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分类:生活的操性

自私自大爱说实话

2012年10月23日 1:53 下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丧失,不断的丧失,当你面前一条一条的路被任何原因丧失掉以后,那些才可以选择的,甚至之前未被重视的路便浮现了出来。

上一篇博文还是7月份写的,那个时候的夜晚,我骑着摩托,摩托昏黄的前车灯照亮了小区,照亮了马路,穿着大短裤,小风吹着自己的小腿,皮肤传达给我异常清晰的感觉,喝醉酒以后还可以脱掉上衣,裸露着上半身躺在地上,沙发上就昏昏睡去。

随后到了现如今,即将11月份,大部分北方城市应该已经准备放暖气了,有些地方可能已经下过雪了,我穿着厚厚的睡衣坐在电脑前,因为季节的原因,房间昏暗无比,懒得开灯。

也许是因为寒冷的原因,似乎整个小区都安静了下来,如同冬天裸露在外面的水龙头滴下的第一滴水滴,冻住了。

如同大部分人的感情状态,有些看我博客好些年的人,从2007年开始吧?我不厌其烦的喜欢聊我喜欢夏天,喜欢夏天的恋爱,夏天的味道。所以如果到了秋冬,大抵上要么自己个儿冻着,也不找对象,要么就是有个对象,和冬眠似的。

不知是否随着年龄的增加,也不知是否是看多了见多了,越来越觉得每个人在这个社会上,这个世界上,茫茫宇宙万千星空下的地球上,每一个人是多么的难得。

就像我承认有些人性冷淡,爱吹牛或者像我一样,那个词儿叫什么来着,对,“酗酒”。我认为这些词儿并没有什么任何的意义,只是一个爱好,一个专长,就像你能在全是红色的教室坐一天我就没法儿,我能在漆黑的屋子里坐一天得能把你逼死一样。

每个人的专长不一样,兴趣不一样。但是突然有一天,有这么一帮闲人,他们琢磨出来:“你这么喝酒叫做酗酒,这算什么?这是酗酒!这是不良生活!这是恶习!”

但是这些人可以天天逛街,可以天天吃火锅,可以天天撒谎,因为他们在批评的是一个他们本身并不爱好,并不擅长的事儿。当然,大可随便说去吧。

在去年夏天吧,我看到美国一个真实节目,大体上来说就是在一个餐厅里,安排一个人员故意扮演刁难同性恋的服务员,然后再找两位同性恋领着两个小孩,在大庭广众之下故意说一些:“你们怎么好意思领养小孩呢?小孩长大以后得成什么样?有没有廉耻”之类这样的话,看有没有见义勇为的人出现。

突然有一个两个胳膊有纹身,戴着耳环,寸头,在中国培养的价值观里是坏人的小伙子走过去,把服务员叫到旁边说了类似于:“上帝说我没资格评价别人,别人也没有资格评价我。”这样的话。

经历越多,感受越多,评价别人除了你是八卦专业户,或者你评价的事情你可以改变,尊重每一种人的生活方式。

我曾经留着鸡冠头,穿着皮衣,拿酒瓶和老外打架,我曾经光头拿刀为了几百块钱帮人冲工地,我曾经不务正业就是在家玩儿命写东西,我现在还常常一周和朋友喝好几次酒,我并不觉得我任何时刻的我让我后悔,让我反感,我觉得每一个瞬间都是让我现在喜欢或者不后悔的时候。

我还他妈听李志的歌曲忧伤过呢~!都这么了我也没烦我!~我觉得我挺好~

还能谁说你两句你就变一个人格,再说两句再变个人格?不烦那?不累那?之前人生数十年的经历造就了你现在的性格,之前人生数十年的生活经验告诉你你就适合这么活着。要能变个法儿活早他妈改了。

记着阿,你就你,甭搭理别人,你都不觉得你牛逼,你指望内帮傻逼夸你牛逼那!走着,对了,晚上有人喝点儿没?

别被爱情蒙了你!

