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分类:生活的操性

嘿!没走远呢!

2010年12月16日 1:40 下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暂时的离去是为了更强大的归来。马上回来!别跑!!

寂寞的时候我有你,可你丫什么都帮不了。

2010年11月2日 4:03 下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我承认当我寂寞的时候,或者说当我下半身有反应了的时候,我旁边只有一只叫做露露的母狗,我还必须把她叼来的玩具再扔出去。

如果你是一个男人,衷心奉劝不要太爷们儿,不要在年轻时候竖立自己要当一爷们儿的价值观,不乱找妞儿的人生原则。

而你应该乱找姑娘,乱做爱,不要让那些价值观成长,虽然很好,但是好人当工具,坏人当阳具是铁的定律,我现在就是你让我乱找妞儿我自己价值观,爷们儿观,道德观过不去。

如果你和我一样已经竖立了这样的价值观且无法改变,那么养只狗吧,起码它会和你一直叼玩具,你的手不会空闲出来打飞机。

你的对象不是人

2010年10月11日 11:05 上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在曾经的某一段时光里,我经常看着自己干瘪的鸡巴发呆,我希望与他能有某方的共鸣或者一种沟通,可是他除了死气沉沉的如我一般垂着头要么就是精神亢奋似乎要与谁拼命似的昂首挺胸。

做为一个在中国传统社会长大的人,他的这两种精神状态既不符合中庸之道,又不符合五蠹之形,不禁让人苦恼。

逐渐发现人一定要通过不断的生活经历确定或者不断升级自己的生活信念,有点儿宗教的意思。比如有些女人开始相信爱情,后来相信有经济基础的爱情,后来相信经济基础。有些男人开始相信耐心加体贴胜过避孕套,后来相信及时享乐,再后来相信随便拉一个凑活过日子就行。

这都是一种逐渐被经历主导的生活信念的变化,比如说女人也许到最后喜欢男人不是喜欢你这个男人,比如女人心里会有条例,比如一定要身高一米八,有一点经济能力,或者有车有房,这些都只是条件,但凡在这个条件内女人就会接受你,有些洋洋自得的男人还觉得自己找了个好老婆,试试看有没有当初跟你条件一模一样也被你对象拒绝的?条件内的话,先后次序以及视觉舒服感仅仅是你值得洋洋自得的,而这和你的为人,你自己没有一点关系。

男人也是一样,别说什么你想牵我的手给我世上最好的温柔,其实男人就是看重女人的美貌,这其实也就是我说的那个条框了。“你美丽的外貌下隐藏着一颗洞悉人间的温情的内心呢”我快去你妈的蛋,我还越来越想搞对象,我是忧郁王子和别人不一样呢。有些男人随着时间,岁月,知道找一个好媳妇样子无所谓会持家,人老实就好。其实这不也就是一种条件。这就和有些女人觉得“有一个好婆婆比有一个好对象好”也是一种条件的选择一样。

说来可悲,我们竟一直是在和一个条件生活,同时充当的对方的一个条件。

当有一天两人之中的某个人信念改观了,信念升级进步了,条件升级了,那么可能分手,劈腿寻找下一个什么的就很容易浮现而出了。

有些人说所谓的这个条件真你妈这么邪乎?当然肯定有人一边操逼一想着“这就是爱啊,说也说不明白。”或者想说爱情这事儿开始可能有这么回事儿,后来生活之中逐渐靠对对方彼此的了解才慢慢是彼此喜欢对方的重点。

其实生活之中你会因为之前你对这个满足你条件的人的条件,逐渐影响到生活。

就像是

中国衙门:一开始县官会假定抓来的犯人是有罪的,状师就是要找出犯人没有犯罪的证据。

而欧美法院:一开始法官会假定抓来的犯人是无罪的,主控就是要找出犯人有犯罪的证据。

有时候爱情之中我们是中国衙门还是欧美法院呢?

