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得坚强(上)

2010年02月22日  |  4:30 上午分类:小说  |  5,627 views

年纪的增大,就像那些生下来三个睾丸的男人一样。其实我们不乐意,结果别人还夸你成熟。回过头手淫老要手淫四个小时才射这类的苦楚只有我们自己个知道。

我觉得我还是应该继续往回去了过,现在这个状态太次了我,怎么了就一天跟杞人忧天还不如,天天跟一大傻小子一样。我就应该留着我的小板儿寸,穿着大裤衩,领着我家的狗满大街转悠。谁都不带管得,谁都不带理的,爱他妈谁谁是谁谁的,干嘛呀这就,我认识你吗?别他妈瞎套瓷。

最近的状态很可怕,晚上睡觉根本不带睡的着睡不着这么一说的, 几乎就是通宵熬夜,我已经三天三夜没闭上过眼睛了,深深的眼圈陷了进去,眼神呆滞的盯着电脑屏幕,对了,我这三天三夜没睡觉还打了四个手枪,甚至在今天就连续打了两个飞机。

精神的极其下降,导致毫无状态。手边的烟灰缸我已经忘记了我倒了几次了,偶尔除了上厕所和买饭我几乎不动弹,表情开始变得扭曲,眼神呆滞,在夜晚一遍又一遍的刷新豆瓣主页,一遍又一遍看着QQ好友,一个个随着清晨将至,都走了。

还是我一个人嘴巴上叼着烟,注视着屏幕,看着乱七八糟对我的人生起不到积极意义,让我的事业无法大展宏图,让我的性生活摆脱手的阴影的东西。

我每天几乎都是熬到凌晨,然后穿上运动服走出门,吃早饭,让我在4点没有打手枪的原因是我一会儿要洗脸了,让我在5点没有打手枪是因为马上天亮了要吃饭了,而6点的时候我已经在吃饭了。我一副小霸王的架势,眼睛无神的望着前方,走路不看脚底下,走不看任何人,直直的看着前方。

我正走着呢,传来一声“哎呀。”在早晨六点半的街头,对于三天没有合过眼的我来说,您除非给我一耳机,否则什么声胡爷都是听不见的。“诶!说你那!”

我回过头去,一个女孩买的早饭全撒地上了,如果现在还能叫做早饭的吧,白色的豆浆和油条混搭在一起,看到的时候我第一个反应大清早还挺色情的。第二个反应抬起头,眼前这个姑娘不错啊,2月份的早晨也是一身粉红色小运动,长头发,长得不错啊这,这他妈我家附近我怎么没发现过有这么一号的美女,您说是清纯吧我觉得胸部也挺大的,您说时髦吧其实我感觉还没到非主流的第一线。

看了两眼,我嘿嘿一笑,转过头继续去买早饭,早上看见美女不是什么坏兆头。“前面的!”我回过头去,眼神呆滞的向左看看,向右看看,然后对着刚才的小美女用手指着自己说:“您叫我呢?”

小美女点点头,然后指着地上,我“哦”了一声,走到她面前,拿出口袋的早饭钱,出门只是为了吃早饭所以拿的零钱,也就是说给她以后我就没钱吃早饭了,依我的性格我是绝对不会再回去拿钱出来买一次的。得。就当看美女买门票了。

钱拿出来,我直愣愣的伸出手,眼皮抬不起的看着她。小美女嘴巴像天空一撅,不带搭理。我才反应出来,豆浆贱到她鞋上了,我顿时很开心因为我可以吃早饭了,我面无表情的拿出口袋的纸巾,抽出一张蹲在地上把她鞋上的豆浆擦去,然后站起来做了个敬礼的动作说:“抱歉。”

我转过身就走,没想到小姑娘还来劲了,又给后面叫我。我回过头走过去,我实在懒得和任何人多说一句话了。

“我说小美女,您至于么您,给钱您不要,给您也擦鞋了,现在翰皇擦鞋还收费呢。还是反复利用的破抹布,我还用的是心心相印的纸巾,差不多点儿了啊。”

“这样就行了?”

“您行不行啊您,这大清早一油条一豆浆您都要扼钱啊。”

“你这人怎么这样……”

“您猜对了,我就这样,我蛮不讲理,我胡搅蛮缠,我没素质,我丢西安人脸,一包心心相印餐巾纸,6块钱早饭钱,就这,您看行不行,不行您报警抓我,我走路慢,警察不会跟丢的!再见了您的。”

后面传来叫我的声音,谁他妈理啊,神经病啊这是。长得漂亮怎么脑子这么不对劲啊,疯了这是,结果很浪漫,我在家下了一包康师傅红烧牛肉面,对,就是那个全中国人都吃恶心了的那种方便面,大清早七点半您说这得多浪漫。

那得,洗澡吧,洗完澡出来我看着方便面我大叫了一生“啊~~~~”。这会儿我才反应过来,刚我是不是跟一美女对方,而且我要走对方还不让走?于是我打开电脑,幻想了一会儿刚才那个小美女不太清晰的脸庞,将我的帝王液,通过我手的上限攒动“赏赐”给了一名日本友人。