2012年07月21日 2:01 上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你好,我的老朋友,自从上次以后太久不更新。也许是因太多忙碌的事情,太多心苦的事情,是的,我不辛苦,心苦而已。

 

有时候常常觉得自己异常自私,每每遇到无人可倾,无人可讲,我便找寻到你,在这白白的文字板上打下只言片语。

 

你亦一如以前一般,不再言语,有二三看客,四五路人,看过笑笑,便依旧剩你一人。我的BLOG,对你太过不公。

 

那些开心的事情,喜悦的事情我与友人,恋人倾诉,庆祝。

 

那些难过的事情,那些让人喉咙处似乎被人突然掐住没有办法说出的状态,我就只好找到你,有时候只言片语,你也并不问我,到底内心怎了。有时候洋洋洒洒你也并不问我,心中的话用那么多文字来掩盖,想说的说出来了没有。

 

随着年月的经过,逐渐觉得自己内疚,负罪的事情太多,有人说这是成熟,我也不好为此下定义,但是,这种越来越讨厌自己的感觉,真的很差。

 

有时候发现自己似乎是一个不善儿女情长的人,对感情无比重视,好似心中的宝贝,又好像手中的手钏。

 

想要张嘴问人,想要问:“究竟如何去爱。”

 

那些固执的,古板的老头,可能会告诉我,爱是珍惜,爱是永恒之类的屁话。

 

也许远处的哥们儿会给我说:“爱就是想喝酒的时候,那个人说我陪你喝点儿吧。在你心情难过失落的时候也不吭气,就这么陪着你,也挺好。”

 

今天吧,还是前两天,干嘛去了,就突然在小学门口定住了,夏天午后你们都知道的,知了少了,不过脑海里自动补全了知了,补全了我儿时伙伴们嬉笑追逐的身影。

 

对了,是什么时候,我碰了感情呢?

 

当初是谁蒙着我,让我觉得感情是那么美好,那么需要去追逐,那么,那么占有人生如此大的一片地方呢?

 

爱情这事儿挺没劲的,而且还挺傻逼的。就看了几幅情侣图片,看了什么爱情电影,看到了身边的谁身边有个人,就觉得好了是吧?

 

觉得和人手拉手特好?手拉手能干嘛?

 

但是你却因为这个人一颦一笑不对劲儿了,你觉得这就是这样美好,你找尽了时间所有美好的词汇来形容那一时刻的感觉,对方的一个生气,一个倔强的离开,一句残忍的气话,都让你觉得,完了,世界崩塌了,每一秒钟那么痛苦的难过。

 

活着要面对的最大痛苦就是那些曾经一起的画面,是吗?你觉得你的生活开始变得一团糟,没有那个人在你身边,你就没有办法再去享受曾经每一份美好,快乐,连吃饭都觉得当初两个人一起吃的好。

 

天啊,MAN,你怎么了?怎么把自己的生活经营成了这个样子?在没有女朋友,在没有爱情的日子里,你都是怎么活过来的?你从来没有高兴过,快乐过吗?别逗了哥们儿。

 

是不是也觉得挺傻的?这一切可不都是你自己经营的嘛,你将爱情放到了不远的人生路上,你觉得所有的一切你终得经历到它,所以你开始惴惴不安,你开始觉得是不是要找一个人了,是不是也该找一个无论自己爱不爱都得先找一个了。

 

天啊,什么时候你的世界变得这么糟糕了。

 

需要和一个异性去精打细算彼此的付出,需要和一个异性去为一个莫须有的原因争吵烦心,HEY,原本不必的,不是吗?

 

这个世界很美好,在那些山峰顶端去你发现云朵和高空里纯洁空气的是你,在痛苦时候真正理解你和让你释怀的也从来不是爱情是最大的神父,给你最大的救赎。

 

这个世界最牛逼的时候,永远是你自己感觉牛逼的时候,而不是别人说你牛逼的时候。爱情就是鼓着劲儿让另一个人觉得爱你就得夸夸你,爱你就得让你觉得你自己最牛逼了,快别去他妈的了吧。牛逼永远是你心头那一股热血的感觉,那一瞬间心跳的感觉,从来不是靠别人说你牛逼你就牛逼了的。

 

如果别人说你牛逼,你也就不行了,不得了了,爱情里的那个人都说你牛逼了那你肯定牛逼了的这种想法就赶紧他妈的扔了行吗?

 

别聊爱情,我怕黑社会。

你站在那里,好像太阳特别大。

2012年04月26日 8:41 下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距离五月份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天,五一放假,不知道妈妈还会不会带我去儿童公园划船,那里山支茂密,绿油油的草地,玩具枪,大鹅样子的船。

妈妈说:今天可以不戴红领巾喔。

 

和朋友又是一地酒瓶,我不喝干啤了,现在只喝九度啤酒。

最近常常有那么一两个瞬间,心痛到要死,各种17岁非主流内种伤到内心的痛。

夏天总是这样,伴随着迷迷糊糊的每一天,伴随着每一个片段,每一杯啤酒,每一口浓烟,你就丧失在了那里。

 

醒来不如做梦,做梦不如醉酒中,而这一切,无法代表你活着。

 

那么,什么能,代表,你还活着?

