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姐们儿的故事

2012年12月29日  |  2:52 下午分类:2012  |  5,026 views

最近精神消极,生活糟糕,和一个朋友聊天。突然觉得很多时候当你自以为进步,自以为向上游的时候,其实是在退步,退到和大家一样。

纪念我们认识的又一个冬天

想突然说说我和这位朋友的故事。权当记录,再失落什么的拿出来看看。

我和这位朋友认识的时候,应该是2008年或者2009年的时候,那会儿恶心点儿说在网上喜欢瞎写点东西,有一些朋友喜欢,恰巧这位朋友也在西安。我以看看这个社会约炮的多么傻逼的心态,她以看看这帮孙子多傻逼的心态进入了那个某小组的QQ群。

结果一聊,发现她还挺喜欢看我写的乱七八糟的恶心玩意儿。我喜欢喝点儿酒,就说出来整点儿。就此一发不可收拾。

怎么称呼呢?叫她白白吧。

1.我们认识的时候,她居住在城中村,叫做二府庄,西安的朋友就知道了,外地的朋友可能不清楚,虽然里面有个村字。但是也是在繁华地带,一片区域,都是很久以前农民村民建立起来的,都是那种特别高的民房。

厕所在一楼,冬天冷,夏天热。不过还好,一个月房租150到200,而且面积不小,10几个平方吧。

而且城中村因为房租便宜,这不大的一片区域(大约是一般大学校园那么大)有全国各地的好吃的小馆子,而这个二府庄的地方,我们戏称小香港。

虽然现在社会城市繁华,文艺复兴,但是毕竟晚上能够还不休眠的人们,大多在KTV,夜店,所谓派对动物。套用《独自等待》里的一句话,打开灯光,关掉音乐这是一群特别可笑的人们。

而二府庄的夜晚,是真正的美。哪怕是半夜两三点,灯火通明,特别热闹,让你感觉还是下午7,8点。有小馆子里吃饭的大学生,有喝酒扯淡的人,也有大妈在兜售一些东西,更有一些大学生,卖保险的,打工的民工,搬砖的。

当然更多的是一类人,因为二府庄距离西安的核心地带“小寨”相当于北京王府井,徐家汇那种感觉的地儿比较近,而且就在西安乃至全国有名的艺术气息浓重的“西安美术学院”特别近,走路不到10分钟。

所以更多的是一类人:做雕塑的,画画的,哪个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或者平面设计和文案,摇滚乐手,纹身师,模特,还有一些在追求着自己梦想的一群人们。

所以这是一个特别平民的艺术气息浓重的地方。

那会儿她和一个对象居住在一个大约150一个月的房间里,男朋友不找工作,做摄影的,总觉得有一天机会会到来,总觉得现在还不用着急。反正不找工作。

我这个姐们儿,家庭环境比较复杂,自小和妈妈一起生活,还有一个弟弟,从略大一点母亲就明确表明了你赶紧找个有钱的人家嫁了,好拿对方的彩礼钱给你弟弟买房或者做“嫁妆”。

母亲也经常没好话,就知道问她要钱这样的。生活环境不是很好。和这个男朋友一起以后,更是得经常去问她那个非常讨厌她的姥姥要钱。比如,低声下气要20元这样的。经常和她男朋友吃白馒头和咸菜,这是常态,不是所谓的偶尔没钱的时候。

她非常喜欢这个男朋友,我们有时候也会开玩笑,瞎聊,她有时候有生理需要的时候,手放在男朋友的下面,男朋友立马严肃起来说:“你要干嘛?你想干嘛?我给你说,你别这样啊。”

因为这个男朋友名字里有个虎字,所以我们在很久,甚至到现在四五年间都称呼他为“厌逼虎”。

这 么说他男朋友,就是让你们知道这个姐们儿生活是怎么样的,男朋友是怎么样的。姐们儿也是要脸的人,那会儿的二府庄经常可以碰见某知名摇滚乐队的乐手,某特 别有名的雕塑家或者画家带个十几岁的情儿。姐们儿一次让我到一个局,有张楚,有贾平凹,红酒,自助餐,特豪华那种,主办人那女的是我姐们儿关系特别好的朋 友。

