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夜

2017年12月29日  |  11:14 下午分类:2017  |  74 views

跨年夜

我怕也挺纳闷为什么他今天找我,说是跨年明天却还是30号,蹦跶着脚趾头算,也是提前了几天。

他:“我今天翻到了以前的照片,发现今天是我和好多朋友十周年的日子。”

我:“那你没喝点儿,我前段时间看一帮网易网友搞得短片,看完都热血沸腾,两股战战几欲先走了。”

他:“我倒想喝点儿,可是那些朋友还在联系的已经不多了,四散各处,没散的也失去了联系。”

我:“嗨,什么事儿和什么人都不能太较真儿了,不有句俗话说的好吗?谁把谁当真,谁对谁真心。虽然有点儿过了,但是大概那么个意思,除了你自己个儿,谁真能把你当宝贝,就算你自己的生殖器,真有感觉了,也有可能遇到硬不起来,不够湿润,何况和你无亲无故的人呢?”

他抽了根烟,找了一个梅林午餐肉罐头的空盒。

我:“我说你也够不讲究的了,真要不知道的人看见这样子,还以为到哪个老干部家里了,不对,老干妈家里倒情有可原,太居家了你。”

他:“别说我了,说说你吧,抽什么烟还不就是那劲儿,喝什么酒,跟谁喝,第二天不都还是那股子难受劲儿,也没见你跟大美女喝了第二天精神无比,跟大兄弟喝了第二天就难受的啃水泥,跟谁喝不都第二天一个感受。”

我:“我觉得挺好的,又认识了一些新朋友,还和以前的老朋友联系上了,反正酒局不断,偶尔能遇上个喜欢我的姑娘,我也不急着操姑娘,就是喜欢身边儿有个人陪着的感觉,真不骗你,坐我旁边我就特别乐呵,听我跟哥们儿们喝酒,玩笑就特别好。”

他:“心里呢?还心心念念那个姑娘?”

我:“说不念叨是假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那是我谈过最好看的对象,还是当时没有狗尾续貂,直接就分开了,有点儿得不到的那种失落感,让我误以为我真的特别爱那个人。我操,我就怕我因为失落感把自己感动了,反而觉得更加珍惜那段感情,那可太操蛋了,那哪是爱情呀,我估计就是排队排了一天的肯德基,告诉你今天没有嫩牛五方了,已经卖完了的那种失落感吧,真要买着了,我也不一定能吃得完,你懂我那意思吗?”

他:“那你也够可以的,不是好歹也看明白了,看明白了,不也能好点儿,你等会儿我去喝口水,胖大海和山楂的,最近喉咙不好,西安雾霾大。”

我:“嘿……嚯……你这现在都保暖人生,养生朋克了吧。”

他:“别笑话我,你这还是年轻,真过个10年,你也一样,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今儿能开我玩笑,我就能预见到你10年后咨询我具体哪款秋裤不扎腿~!”

我:“这道理我懂,内天我和哥们儿摊儿上喝酒,看着旁边俩大哥就一瓶白酒,两盘凉菜,喝了整整一下午,我哥们儿说至于吗,我说迟早咱俩也得有那么一天。我觉得吧,人都有一个量,酒量,爱情量,亲情量,胡闹量,炮量……”

他:“你这话是挺费你胡闹量的吧……”

我:“别打岔,所以啊,我就觉得你年轻时候特别能胡闹,可能到30岁就得承受比一般人更大的压力去过更正经的工作,生活。你年轻时候如果太各种挑剔爱情,爱情中辗转,那么你将来可能就会随遇而安,随便找个人就成了,就大概都这么个意思,你那点儿量这会儿用的多了,随着年龄大了,那点儿量,这么说吧,比如每个量都是一瓶液体,和啤酒一样,那么年轻时候喝得多了,年级大了,那瓶量的酒没了,那你也就没量了。”

他:“你这还是从 年轻时候把怂不当怂,大了以后要怂没怂那来的吧。还是年少莫手淫,老来空悲切那意思。”

我:“您抬爱,我哪儿是那能二次创造的主儿,要具备那能力,我特么早发了。我反正就是这么琢磨着。”

他:“你能贫我倒是知道,我现在是话越说越少了,不知道说什么了。”

我:“是不是特世俗的那种,一张嘴就是聊项目,一闭嘴就是怎么赚钱的想法?”

他:“人总要生存,先生存,再生活,何况,到了一定年龄也要有社会责任嘛。你回头就知道了,目标越来越大,玩具也越来越贵,你对生活的概念总有一天不再拘束在那小烤肉摊儿上。”

我:“得,您别说,还真跟之前上班时候强迫听得成功学那种类似,那会儿因为是优秀员工,送去参加这种培训,吓得我直接辞了。”

他:“那不一样,我不积极劝人向上,我劝人年轻多作恶,因为时光总有一天会让你碌碌无为。当然,我这恶不是说让你全身心打架斗殴贩毒什么的,我的意思是说偏离社会规矩的恶。做一个恶人,反感一本正经,嘲弄行事规则,拒绝朝九晚五,抵制铁饭碗体制内。”

我:“也不能乱操姑娘”

他:“乱操小伙也不行。你说这个是人性道德上的事儿,我觉得这事儿特别简单,人性道德拿男人来说,就是讲道义,大老爷们儿的劲儿得在,我不太会表达,但是意思就是,你怎么着都行,得有个道德底线,那是最根本的,从小就知道的,比如得尊重女孩,做事儿别下作内层意思,有钱没钱没事儿,做事儿得规矩。最近几年没有什么好闺蜜和我把酒夜谈了,女人怎么做我也不好乱说。”

我:“得了,我今儿也有点累了,回聊,还有今儿个不叫跨年夜啊,这才几号,我才刚从外面喝回来,今儿可又大了,不过感觉可好,一帮朋友,热热闹闹的,回家倒头就睡,感受不到孤独。”

他:“我现在喝完酒很难立马入睡,可能也是因为年纪大了没法儿再那么没心没肺了,而且现在喝完酒,第二天特难受,喝的也越来越少了。怎么不算跨年,你看看右下角马上30号了。”

我:“2007年23点10分,刚喝完回家,我们十点半结束的,我记着清楚呢,临走还为了新年合影了,不信我电脑传你。”

他:“行,没事儿,我也就是今儿看了那张照片想跟你聊聊,再见胡子,早点儿休息,明天一觉起来,阳光普照,街道行人如流,熙熙攘攘,穿厚点儿。”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