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下一篇:

你得坚强(下)

2010年02月23日  |  8:50 上午分类:小说  |  3,844 views

你得坚强(上)http://www.huzibeer.cn/2010/02/22/jianqiang/

有首歌唱的是“窗外阳光灿烂,我却感受不到温暖。”我这会儿就这心情,没拉窗帘是一码事儿,自己个儿给沉浸了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我尝试在脑海中回忆所有电影,连续剧,卡通片,色情片,伦理片中男女主角分手时候的男主角的反应。

我觉得我这会儿应该叫几个哥们儿一起大醉一场,将对方的母亲,直系,外系都再辱骂一番,可是我觉得我做不出来,毕竟心中还有留念。

我又觉得我应该跟几个哥们儿到KTV,洗浴中心找个小姐好好放松一下。但是自己个儿又真的不好这口。

我想拉开窗帘对着全世界大吼大叫,大吵大闹,甚至给她打电话质问的咄咄逼人。可是俩人在一块儿不是为了质问,而是为了慰问。

在我脑海里我俨然变成了奥特曼里的大怪兽将这个世界闹的一塌糊涂,毁灭全世界,所有的人类小的跟我耳屎一样大。

可是最后我还是什么都没做,绝望的坐在因为窗帘拉上的缘故导致一片黑暗的客厅里。想说话但是始终一句话没说,打开一瓶啤酒,却一口没喝,就一直放在那里。

我没有办法动弹,因为,我甚至连为什么分手都没有问。我觉得姑娘说不爱你了,要分手了之类的那么心中的算盘早就打好了,内心已经有决定了,甚至连针对男人几百个几万个脑筋急转弯的质问的反驳草稿都打好了,索性不问。

于是自己跟这儿犯傻比,跟自己僵持不下。我将我所有的招都教给你了,结果我对你没招了。漆黑昏黄的房间,客厅破旧的钟表滴答滴答的告诉我,现在仅仅下午3点。

虽说自己个儿现在不想喝酒,可是电话响的时候,我内心还是期望有人说“出来喝两杯吧。”

我:“喂?”

她:“我,马阳。”

我:“怎么了?”

她:“出来谈谈吧。”

我:“谈什么呀谈,不用谈了,我全盘接受您还不乐意么?多干净的,该走立马就走,都不带多废话的。”

她:“你……你还是出来吧。咱俩说说。”

我:“不用了,我这儿还多事儿呢,没分手还没发现,我这一分手我才发现我有好多研究呢,我最近就研究发明一套什么武功然老人家们练练呢。还有最近台海局势又紧张了,好多事儿。”

她:“嗯……那行吧,那你忙吧,我们再联络。嘟……嘟……嘟……”

我拿着电话呆滞的站在客厅里,我用五分钟的时间将刚才我俩的对话在脑海中反复推敲了一番,彻底估计清楚自己应该没有表现出我离开了她活不下去,让她对我心有余恋并且我还死缠烂打内心祈求和好的窝囊样子。

继而我用了5分手让将电话挂上,并且从站立姿势转换为坐在沙发上。又用了五分钟打开了电视,为了冲了一杯茶,点着烟拿着遥控器换到了一个我不那么恶心的一个连续剧。

15分钟,我的世界就又回到了原本自己一个人的世界。15分钟你和我就像没有好过一样,你就像我曾经任何一个学校门口卖饭的老板一样,可能我们曾经很熟悉,但是当我离开那个世界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络。

我尝试所有看起来不会很俗气,那么看着没那么俗气的方法来制造偶遇或者之类的以让我看见是不是马阳和另外一个男人在一起逛街或者做什么。可是,当我走上大街开始刻意的走向某些地方的时候,我就已经感觉自己俗不可耐了。