当我有需要的时候,在我的世界,我的脑海里,我就是圆坐宫殿之上他们的王,早些年间有部韩剧叫做“王的女人”还是什么,爷们儿当初听到这个名字都惊了,当然这个世界只有我知道在哪里寻找,在哪里能够看得到。

看了一场昨天才下的日本40年代年的日本樱花季的日和民谣的演出,电话就响了。听着里面高呼给我介绍女朋友的呼喊声我就知道我舅舅就喝大发了。第一次我听到这个消息屁颠屁颠的跑过去了,结果知道是我舅被他哥们儿喝趴下了,随后每次我舅舅只要一喝大就给打电话让我过去介绍女朋友,当然女朋友从来没有,各种怪大叔认识一堆。

今天我又一去,先是坐下,跟几位叔叔寒暄一会儿,随后就是让我喝酒,让我舅舅罚酒了。我让服务员拿来一瓶白酒,再拿三个口杯,平分了之后,我端着酒杯站起来说:“各位叔叔,我舅舅这酒量您几位肯定知道,我不知道他欠了多少,我带他的一块儿给您清了,清完了,我好好敬几位叔叔。”

当我用了不到几分钟将这一大杯喝完,在众叔叔惊讶扭曲的表情下拿起第二杯的时候一个叔叔站起来了拦下我的胳膊说:“年轻人少喝点儿,你舅舅那点儿早还够了,再说了都别喝了,赶紧把你舅舅送回家吧,你看他都成什么样子了都,我们也都快散了。”

我瞥了眼时间,果然差不多,一般我这第一杯这阵仗下去很少有人继续纠缠,或者让你把三杯喝完。但是我依旧一脸不情愿的说:“那哪儿行,我们做晚辈的那样不太不礼貌了,要不您等等我把我舅舅送回去,晚辈再请几位续摊儿?”

叔叔们当然以招呼好我舅舅,以后机会很多之类的话,达到了效果我就放下了酒杯,接过了叔叔们递的烟,一块儿陪他们说说生意的麻烦,家庭的乱事儿。正说着呢,包间门推开了,虽然我是背对着门,但是我还是听见服务员说“里面请。”

我心中一沉,这他妈完蛋了,还有后援啊,增援这种狠事儿都能有啊。我曾经有一次就是遇见过一次有增援的,当天我和我舅舅都喝趴下了,我趴在我舅舅身上,我舅舅在地上……

我回过头看了一眼,又立马把头回过去,上学时候有句有本书叫《猛回头》,我差不多就这速度。早上的小美女出现在我眼前,一脸厌恶的走到某个怪大叔面前说:“爸,说了多少次了,你再喝多谁都不管你。”

明显换了身儿衣服啊,重点是,你说你接你爸爸干嘛要穿黑丝袜?这么多喝多的怪叔叔侵犯你怎么办?把腿冻坏了怎么办?想到这些我不禁嘴巴撅起来了,慢慢抬起头才发现她在瞪我,我才反应过来她不是我脑海中的宫殿的嫔妃,这么做太失态了。

正在这个时候我舅舅从桌子底下爬起来,眼睛都没睁开,扒着桌子迷迷糊糊说:“这……这是我外甥!爷们儿~有本事跟年轻人过过手,别欺负我们。”得,我舅还以为增援后部队来人了呢。

我站着用手把我舅舅的头按下去,一脸尴尬的笑容看着对面的小美女。她爸爸拿出钱包让她去结账,我佯装争着买单和她一起走出了包间,好歹碰见这么一个美女,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从指缝中流走么我?

“你就让我来吧,我爸都说了让我结。”

我硬是将钱丢给服务员,谁让咱是爷们儿呢,总不能一男和一女还让女人掏钱包,别人看见得多丢份儿啊。我回头吃一周泡面那也是我的事儿。姑娘好像是看见我将钱包里所有钱拿出来了,还一脸浑不在意的样子,姑娘笑了。

我说:“你把你电话给我吧,回头我家那一箱子康师傅红烧牛肉面我真吃不惯了,我到你家吃去。正好陪你爸喝点儿,自己人和自己人喝肯定保持着,你看咱爸这样喝多伤身子啊,妈得多担心的。”

“你怎么这么贫啊,你这一句话的称呼可变的挺快啊,一般人从你爸变到咱爸,再直接叫妈可得好多年呢。”

“我不害怕说你爸什么,你妈什么什么显得我不怀好意吗?”

“哟,您别跟我这儿学雷锋呀,我看您这会儿就挺不怀好意的,我看您出去疏导疏导交通比现在嘟着不让我进房间靠谱。”

“您说的太对了太对了,简直对我起到了洗心革面的作用啊,我就是打小就爱帮助人,赖宁是赶上了,要不然我早就冲上去了,从小就是邻居张奶奶,李奶奶,王大爷口中好少年,从来不带留名的,一直都主动说我叫红领巾,就是我纳闷为什么还是要夸XXX的儿子可真不错。”

她捂着嘴笑得花枝乱颤说:“这不废话,你专挑邻居帮忙可不都是认识的人吗?”