这就深了

所谓男流氓与女流氓

2010年10月1日 1:36 下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在某一个年代,突然一个叫做卫慧的写了一本《上海宝贝》举国哗然,姑娘随即也就走红,各大盗版书摊全是这本号称“下半身”作家的书,甚至随即还出现了一批“假卫慧”。什么《安徽宝贝》,《大连宝贝》,《西安宝贝》,《北京宝贝》都在书摊上冒了出来。

其实中国自古到今不乏男人写的这类所谓“性生活与感情生活交织”的书和故事,但是如果是女人写的,那么大家就会将自己代入,其实中国下半身男作家早他妈有了,这类故事也早他妈有了。

看看中国男女比例就明白了。再比如说一本《金麟岂是池中物》当初只是小范围火爆,随着后来有了女声版的MP3格式以后,反而大规模全国又一次大火。

原因很简单对方是女的。

说到女流氓,这个词儿其实挺好玩儿,女流氓在传统意义上应该是有点儿类似黑道女那种,随着祖国春风开满地,只要说话带鸡巴,带乳房,带各种生殖器那么就成了网络女流氓。各种男网友欢天喜地在微薄,SNS网站上与女流氓们一起敞开了聊关于一个鸡巴两个乳房面前有三夫子,不识四书五经竟敢教七八九子,十分大胆。

说起网络女流氓,我不禁想起了我的一个老友,这位在我来看,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女流氓”,或者算是网络上所谓“女流氓”的鼻祖。

在2006年到2007年左右,我在饭否上与一姐们儿聊的特好,她语言辛辣直接,不靠生殖器与下半体和脏话,彼此就是聊的特别好,后来她去猫扑玩了,然后就做出听让我佩服的一件事儿,就是放一些照片,露脸的。

她的标志性的照片就是用一只手穿过自己的内裤下面竖起一个中指。那会儿猫扑还专门为这位姐们儿首页开了一个页面,留言者何止数万,后来在众人力推要求之下姑娘还在猫扑的帮助下开了一个电台。

光说不练假把式。这位姐姐的照片那会儿在网上真可谓红一片。那会儿我偶尔去猫扑看看,然后我俩还是主要以饭否聊天为主。

后来的一天饭否没了,我俩也就失去了联系,她后来也不玩猫扑了,注销了账号。我俩就算是失去联系了。

昨天我打开QQ将不熟的人拉黑,拉着拉着突然看见了一个QQ号儿更新了照片儿,一打开,性感的小嘴唇吸允手指,将手穿过自己下体的照片,我一看,我操,这不是她吗?随即问了一句你是不是XXXXX,她说是。

我俩热火朝天的聊了起来,随即电话聊了起来。我俩都感叹当时的饭否特别单纯,像我俩饭否上聊了那么长时间,以年为单位了都彼此没有想过要邮箱或者QQ。再反观现在,且不说聊了几句吧,就开始要QQ,要邮箱,要么直接发一夜情邮件。

网络的轻浮与发展迅速早就了没有耐心的网民,造就了一堆没有前戏没有高潮的交友形式。

随手搜索姐们儿的网名,网上还有信息,再看看评论,评论都是些“让我日吧。”“太有个性我真想日。”

真是让人很失望,索性我就不公布我姐们儿网名了,为了她好吧,免得又被新时代的新精虫再次意淫。

真你妈恶心,最烦这帮生活中事业不行,泡妞不会,找小姐没钱,然后到网上但凡看个女人穿个丝袜短裙鸡巴就能涨到顶键盘,害的还老得各种掩饰自己这丢人的行径,于是只好默默压键盘,还他妈美其名曰其实自己在玩劲舞团?!所以得一直压键盘?!

