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下一篇:

三点半的脚步

2010年02月25日  |  4:02 上午分类:生活的操性  |  2,961 views

半夜惊醒的感觉总是不好受,看了一会儿前几天刚买的《日本蜡烛图技术》。当宿醉之中半夜醒来那是极其恐怖的,我变的突然很怕黑,很怕一个人呆着,偌大的房间就只有我一个人在卧室,床边微弱的灯光显得有点不伦不类。

甚至当我在床上双腿颤抖,当然我不知道是害怕那些黑暗中似乎有的响动还是因为风湿又来了。我想,我要找个人同居!

虽然没有很明显的声音,但是我明显的听到就在我这虚掩着的卧室门外,安静漆黑的客厅里,有一个人的脚步声,他在慢慢向我走过来,一步,一步的,他似乎一点儿也不着急。而这一切是在我刚开灯的时候就意识到的,傻逼的是我开灯了以后发现他的同时,他必然也发现了我的清醒。

我越来越恐惧,我想让自己的眼皮赶紧闭上,让我赶紧睡着,无论这一切是什么,让我睡着吧。我能够感觉到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物体慢慢走进了我的房间。

“吱……”虚掩的门被这个物体推开了,脚步依旧很慢,就像那些练习舞蹈的人在光滑的木地板上优雅的跳舞一样,一点儿都不着急。

我感觉不到这脚步声是厚重还是轻盈。这个物体突然坐在了我的床边,我一直蜷缩在被窝里,我将头埋在胸口,期望自己能够感受不到,能够早点睡着。

而我因为蜷缩而撅起的屁股,触碰了那个物体。在这个该死的时候我的大屁股碰到了那个物体,这无疑是告诉那个物体“嘿!我没睡着!”因为我已经清晰的感觉到一双手像我的脖子袭来,我越来越怕,那种清晰的感觉越来越接近。

“臭傻逼!”

我又一次在哄我睡觉的游戏上失败了,用了半个小时给自己营造出一个特别恐怖的氛围,或者特别灵异的范围,以期望自己就睡着了。可是又失败了,时间浪费太长了这次,我跟自己想象中恐怖气息玩儿了一个小时都还没睡觉。

于是我打开灯,嘴里叼根烟为自己冲杯咖啡,穿着睡衣邋遢的左手拿着咖啡杯,嘴巴里叼着烟坐在电脑前了又。这个游戏有时候挺好玩儿的,对像我这样只要醒来就睡不着的主儿,我挺推荐这个游戏的。

有时候幻想房间里来一个从德国纳粹时候做时光机器的怪人,或者一个早已死去的女鬼,挺好玩儿的。但是超过一个小时就没意思了,每次都是伴随我一声“臭傻逼,我不玩了!”掀开被子或者走出关了灯了的厕所。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