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比你想的更单纯(上)

2011年03月1日  |  4:41 下午分类:小说  |  7,671 views

朋友打来电话约我一同去夜店,反复在电话里对我声称:“VIP卡座!!妞儿!!妞儿!!妞儿!!”然后电话就挂了,我很怀疑如果这是他人生之中最后一次通话,那么这段遗言是否有些洒脱。

对于夜店,我一直提不起什么兴趣,如同鸡笼一样,放点儿音乐,喝点儿,躁点儿,傻逼呵呵的自由舞动或者伴随着欲望和妞儿们互相交织爱欲。

当然最主要的,我没有什么钱,不好流利的搭讪勾引那些穿着暴露打扮风骚的小妹妹们,这幅臭皮囊又不甚美丽,唯一好使的嘴皮子在那种音乐躁动的环境里完全又用不上。不错,就和傻逼一样。

上面对夜店的印象,说的是我三个月前的样子,我如同一位处女一样,双手死死推开前面的男人,结果事后,也就事后了,如果这个时候镜头转向我正在走进夜店的侧面,问我为何会有如此大的转变,我一定会一脸张扬的说:“瞎玩儿呗。”

舞池内还是那么的骄躁,出来卖的出来玩儿的出来今晚得被操全部都伴随着轰鸣的音乐开始肆意起来,我如同领袖一般大手一挥,恰巧DJ喊了一句麦,全部舞池里的人们伴随着闪光灯对我的大手一挥兴奋起来。

我右手挥过空中,嘴角轻轻笑着吐出两个字:“动物。”

当我还沉浸在舞池内那些穿着廉价地摊衣服天天游混在舞池内的少女们的时候,服务生走了过来对我说:“先生,这边请。”

我抬头,看见了二楼VIP包间里孙文一脸坏笑的脸,这个夜店建筑的极其扭曲,VIP包间比一楼大厅整整高了很多,颇有皇帝与万民同福的意思。

见面了大家随意的聊了聊,无非是最近谁的工作在哪里生机勃勃,谁最近的妞儿又是多么的赶超英美诸多模特。

灯光不是旋转打在人或周边的物体上,将整个世界照的好像阴间地狱一般,而我们仿佛都是被这个世界抛弃在调酒壶里的妖魔鬼怪,我们不求能祸害多少众生,只求让自己彻底沉沦。

门推开,大蜜推门而进,这位大蜜人如其名,长得一副漂亮脸盘子,随便收拾一下出去给人说日本过来的小模特都有人信,是孙文的朋友,我们慢慢出来玩儿了几次也就熟悉了起来。

大蜜仿佛是万千失足少女的领头羊,不知道为何每次看见他我脑海里都浮现出耶稣横劈长河,从长河中间领导着数千万民的景象。

大蜜经常的口头禅就是:“你们去看看我校内网,上面各种妞儿,只要看上了的当天晚上就给你约出来。”

我经常对问我上不上校内的人嗤之以鼻,第一你上这玩意儿肯定年纪小,内心还幻想着同学情谊,几年,十几年的什么同学友情啊什么的没有进入社会的思想。第二,多俗啊,没劲。

而我却其实私底下早注册了一个ID,我并没有多么高尚的使命,或者回忆青葱,我就是加了偶尔无聊上去看看大美妞儿的。大蜜的主页我早看过,访问人数高的可怕,各种照片的确让人看得魂儿都不在,甚至……甚至虽然是朋友,我也曾一个人在家无聊翻看她照片时,被几张搞硬了。

这就是看了一辈子A片儿,却被一个校内照片搞硬了。

大蜜和孙文等人已经由于经常在这里厮混,我发现已经达到了在音乐的轰鸣下他们俨然可以不需要说话,几个手势就能交谈数十分钟甚至一宿的水平。

对了,我忘记介绍今天都是些什么人物了,一个前挖油井的油王,现在是一个文化公司的老总,浑身肥肉,满嘴暴发户气息,会说英语不会说普通话,最爱征集,选拔,组织各种“少女组合”。另外一位是某大银行的会计,一脸蔫坏,戴个眼镜,和那位少女老总体型一样,都是属于得占俩人位置。

孙文与我相识多年,也是在某次酒局上认识,互相投缘,人长得非常帅气,个子也比较高,做一些空手套白狼的生意,不过生意也做的颇有些样子。

根据大蜜所谈的格局,现在基本上都是上校内,然后找一些长得不错的女孩,美女约美女当然高兴,愿意为美女掏钱的人大把大把,大家还可资源共享,当然更多单纯一点的美女想的只是美女和美女做朋友一定很酷。

门打开,不能说蜂拥而进吧,但是那一瞬间的确有种这样的感觉。涌入进来的四五个姑娘就像早已和我们相识一样,进门的时候彼此不知道在说着什么笑话一起大笑了起来,笑的个个花枝乱颤,胖会计看到几个姑娘露出的半个酥胸也高兴的乱颤了起来。