这么说大家就明白一点了吧?但是我姐们儿有好几次晚上坐“摩的”,也就是摩托车坐很远去问姥姥要10元,5元回去,这是实话,有时候可能来回摩托车费都不够,大冬天的北方夜晚,你能坐1站路的摩托不喊冷死了,不发誓再也不坐摩托那你算能耐。

二府庄距离她姥姥家9站路左右的样子。

而这个时候她男朋友,这个长相不错,以现在来说我姐们儿也说很有才气的小伙子,在家玩儿电脑,和朋友出去喝酒。

那段时间姐们儿过的很不好,甚至一年过春节还是元旦,她的妈妈来西安(她家在离西安不远的一个县,比如北京和通州的关系那种。,坐车大约40分钟)

姐们儿挺不好意思的找我借了几百块钱。说妈妈来了。那时候外面全是雪,特别冷。

姐们儿也有要强的人,甚至可以说是我见过最要强的了吧。姐妹儿也是混过摇滚圈,我们经常一起聊什么陕西知名方言乐队,或者朋克乐队什么的八卦,段子什么的。也算圈内人。

所以我深知问朋友借钱这个对她应该不是随意张口的事情。那会儿应该是她最困难的时候吧。

过了一段时间,到了春天了吧。她告诉我她有了新男朋友对她特别好,对于极度缺乏物质感的女人来说。

这个男人比她大十来岁,某广告设计公司和一个摄影工作室的总监老板。为人也不算很差劲,我姐们儿有一次配我去取东西,在车上给我说,这个男人把卡就给她,到现在我也觉得,并不是很多人,一个月可以光淘宝就花掉20000多,男人不介意。

叫这个男人为大立吧。大立也带我这个姐们儿回过家,大立的妈妈很喜欢我姐们儿,毕竟苦日子过来的女人,而且我姐们儿真的特别会过日子,一个月50万能过,一个月50块也能过的特好那种。

而且从来没有抱怨过男方的收入,和说过想要什么没面不高兴什么的,甚至我没听她说过她想要什么。

大立的妈妈给我姐们儿了红包,说就喜欢我这姐们儿,一定要结婚的什么的。大立工作努力,也特别恩爱我这个姐们儿。

事情是有阴暗面的,比如,第一次和我姐们儿,我姐们儿说这是我最好的哥们儿什么的,喝完酒当天晚上大立给我打电话,说你把白白领走,你俩不是有一腿吗?我不管你现在过来领走。

那是晚上一点半,我姐们儿只说你不管。你不要管。

我不知道那么晚我姐们儿去了哪儿,还是用什么方法没有走。做为一个男人,我觉得让住在你这里的女人立马收拾走人,不太合适。

这么说,你们明白了吧?

占有欲很强,嫉妒心很强。再后来我姐们儿基本上所有男性朋友都不可以继续再来往那种,同理,也一有什么事情,就让我姐们儿收拾东西走人,我无法揣摩和想象,那么多次,我姐们儿是怎么样的心情收拾东西,然后无处可去,又或者怎么样的为“错”而道歉。

大立后来找过别的女人,我姐们儿也没说什么,只是偶尔,在一起喝酒的时候说,胡子,哪天你开车过来帮我把行李一拉吧,那会儿也给我们的空姐朋友说过这样的话。

有一天姐们儿就搬出了,然后说出来喝酒吧,带你见见我朋友,和李灿森特别像。是的,的确和李灿森特别像,是满脸痘痘版的李灿森。

为人老实,经济实力一般,但是对我姐们儿特别好。

因为我有在做淘宝,李灿森就在中国大邮政上班,因为我经营的品种比较特殊,一般快递不给发,但是我姐们儿老说:“你怎么回事儿,你给胡子弄弄啊,帮帮忙啊你,瞧你那德行。”

后来我的货安全发出,价格还比官价20元要便宜很多。

这么说大家就明白了吧,这是个老实人,有点听老婆话,愿意为老婆朋友可以的范围内帮忙,付出。

我姐们儿也毫不避讳的说,她就看上这个男人做为生活伴侣也好,经济能力不是很差劲,主要老实。

我能理解,女人嘛,经历这些以后,也许老实可以做为第一个评判标准。

好不恩爱的一对,他们家居住在西安周边,男友每天骑电动车,不是那种好看的小龟王什么的,就是普通的,大妈级别那种。居住的地方距离上班的地方基本就是一个小时的电动车的路程。