 

她:你站在那里,眼睛眯着,一脸疲惫,好像,好像那天的太阳特别大似的。

我:你记错了,那天,是一个阴天,绵绵细雨,而我,根本没有出门。

她:那可能是在我脑海里你一直就是那副模样吧。

 

我:那你还愿意和我玩呲水枪吗?

您吉祥

2011年10月27日 12:35 上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通常伟大的领导人是不会经常没事儿写东西的,虽然毛泽东先生在万忙之中写了无数著作,论文,语录。得,给自己又白找了一借口。

本来打算不用这个博客了,正好域名该续费了。后来想想,行了,这地方跟我家附近一小胡同似的,喝多了吐这儿,真心话也就就着酒吐完之后说这儿了。多少次喝完酒打电话吐真心,多少次和哥们儿喝大了,就坐在这儿絮絮叨叨的聊天儿,不是说这儿有多好,只能说是……

舍不得吧。

就像我跟我姐们儿哥们儿们说的一样,回头哥们儿发了,对面儿的烤肉摊哥们儿直接每月注资,甭管你们盈亏,你们自己个儿的事儿,给你们出资就是想给自己个儿留个地儿。

很多人不知道我跑哪儿溜达去了,博客长时间不更新,说实话,哥们儿姐们儿,哥们儿弄了一事业,倍儿高端,只面对高端人士,基本符合了我只赚富人钱的理想目标,哥们儿现在忙着呐!

对了,您问我,我是不是还好喝那么两口,您猜怎么着?

已经忘记了有多长时间,像现在这样打开电脑,放着音乐,面前放一罐冰镇啤酒,抽着烟,看着烟雾氤氲在电脑屏幕前,开始写下这些文字,敲文字的键盘声和轻音乐里声音交融在一起,好像两个人聊天,这会儿心情能放松下来。

氤氲。这个词儿是我跟郭敬明学的,查过字典才知道怎么念。

身边朋友不少,可是偶尔一个人寂静在家,看着这个博客的时候,却像老友一样,需要聊聊天的时候,打开他,而平常也不甚怎么观看。这样说来,我竟是有些忽略了这位老友。

我似乎每年的这个时候,八月底,九月,就会心情变得异常低落,北方的天气通常是夏天过了就是冬天,而秋天与冬天的区分无非是下雪不下雪,着衣薄厚。

我喜欢夏天,我不止一次的由衷赞扬夏天的大太阳,树梢下面模糊的样子,知了不厌其烦的叫声,小孩儿穿着大短裤在城墙根儿下拉着风筝,满脸大笑的奔跑着。那些即使雨后土地湿润的气味也让人精神一悦。

而这些记忆似乎早已经出现扭曲,我不记得那个拉着风筝满脸大笑的孩子是我自己,还是曾经我匆忙撇过的一眼路人。

好像现在的小孩都不会在大太阳下,去听着知了和伙伴们漫无目的的在大马路上溜达了,他们手里拿着电子产品,不怎么说话,甚至也不需要和朋友分享游戏攻略了,上网搜索就好了。

“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这种装逼的语句,即使在那会儿“非主流”,“火星文”这些概念都没有,这些语句正常存在的时候,我都非常讨厌。

这不是教唆人谁都别搭理,甚至自己都别搭理自己吗?

可是我现在却时常有这样的感觉,我无法将这个归咎为我“非主流”的基因苏醒的太晚,还是人到一定年纪难免矫情,想到这里我就不禁对自己生起闷气来。

参加饭局,酒局,经常一群人大吃大喝,有酒有肉,有名片的发名片,没名片的加微薄,拍马溜须这个词儿有点儿过了,但是经常会有一个人面红耳赤举着杯子走到一个人面前说:“X哥,哥们儿纵横江湖这么多年,很少见到您这么纯真的人了。”

然后X哥就会面带欣慰拍着他的肩膀说:“我曾经也和你一样。为了年轻,为了投缘,碰了。”虽然我已无法像当年还有苗条身材的拍着大腿指着他们说:“你看你们虚伪不虚伪。”可是做为一个经历了这么多年岁月洗礼的胖子,我依然不屑。

