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下一篇:

土豆记

2010年02月24日  |  8:15 下午分类:生活的操性  |  45,495 views

我觉得我是一个知难而退的人,其实我自己个儿不这么认为,这叫做精化利用时间。譬如说现在,就是这样的。

鄙人生平最爱吃的玩意儿就是土豆,土豆炖牛肉,大盘鸡多加土豆块儿,土豆西红柿,跟我关系好的出去无论吃火锅还是麻辣烫,每次都不用我,直接点上他一盘土豆。当然除了土豆丝,炒土豆丝在我小学吃了很多年,因为贪食,所以到了现在看见土豆丝就一阵恶心,母亲年事渐长,记忆力有点下降,偶尔出去吃饭,还要给我点一盘土豆丝,我得用吃两盘大盘鸡的时间来吃这一碗土豆丝。

所以年少的我,就已经知道了凡事有个度,通过土豆丝的事情我就比任何人都知道年少的频繁打手枪会导致日后的什么。

我之所以说了这么长时间土豆,就是想说,所有的东西都分一个爱和最爱。而我最爱的土豆吃法就是炸土豆片。

我不善厨艺,所以我认为所有什么土豆丝,土豆条,土豆块儿都好切,唯独这土豆片,要薄似夏天淋湿的白衬衣一般,不可上面厚,下面薄。

而这炸也是极难的一个过程,时间非常难控制,炸过的土豆片要完全熟透,但是不能炸到“软”,也就是说还得有点儿脆,当然最好是不软不脆的中间值。再说这炸过的土豆片的颜色要与刚切完的时候一模一样,这样就就要考研炸的时间上的把握,和炸土豆片时候的方向,翻面儿的时间。

有一点儿焦黄,那就是叫一次,不够格儿。

再说这配料,炸过土豆片儿必须一片儿一片儿沾着吃料才好吃,也就是说一共得两个物件,一个专门放料,一个专门放炸过的土豆片。然后一片儿一片儿夹着沾点儿聊放入口中。

这配料其实非常简单,用干红辣椒面儿佐以盐,如有兴致还可以加点儿孜然,但是少放权当提味儿。

要说喝,没别的,一定要喝白开水,有点儿烫的那种。吹着晚风,一片儿一片儿沾着作料,偶尔腻了喝口白开水,那感觉恰似吃了天宫上的食物。

就在刚才,我第一次开始自己动手去做,平日都是麻烦老母亲下厨。准备了两个硕大的土豆,每一个都比拳头攥起来还要大。洗干净,切成片儿。

我切出来的可以这么跟您说,刀工在这放着呢,爱吃肯定爱学,所以我的土豆片儿有不规则的土豆条,土豆块儿,前后均不匀等的不知是块儿是片儿。也就是说第一部我失败了。

炸过之后的土豆片儿皆以如五十岁蜡黄男人脸还要焦黄的颜色,这都不说了还大部分就他妈没熟!!我尝试去找谷歌大神咨询生土豆是否可吃,答案是不可以,因为像这种淀粉类含有毒素一定要熟才可食用。

也就是说刚才我硬吃下去半生不熟的土豆是不健康的。于是现在,客厅摆放着辛辛苦苦搞了半个小时的土豆片,剩下了三分之二盘。虽然我不死心的每一块儿都咬了一口,可是还是得说一个都没熟,颜色却是金黄。

你以为胡爷就这么点儿水平?呔!好生大的胆子!哪儿能这么容易就结束,当然是有后续的,后续就是我现在舌苔发青,满嘴苦涩,肚子异常的疼。

总结:人,不要轻易尝试,尤其是不要依照凭空想象虚拟出来的流程去做,并且幻想成功的情况下,面带微笑的去做一件事情。

PS:还有一个要不要我再抱着刚才的经验重新来一个?快鸡巴拉倒吧。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