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池里的舌头

2015年01月23日  |  3:40 下午分类:2015  |  44,770 views

几年前的我,绝对不可能在这样的环境下写的这些文字。

太阳晒到我的脸上,坐在房间内,正午三点,懒猫睡觉,勤快狗也得停下打打哈欠的时候。左手边是一根烟和打火机,还有一杯水。就这样开始写下文字。

从未有过。

在这之前关于日志或者博客之类的东西,一定是一个人在房间内喝点儿啤酒(即使这样也要喝到醉醺醺才好),听点儿曲调不甚欢快的歌曲,中文英文粤语日文都可以,就是别听着太高兴,我过得不太好,没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

又或者,是在宿醉后的第二天,痛苦不堪的打开台灯,走下去拉开窗帘,迷迷糊糊的在电脑前打开豆瓣电台,让随机播放着歌曲。

“酒后失落症”这是我给自己可能得了一种病起的名字。就是每次喝大以后,甭管喝的啤酒,白酒,洋酒,红酒第二天起来,心情就会特别失落,特别孤独,格外明星的对“只有自己一个人”这个状态清晰。

有点儿这个王八蛋世界怎么中途把我从车上扔了下来,让我一个人浑浑噩噩。

通常最快速能够恢复正常的方法,一个是看成人影像,打飞机。但是结果会更加失落,想着我心中的女孩,想着我未来的生活,想着我俩应该在梦里相遇,然后在我起来以后的第一时间收到你的短信问我是否做了同样的梦。

另外一个就是打电话,再约下午晚上的局,早早开始,一般下午4,5点就坐在一起,准备喝上了。大家都是孤独患者,凑到一块,没准儿久病成医还能凑出来一个医生。

记得我们喝酒最早的一次,我一觉起来,早晨6,7点,内心失落不已,电脑音乐随机播放的又是伤感到不行的歌曲,不行不行,赶紧呼朋引伴。给我一个特别好的朋友打电话。结果我们俩8点从路口的小商店抱了啤酒,过了马路,到了家里,互相喝的愉快。大早晨10点半,我们俩已经的喝的醉醺醺了。

互相搀扶着出门,买了一盒烟,点燃,伸手打一辆出租,回家而去。

那段时间,他辛辛苦苦在安徽做起来的赌场被同行本地的人弄倒了,放出了很多贷款无法收回。回到西安,找了一个酒店当保安,打算东山再起。但是,富贵的日子过了,谁能一下子再从头再来的水到渠成。也是烦闷。

我那段时间,经历了从云朵之上,被众神视为己出,又被众神抛弃而走的过程,也是失落感倍增。自以为是自己优势一些的地方,一些性格方面的,又突然好像成了将我从天堂拉到地狱里恶魔的诱食果。

那段时间,醉生梦死,却从没有像今天这样一样,偶尔抬头看看左手边窗外枯枝,刺眼的阳光,喝口水,写几个字。没有音乐,没有酒精。

我都快忘却了我还可以自由随便的写下一些文字,人在成长过程中,难免会经历很多痛苦的过程,一次次的自我建立,再眼睁睁的看着轰然倒塌。

像被钢管猛的击倒再站起来躲避着准备再次进攻的年轻人,又想无能为力瘫倒在沙发上的中年人,你的经历让你崇拜你自己,又让你无法面对自己,在质疑和恍惚中,昏黄的灯光,刺眼的阳光,不屑的表情里,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越来越在故事的最后发现自己不够好,或许我并非那古堡里嗡嗡翅膀的巨龙,而只是巨龙肩膀上那自以为是的鹦鹉。

叽叽喳喳,误以为庞大。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2条评论 关于 “酒池里的舌头”

  1. 宗纪 发表于: 一月 29th, 2015 5:10 下午

    一次次的自我建立,再眼睁睁的看着轰然倒塌..
    胡爷,咱倒了再爬起来,站成一杆标枪

  2. 安天 发表于: 二月 2nd, 2015 7:54 下午

    陕西乡党?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