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可敬的装逼

2010年07月2日  |  7:47 上午分类:我在评论  |  3,729 views

每次当我听见身边朋友说别人:“你又装逼了。”的时候其实心里并不舒服。

Leaves of Grass》最后,哥哥坐在椅子上,告诉他的妻子自己从小就最害怕夏季暴雨,今天想在雨里待一会儿。妻子握着他的手一起在雨中等待。

哥哥惧怕在这个小地方生活下去,某一天也许会像父亲一样,会像母亲一样,会像这个城镇上的每一个人一样。哥哥说他离开这里因为他恐惧这里。

认识的许多朋友,因为生活的压力,他们扔下了乐器,曾经喜欢诗歌的朋友如今一脸鄙视诗歌,曾经热爱网络游戏的,其实热爱一个东西又有什么错呢?在这个时代,人难得热爱一个东西,那些原本会让年轻人喜欢的东西,音乐,网络游戏,新时代文学其实都是没错的。

可是他们终究变成了人模狗样的白领,工人,公务员,当晚辈聊起这些他们曾经热爱的东西,他们会一脸疼惜抑或一脸鄙视的告诉你:现实一点儿吧,这个东西玩儿玩儿成,你能拿他当饭吃吗?

因为他们曾经是那么的热爱,那样的没日没夜甚至没有理由的去喜爱一个东西,可是他们明白了那种家里的压力,社会的压力,以及周围人的目光。

他们恐惧那种因为弹下来了一首新曲,写了一篇新东西,却回头望见桌上泡好的廉价方便面以及干瘪的钱包,甚至可能还能看见前几天女友因为房租的问题分手时不屑的表情。

于是他们逃离,逃离到那些钢筋水泥,干净整洁的办公楼里,逃离到那些灯红酒绿客户淫靡的神态里。

他们和所有人一样每天听着MP3挤公交车,一样会毫不在乎的拿手去擦拭额头的汗,只不过他们MP3里的歌曲是曾经让他们坚定过的声音。

在狭隘的小出租房里,那些杂乱的业务单下你能发现一首写了一半的乐谱,电脑里多了一些软件,不得不删掉一些曾经找了很久的音乐,电影来放公司新下发的素材,文件,通知。

慢慢的角落里的乐器越来越脏,摸它们的时间越来越少了。终于有一天搬进了略大的房子里,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这个曾经爱不释手的东西,挂在墙上,如同那些大学生的获奖证书,又如同那些挂在客厅里老去的照片。

终于他已经不去碰那些曾经让他着迷的东西了。

他们说,这个叫成熟。他们说,那些是过去。

“你快乐吗那会儿?”

“谁还没有犯傻比的时候,年少轻狂也就那么一回事儿。”

看着眼前穿戴整齐当初号称某市“第一鼓手”的他,站在办公室里。

我说:“你个装逼的玩意儿。”

我们都装了很久的逼,以至于等有一天发现我们已经不再恐惧当初的那些缺少的东西的时候,已经很难回去,很难接受。于是换一种说法,让自己明白当初脱下理想,穿上西装是不会后悔的,比如“发生过,就够了。”

哥哥和妻子手拉着手坐在雨中说:“我以前常常很害怕夏季的暴风雨,而当我走后却常怀念,以前我总是捂着耳朵躲进柜子,但我讨厌那样,所以我去图书馆,去研究他们如何产生,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产生,那些云的名字,结果还是一样害怕。”

也许我们所逃离并且逃避的,我们最终还将面对,那个时候面对的是老年的自己?还是手拿吉他比出金属手势的儿子?

我拿出一盒芙蓉王发给他一根,对朋友说:“你个装逼的。”他看着我手中的烟,我看着他整齐西服上的工作证,我们相视大笑,没有人在乎谁的F和弦是否按住了,没有人担心下一顿饭去哪儿去吃。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4条评论 关于 “让人可敬的装逼”

  1. 晓滋 发表于: 七月 2nd, 2010 11:06 上午

    刚刚高考完,其实以前一直喜欢画画来着想当画家,后来被冠以“没前途”,就去学的理科。成绩还算好,很想当律师,又被冠以“不好就业”,只好去学经济。
    前几天报志愿和我爹妈吵了好几天,最后无奈只好答应了。理想啊什么东西的,看海贼王的时候那叫一个热血沸腾,一拿到现实中就什么也不是了。

  2. 晓滋 发表于: 七月 2nd, 2010 11:11 上午

    然后我就安慰自己“接受不能改变的”,哎哎,天知道我最想背着大画夹出去写生。
    哈哈,肯定是你说的那种“装X”的类型,就是很多喜欢画画的人幻想的走遍天下,背着画夹,看到自己喜欢的天空啊草原啊什么的就画几笔的。

  3. 炎夏孤雪 发表于: 七月 2nd, 2010 3:18 下午

    借句话说:生活,就是这样.永远占领着绝对领导的位置,当无数的傻子高呼着自己控制了生活,掌握了命运.却没看到,生活在更高的苍穹上.露出讥笑的嘲讽的面孔。

  4. 北京最好的美发店 发表于: 七月 27th, 2010 4:14 下午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生活吧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