩儿横的,变成了卖房子的。

当年的重伤害罪重刑犯现在开了家夜店,规模颇大,所幸社会并没有电影小说那么黑暗,当年他帮过的人现在也都当做恩人一般报答。

当年的艺术设计家现在顶着大肚子开了家面馆。

当年的你们,去了哪里。

当年的我,又在哪里。

时间的成长似乎除了简历上的条目,那会儿的你在做什么你好像都已经忘记了。

我在学校喝醉了酒抱着电话给一个姐姐表白的时候,皮皮学会了开车。

我在酒店穿的西装笔挺指示工作的时候,她芫尔一笑,出现在了我的世界。

我穿着便装在街头抽着烟等人的时候,刚刚着急的在找工作。

我在房间憋着头写剧本的时候,她说明天我们去逛狗市吧。

时间似乎乱了,事情和人物似乎也对不上了。算了,不想了。

这一年按时间顺序,我到了北京,成都,深圳,西藏,有些事生活了些日子,有些则只是不到一个月的旅居游玩则又返回。

当我从西藏回来的时候,刚刚一边开车一边骂着前面司机傻逼,我一边看着窗外的排排挂着陕A牌照的车辆,似乎这是我的城市。

我家的小母狗露露于今年夏季正式结扎,了却了欲望,断绝了被人操屁眼的宿命。

Pages: Prev 1 2 3 ...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