我觉得吧,你做为一男人,你首先生活中混的开点儿,起码认识一个律师朋友,一个高官朋友,一个黑道朋友,一个警察朋友,有固定的一堆随时跟你赴汤蹈火的哥们儿,起码在你生活的圈子里有一片儿区域随时出事儿你是不怕的,尽管放马过来的那种,比如说你家附近的那一片儿什么的。

到了这个地步,咱们再上网骂人什么的,生活中都玩不转跑到网上仅仅因为你只是一个ID,没有人知道你是谁,你在哪儿就可以大放厥词,随口骂人随口侮辱人,语言暴力和语言性骚扰。那么我真的觉得这样的人只是一个失败者。

网络只是让你更谨慎的一个途径,譬如说你在你家附近你玩儿的不错,说不定网上有一个区都玩儿的不错的人,何苦非要卖个大。

在很久很久以前,当初还得去网吧上网的时候,我和我的朋友们也经常遭遇网络黑社会,哈哈哈,太鸡巴逗了。不过那时候经常是同城和同城的人,说两句就不废话了,就一句我在XXX的XX网吧XX号机子,我电话XXXX。

生活中玩不转网络上你更玩儿不转。就靠没人知道你在哪儿你是谁就肆意发言,真的很失败。有时候看到几个姐们儿在网上被傻逼留言我说你跟他计较什么。就像写东西,有男人,有女人,大家刚开始写就是想写什么写什么,因为有人骂几句就改变自己的原则和方式你说你得有多失败?

在网络上乱意淫别人,用言语性骚扰别人,只能证明你内心的乱弱,如果你有心,看着食物也能打飞机啊啊啊啊,既然你那么喜欢意淫,你看那个香喷喷的烤鸭,想像她是女人开着腿的样子,捅进去吧!!

这点我很佩服郭敬明老师,甭说其他的,起码人家这几年一直是45°忧伤不止青春如逝啊。再骂也不停止脚步,这点儿挺爷们儿,当然您要非得跟我抬杠说因为只要这么写才能继续赚钱我也没辙。

王牌天神有段对话:

布鲁诺:“我让每个人有求必应,这样不好吗?”

上帝:“你的想法是好的,但是大多数人不知道自己真正要的是什么。”

两则

2010年09月28日 8:56 下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近几日与友人饮酒相谈,途中某城管大哥特逗。

第一次饮酒

你知道不?李哥我手底下两百兄弟,随叫随到。

第二次饮酒

你知道不?你李哥我,手下四百兄弟,一个电话的事儿

第三次饮酒

我给你说,李哥手下八百兄弟。

第四次喝酒

我给你说

(我一脸微笑看着他)

我给你说,李哥手下的兄弟多的李哥我自己都数不清啦。

最后一次问他上初中的女儿才知道,其实这哥们儿手下就8个人。

.和XX军医大学的一名哥们儿聊天喝酒,这哥们儿是主治医师。

友人:“你知道我动换心手术的标准是啥吗?不是看家庭状况,也不是看病情严重,而是放在抽屉的红包谁的多。”

我:“我操,哥们儿你也太黑了吧!”

友人:“乍听之下是这样吧?但是是因为不管是哪种心脏手术,术后的药物跟后续手术都非常花钱,要是你的经济不好,那么动了手术也只是延后一点时间而已,还会让自己的家人在自己去世之后承受更多的压力,以人道大范围来说,做为家人的病人内心其实如果知道自己会去世,当然也不希望自己的家人负债或者花光家产,所以才选红包送最多的人优先治疗。”

她是个圈子

2010年09月24日 11:27 上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Here she comes,

