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下一篇:

Hey,我的女孩儿

2016年03月11日  |  12:47 下午分类:2016  |  1,329 views

一直觉得这封信应该很久以后才会写,但是正如世事无常,我们习惯了每天发生的小意外,早餐摊没有出摊,约好的人临时有了事情,工作突然出了无数意外,原本幸福的朋友突然失恋,或者,自己以为的生活就那么被改变了。

 

耗费了太多时间去为了所谓的生活,所谓的前途,每天疲于奔命,醉于每一次的快乐与悲伤。所以忽然想起你的时候,却是你快不行了的时候,才开始想起了和你的每一次际遇,每一次你的陪伴。你是那么无声,不招人烦,又耐心的原来陪伴了我这么多年。

 

很抱歉现在才能和你好好说说话。很抱歉。

 

想起来每一次出门,朋友在外面等着我去喝酒,恋人等着我一起出去,因为工作的琐事得出去,那昏暗的房间里,临走时你的叫声,再到后来,你似乎习惯了,你不再叫了,只是看着我,然后我也只是说一句:露露,乖乖在家等着。

 

关上门有些不舍,下了楼梯就想到了一会儿见到伙伴朋友喝酒,玩乐亦或者工作的烦恼。

 

我怎么就那么蠢,完全没有想过你一个人在家里做什么呢,甚至连像样的玩具都只有那几个,陪伴了你好几年的布老虎,还有那个一动会吱吱乱叫的玩具球。你并不喜欢那个会响的球。我却自私的都没有想过要给你买一个喜欢的,或者,也许你根本就只是喜欢和我们在一起吧。

 

我的姐们儿,露露,我试着回忆起来,我们的每一次见面,这次不着急,我会一直陪着你。我不会再着急出去了。

 

2008.4.25 我们第一次见面,日子应该不准确,这个日期还是我看到当时回家的照片日期推算出来的。你看,你就是遇见了我这么一个粗心的主人,对不起。

 

我和辉哥聊了好几天,我想要一只雪纳瑞,辉哥说没问题,他有朋友开宠物店的,和家人的商量,家人也接纳了。我那一直不怎么喜欢狗的父亲可能因为觉得那个阶段我太孤单了吧,也没有说什么,花了很久的时间在前几天给我妈妈一直看雪纳瑞的照片,也说服了妈妈。

 

辉哥骑着摩托带我去宠物店的时候,果然有几只雪纳瑞,有的在卖萌,有的在哭,有的在咬人,我正好玩于摸摸这个,摸摸那个的时候,辉哥拍了我一下,说你看那只,趁着咱们玩,一直扒门,一直想逃跑呢,这身体绝对没问题。

 

因为离家不远,于是我用袋子抱着你,坐在辉哥的摩托后座上,一路上伴随你的叫声,我们横跨东大街,你不停的叫着,辉哥在前面烦的说你这狗怎么这么烦一直叫。

 

我却大大咧咧笑着,内心挺高兴。

 

中间袋子破了,辉哥也要去骡马市,于是我们下车,坐了一辆公交车坐了几站路回家了。

 

你看,多么有趣,第一次到家都是这么闹腾。

再后来,我每天带着你到处溜达,到处走,还记得吗,有一次在后院晒太阳,我尝试松开绳子,你呀,真是一点都没变,还是爱逃跑,直接跑到了隔壁楼的楼顶。

 

那个时候,你似乎看着远处,也许你的心当时就在远方。

 

后来因为我去深圳,香港,北京等地方,时而不在,你幸运的遇见了我的妈妈,因为我妈妈经常需要往返几个城市之间,你就在你那个专用的宠物小背包里和我妈妈走了很多地方。

 

再往后,我恋爱了,我失恋了,我在家工作,我出去工作,我忘记了什么时候起,你从早上定点会开始叫,闹着下楼上厕所,变成了也不叫了,等我们起来了,拿起绳子了,才高兴或者激动的叫着。

 

抱歉,我不并不知道你从那么早开始就变得懂事,那么安静的陪在我们身边。

 

那段时间,我实在太年轻了,年轻人总是有很多不知道是不是该忙的事情去忙,去有喝不完的酒,和见不完的人。

 

我记得我带着你去对面的烤串摊儿和朋友喝酒,我把你拴在我的腿上,和朋友们喝酒,聊天。你也没有怎么闹。我记得无论多晚,我从黑漆漆的夜里,走到院子那亮着昏暗小黄灯下面,再走到单元口,再上楼,你总是我一开门就叫,我担心吵醒父母,总是将你赶紧抱在怀里,伴着我7,8年里的快乐,失落,有时候虽然咱们俩都不敢出声,但是我抱着你在客厅转圈,有时候我心里难受的抱着你一言不发。

 

你始终一直陪着我,如今回忆起来,好像我们后来说过最多的话,就是在我晚上回去呢。

 

