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观者乐观,乐观者悲观。

2011年02月23日  |  11:13 下午分类:生活的操性  |  6,565 views

写了太多商业文字稿件,剧本等商业化的东西,生活变的尚可,不得不说文字工作是一个非常懒惰的职业,每个月用三天,五天逼自己写上一些商业的东西,剩下的日子饮酒,与友人谈笑风生即可。

忘记了2010年哪一天突然想写东西,却发现已经写不出自己想要的东西了。顿觉原来是手脏了。

梁启超曾经说过:“常以今日之我宣判昨日之我”,梁任公的话在那一天飞入我心,于是决定停笔,不再写商业稿件,甚至自己想写的东西也尽量克制,不去动笔,空空脑子,让手干净净。

于是辜负了诸位看官,辜负了这博客,我的博客好似我在远方的一座小居,如有一山一水一屋,那么想必此刻定是荒草遍布。

梁任公说,“我是个主张趣味的人,倘若用化学分析‘梁启超’这个东西,把里面所含一种元素叫趣味的抽出来,只怕所剩下的只有个零了。”

这点心有戚戚焉。

那种每天要死要活的工作,只不过所吃,所喝,所住,所操能够更高标准一些的生活,我一直不甚喜欢。生老病死,一具老骨,若干年后一帮傻逼后代抽着烟了无生趣的在我墓前洒上点儿白酒,放个小花儿,那也太过无趣。

于是我从2010年上半年刻意让自己多看了些电影,多读了些书,然后打算在2011年好好静下心写下一些自己想写的东西,故事。力求和一个AV女优一样,即使身躯俱烂,也有一些自己的东西留下。

而不是工作,下班,回家,琐事,操逼,死去,然后再坟墓里看着一帮傻逼后代心不在焉的给你的墓放几朵傻逼小花朵。我倒也想着把我的骨灰撒到什么山岳,大海之间,可是有个什么景点规章,回头我的后人好心撒骨灰,结果撒了一半被治安拘留十五天那就太傻了。

越来越觉得,其实今天吃的是白馒头也好,睡的是大马路也好,其实你他妈挂掉以后都是一个样子,索性不如让生活更好玩点,多有些经历,多写点好玩的东西出来。

很久以前我以一句话为座右铭:“读好看的书,看好看的电影,结交好玩的人。”

你说你现在住的是500平方米的房子,吃的鹅肝酱,我吃的是白馒头,住的是大马路,100年后会有人在乎这玩意儿吗?当然,有人说那死了以后人家可坟墓比你大,比你豪华呀。是呀。我坟墓小,不豪华,可是他妈样子防盗啊。

这么说来有点儿像和尚的说教。

在我不怎么说话,不怎么写博客的日子里,我看电影,自省,自慰,和朋友饮酒,谈笑风声,我觉,这样甚好。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