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下一篇:

我也会发动车了我。

2010年05月26日  |  8:54 下午分类:生活的操性  |  3,017 views

我丧失诸多男人的特征,比如说不热爱体育运动,不热爱军事,不热爱汽车。

要解释的话特别好解释,上学的时候别的青春男孩们,跟流川枫似的,头发上挥舞着汗水,看着场边的女生们,鸡巴硬着在半空中扣篮得分,我们那会儿翻墙去别的学校看漂亮姑娘,出去玩儿。

没事儿干出去为了哥们儿打架,年少气盛你打了别人,别人必然为了那时候所谓的名声会打回来。无休无止,打到最后都他妈太熟了那就干脆坐下来喝酒就成了哥们儿,认识人越来越多,打的架就越来越多。后来看什么军事武器嗤之以鼻,别跟我说台海局势什么的,关心内跟你有关系吗?等到打起来的时候第一个上前线才是正理儿,于是军事我们也毫无兴趣。.

不过97吧好像,那会儿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了的时候,我们一帮兄弟坐在小饭馆儿看着电视上的新闻,热泪盈眶满口脏话双拳紧握,相信我,那会儿要有老外经过的话,我们绝对会让他明白所有资产主义都必将被无产阶级的拳头粉碎,当然,包括老外的鼻骨什么的也会被粉碎。

汽车就头大了,主要我们这帮那会儿老喝酒,充分意识到酒后驾车的严重性,于是也就慢慢没兴趣了。但是后来年纪稍长,发现那些长得很丑,人品很差的,就因为没事儿开个车就能钓到马子,大家动了恻隐之心。

真你妈俗,为了泡妞儿就去学车,能有点儿志气吗?臭傻逼。

那么下面我来说说在这个黑丝袜降临,空气凝固的夏天,我学车的故事。

不会开车的男人就像从来不穿裙子的女人一样,对倒是对着呢,但是总觉得少点儿什么。

考倒库的那天,教练一看见我大清早来了,给我发根烟说:“来的挺早啊。”我嬉皮笑脸的接上烟给教练把火一点,给自己一点,呼出一口烟说:“这不想您吗?一天不见心慌啊。”教练哈哈一笑说赶紧去准备考试吧。

倒库第一次没进去,把杆子全部碰到了,教练让我重来一次,这下过了。教练说:“去考官那儿写名字吧,过了。”我站在门口看着里面的警察大声喊了一声:“报告征服!来签名儿来了。”警察叔叔抬头看我一眼说:“嘴怎么这么贫,当自己个儿是明星呢?叫什么。”

因为一时兴奋我直接来了句:“警察叔叔,我叫红领巾!”

考场那天人特多,所有女性不约而同的穿上了短裙黑丝袜和小高跟鞋,看来女性同胞们深知诱惑能导致分神,分神能导致过关。

我和学车认识的一哥们儿说:“您瞧好吧,一会儿一上车姑娘们给警察叔叔说,考官,我的耳环掉腿上了,我开始腾不出手,您帮我拿一下吧,啊,不对,再往里,再往里……”我绘声绘色带着表情正表演呢后面传来一句“又贫呢。”

我一回头,也是一学车认识的小姐姐,说是小姐姐人家可都50了。没想到这位小姐姐也穿的黑丝袜,我一看,扑哧一笑说:“嚯~您今儿够豁得出去的了。”大妈不好意思的低头了一笑。

后来桩考的时候我没过,半路就给警察叔叔赶下来了,我走到教练那儿,我说:“李哥,这可没过。这些歇了。”教练看我一眼说:“你走吧走吧,你不管了,我给你弄。”

回家路上一路欣喜,听着ipod也没什么意思,我就又使坏,看见年轻漂亮洋洋得意的姑娘上公交车,一上车经过我身边时候我就立马跟见了老大妈一样站起来说:“您坐您坐。”然后就看姑娘一脸难堪又尴尬的坐了下去。

我吹着口哨就站一边儿去了。我哥们儿为此老批评教育我,说我太缺了,每次上车老这么挤兑姑娘小伙儿。

就像昨天和大佬辉喝酒,我端起酒杯说:“消灭法西斯!”大佬辉也举起杯子说:“自由属于人民。”然后我俩一饮而尽,自由属于人民,我得行使我的自由权不是?虽然后来一个被我玩儿过这么一招的姑娘在公车又见面的时候也站起来一脸得意的冲我说:“您坐您坐。”

仿佛这次报仇很成功,我哪儿容得下你呀。我缓缓落座,在众人的目光里冲姑娘说:“哎呀,这是小王吧?(小王八)我辈分虽然比你大,可年纪比你小呀。”姑娘又是一脸难看与尴尬,当然我并不认识这姑娘。

回过头看着车窗外的美景,现在人民素质就是高呀,这么多人上车还有人给让座,吹了声口哨,我又把耳机戴上看着窗外,我能感受到站在旁边姑娘深深的怨念~~~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