“对对对,您说您怎么这么一针见血呢我就不明白了我,年纪越大我就越费解,好多好事儿我找不到方向,一肚子社会主义的热火没出撒,扶奶奶过马路老奶奶说我要偷钱包,给老爷爷让座位人家说我是不是和人合伙下套呢,我在大街上给年轻美丽的姑娘说要洁身自爱,姑娘家要珍惜青春,人家骂我臭傻逼,还老问我是不是有病,你说我可不就是担心她们得病吗?我真是越活越不明白了。”

眼前的她笑的更前仰后合了,我拿出一根烟叼在嘴上,点上烟说:“您看,您说您就忍心看着我一个大龄男青年这一直失足下去?大伙都在为社会主义新社会添砖加瓦的,好多大学生去教农民伯伯养猪,并且让公猪的性生活更和谐更频繁。我这一天光享受胜利果实我也太恶心了我。”

她:“我怎么没感觉出一大龄失足热血青年的意味,倒能感觉到有点儿想表达大龄单身男青年的意思。”

我:“哟!我现在都给人传达这种信号了我?您可得赶紧拯救我,您说我不添砖加瓦还祸害那些添砖加瓦的人太不应该了,您把您手机号告诉我,我是铁了心了,我一点儿都不惯着自己了,不能宠着自己了,我得让自己接受您的批评。您千万别留情,别为我好。”

她:“你怎么这么贫啊,我感觉我教不了你,你倒能把我给改造了。我要赶紧进去了。”

我:“那这样,您把我号一记,什么时候需要跑个腿儿啊,心情不好了的您给我一电话,哪怕一直存着到死都不联系我,也行,您先存上。没事儿上家玩儿去。”

她拿出手机记下,随后我跟着他进入包间,送各自的酒鬼回家。

因为有了念想,我就睡得特别好,所以终于在第四天我睡觉了。睡梦中好像梦见了她,她还是在那一边花枝招展的笑,一边说“你说你怎么那么贫啊。”

第二天起来我就坐了一个决定,我让我舅舅到他家借口送东西手机没电了,合情合理的用她的电话打给我,于是我顺利拿到了了她的电话号码。

剩下的事情就是跟一般的通俗小说没什么区别的,我们俩如同所有情侣一样将自己的影像伴随着这个城市不同的地方存在了相纸上,偶尔我在这边电脑看着日本古代歌舞,旁边的她看着韩剧泪流满面,于是我就拿下耳机,她抱了过来,于是对话出现:

我一边摸她的头:“怎么了呀?这次又怎么了?男主角和女主角有误会了?”

她带着哭腔:“不是,是女主角误会了男主角!”

我将她的头抬起来,一边擦去她脸上的泪水,一边撅着嘴巴给她说:“乖乖乖,相信我,男主角肯定还坚持着呢,不会轻易放弃的,再说,女主角根本没那么任性,肯定就是一时的生气。”

她一边吸鼻涕一边一喘一喘的问我:“真的吗?你不要骗我!”

我笑着看着她说:“真的啦,这片儿我看过,哭累了想不想吃什么或者喝什么吗?做为咱们宝贝儿不哭了的奖励。”

随后我就出去买吃的或者喝的带回来,当然了很多片儿我都没看过我都是瞎掰说看过的,能叫女主角或男主角怎么可能在中间到最后一集都不联系。再说了,我一大老爷们儿我们家宝贝儿我一天哄着宠着不让掉眼泪,一帮傻逼外国人给搞哭了,太缺了我。

时间的推移,我们发生了很多故事,你知道的,就是那种情侣拉拉手,做爱,打炮,半夜买馄饨,手拉手看电影,很多的环节我们都跟故事会一样,过着每一个情侣都在发生的故事进行着。当然,而现在我是想说,她现在要和我分手了。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7条评论 关于 “你得坚强(上)”

  1. 000 发表于: 二月 22nd, 2010 8:34 上午

    是 没错 您得坚强哈。 太感伤了这故事 我都快哭了。 胡先生。 这小粉红还真是第一回听说哈。

  2. 你得坚强(下) - 硬邦邦帮主胡子的大白床单 发表于: 二月 23rd, 2010 8:51 上午

    […] 谁是胡子? 上一篇:你得坚强(上) […]

  3. Yacca 发表于: 二月 24th, 2010 12:07 上午

    胡子比任何人坚强…

  4. Yanmi 发表于: 二月 24th, 2010 9:58 上午

    让我看看
    你舅舅的女儿就是你…表…姐
    21世纪新《雷雨》

  5. 帮主胡子 发表于: 二月 24th, 2010 6:24 下午

    @Yanmi
    我舅舅的朋友……的女儿……
    应当是这个角度。

  6. 刘三姐 发表于: 二月 25th, 2010 4:39 下午

    这是你编的还是真事

  7. 帮主胡子 发表于: 二月 26th, 2010 7:16 上午

    您觉得是真的就是真的。您觉得是假的就是假的。您瞧个乐就成了。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