我去了成都,去了深圳,去了很多地方,待了半年一年以后回到家,一个人坐飞机到了咸阳机场,再做大巴车到西大街,拉着行李箱回到家,院子的绿化变了,街道变了,原本熟悉的老店转让了,回到家开门,你还是一如既往立马扑过来,冲我叫,倒在地上亮肚皮让我摸。

 

啊,这才是家。家还是家。没有变,你也还认识我,你真聪明。

 

回来后的我,你经常叼玩具过来,而我要忙于找新的工作,只是顺脚踢开,真的很抱歉,如今给你说起来,我才发现我忽略了你那么多次。

 

Hey,我的姐们儿,如果有机会,我绝对带好多玩具,我要腾出我的时间好好陪你。

 

Hey,我的姐们儿,你知道吗,自从你绝育后,成为了那绝育后性格会变坏的1%以后,确实挺招人烦的,当然,我也知道你所承受的痛苦,刚绝育完,子宫摘除,我妈当时把你放在床头,早晚呵护,你只是哼哼,我妈出门去,担心你一个人孤单,给你开着小广播,让你不要那么孤单一点。

 

从那以后,你特别黏我妈妈。所有人只要进了咱们单元,不管几楼,你都会立马窜起来跳到门口叫几声,除了我们家人,哪怕我舅舅进门,辉哥进门你都要乱叫一通。要给你说半天好话才愿意不叫了。

 

是不是,那次绝育,让你疼了,让你害怕了,让你被陌生人伤害了,所以你就固执的认为着,你受过伤害了,不能再让我们受伤害了?

 

我从最早的MSN SPACE,再到后来的博客大巴,网易,到自己的博客,如今翻起来有很多说你的文字。

 

我有两个朋友,她们也都叫露露。北京的张璐,和西安的露露。

 

西安的露露经常见你,她也经常来家里喝酒那个时候,她每次来,我们都会开玩笑说露露见露露还叫呢。她也老假装说你 你讨厌,别叫了别叫了。

 

你挖烂了她当时引以为傲的新蓝色袜子时候,她也站起来说 露露你真讨厌。

 

可是你知道吗。她虽然嫁到了新疆,在你在医院受罪的时候,在你在医院呼吸已经很困难的时候,她还打电话过来询问你。

 

你看,其实我们并不讨厌你,我们都喜欢你。

 

你并不是一个讨厌的女孩,露露说 8年了。

 

是呀,8年,我们走了多久,我们见了多少个日出,夜晚,你从我们青春,走到了我们成熟。我记得我留着傻乎乎的头发,高兴的抱着你照镜子。当时你不屑的表情还闹腾了半天。

 

你总是叫,让楼下的老刘家,也挺讨厌的吧应该。但是他们也总是在院子里见了你说 露露把毛剃啦。

 

露露咋今天不高兴呢

 

露露今天又吃啥好的了感觉变胖啦……

 

你不厌其烦的在他们家楼上叫了这么多年,从小小刘是小孩,叫到他现在也上初中了。

 

昨天知道你不在了,小小刘和他的妈妈也哭啦。

 

昨天知道你不在了,姥姥虽然现在身体不好,也哭啦。

 

你看,你这么个讨人厌的小家伙,怎么会惹人哭呢。

 

露露呀,你可真是讨厌。

 

从大前天我知道你开始不吃不喝,我就尽快赶了回来。抱你去附近的宠物医院,医生给你打了营养液,消炎针,可是你还是站不起来。

 

无论是谁,哪怕是家人,碰一下你的屁股,你都不愿意的,可能是当时绝育手术让你害怕了吧。

 

可是大前天你就那么一动不动的躺在医院的桌子上,连有猫跳到你面前你也没有理,就那么躺着让医生把温度计插进的肛门你都没有反应。只是呜呜的哼着。

 

因为你一天一夜没有吃喝,也没有尿尿,抱你回家,把你放在你最爱的家门口的草地上,刚放下你就尿了。

 

一大滩血,比成年人手掌伸展还要大。你忘记了你已经四肢动不了了,你本能的从草地上跳出来,往单元口走去。

 

我以为你有了好转,却发现你左摇右摆,差点摔倒,我赶紧过去包住你,抱你回家。

 

回家后,你还是不吃不喝,要知道你可一直是能喝水,只要有吃的立马去吃的主儿。

 

没有犹豫,我听说南二环的宠儿乐园的医院还行,带着检测报告就去。

 

在车上,你就那么躺着呜呜,呜呜。

 

去了以后医生抽完血后,说要打吊针,当时我心疼的不行,因为你下午才输液了几个小时。

 

医生说,只要坚持输血浆,打针,10天就差不多了。

 

行,只要你能好好的,就行。

 

11点多了,我算了一下,你已经连续打针最少6,7个小时了,我就说抱你回家,这个时候心情应该也挺重要的,回家总比这陌生的地方要好,加上医生9点下班,咱们从来是不给人添麻烦的狗,别耽误人家下班。于是问了是否可以带回家,当得知可以后,医生利索的收拾了吊瓶等。

 

到家后,输到了晚上1点40多。

 

一觉起来。你拉了,只是一滩黄水。赶紧带你去医院,医生说得拍片两次,我看着医生们全副武装,而你连一块盖的布都没有,我心里确实难受的不行。

 

第二天一天,我都陪着你,医生建议说做个穿刺,看腹水多不多,我说刚才拍片不是就说为了看腹水才拍片的吗?

