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极致美梦的中断

2010年08月3日  |  12:45 下午分类:我在评论  |  3,210 views

《一场极致美梦的中断》

—-评纪录片《Jonestown: The Life and Death of Peoples Temple》

说起Jim Jones也许并不一定有多少人知道,说起JonesTwon也许有些人会有些稍有印象。但是说起人民圣殿教怕是很多人就知道了,记得当年轮子功被誉为与人民圣殿教和奥姆真理教一样的邪教。

这部以电影为纪实的纪录片在2007年我就得到了,但是苦于一直没有字幕。终于在前几天在中文字幕的陪伴下看了,非常不错的纪录片。纪录片很难保持客观,中立的一个位置,这个电影看完之后留给人们的是更多的思考,并不像一般的纪录片有自己的主观对错来引导大众的思维。

1978年11月18日在美国的琼斯镇在人民圣殿教的主脑Jim Jones的带领下,913名不同种族,信仰的人民圣殿教成员集体自杀,其中十岁以下的儿童就达数十人。

在自杀现场,丈夫搂着妻子,妻子怀中抱着因为毒药而导致嘴唇发胀的婴儿,妈妈搂着自己的儿子,年轻的恋人相拥在一起,只不过这一切都是死尸。而在911事件发生之前这一直是美国民众死亡数最多的一次。

生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初期的Jim Jones在人民圣殿教初期希望带领自己的信众产生一个不依靠外界就能自给自足的社会模式。在那个年代,黑人与白人,黄种人不分种族的在他的带领下就像一个大家庭。

他告诉人们集体满足幸福感,他将手中的圣经在大教堂中扔在地上,拿着话筒对着下面的信众:“我并没有被闪电劈死,这个世界就没有上帝,上帝根本不会帮助我们任何,我们只有自己可以帮助自己,我们身边的人团结起来的话,那么每个人都是彼此,身边人的上帝。”

台下掌声雷动,他让人们彼此拥抱,关怀,不要去在意旁边人的肤色,家乡,语言,阶级,他此刻是和你一样,需要爱,融入集体的一份子。

因为种族主义在美国当时的盛行导致了Jim Jones遭到了诸多人士的抨击,碍于压力,他不得不转移到别的地区,也就是未来的“琼斯镇”。

据很多那次集体自杀事件的幸存者事后回忆,那时候的生活的确真的很美好,甚至可以让每个人都感觉到“这一刻一定就是所说的最美妙的时候”。

八十多个人,开着将近十辆的私家车,一辆大型巴士,环绕美国。大家一起将工作辞掉,将房产变卖,与这八十多个人一起在Jim Jones的带领下寻找自己的那个世外桃源。那个时候大家就依靠着高速公路去寻找自己的梦想。

不需要什么交际,表现,大家就是自然的和亲人一样。时常一起鼓励,一起激励。我有一块面包我会分成所有人一块的大小,宁可我走路,你可以坐在车上。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共同的生活,幸福目标。

当然作为一名教主,又是一名成年男性,Jim Jones据说有与女信众发生过性关系的事情,不过这件事倒可不必在意,我相信那时也是彼此资源的,而并非这些幸存者过了快三十年以后说“当时我一脸惊讶”。

那是一种与自己身心都极其崇拜的人发生关系的机会,这与粉丝与歌手,学生与老师一样。这是一种崇拜,潜意识里的对方怎样对自己都是对的,一定有理由的想法。

在琼斯镇初期,每个人都变卖了自己的房产带着所有的积蓄来到这里,这里会保证每天的正常生活所需,而且有一群对生活充满希望的人和你生活在一起。可以说,那是一种乌托邦。

黑色皮肤的小孩和黄色皮肤的小孩一起在泥水里打滚,白色皮肤的小孩冲过来嘻嘻哈哈的和他们一起打成一团。各种肤色的妇女们一起在欢快的布鲁斯音乐下扭动着身躯,脸上带着自由,精神释放的欢快。男人们一起满脸笑容的举起木头,大家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自己制作房屋,种植蔬菜,儿童的游乐设施,有幼儿园,医院,所有基本生活设施都有。看着当时记录下的片段,你无法不相信那些事真诚,欢乐的笑脸。

一个突然发达的人,无论是财富,名誉都是一个比较难受的事情,因为他没法儿消化这种迅速膨胀起来的东西,于是错误的方向感,以及不断获得不断失去中间的弥补,这中间能够弥补的方法就是用谎言,用一层层的谎言来延缓失态的变化,并且让自己想出更高的对策。

于是他就像一个突然间收到了很多礼物的小男孩一样,在意识到自己已经习惯了如此多玩具成堆的情况下,他开始控制这眼前的一切一定要一只保持成这样。

24小时的虚拟新闻,催眠,监视,没有电视,广播,电话的与世隔绝,煽动众人批评少数人。加之后期的毒品影响,致使Jim Jones最终酿造了这场惨案。

很多后来的生还者说当时的集体自杀是Jim Jones派人手拿枪械强迫的,我感觉不然,也许可以说有些人是被强迫的,但是必然不是那些自杀的人全部都是被强迫的。

Jim Jones在集体自杀前一个小时说:“既然我们不能在和平中生活,那么就让我们在和平中死去。”我相信这对于他的确是这样,一群人大家其乐融融,现在突然要拆散这些人,最为痛心的莫过于做为教主的他了。

他就想一个打算将自己所有玩具打包起来离家出走的小孩一样,内心其实极度的孤独,落寞,但是外表却是愤怒的,好斗的。

妻子给躺在怀里1,2周岁的孩子喂上毒药,自己也喝下毒药,然后走到丈夫面前说:“我可以在你的怀里躺一会儿吗?”丈夫满眼泪花的看着自己的妻子说着“我爱你”,遗憾的是在妻子还未听完,妻子就和孩子一起断气了。

其实我相信在这个大家自有的城镇即将遭到毁灭,这个城镇上的集体要被拆散的时候有很多人也是非常难过的,因为对于很大一部分人他们要回到那个充满种族歧视的社会里,他们要回到待遇不公的工作岗位上。不善社交的人又得回到那个人情冷漠的社会里。

有人说人民圣殿教的每一次热闹的集会,每个人的相拥,热情,大家一起的舞蹈,是充斥在谎言下的假象,我宁愿相信有很大一部分在社会上无法获得合理对待,自尊甚至不会社交的人是享受这种大家一家人的感觉的,哪怕是假的。

于是当这个梦想即将破灭的时候,他们也将随之而离去。

涂加网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