我是无法接受自己这么俗不可耐的,当年面对哥们儿和媳妇闹别扭,我就没怎么说过好话,我还老让我哥们儿爷们儿一点儿,大气点儿。

可是我自己如果现在俗不可耐,那自己都受不了自己。两个人在一起,时间越长就越有点儿换妻的意味,当然,我的意思是我的朋友她都认识了,她的很多闺蜜也跟我关系特好了。

一条平常走路,如果带翻越栏杆的话二十分钟的路程,我接到了起码十多个电话,开始我还婉言表示我现在情绪稳定,心智健全短时间不会做出跟自己过不去的事儿的。后来只要是我的哥们儿打过来电话我一律以受害人的我还他妈没怎么呢,你瞎操什么心。

有的哥们儿嘴巴就兜不住了,说是马阳让他们打的,害怕我出事儿。本来我就心性挺好一人,再加上我的证实得到了有力的回应,我就更不把马阳当一回事儿了,你说你有多对不起我呀害怕我想不开了。

我凭什么想不开呢我,万物世界,大家都在进步着,社会一直在发展着,我就因为一段让我难舍难分的感情我就了断了自己?蛋逼!!!

想完这些,我的脚步不禁也就走的轻快了起来,甚至还哼起了前几天在电台里听见的俗不可耐的小曲儿。当然心情放松是放松,什么情况下,人才能心情放松呢?就是说当你失落的时候,你所有的激情,理想,希望,兴致勃勃都没有了,你自然就放松了。

她还有给我打过电话,我无非就是一脸讥讽的表情,冷嘲热讽,从来不让解释,我每次一开口就是“什么时候结婚呀你?真么多年我的青春,公交卡全给搭你身上了,得不得的您到时候得让我当伴郎吧?不当伴郎伴娘您得给我吧?”

她也每次都是略微的叹口气然后还是那句话“那我们再联络吧。”然后直接挂掉电话。

有时候是在我和朋友喝酒的时候,有时候是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有时候是在大清早我准备出门遛鸟的时候,接起电话,马阳就一直在那边儿哭,我也不好安慰,我算什么呀,回头让人家男朋友亲戚知道了不合适。

我就静静听她哭,我也不敢说话,冷嘲热讽的话也就塞回去了,等她哭完,还是那一句“我们再联络吧。”

其实每次挂完电话,我都会内心特比的低落,低落到那种我所谓的俗不可耐的地步。比如说像前几天和朋友喝酒,热热闹闹,龙飞凤舞,这帮老流氓们喝多了什么德行都有,除了开局前的十分钟可能大家都还在装逼,一过十分钟都出来了就。

那天本来就喝酒了,喝点儿酒嘴巴就把不住了,本应该说出的内心的不舍,爱恋却变成了变本加厉的讽刺。

挂掉电话,我看着一桌子狼籍的样子,我突然感觉这一切都很没有意思,我就一个人在二半夜冷风刮得嗖嗖的蹲在小饭馆门口,就傻愣愣的抽烟。这一切景象和镜头,无时不在表达着几个关键词:孤独,寂寞,愤怒。

最后一个关键词是在我看见马阳和一个男人在马路对边打上车以后迸发出来的了。

所谓双目对视在所有影视剧里的剧情是当一方看到另外一方的时候对方也就看见了。我虽然抽着烟,可是依旧发生了韩剧的剧情。

但是,对不起。韩国男人不爷们儿,如果这么说您不乐意,那么我这么说,韩国男人没我觉悟高,或者说没我装逼。

在我看见马阳眼神的同时,我站起来,回过头,对着店里老板说:“老板娘!您怎么骗我呢!哪儿有卖烟的,随后我走了进去。”

日子可以过的浑浑噩噩,但是不能将他过成影视剧,我心高气傲,对方也丝毫不放下。也就是说,我俩相持不下,谁都不服软。

她:“那天干嘛不理我?”