 

医院需要盈利很正常,和医生有提成挂钩也正常,但是,我不想让你再受罪了,穿刺。

 

医生可能不知道的是,差不多再过一周就是我姥爷去世的一周年,我太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浑身发黄,要穿刺,我看到了姥爷最后受过的罪,我不想让你受罪了。但是医生还是反复建议及时不穿刺,继续再输液一会儿。

 

那会儿的你,已经四肢无力,动都不能动了。我抱你出去尿尿,你不管在草丛,还是水泥地都是刚放地上就全部趴在地上了。

 

回去以后,医生还是建议再做检查,我和母亲商量过,决定不再治疗你了,带你回家,不希望你和姥爷一样,最后的日子还要再受罪。

 

甚至我开了安乐死,如果你今晚抗不过去最后抽搐,痛苦的时候,不想让你那么辛苦了。

 

因为那个时候已经输液输到你鼻腔开始流血,还在输。

 

四肢动弹不得,2天2夜没有吃喝,呼吸特别困难,你又最不喜欢陌生的地方了。还要继续输液几个小时。

 

不治了不治了,回家,咱们回家。可是临走医生还是硬加了四瓶血浆,一些针。而那个时候,你第一天在宠儿乐园输了7,8个人小时,第二天要回家,你也已经输了七八个小时了,加上这些血浆,得输到第二天半夜了。

 

没关系,只要你能好起来,怎么样都可以。于是我带着血浆和你,还有妈妈一起回家。

 

你在车上见到了我妈妈,你仿佛很高兴,你在副驾驶似乎高兴的哼哼了两句。

 

妈妈把你抱在怀里,你似乎有些好转。

 

我一边准备吊瓶,一边收拾,我看见你在我妈妈 的怀里,双眼发直,鼻腔好像不流血了,

 

终于这么两天,你见到妈妈了。

 

妈妈抱着你,你双眼发直看着天花板,眼睛不知道是粘膜还是眼泪,一定很辛苦吧。

 

妈妈说:露露,好点没,你要坚强……

 

话没有说完,你吐了一大滩出来。然后妈妈抱着你,我妈妈哭腔对我说:露露是不是不行了,露露好像不行了……

 

那一个小时,时间是停止的,我不知道那个时候你是不是还在家里,你有没有看到,我和妈妈细心的把你擦拭干净,我一直一边抽烟一边握着你的手。

 

不到48个小时 你在宠儿乐园 输液了将近30个小时,还不算拿回来让我继续给你输的。也许医生早知道你快不行了,但是,也许早点告诉我们,可以让你不再受罪,可以让你回家再呆呆,我再捡起地上的球,像阳台扔去。

 

可是那一刻,你就那么安静的在我妈妈的怀里。

 

Hey,我的大姑娘,我的姐们儿,我的露露。

 

以后无论多晚再回去,我都知道不会再有你扑向门口的声音,不会再有你的叫声了。

 

你的玩具和食盆,水盆都在。

 

你和我们的回忆都还在。

 

啊,你真是一只从出生到离开都这么讨厌的小家伙啊,还会让人一直这么想念你。这么后悔我们没有更多的陪伴你,让我内疚到不行为什么最后没有早点决定不治了带你回家,还要为了医生冲业绩。

 

我还记得呀,可早的时候,有一次我回家,我心情不好,我一边喝酒一边抽烟,你就一直在我旁边陪着我,我难受了抱抱你,我竟然现在才回忆起,多么不愿意让人常抱的你,那一天竟然让我报了那么久。

 

Hey,姐们儿。昨天是龙抬头,你是不是又溜走啦,骑着龙王去天堂啦,那你乖乖的在上面等着我们,等我们上去的时候,你还是要乖乖的,提前就叫着,让我们知道你在那里。

 

2008.4月

 

我坐着辉哥的摩托,看到你想逃出去的你,我抱着你一脸大大咧咧的笑着,你在我怀里汪汪叫着可能自你出生第一次这么吹风开心吧。

 

抱着你回家,你上蹿下跳,我说,hey,露露,别动,让我拍张照片告诉大家我有你了。

 

别动,别动,乖,乖,看这里。

lulu 2008.4.25-2016.3.10 pm 18:34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1条评论 关于 “Hey,我的女孩儿”

  1. 小山楂 发表于: 三月 14th, 2016 10:14 上午

    露露走好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