You better watch you’re step.
She’s going to break your heart in two,
its true.
It’s not hard to realise Just look into those false coloured eyes,
She’ll build to up just to put you down,
what a clown,
来了她,
你得稳住啊,
她会把你的心摔成两半,
这是真事儿
随便想想就明白了
瞅瞅丫那些蛤蟆镜
她天生就是金贵人,
把你当垫背的,
真操蛋
Coz everybody knows…(she’s a femme fatale)
Things she does to please (she’s a femme fatale)
She’s just a little tease (she’s a femme fatale)
See the way she walks Hear the way she talks
可着四九城儿打听打听…(她是个圈子)
她怎么舒坦怎么来(她是个圈子)
她就是有点儿喇(她是个圈子)
看她走路的那范儿
听她说话的那样儿
You’re written in her book,
You’re number 37,
take a look She’s going to smile to make you frown, what a clown.
Little boy she’s from the street Before you start you’re already beat She’s going to play you for a fool,
yes its true
你让她给记本儿上了
看看,
你是37号
她一乐得让你愁死,
真操蛋 小子,
她是街面儿上混的,
你只动动心眼儿,
就已经没戏了
她玩儿你就跟玩儿傻逼一样,
这是真事儿
Coz everybody knows…(she’s a femme fatale)
Things she does to please (she’s a femme fatale)
She’s just a little tease (she’s a femme fatale)
See the way she walks Hear the way she talks
可着四九城儿打听打听吧…(她是个圈子)
她怎么舒坦怎么来(她是个圈子)
她就是有点儿喇(她是个圈子)
看她走路的那范儿
听她说话的那样儿
She will try to put you down,
The hardest girl around, Coz everybody knows…
她拿你当垫背的,
她是周遭最死拧的果儿
可着四九城儿打听打听吧…
Things she does to please She’s just a little tease A everybody knows..
She’s a femme fatale.. She’s a femme fatale.. She’s a femme fatale.. She’s a femme fatale.. She’s a femme fatale.. She’s a femme fatale.. She’s a femme fatale.. She’s a femme fatale.. She’s a femme fatale..
她怎么舒坦怎么来
她就是有点儿喇
你就可着四九城儿打听打听…
她是个圈子..
她是个圈子..

酒吧

2010年09月15日 6:02 下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我:“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

她:“你觉得你这样会让我感觉你与众不同,特别坦率?”

我:“别呀,这话说的好像我别有用心似的。”

她扑哧一乐,旋即又想武林高手一般恢复到刚才那种严肃,这种严肃说实话挺勾我魂儿的,有点儿高傲的意思。

我:“我真是特单纯的就想认识认识你。”

她:“你这样没用,白费功夫,不如省下这时间消磨几个年轻姑娘去,我这?你。没。戏。”

我:“瞧您说的多好,多励志,还真说实话,那帮小丫头我尝试过,说几句就非得给我电话约我去唱歌,那种随便的人能交朋友吗?您别看我这么大了,我妈告诉我要慎重交友这话我一直没忘。就凭您刚才那番义正言辞的拒绝,我就非得跟您碰一下。”

她:“你还真别跟我来这套,我凭什么跟你碰。”

我:“证明我妈她老人家有先见之明,更证明我一直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坚持善交益友,乐交诤友,不交损友啊。就为我妈这杯咱真得给碰喽。”

她没理我,只是似笑而笑的抿了一口自己的酒并没有和碰杯。

我:“您还真别嫌我烦,咱不是也都是午夜寂寞人,天涯忧伤处么?”

她:“我想你还真是误会了,我一点儿不寂寞,一点儿也不忧伤,是不是电影连续剧看多了?偶尔还爱看看小说?就感觉酒吧里虽然妖孽纵生但是总能有真爱的出现?配上你点儿油嘴滑舌自以为的幽默小贫嘴就能得到那个你生命中的女人或者说……你今夜床上的那个女人?”

我:“完了完了,这误会大了,就因为我处于礼貌的搭讪,您就擅自将我划为黑五类了。您这喝的是伏特加AK-47,这种酒比较烈,可是是小瓶,一次喝完太多,一次一点儿刚好合适,您又独身一人,旁边放着一盒香烟,但是没放打火机,说明您是想伪装成自己有男伴不想被人打扰。您说我说的对不对?”

她:“呵呵,你倒继续说来看看。”

我:“说明您平常不怎么来这儿,当然也有可能您总来这儿,所以深知这里的规矩所以放上一盒烟省去诸多拒绝人的麻烦,而AK-47呢?看来您是心里有事儿,而且还挺麻烦,所以得思考,思考到卡壳的时候呢喝一杯,虽然酒少但是劲儿大,等到差不多可能该晕晕乎乎的时候呢,问题想清楚了,酒也喝完了,算是自己对自己负责任,懂得保护自己。看来之前那段感情就是因为太过投入伤了自己,所以激起你现在刻意的保护式。”

她:“你倒说的有点意思,可是朋友你这套言辞过时了,而且也全部猜错了。”