很多年以前我力求将自己塑造为一个谁谁都认识, 谁谁面上都走的过去的人。在中国有一种奇怪的理念,就是如果你可以认识很多人,并且在一群陌生人面前可以迅速全熟,这就代表着成熟和善交际。

加之有很多扯淡的书会告诉大家,一个人怎么怎么认识了各种各样的朋友,在其最为难的时候各种朋友会汹涌而至的帮忙,而这会儿这个倒霉蛋一定会流着眼泪说:“你,你,还有你,你们怎么都来了。”

当然面对这种镜头的时候,身为一个胖子,我也会情不自禁的流下眼泪。

但是事实是,我身边有很多身边杂七杂八什么人都认识,对人实诚,够意思,但是其实结局很惨的朋友,要么不断被借钱,每借一次少一个朋友,要么被骗,要么就是每天会有很多热心的人告诉你保险的重要性和如何快速挣到500万。

我15岁就明白,电视,文学常常表达赞扬的东西就是这个社会上所最缺少的。比如日本对吧?他们的一些电影,会炫耀什么时间很长,那也很长对吧?其实你看,这个就是这个社会缺少的。日本什么电影?别装了,看看你迅雷以前都干过什么。

我说这些,其实只是想告诉一些朋友,有时候“自来熟”,违背内心留着一堆朋友电话,其实一年也打不了几次,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我身边一些小朋友很喜欢这样,搞得我很烦。好像这是一种社会人必备的技能一样,经常有酒局第一次认识的人拉着我拼命喝酒,没话找话,临结束留电话, 声称一定要这辈子结拜继续上辈子的友情。

有时候面对这些王八蛋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只能内心说我曾经也像他们一样傻过。

其实你看,本来今天开始写的时候,内心无比忧伤,加上音乐又是类似《悲惨世界》那种极其凄惨,还有些二泉映月的悲凉,让我开头无比沉痛。后来截止到现在我发现音乐已经变成了欢快的小笛子。

算了,本来就是说瞎聊,老有朋友说我为什么最近博客写的少了,这个,男人你知道吧?到了一定年龄,无论生理还是心理,都会不能是你想要就能给你的是吧?

有在玩儿微薄,欢迎大家关注:http://weibo.com/thehuzibeer

不过最近发现做为一个大老爷们儿,对于微薄这种一次就一百来字儿的东西,也没多大意思,搞得嘴很碎的样子,有辱大老爷们儿的名号~

你得让我难看的咧着嘴开始对你笑

2011年04月9日 10:59 上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我颤颤抖抖的打开窗帘,下身着内裤向着外面的阳光伸了一个懒腰。其实今天的天气并不算太糟。

我几乎每一年蛰伏在秋天落叶成林,冬天雪夜犬吠,春天万物生长。只有夏天,当我用手遮住我眼前的世界,而阳光还是毫不留情的投过指缝照耀到眼睛里我才觉得舒服。

我躲在城墙根儿的阴影里,哆哆嗦嗦的点上烟,走出来才发现那些阳光不再是那些浮华,而是带有温暖的阳光。

我眯着眼睛看着太阳,仿佛这几年的时光都不曾存在,每一个夏天和每一个夏天衔接成了我生活的片段,那些秋天,冬天每一个季节的情感,那些恍恍惚惚的肢体,雪夜里昏黄路灯下的背影,全都被第一道阳光击碎。

我不想在雪地里撒点儿野,我就想在阳光下的马路牙子上和我的那些哥们儿姐们儿们嘻嘻哈哈拿着酒瓶走过,大短裤和丝袜交织在烤肉摊桌子下面。

冬天太安静了,一片树叶的掉落都能发出声响,我喜欢热闹,却不是那种没头没脑去夜店,KTV的热闹。是书上有麻雀叽叽喳喳,啤酒瓶彼此撞击之后感觉。

每一年的夏天即将到来,我都无比兴奋,可是时光对每个人改变都像你床边的中年妓女,她抽着烟,咧着嘴冲你干笑,在你青春萌动冲动过后,你发现了你无比厌恶她,而她也早已将你改变。

妈的。这是比喻!我不认识中年老妓女!