毫不夸张。基本一年里,每天上下班接送。

对的。就是那么俗气。无论刮风下雨。

对了。这个时候,已经距离厌逼虎过去了三四年了。我姐们儿已经是可以说是西安数一数二的独立女摄影师了。月薪6000+的样子。

随后,发现老实和孱弱是正比的。她男友的妈妈,爸爸,会因为男友的哥哥带媳妇回来,就让我姐们儿睡特别小的沙发,或者地板什么的。是的。无论痛经,工作压力与否。

再后来,李灿森在网络上乱勾搭女人,被发现。姐们儿默默做准备,好几次晚上给我电话聊心(因为实在那个沙发小的太小睡不着吧)说想分手之类的。

李 灿森一次姐们儿过生日,在KTV,拜托我们帮忙准备惊喜,拜托一起高唱生日歌跳舞什么的,说实话,这些是我在欧美电影里看到的,尤其是唱生日歌跳舞,我们 都是觉得这样挺浮夸,弱智的那种,虽然我和我姐们儿还有一姐们儿曾经在KTV对着周杰伦MV,上下摇头,举金属礼哈哈哈。

然后在一天我姐们儿上班的时候,精心安排,不为人知的情况下,求婚。姐们儿和生日那天一样感动的一塌糊涂。

求婚的感动视频网络上还小风传了一阵子。足见效果什么的还不错。

当然啦,下面就是领证啦。恭喜恭喜那种的。

李灿森网上勾搭姑娘了。

对,这就是后来的故事,领证没多久。

这对一个女人来说,经历了这些事情以后,打击我觉得反正挺大的,委屈求全?得过且过?还是像所有电影和网络破心情文字宣导的一样:男人都是这个样子忍了吧这样的?

这两天我也遭遇了一些不开心的事情,姐们儿昨天说你的高兴呀,你心情不好让哥们儿姐们儿们多着急?就拍照片和我微信传照片陪我喝酒。对的,她也在那边陪我喝酒。

聊了一些以后,姐们儿说了挺让我有感触的话:
我累10个月了,该休息两月.
钱挣了就得花 谁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死了
我得开心 不然煞笔们就得替我开心

活法不一样,攒钱开店买房会让我更累却不见得会让我开心,最多让我会显得高人一等,不要复制别人的生活。所以明年我会更努力的攒钱,然后寻找更多的乐子,自己得想清楚是过自己的生活还是随社会大流去重复别人的生活。

我觉得别人是真爱我,我也是真爱别人,但是不爱的时候也是真的,我觉得别人是真爱我,我也是真爱别人,但是不爱的时候也是真的。

从来没有人跟我分手会说我坏话的,基本都是舍不得 会后悔,我再也不让自己为难了,我要光鲜漂亮生猛,不活在别人影响下。

后来,我问到她对这几个对象如果有评价的话,是什么样的。

厌逼虎吧,不适合恋爱更不适合结婚,就适合当情人。心气高,本事却不大。30岁以后应该才会成熟起来。

大立是个不错的男人,顾家也体贴,虽然他虚荣心占有欲强但真不妨碍我对他做好评。只是我跟他性格真合不来。

我不喜欢李灿森的性格,因为他的性格就是没性格,太闷,什么事都闷在心里,容易悲观。虽然他看似体贴温柔面面俱到,但总给人感觉别有用心。

这就是我姐们儿说的话。

现在我的姐们儿,在一个充满暖意的城市,和一位先生过着幸福的生活,我说,这个怎么样。

她说:我都领证了我能怎么样,我俩没散伙还不能评价。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无论经历什么,我在西安祝福我的姐们儿,桌面随时有一箱酒,想回来了说一声。我家对面儿新开的店,那猪耳朵,可是一绝,你还没吃过那傻逼。

对了。那座二府庄也已经拆了,西安,从此再无文化。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1条评论 关于 “一个姐们儿的故事”

  1. xu 发表于: 一月 8th, 2013 11:55 下午

    在西安读了一年大学,后来转学走了,感觉这个城市好慌乱。
    ps:卖得什么,给个链接来看看?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