我挠挠头说:“不能够呀,我不骚扰您,我真不是坏人,您见过上酒吧带身份证的吗?您随时可以拿我身份证记录在案,绝对的良民啊太君。”

她:“是呀,晚上到酒吧跟姑娘一顿臭贫,显得自己特文化,特懂女人,再装出一副曾经受过伤害如今幡然幸福可是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样子,随后拿着您的身份证去开房多合适呀。”

我:“你这么说可太伤害我了。”

她:“指不定你这套说辞伤害过多少姑娘呢,我今儿呀,也就算是替那些小妹妹们教训一下。”说完她站了起来,拿起桌子上的坤包就要走。

我:“诶!你的烟。”我拿起烟盒冲她挥舞。

她莞尔一笑说:“那不是我的烟。”

我丈二和尚摸不到脑袋,难道真的猜错了?

第一次到这个酒吧,原因很简单,这个酒吧富丽堂皇看起来特别贵,朋友约我去看球赛,我对足球完全没兴趣,就没兴趣到GAY对女人的性趣一样:完全没有。

没法儿我自己来酒吧喝酒,说好AA制的,但是那几个厮看上头了,要看下半场说改天与我相见,不光我得喝完桌子上这12瓶矮小的百威啤酒,还要为这每瓶35的啤酒自己买单。真孙子,这一刻我仿佛和所有球迷家属站到了一个战线上。

迷迷糊糊喝了也不少,自己喝酒其实喝不了多少,我在家顶多就三瓶一个人喝完就想睡觉。富丽堂皇的酒吧与富丽堂皇的价格决定了这里的姑娘们质量都不差,我尝试从胸部,臀部,长相,胖瘦,着装来进行大脑选美,发现每一个栏目都有一位冠军,可见这里的确美女如云。

看着美女听着暧昧的酒吧音乐,酒也倒淅淅飒飒的喝了7,8瓶 ,剩下四瓶本想打包回去,转念一想,指不定有芳心暗许的姑娘等着我出门问我要电话呢,这一打包不就把自己折进去了吗?男人不就是那么点儿小把戏,但是还谁都走不出去。

说实话,7.8瓶啤酒在酒吧里看着一群姑娘以后,下体还真就反应了起来,我还真盼望着一会儿哪个姑娘冲出门来表达对我的喜爱,我也就顺水推舟礼尚往来的对她爱爱了。

“你滚开!我不想见到你。”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外面叫嚷着,就更为单身的我来了一下碎心锤,我这边孤单影只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不懂得珍惜的男人不断糟蹋女人,真是混蛋,或者说,真是混蛋的让我嫉妒。

走在大街上,我也犯蒙,我也不知道怎么个回事儿我今儿就肾上腺素发达了,想要突破自我来次性生活了,我想了想一夜情的恶果,比如说不定是某位军嫂,回头跟一个连干起架来这我招不住,又思索了一下看过的各种艾滋病宣传海报,恰巧路边的宣传广告上又有性病的各类症状,看的我一阵恶心,要不是我这人喝多了没坏毛病就是想睡觉,我估计我非得当时就吐了。

压抑了一阵自己的性冲动,顿时感觉自己高尚起来了,新时代的青年啊简直的,临危不惧,面对各种诱惑小爷我大手一挥一扫而空恰如那古典有云:“人之匹外……”

“走。”我这还没代表广大喝多了的妇女同胞们赞扬完我的美德呢就被人拉着走。“以后我不想看到你,咱俩不可能!”这会儿我才反应过来抓我的并不是夜晚凶神恶煞的强盗,而且芊芊玉手。

看来一定的政治觉悟加之各种艾滋病宣传栏的图片我还算是一个有为青年嘛,“感谢天~感谢地~感谢上天~让我们相遇~”不知不觉内心就给放起了还珠格格的伴奏。再回头仔细一看,这不就是刚才跟我玩儿冷酷,跟我玩儿高姿态的妞儿吗?

