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和套子一块儿丢进垃圾桶

2010年12月31日  |  4:15 下午分类:生活的操性  |  6,634 views

我打算用非常诚恳的话语来写一篇年终总结,人总是这么贱骨头,上班的时候最烦写这类玩意儿,现在自己写,就好像有人在你耳边跟你说:“小心点儿,前面危险。”你还非得往前走一样。

既然为了保持诚恳,保持善意,在今儿寒冷的一天里,我一次都没有勃起过。

在2010年我成功的开起了淘宝店,做起了买卖,不用再去为了生活写那些恶心的商业稿,我真的没法儿再写张先生和李女士到底他妈为什么分手了。也推掉了几个商业专栏。

2010年脾气变好了,但是还是在我熟悉的烤肉摊被隔壁找人砸店的时候见义勇为了一次。

2010年对有所感悟,说实话我确实不觉得一直听摇滚就真舒服,我觉得有时候听听流行音乐也挺好的啊。人难免伤感秋怀,耳机里总是“黑暗犹豫的社会容不下我的处所”这类的确实真没辙,更有二的失恋了跑道角落双手抱腿坐在地上耳机里传来“杀了他!杀了他!用你的中指为你自己选择!”这类的朋克音乐或者死亡金属。

其实你要听听周杰伦的《回到过去》什么的歌,我觉得比那顶用。

2010年我的爷爷去世,之前专门写过这个事情,暂且不表。

2010年,小时候和我一起上街打架,拿着刀和对方对视放狠话,打群架的朋友,有俩进了监狱,一个现在吸毒,据说他现在给那些中老年同性恋在巷子的角落里口活,射到嘴里50,没射20。还有一些朋友做生意做的也算风生水起,也有的朋友在部队混上了干部,做了我最想做的事情穿上了军装,虽然和平年代挺无趣的,但是纵观现在局势,我觉得他这辈子能赶上。而我,躲在家里开着所谓新时代的生意:开淘宝,偶尔酒兴大发乱写点儿东西。

许多的人离开了身边,许多的新面孔又出现在了生活中,似乎除了酒桌上的酒瓶,我那一沉不变的笑容,许多东西都变了。有些虽然没变,但是变的东西你看不见。在外套里,在毛衣里,在心里。

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摆脱了文艺青年的称号,后来竟然又有人叫我流氓。我说你好好说话,他说你是有文化的流氓!无奈耸耸肩。

回顾2010年,感慨颇多,我像一个小弟一样,被时间一脚接一脚的踹向前方,偶尔歇息一下立马当头一脚。

2010年博客更新的很少,因为我坚信任何东西不能过度,东西写的多了就写不出来了,钱赚得多了,也就花不出去了。

我其实很喜欢2010年这个数字,总是看不惯2011这个数字,但是如同所有的事情,你看不惯顶个蛋用,要么打趴下了,要么跪下认卯。我打不过,我要打得过又有傻逼出来说老子写的是穿越文了。

2010其实挺好的,偶有烦躁,偶有心烦,但是大体而言终归没有那么坏,没过去一年,就正视那一年发生过好了,非主流又怎样,你还不是那一年街道上很潮的人?被人甩又怎样,还不是那会儿很幸福?

那些不好的东西正视他就好了,然后礼貌的跟他说再见。

2011年是民国100年。也许等到2111年的时候,根本没有人会记得100年前这帮土锤是怎么过的,所以,发愁什么?管他个屌做自己吧。

 

元朝无名氏——《雁儿落带过得胜令》 
一年老一年,一日没一日,
一秋又一秋,一辈催一辈。 
一聚一离别,一喜一伤悲。 
一榻一身卧,一生一梦里。 
寻一夥相识,他一会咱一会,
都一般相知,吹一回唱一回。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4条评论 关于 “2010和套子一块儿丢进垃圾桶”

  1. chenguanyao 发表于: 十二月 31st, 2010 5:48 下午

    很喜欢帮主写的东西,也很喜欢胡子这个人,支持,祝新年快乐

  2. 蔚硕 发表于: 十二月 31st, 2010 7:36 下午

    我喜欢洒脱的人!讨厌商业稿

  3. laughing 发表于: 十二月 31st, 2010 11:05 下午

    帮主新年快乐,一直喜欢你的文章,霸气外露! 哈哈 但也好久没来了,第一次留言,祝你新年诸事称心啊

  4. cityfucker 发表于: 一月 11th, 2011 5:35 下午

    这首诗很咸湿啊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