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帮主胡子

Hey,我的女孩儿

一直觉得这封信应该很久以后才会写,但是正如世事无常,我们习惯了每天发生的小意外,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2016 | 一条评论

日子也没白过

我再也没有见过妃悠爱第二面,我再也没有宿醉在街角不停的在打电话,再也没有看过凌晨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2015 | 12条评论

我这样是不是太坏了

身边的手机电台女DJ用稚嫩的声音说:“下面,我们在夏季,为大家播放一些我们储藏了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小说 | 留下评论

中学那些不良少女后来怎样了?

系回答知乎问题:http://www.zhihu.com/question/22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2015 | 2条评论

酒池里的舌头

几年前的我,绝对不可能在这样的环境下写的这些文字。 太阳晒到我的脸上,坐在房间内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2015 | 2条评论

书房里的那个人

“你累了吗?”   “没有,我怎么会累,我从小爬树扔沙包,到连续一个月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2014 | 5条评论

平静海面上唯一的轮椅患者

海面上波浪一波又一波,电闪雷鸣,或是深海面下的微生物,古怪的大虾们各有活动,也即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2014 | 6条评论

潜入深海的瘫痪病人

让我常常醉生梦死,穿着大短裤晚上在路边嘻嘻哈哈喝到凌晨的夏天就这样过去了。连同的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2013 | 3条评论

我的一位聋哑朋友

昨天看了《毒战》很多人冲着杜琪峰来,很多人冲着古天乐来,很多人冲着这两年港片拍的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未分类 | 3条评论

大奶子血溅四方,黑老怪直捣黄龙。

大奶子血溅四方,黑老怪直捣黄龙。如果当初有机会去参加这部电影的首映礼的时候,我一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专栏/稿件, 未分类 | 2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