我一把甩开手,一脸的不屑说:“干嘛呀干嘛呀你这是,就没点儿廉耻心了是吗?”内姑娘狠狠瞪了我一眼说:“走你的,吃不了你。”

我再一把甩开她的手说:“别呀,你以为你跟这儿这么来一套我就为你屈服是不是?你也太小瞧当代青年们的高尚情操……”

“你话多不多呀你,走一会儿我就回去了,算你帮帮忙。”姑娘口气有些松软。“我怎么不乐意呢,我太清楚我自己个儿了,我没那么雷锋,我也就一市井小民,您别把我想的跟你心目中白马王子那么优秀,再说了,我再优秀也是给我对象跟您犯得着吗?”

“你别给脸不要脸啊,走了走,不走,你自己回头看吧。”我顺着她的话回头一看,得,一个哥们儿戴着大粗金链子,挺着将军肚一脸恶狠狠的朝这边走来,还一边打电话。

“我也告诉你,你也就今儿碰上我这种路见不平的人了,这年头我这样的人可真不多,走吧,我意思吧,咱最好能打车走,我看他马上也就追上来了。”

姑娘不屑的斜视了我一样拉着我的手加快了步伐,我这就是活该,刚应该也顺着走了,非得让姑娘看低我了才这样。

东方人天生有一种赌性,不是说都爱赌博,这是骨子里的,我这也算赌了,要是成了浪漫的爱情故事就搭我身上了,要是不成了, 今儿晚上送人回家我还得多一个随时追杀我的大哥仇人。

思前想后,当我回过神了我已经在电梯里了。

姑娘拿出钥匙打开房间门,倒没关门,不过也没邀请我进去。看吧,介就是过河拆桥啊。不对呀,按照套路应该她问我一句要不要进去喝杯咖啡才对。

尴尬进门,拿出烟,点火。有人说男人抽烟是为了掩饰紧张,我深表赞同,比如当年我第一次逃课翻墙出去以后第一个事情是抽根烟,第一次带姑娘开房也是点烟开房。

“你……”

“哦哦哦。抱歉抱歉,忘了你不抽烟,姑娘房子里有烟味儿是挺不合适的,香水儿都白喷了就。”我赶紧将叼在嘴里的烟放回烟盒。

她转过脸来,一脸泪水。

“其实你早就认出我来了吧。”

瞎聊

2010年09月14日 2:30 下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我们俩这日子是没法儿过了。”姐们儿一边喝着酒,一边对我说。吵杂的烤肉摊上听到这么一句话,还真让我急忙不知道接什么话好。如果要是咖啡厅或者酒吧没准儿伴随着忧伤的歌词一点点歌曲的味道我还能回忆过往深挖自己曾犯过的错来剖析男人罪恶面目下的样子。

可是这是在烤肉摊,火苗轰轰的往上蹿,啤酒瓶与姑娘丝袜折射出夜晚的样子。

半个小时以前

“胡子,你知道吗?范爱国他有别的女人。”姐们儿一脸严肃的看着我。

“哟,我当多新鲜的事儿呢,敢情就为了这?当年你俩没结婚时候你不是还跟我说做为一个成熟的女人你能接受身体的出轨无法接受思想的外遇么?”

“可是我发现我根本承受不了。老板,打四瓶啤酒,冰的。”

“今儿喝呀?你可知道人一喝酒就没办法说话了。瞎扯淡成。但是咱今儿的会议主旨也不是这个呀。”

姐们儿一边拿起塑料一次性杯子递给我,一边倒着酒给我,我用两指敲击桌面表示感谢。

“胡子你说咱俩这十来年了,你比别人懂我,你说我这是怎么了?”姐们儿一边喝酒一边看着我。

“你呀,往好了说就是当时年少吹牛逼,以为自己谈过两位数的恋爱,遇见过无数男人,当时怎么也算是每天都有人说爱你要跟你过一辈子,感觉自己情感方面没问题了,小把戏根本入不了你的法眼。结果呢?一结婚,你全心投入了,于是这会儿有人跟你抢你就不行了,不能够了,原来是二十个人抢你,现在结婚后,你只有一个老公,于是你就得面对颇多敌人,你这呀,主动变被动了。”

“那你意思我这婚就不该结?”

