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你的理想口活儿

2010年11月30日  |  2:37 下午分类:我在评论  |  6,794 views

这张唱片在刚刚录制好的时候,我有幸第一时间听到,也打算打包上传来着,后来想到自己的文章微薄还总被别人冠以自己名字到处张贴,思前想后,想了想关于中国版权这点破事儿,得了吧,自己个儿听听就行了。

现在既然已经发行了,估计有很多朋友已经能够听到了,我这篇不算评论不算导读的玩意儿大家可以看看,或者说可以看看到底值得不值得花这么多钱买一大陆摇滚乐队的唱片。

这张唱片和其他的唱片对于我还概念不一样,我是属于听歌就好,你告诉我这个主唱老日姑娘我就不听了那不可能。但是这张唱片,THE NONAME乐队的主唱我有幸认识。

我对主唱姚叡这个人是非常反感的,因为初识的时候我总被他以及他的盆友们灌酒,我觉得这得多操蛋的德行才能干出这事儿。那会儿我的内心默默唱出舞女泪,妓女泪,铁窗泪。后来认识时间久了, 发现这厮其实每次都怕大家喝的不尽兴,所以每次用各种方法让在桌的都给喝到位了,自己再放开了喝。

有几次他喝多了,打电话骂人,就是比如放他鸽子的人,骗了他的人之类的。在某次音乐节上喝多了和老外打架。

这些题外话引出来的下句话就是这是一个不能再2的30岁左右的摇滚乐手了。我觉得任何文化领域的人应当有自己的生活,才能写出真正的东西,比如你一天光会骗女孩儿钱你给我写出一首“受伤的男孩总是心碎在下雨天”这类的歌曲我就得揍死你。

在中国这个大的环境下,一个音乐人坚持10年,并且都10年了还他妈带点儿“朋克德行”我觉得这个人的音乐也不会坏到哪去,起码在朋克音乐里绝对算是真正的音乐。假货太多,穿着英伦风非主流另类小年轻的衣服,喜欢张爱玲,喜欢发豆油,喜欢上世纪佳缘,喜欢春天散步夏天看海秋天数落叶嘴巴里却喊着“朋克永生,涅槃不死,我们都是脏朋克”的太多了。

起码这张唱片首先真诚,做任何事情,真诚有时候显得格外重要,我对摇滚乐不怎么懂,也不怎么了解,我可能在你和我聊铁娘子多么牛逼的时候突然给你哼一段“昨天晚上额可能屎了是肿么屎的额也忘了。”

我就觉得好听,这就挺好,在摇滚乐莫大的范畴内我觉得“THAT IS WHAT WE BELIEVE”就挺好,属于我爱听,喜欢听的,没有那么吵,没有那么闹,没有声嘶力竭吓死人的感觉,也没有“杀了爸爸爱上妈妈”这类一边听一边害羞的歌词。

THE NONAME成立了十年,中间乐手也有变换过,没变过的就是主唱姚叡自己一直在坚持的东西,反正要是我30岁左右了玩乐队,玩儿了两三年还没到花儿我他妈就不玩儿了,我该上班上班,该泡妞泡妞,该拿着过去的成就显摆就显摆。

可是事实似乎不是这样?我没有版税几百万的到处出书,我没有文章大喝好彩的粉丝,可是我还在写,有些人即使没有达到伊藤润二那样的知名度,海贼王那样的好机遇还是在画画。

因为,你喜欢一个东西,是没有那么轻易放弃的,你可以某段时间厌烦,可是你却不会放弃。

我许多次跟姚叡有聊过,我说我挺佩服你的,他说我在拿他打镲,我说我捧你个蛋。我觉得无论什么人喜欢什么事情能够坚持10年都是非常不容易的,值得敬佩的,如果在企业里那这10年怎么也熬成老员工,核心员工了吧?

何况中国这该死的环境根本做摇滚赚不到钱,可是依然在2010年,THE NONAME 10年奉献出这么一张唱片。

THE NONAME和许多国外大牌乐队合作过,也在欧洲巡演过,如果说THE NONAME当初是以西北摇滚先驱,那么经过这么多年不断的演出,巡演,和老外打交道,我相信这里面一定会有新的东西,那些我们值得去期待的东西。

三十而立,就是说你他妈三十岁了得穿立领西服上班去了的意思么?好吧,有点儿这么个意思我理解。在我们看惯了那些鸡冠头,美国买回来几千块钱的朋克皮衣或者穿着英伦服饰,留着好看头型,姣好脸庞的朋克们说着:“只有啤酒和反抗坚持才是我们生活”的时候。似乎有些可笑。我们需要一些真家伙,古惑仔很多,可是吹牛逼的金链子小伙儿更多,我们需要来点儿真家伙。

也许在我们将吉他放回家里,将那些摇滚CD收起来,为了生活,为了家人在高楼大厦里工作的时候,有一些人帮助我们完成了我们没有完成的梦想的时候,我想说也许THE NONAME就是。

一张帮我们口活儿理想的专辑,一张让理想阳痿的你再次勃起的唱片。

这么多年你做了些什么?抛弃了些什么?现在既然你都知道,那么你该做什么?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