里面竟然有两个姑娘我在校内上有加过,当然他们并不知道我是谁,我头像都是卡通人物。其中一个姑娘长得温文尔雅,五官非常精致,虽然也露了半个酥胸,不过看起来并不像是天天厮混的样子。

姑娘轻轻坐在我旁边,我喜欢这种姑娘,这也许源于男人那奇怪的自私心或者说某种末梢的处女情结,总希望自己的女人能够越单纯约好,哪怕是小姐,也会希望今天是她的第一个客人。

对面的油王和胖会计和身边的女孩儿很快交织到了一起,年轻的姑娘们手中举着昂贵的洋酒,漂亮的脸蛋却被不知道用没有高露洁佳洁士刷过牙的嘴巴亲吻着。

今天的主题很简单,孙文做为中间人,撮合成油王和胖会计之间的一笔肮脏买卖,正好我也与孙文许久没见,于是有点儿以权谋私的意思孙文叫我来喝点儿。

中间聊天的时候,我坐在一旁看着包间里妖娆的画面发呆,右边一堆年轻的小姑娘在昂贵洋酒瓶面前用手机,相机一起合影着,当然,远距离目测他们一定不会把我们这些“妖怪”放进镜头,也对,把我们拍了进去,镜头憋坏了怎么办。

左边,俩胖子两眼贼光一脸油光的讨价还价,孙文脸上挂着职业的微笑,偶尔举杯相碰,我突然感到无趣,想要起身离开,却突然传来笑声,回过头,看来事已谈成。

孙文仿佛看出来我觉得没意思,坐了过来和我碰了一下,一口饮完,我不耐烦的对孙文说:“真傻逼,我过来陪这俩孙子做台来了我。”孙文笑笑跟我玩了几把骰子。通常这种情况下,就应该自由发挥了。

没有既定的规则,没有规定的流程,如果有,那么大抵是:“请戴套。”

那边继续张牙舞爪,我旁边的文静小美女大大的眼睛看着我,我小小的眼睛又望着她。

她:“看你好像不怎么高兴。”

我:“没事儿,你可以坐到他们那边儿,我一个人也能玩儿的挺好。”

我将骰盅单手扔到空中,右手从空中挥手接过,扣到了桌面,我微微一笑,冲文静小美女挑了一下眉头。

她:“看来你真是来喝酒的。”

我:“看来,你来就不是打算喝酒的。”

她:“你说话真有意思。”

我:“我这叫随时准备好了公安干警进来时候的对答如流。”

她:“扫黄进去过?”

我:“那不能够,我倒老见义勇为举报来着。”

我刚说完,油王回头看了我俩一眼,我和文静小美女相识一笑,油王也嘿嘿一笑继续用起了三十六路揉胸手,看那手法祖上估计是梁山的,我记得水浒里有一猛将就是善于什么四十八手。

我和小美女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不知不觉孙文碰了我一下,这就是该走了的意思。我站起来,小美女拉着我胳膊一起走了出去。

我:“你是不是经常这么搀着男人,那些男人都得有半截身子要么轮椅要么入土了吧?论辈分得属于你爷爷级别的吧?对了,你说他们都用什么牌子的染发剂呀?哎呀,这男人啊,一到了六七十岁,一定得保护好身子……”

她:“别贫了你,我不是那种女孩儿。”

我右手甩开她的胳膊一脸冷酷的说:“我也不是那种男人。”

甩开她的右手伸进了我上衣口袋拿出烟,轻轻点上,借着打火机的火光看了一眼她,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我,好像刚才表现的太轻浮似的一样低下了头。

我呼出烟心里轻说:“还好上衣口袋里的避孕套还在,要不然还得找店买。”

回过头,我一脸微笑的看着她说:“走吧,我比你想的更单纯,别瞎想了,我送你回家。”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6条评论 关于 “我比你想的更单纯(上)”

  1. skip 发表于: 三月 1st, 2011 5:54 下午

    YY的吧?

  2. 发表于: 三月 1st, 2011 6:35 下午

    下呢?

  3. 滴水颜 发表于: 三月 5th, 2011 11:28 上午

    呵呵 … 大概每一个男人的内心深处 有着一颗淫荡的心
    我比你想象的要单纯~ 期待(下)

  4. 白痴死胖子 发表于: 三月 5th, 2011 11:34 上午

    最后一句经典啊。。。。。

  5. cityfucker 发表于: 三月 29th, 2011 5:47 下午

    我也觉得有点YY,这么ZB的事一般只有我才干得出。

  6. slsbb 发表于: 七月 10th, 2011 3:01 下午

    有逼不操 大逆不道啊。。。。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