“老板,来点儿肉,来点儿烤筋儿,不是说你该结婚,其实结婚这事儿就挺阴谋的,一旦结婚对于女人而言等于公告天下别惹我啊,我这结婚了。于是乎,哪怕你当时都抱着凑合过,男人对我好了我继续过,男人对我不好了我就不跟他过来了的态度,一旦结婚,你就被施了魔法,你就看到未来了,你就看到你俩的小生命了,你就看到四十岁的中年幸福了,你就看到了白发苍苍的老年伴侣了。而男人呢?可能这会儿才注意到办公室新来的文员。你能理解我意思吗?”

姐们儿举起杯子跟我碰了一下,今天啤酒还是不够冰喝起来极其难受。

“我能理解你意思,可是胡子你知道吗?那天他接电话,因为我正给我爸调试新买的助听器,无意间听到了是个女人打的电话,电话里那女的笑的挺开心的,可是我看着他的脸,范爱国那脸一脸严肃,然后挂了电话说公司开会。”

“恩。”

“你知道为什么我不揭穿他么?”

“唉,不揭穿你一个人难受,揭穿了你俩都难受。”

70岁我们一起去抢银行

2010年09月10日 12:08 下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关于未来是一个特别费劲儿的问题。看着身边的老人家们,步履蹒跚,手牵手,革命道路一起走。我们这帮妖蛾子们将来怎么办呢?

在继生男还是生女的问题上我们曾经争执不休,我坚信生什么都行,然后16岁变性一次就好。我们要尊重每一个人有一次“转生”的机会。

我倒也想过年轻时候怎么着都无所谓,到四五十岁了怎么着得和一个女大学生来一段儿感情吧,回过头五十岁开始慈祥对人,一脸憨厚为自己人生混个德高望重的名声。

然后等到七十多岁了,和我的哥们儿,姐们儿一起去抢银行,抢完银行直接开车上高速,然后在高速公路口停车,我知道我们肯定跑不了,小太爷就在这儿等着。就胡爷这心性?死之前也他妈要风光一把!

来点儿其他的。

“她想跟你谈谈。”方方说。

我点点头,站起来。吴迪走进屋坐在一张椅上,方方关上门出去。沉默了片刻,我开了瓶可乐,倒进杯里,放在她手旁,泡沫滋滋地进碎、化漾。她开始掉泪,一滴接一滴,又大又沉,我递她一条手帕,手帕很快湿透了。

“伤心了?”

她捂着眼睛点点头。“以后还跟我好吗?”她拼命摇头。“这么说,结束了?”她点着头,哭出了声。

“这样也好,我这个人本来不配你,不值得你这么哭。”

“你说,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在骗我?”

“是的,我一开始就是骗你,就是有目的地勾引你。”

“那么,你过去说过的爱我的话全是假的?”

“……”

“你说,是不是全是假的?”

“是——是又怎么样?你难过了?不是你想象的那个可爱,纯洁的故事,不是你想象的那个可爱纯洁的人,我告诉你,本来无一物。不要意气用事,你这样报复不了谁,只会毁了自己。”

“我完了。”

“别这么认真,想开点,现在刻骨铭心的惨痛,过个几十年回头看看,你就会觉得无足轻重。”我笑了,“你还年轻,依旧漂亮。”吴迪抓起杯子扔了过来,重重砸在我脸上。

那一脸严肃

2010年09月1日 3:40 下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我一脸的慵懒,摇摇晃晃的朝路边的烤串摊儿上走去,拖鞋和地板摩擦发出了刺刺啦啦的声音。范爱国和晶晶坐在那里。晶晶一脸的不乐意在旁边抽着烟。

我其实比较烦朋友之间当一对一的时候也带家属,通常如果像目前这种一对儿和我这一个的三人局面,结局通常是要么是家庭话题大讨论,时不时的让我说说哪件事儿谁做的对不对,要么就是变成他们俩的真心秀恩爱时刻。

虽然我跟晶晶已经15年的朋友了,算是知根知底儿的那种,据传说小时候我还趁着丢沙包的间隙摸过她的屁股,不过这事儿压根没法儿考证,能说出这事儿的除了两边意图让我俩喜结连理亲上加亲的父母以及老拿这事儿让我罚酒的晶晶之外,一心龌龊的我竟然完全没有印象,要按道理说,要真有这事儿应该跟里程碑似的,可是我怎么能忘记呢?