接着来。

以前经常有朋友发给我一个博客,说这个人非常有才,才华横溢什么的词儿,打开来看,词语平庸,叙事普通。

俗逼。

可是回过头来,你看,我都不想说脏话了。我如同每个曾经被我嘲弄过的人,将这个博客变成了一个俗逼。

时光这个中年妓女,依旧在床边斜着眼看我,我骂骂咧咧又无可奈何,献媚似的摆出假笑,为她点烟。

悲观者乐观,乐观者悲观。

2011年02月23日 11:13 下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写了太多商业文字稿件,剧本等商业化的东西,生活变的尚可,不得不说文字工作是一个非常懒惰的职业,每个月用三天,五天逼自己写上一些商业的东西,剩下的日子饮酒,与友人谈笑风生即可。

忘记了2010年哪一天突然想写东西,却发现已经写不出自己想要的东西了。顿觉原来是手脏了。

梁启超曾经说过:“常以今日之我宣判昨日之我”,梁任公的话在那一天飞入我心,于是决定停笔,不再写商业稿件,甚至自己想写的东西也尽量克制,不去动笔,空空脑子,让手干净净。

于是辜负了诸位看官,辜负了这博客,我的博客好似我在远方的一座小居,如有一山一水一屋,那么想必此刻定是荒草遍布。

梁任公说,“我是个主张趣味的人,倘若用化学分析‘梁启超’这个东西,把里面所含一种元素叫趣味的抽出来,只怕所剩下的只有个零了。”

这点心有戚戚焉。

那种每天要死要活的工作,只不过所吃,所喝,所住,所操能够更高标准一些的生活,我一直不甚喜欢。生老病死,一具老骨,若干年后一帮傻逼后代抽着烟了无生趣的在我墓前洒上点儿白酒,放个小花儿,那也太过无趣。

于是我从2010年上半年刻意让自己多看了些电影,多读了些书,然后打算在2011年好好静下心写下一些自己想写的东西,故事。力求和一个AV女优一样,即使身躯俱烂,也有一些自己的东西留下。

而不是工作,下班,回家,琐事,操逼,死去,然后再坟墓里看着一帮傻逼后代心不在焉的给你的墓放几朵傻逼小花朵。我倒也想着把我的骨灰撒到什么山岳,大海之间,可是有个什么景点规章,回头我的后人好心撒骨灰,结果撒了一半被治安拘留十五天那就太傻了。

越来越觉得,其实今天吃的是白馒头也好,睡的是大马路也好,其实你他妈挂掉以后都是一个样子,索性不如让生活更好玩点,多有些经历,多写点好玩的东西出来。

很久以前我以一句话为座右铭:“读好看的书,看好看的电影,结交好玩的人。”

你说你现在住的是500平方米的房子,吃的鹅肝酱,我吃的是白馒头,住的是大马路,100年后会有人在乎这玩意儿吗?当然,有人说那死了以后人家可坟墓比你大,比你豪华呀。是呀。我坟墓小,不豪华,可是他妈样子防盗啊。

这么说来有点儿像和尚的说教。

在我不怎么说话,不怎么写博客的日子里,我看电影,自省,自慰,和朋友饮酒,谈笑风声,我觉,这样甚好。

2010和套子一块儿丢进垃圾桶

2010年12月31日 4:15 下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我打算用非常诚恳的话语来写一篇年终总结,人总是这么贱骨头,上班的时候最烦写这类玩意儿,现在自己写,就好像有人在你耳边跟你说:“小心点儿,前面危险。”你还非得往前走一样。

既然为了保持诚恳,保持善意,在今儿寒冷的一天里,我一次都没有勃起过。

在2010年我成功的开起了淘宝店,做起了买卖,不用再去为了生活写那些恶心的商业稿,我真的没法儿再写张先生和李女士到底他妈为什么分手了。也推掉了几个商业专栏。

2010年脾气变好了,但是还是在我熟悉的烤肉摊被隔壁找人砸店的时候见义勇为了一次。

2010年对有所感悟,说实话我确实不觉得一直听摇滚就真舒服,我觉得有时候听听流行音乐也挺好的啊。人难免伤感秋怀,耳机里总是“黑暗犹豫的社会容不下我的处所”这类的确实真没辙,更有二的失恋了跑道角落双手抱腿坐在地上耳机里传来“杀了他!杀了他!用你的中指为你自己选择!”这类的朋克音乐或者死亡金属。

其实你要听听周杰伦的《回到过去》什么的歌,我觉得比那顶用。

2010年我的爷爷去世,之前专门写过这个事情,暂且不表。

2010年,小时候和我一起上街打架,拿着刀和对方对视放狠话,打群架的朋友,有俩进了监狱,一个现在吸毒,据说他现在给那些中老年同性恋在巷子的角落里口活,射到嘴里50,没射20。还有一些朋友做生意做的也算风生水起,也有的朋友在部队混上了干部,做了我最想做的事情穿上了军装,虽然和平年代挺无趣的,但是纵观现在局势,我觉得他这辈子能赶上。而我,躲在家里开着所谓新时代的生意:开淘宝,偶尔酒兴大发乱写点儿东西。

