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脸严肃

2010年09月1日  |  3:40 下午分类:生活的操性  |  4,194 views

我一脸的慵懒,摇摇晃晃的朝路边的烤串摊儿上走去,拖鞋和地板摩擦发出了刺刺啦啦的声音。范爱国和晶晶坐在那里。晶晶一脸的不乐意在旁边抽着烟。

我其实比较烦朋友之间当一对一的时候也带家属,通常如果像目前这种一对儿和我这一个的三人局面,结局通常是要么是家庭话题大讨论,时不时的让我说说哪件事儿谁做的对不对,要么就是变成他们俩的真心秀恩爱时刻。

虽然我跟晶晶已经15年的朋友了,算是知根知底儿的那种,据传说小时候我还趁着丢沙包的间隙摸过她的屁股,不过这事儿压根没法儿考证,能说出这事儿的除了两边意图让我俩喜结连理亲上加亲的父母以及老拿这事儿让我罚酒的晶晶之外,一心龌龊的我竟然完全没有印象,要按道理说,要真有这事儿应该跟里程碑似的,可是我怎么能忘记呢?

于是我只能将这个原因归结为从幼儿园就抢我午饭吃的晶晶那时候肯定特胖,屁股根本没有肉包子捏起来质感好,于是主观上强行忽略了这段并不美好的初入江湖第一次的流氓般的回忆。

我说这么多不是要告诉大家这又是一段青梅竹马却因实是难以捉摸而不能相恋的苦逼青年情侣的中年见面,而是我跟这个叫晶晶的关系实在太好了,我们曾经18岁的时候因为机缘巧合被我看到了她的胸部,按道理那个男人都是野狼一般的年级里窝边草小太爷我也不在乎了,伦理道德也不管了。

可是看完之后我却第一反应是扑哧一声吐了出来,当时我俩都挺尴尬,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吐出来。“谁他妈知道怎么回事儿呢,我还想知道呢。”每次面对我这个问题,晶晶就会如此这番回答。

前面还有一个名字,范爱国,其实范爱国这个名字就和小学生作文里“今天我和妈妈一起去公园,公园里好多人。”里的“好多人”作用一样,在文章本处起到了修饰作用。

范爱国是2009年到2010年这期间甚至更远的时间段里那个对晶晶宣有主权的那个男人。

而让我失望的是,在1990到2000年之间我像对待一条狗一样,晶晶的主权一直是由我宣布持有的,比如“晶晶,我去拉屎你一会儿给我送纸”这类的。在某段期间,我们俩似乎都不需要什么恋爱,我看到所有青春期女孩的缺点,她却因为我误以为所有青春期男孩都会让认识的女孩送纸,送饭,帮忙抄作业,为打架做伪证。

“哥们儿,这次咱可真得发了,不发都不行。”范爱国一脸自信的冲我单手比划着说。虽然在敌我战斗几十年之后的今天,我还是难以不将他刚才的行为理解为是不是要让我炸毁西安市政府或者到哪个军区窃取大锅灶资料配方这类违法乱纪破坏社会团结的事情。

推杯换盏之间我听明白了点儿范爱国的意思,他意思他和晶晶两口子出100万,我出个50万,再拉几个朋友每人50万,弄个什么厂,每人投入也不多,不至于倾囊而出,大家也都轻松,一块儿弄个副业干。

我大概听明白后尝试的说:“那这事儿肯定不能走股份有限公司制吧?所有权和管理权分开,又众人指手画脚不好,我意思要么就某一对儿或者某个人来管理这个事儿,其他人就只负责分红或者不管这事儿。”

范爱国抽了一根烟,呼出一口看着我平和的说:“我觉得胡子说的挺有道理的。”

听到这儿,这个局也就揭开了,无非就是范爱国想通过晶晶的关系扎上一笔钱来实现丫自己的梦想,往好听了点儿说这是自己人和自己人合作都踏实放心,心贴心。往不好了说我直接酒瓶就去上去了。

正说着后面传来一声娇嫩的:“师傅。”我头回都没回直接接上一句:“徒弟你回来啦。”说完回过头看,才发现是一姑娘希望我站起来一下要倒车出去。

得。虽然我们走入了人民群众内部,但是占道经营这点儿我承认我也有些内疚。被人叫师傅感觉可真奇怪。

过几天也许就能看见我的“孩子”了,如同所有生命的降临,不光有母亲生出孩子时候满脸的汗水,同样要记得在制造过程中孩子他爹浑身是劲儿低头闷哼的一背汗水。所以最近处于制造期的我都忙疯啦。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1条评论 关于 “那一脸严肃”

  1. Maple 发表于: 九月 2nd, 2010 10:26 上午

    每次看到幼驯染这种设定,个人都会对“范爱国”这种存在产生严重的纠结心理,就好像看NTR作品一样。

    期待胡子的“孩子”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