于是我只能将这个原因归结为从幼儿园就抢我午饭吃的晶晶那时候肯定特胖,屁股根本没有肉包子捏起来质感好,于是主观上强行忽略了这段并不美好的初入江湖第一次的流氓般的回忆。

我说这么多不是要告诉大家这又是一段青梅竹马却因实是难以捉摸而不能相恋的苦逼青年情侣的中年见面,而是我跟这个叫晶晶的关系实在太好了,我们曾经18岁的时候因为机缘巧合被我看到了她的胸部,按道理那个男人都是野狼一般的年级里窝边草小太爷我也不在乎了,伦理道德也不管了。

可是看完之后我却第一反应是扑哧一声吐了出来,当时我俩都挺尴尬,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吐出来。“谁他妈知道怎么回事儿呢,我还想知道呢。”每次面对我这个问题,晶晶就会如此这番回答。

前面还有一个名字,范爱国,其实范爱国这个名字就和小学生作文里“今天我和妈妈一起去公园,公园里好多人。”里的“好多人”作用一样,在文章本处起到了修饰作用。

范爱国是2009年到2010年这期间甚至更远的时间段里那个对晶晶宣有主权的那个男人。

而让我失望的是,在1990到2000年之间我像对待一条狗一样,晶晶的主权一直是由我宣布持有的,比如“晶晶,我去拉屎你一会儿给我送纸”这类的。在某段期间,我们俩似乎都不需要什么恋爱,我看到所有青春期女孩的缺点,她却因为我误以为所有青春期男孩都会让认识的女孩送纸,送饭,帮忙抄作业,为打架做伪证。

“哥们儿,这次咱可真得发了,不发都不行。”范爱国一脸自信的冲我单手比划着说。虽然在敌我战斗几十年之后的今天,我还是难以不将他刚才的行为理解为是不是要让我炸毁西安市政府或者到哪个军区窃取大锅灶资料配方这类违法乱纪破坏社会团结的事情。

推杯换盏之间我听明白了点儿范爱国的意思,他意思他和晶晶两口子出100万,我出个50万,再拉几个朋友每人50万,弄个什么厂,每人投入也不多,不至于倾囊而出,大家也都轻松,一块儿弄个副业干。

我大概听明白后尝试的说:“那这事儿肯定不能走股份有限公司制吧?所有权和管理权分开,又众人指手画脚不好,我意思要么就某一对儿或者某个人来管理这个事儿,其他人就只负责分红或者不管这事儿。”

范爱国抽了一根烟,呼出一口看着我平和的说:“我觉得胡子说的挺有道理的。”

听到这儿,这个局也就揭开了,无非就是范爱国想通过晶晶的关系扎上一笔钱来实现丫自己的梦想,往好听了点儿说这是自己人和自己人合作都踏实放心,心贴心。往不好了说我直接酒瓶就去上去了。

正说着后面传来一声娇嫩的:“师傅。”我头回都没回直接接上一句:“徒弟你回来啦。”说完回过头看,才发现是一姑娘希望我站起来一下要倒车出去。

得。虽然我们走入了人民群众内部,但是占道经营这点儿我承认我也有些内疚。被人叫师傅感觉可真奇怪。

过几天也许就能看见我的“孩子”了,如同所有生命的降临,不光有母亲生出孩子时候满脸的汗水,同样要记得在制造过程中孩子他爹浑身是劲儿低头闷哼的一背汗水。所以最近处于制造期的我都忙疯啦。

Pages: Prev 1 2 3 4 5 6 7 8 ... 13 14 15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