许多的人离开了身边,许多的新面孔又出现在了生活中,似乎除了酒桌上的酒瓶,我那一沉不变的笑容,许多东西都变了。有些虽然没变,但是变的东西你看不见。在外套里,在毛衣里,在心里。

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摆脱了文艺青年的称号,后来竟然又有人叫我流氓。我说你好好说话,他说你是有文化的流氓!无奈耸耸肩。

回顾2010年,感慨颇多,我像一个小弟一样,被时间一脚接一脚的踹向前方,偶尔歇息一下立马当头一脚。

2010年博客更新的很少,因为我坚信任何东西不能过度,东西写的多了就写不出来了,钱赚得多了,也就花不出去了。

我其实很喜欢2010年这个数字,总是看不惯2011这个数字,但是如同所有的事情,你看不惯顶个蛋用,要么打趴下了,要么跪下认卯。我打不过,我要打得过又有傻逼出来说老子写的是穿越文了。

2010其实挺好的,偶有烦躁,偶有心烦,但是大体而言终归没有那么坏,没过去一年,就正视那一年发生过好了,非主流又怎样,你还不是那一年街道上很潮的人?被人甩又怎样,还不是那会儿很幸福?

那些不好的东西正视他就好了,然后礼貌的跟他说再见。

2011年是民国100年。也许等到2111年的时候,根本没有人会记得100年前这帮土锤是怎么过的,所以,发愁什么?管他个屌做自己吧。

 

元朝无名氏——《雁儿落带过得胜令》 
一年老一年,一日没一日,
一秋又一秋,一辈催一辈。 
一聚一离别,一喜一伤悲。 
一榻一身卧,一生一梦里。 
寻一夥相识,他一会咱一会,
都一般相知,吹一回唱一回。 

12月24日深夜到12月25日凌晨,是全世界爱情旅馆房间最为爆满的一天。

你喜欢的女人,你曾经憧憬过的少女,你喜欢的女艺人,你的姐姐,妹妹,同事,同班同学,只要她们不在你的视线里,70%都在别的男人的身体下面。

她们快乐的呻吟着,而声音却永远传达不到你的耳边。

姑娘,如果明年国庆期间你当妈妈了,我想你应该知道播种的日子是在圣诞老伯伯找你的这天,给你的礼物。

你看,下雪了,多美。

2010年12月25日 9:41 上午  |  分类:生活的操性

昨儿喝大了,一个人百无聊赖穿着睡衣将自己裹的像是一个粽子。你说为什么所有傻逼写冬天穿得厚都只能想到说裹得像个粽子。

2010年浑浑噩噩到了年底,浑浑噩噩从早晨起来也没洗脸坐在电脑前处理事情,发现肚子饿了,拿着钱包在睡衣外套上一个外套,眼睛没怎么睁开的样子,一脸的麻木,慢吞吞嘴上叼着烟下楼,走到楼栋口的时候看见了漫天的雪花,看见树枝上的积雪。

走出小区,宽敞的大街两旁所有的树木都被雪花弄的特别好看,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有一个成语“银装素裹”。

当时就觉得这个词儿特美,那会儿的雪比今天大很多,下午放学走出教室的我和二班一个女同学一起站在门口,当时我故作忧郁却又洞悉一切的口气说:“看,你身上的雪花,这让我想起了一个词:银装素裹。”

年幼的女同学被我一番话弄的点羞涩,我故作情场高手一般,轻哼一声,往前走去,女同学碎步跑上来问我:“你干嘛去。”

我轻轻抬头,看着天空说:“你看,下雪了,多美。”

然后就热气腾腾和伙伴们杀入雪地之中,做基础工事,加掩护体,画战场沙图,然后用雪球来一场红蓝军大会战。笑声,叫声,在空旷的雪地里传了很远。

你看,今年的雪终于来了,我站在楼洞口,穿着厚重的睡衣,一脸的疲倦,突然看着漫天的雪花就笑了。

总相信,八十岁后,无论是我哪般摸样,我还会说:“你看,下雪了,多美。”

Pages: 1 2 3 4 5 6 7 8 ... 13 14 15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