我:“哪天呀这就,您就开始问我了。”

她:“你别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是不是你?你有误会……”

我:“干嘛呀您的,我这刚陈氏太极拳没发明一半儿您给我来这么一出。”

她:“我们再联络。嘟……嘟……嘟……”

我有时候想,我其实可以特别装逼的,为了全世界装逼,为了自己装逼,为了自己那颗放不下,还在跳动的心装逼,可是这么跳,我不成跳蛋了么?还他妈国产的。

我就是特坚强,我每天拿着革命课本往死了翻,我就觉得毛主席特伟大,仅次于释迦摩尼,释迦摩尼人家当初是富二代,要什么有什么,人家跟牛顿一样在大树之下想出来说人得平等,根据历史教材孔子估计跟他差不多。

区别是一个是在山洞野战草出来的,一个,是正儿八经生出来的。孔子总强调群臣礼仪,释迦摩尼却是再说人人平等。

谁说不是呢,爱他妈谁谁,凭什么我要对人家现任男友不高兴了不乐意了,居心叵测了,怀疑早勾搭了。这就不是平等。

如何让自己平等,按照李白先生的话那就是,对了,是古文,您别嫌弃我卖弄自己,那句话是“都基吧别废话,喝!往死整,喝大了世界你就是老大!”

同时我又对这个伟人怀疑,因为李白特别爱喝酒,但是根据新华人民出版社的书籍这位李爷生的小孩儿没一个正常,也就是说酒精分泌了精子浓度什么的,我还小啊,我不懂,都是看书上的,可以出版的书上写的。

不敢多喝,于是在傍晚7点半我像一条流浪狗一样蜷缩在马阳家的楼下。我防备的不是赶走我的人,人们都不喜欢猫咪,唯一共同点我是怕被马阳新男友给打趴下了。

手中拿着一把利刃,我是为了自卫,也可以说是为了自己的大脑自慰。那些总容易打架动手的人,就是因为心中不满,失落,想用原始的方法显示自己的威武。

我不期望让马阳看到,因为相信暴力无敌的人是很傻比的,就跟当初慈禧太后迷恋死了那些号称死不了的武术家,就像迷恋邪术一样。然后人家不得了啦,跟全世界宣战,傻比的结果你看你的历史课本你就明白了。

所以。我玩儿黑的。

当我跟一个穷途末路的野马将那天的男人捆绑住的时候才发现,马阳的男朋友,年过50。随后我又发现了,原来拘留我,我身上这50多是不够保释金的。

在拘留所里,当我给每个人说话还没说完,当然我说的是当我将所谓的牢头狱霸打趴下以后的训话。还没有和第三个人聊完,我就没叫出去了,外面有三个警察,我泪流满面的母亲,还有马阳比我妈还泪流满身的母亲,还有一些人让丢人的闪光灯,这下,我真的是举世无双了,真把添砖加瓦的包工头给弄出事儿了,人民!别怪我啊!

事情其实很简单,被我捆绑住的这个人,是马阳的邻居张大叔。也就是说,其实根本不是马阳的男朋友,也就是说不仅没有获得马阳的爱,而且也没有获得小太妹对社会大哥的崇拜。还让马阳难过了,我听马阳说这个张大叔仅次于他爸爸,老给他带吃的呢。

你们知道偷鸡不成蚀把米么?您感觉我这叫什么?自我阉割?谢谢,我不玩儿绣花针,但是比那还惨。

就像你们知道的,所有的故事,所有的恋情都会很俗气,写下来的人也很多。可是,我想说我的结果不一样。

我和马阳和好了,她理解了我的爱。

对不起,不是的。张大叔常年性骚扰马阳,功夫不负混臭傻逼。在马阳跟我提出分手的前五个小时,在空无一人的家里,张大叔用送一块腊肉的名义占有了这个年轻的女孩儿。

而我做为这个年轻女孩儿的男人,在长达数个月时间内冷嘲热讽,而同时,她在不断被侵犯。

当最后一次马阳被男人挟持要和另外几个年纪大的中年人发生关系的时候,我在路边抽着烟冷眼旁观,并且在最后一次的眼神求助下,我走入包间,心怀怨念的喝下了几杯酒。

当强奸犯变成奸杀饭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在我走进饭店的时候马阳做了多大的挣扎,能够导致自己的死亡,我那天没有听见任何的呼声,我听见了身边大叔们的嬉笑怒骂的玩笑,随后我喝多了,沉寂。

我站在法院们拿着见义勇为的锦旗可笑的站在闪光灯面前,我的形象如同我内心恶心的表情一样。我看着报纸上,我面如死水的表情,似笑非笑的眼神,我呼出最后一口烟气,抬起头,因为泪水我的眼角盛不下了。

马阳的葬礼很简单,除了马阳的家人,我是模范,我是英雄。因为内疚,因为胆怯,我始终说不出一句话,当然您可以骂我每种。

马阳葬礼之后的三个月,我一个人拿着两瓶白酒坐着朋友的摩托到了马阳的墓前。

我喝了一大口。

我:“对不起。”

喝了一瓶半,朋友拦住了我,我将朋友打翻在地,眼神通红。

我:“你丫装什么逼呀你,其实你丫就是有男人了,玩儿电视剧呢你吧。”

我:“多他妈好玩儿呀你,真他妈以为你拯救世界呢,你走了没事儿了是吧,我内疚一辈子是吧,随您的便。爷们儿怕你这个呀我,别瞎鸡巴玩儿,玩儿不好我回头不和好的。”

我像一个傻逼一样在朋友面前,犹如世界上每一个喝多了酒的酒鬼一样,跪在马阳的墓前磕了三个小时的头,一次比一次狠,据说,要不是血流太多我晕了过去,我能磕一晚上。而我每次磕头都嘴里含糊不清伴着呕吐物说:“我们再联络吧。现在联络好吗?”“现在联络好吗?”

我迷迷糊糊的再医院睁开了眼睛,回忆在大脑里反反复复蒙太奇一般播放过。在摩托上我摔了很多次,浑身是伤。我再次床上一动不动,我不能走出门去,像所有人大喊一声。我不能走下床去拿起酒精让自己再次麻痹过去。

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眼角的泪水一次次的滑下,有背景音乐么?是有的。人鬼情未了的?Moon River的the lnnocencen Mission?嗯。是的,是这首歌曲。

我像一个死去多年的老人一样,灵魂出窍,看着电影一般的回忆,无能为力的在床上滑下眼泪。我。又睡了,让我睡吧,睡吧,我,累了。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我已经在家了。我不知道我睡了多久,身体已经可以活动了,难道过去一年了么?比我们俩在一起的时间还长。电话响了,我接起电话。

我:“喂?”

她:“我,马阳。”

我:“怎么了?”

她:“出来谈谈吧。”

我:“谈什么?你有男朋友了么?”

她:“嗯,你……你还是出来吧。咱俩说说。”

我:“不用了,我这儿还多事儿呢,没分手还没发现,我这一分手我才发现我有好多研究呢,我最近就研究发明一套什么武功然老人家们练练呢。还有最近台海局势又紧张了,好多事儿。”

她:“嗯……那行吧,那你忙吧,我们再联络。嘟……嘟……嘟……”

其实,我早就知道分手了?我在梦里爱过的她早就不是因为出事儿死去了?我开始混乱,我不知道是我逃避在梦里,还是逃避现实进入了梦里。我挂掉电话,我对自己说:“你得坚强。”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3条评论 关于 “你得坚强(下)”

  1. Yanmi 发表于: 二月 24th, 2010 10:17 上午

    会过去的

  2. 无限 发表于: 二月 27th, 2010 3:01 下午

    自以为是个什么

  3. 孔悬 发表于: 五月 24th, 2010 1:45 上午

    叔叔,是真的吗?
    你得坚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