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友交谈

2009年10月12日  |  9:43 下午分类:生活的操性  |  4,129 views

下班以后看着附近离金牌不远,给金牌打了一个电话,金牌说他在车上立马过来。金牌做的是挂有“城管执法”的面包车。

吃了点儿火锅,金牌非要喝酒,我说算了算了,哥们儿一方面在少喝酒一方面今儿实在没有什么庆祝的。

非被金牌从火锅店拉到了大排档我还贼心不死执着的说:“你看咱俩以前那是都没上班,天昏地暗鬼哭狼嚎天不下雨天不刮风跟咱没关系,这会儿不一样了。咱俩都上班了。”金牌笑笑说:“那不就对了,咱俩立场始终没有改变。继续整起。”

喝了一瓶我就回家了,在出租车上我想起今天一个朋友的妹妹和我说的话。妹妹说:“胡子哥哥,其实我挺喜欢你的。”我看着远处一个小孩儿丢了什么东西似的在路边大哭大闹,没回头对妹妹说:“大家都挺喜欢我的我又不干违法乱纪勾引朋友女朋友的事儿国庆阅兵仪式我还留下了几滴激动的泪水你喜欢我这是应该的。”

妹妹又说:“胡子哥哥,你当我男朋友吧。”我看着远处那个男孩儿的妈妈抱起了那个男孩儿头也不回的我对妹妹说:“别,这事儿千万别,别说我跟你哥哥是拜把子好哥们儿,就算一般朋友我也不能啊你说我这么一个祸国殃民的主儿敢搁在古代没准儿就是一个妲己之类的红颜祸水你跟我一块儿肯定得毁了你。”

妹妹拉拉我,我回过头又看到了那张美丽的脸庞妹妹说:“胡子哥哥,你是不是不喜欢我看不上我?我在MYSPACE上的访问量可有几十万呢。”我一脸献媚的笑容说:“对,小姐姐您也看见了说明上天给了您很多个美好的选择很多个白马王子,唐僧皮卡丘之类的我更加不能让你这样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回头给你青春年代的感情世界来个阴影你说我过意的去吗?”

妹妹执着的又想说什么,我把烟头往地上一扔站起来把烟头踩灭对妹妹说:“真不是哥哥说你,你说你这么漂亮一姑娘会穿衣服满身名牌家境不差化妆也化的特别诱人今天还穿了我最喜欢的紫色丝袜你跟我这么一号人物在一起你说人家说你什么?无非太妹或者傍大款或者不好听点儿说好逼都叫我这种狗操了你说对得起你这张脸吗?你就让哥哥浮浮沉沉可能最终一个人死在大桥底下可是哥哥活的坦然快乐,好了你别废话了这都过去好几辆公共汽车了衣服也陪你买了你就上车赶紧去学校吧,大学时光犹如美丽青春过去了你就再也无法感受了好些个男人都盯着你呢赶紧回去自尊心还能膨胀。”

半推半送将妹妹送上车我一个人走到旁边公交站牌等公交,公交离我家有一段路,每次坐公交我都内心非常欣喜,还有这么多没有什么钱的美丽姑娘们在做公交车呢我不努力能行吗?我必须得赶紧努力起来努力工作努力赚钱努力把她们从水深火热的生活中拯救回来要是再慢一步可能人家都通过自己活着领导奔小康了。

回到家又看到了朋友,我说你来啦,他没说什么点点头就毫不客气的往沙发上一坐,我说烟在桌子上自己拿。

朋友又点点头,然后又突然抬起头来看着我说:“你觉得你这样有意思吗?”我一愣,旋即笑笑说:“干嘛呢你今天是,我干嘛没意思我勤勤恳恳的工作不沾花惹草宁可拖慢邻居的网速下A片自己掏钱买卫生纸打手枪都不愿意祸害别的姑娘我哪儿没意思了。”

朋友站起来说:“你当年不挺风光的么?这会儿怎么不找了你?”

我做忧国忧民状努力的似乎还能挤出一两滴泪水说:“可不是吗?哥们儿倒想找来着可是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当年哥几个穿着大拖鞋短裤白汗衫泡马子那都是一个赛一个的,可是回过头来好像青春小鸟一去不复返当年泡妞比较厉害的如今都是孤寡老人。”

朋友严肃的问我:“你不后悔吗?”我笑笑说:“后悔什么呀后悔,都玩够了,再说了初生之犊不畏虎长江后浪推前浪当年那些乖孩子,丑宝宝如今身边的都是美女如云所以说风水轮流转咱也不能老占着是不是?也得让那些后富裕起来的朋友们尝点儿那小禁果。我前几天碰见以前一个老同学那张脸除了从屁股进化为屁眼之外还是那么个样子可是身边一个美女那叫一水灵哥们儿看的就差犯流氓罪了,哦对了,流氓罪好像都没有了,可是那个屁眼朋友把女孩儿骂的一愣一愣的, 我还问哥们儿干嘛呢这是,屁眼朋友骄傲的说女人是什么?不过是我鸡巴上一根毛。您瞧见没有?你跟风水干肯定干不过去。”

朋友说:“其实你就装一大尾巴狼咱人面前在人后头都好像什么都无所谓宁可别人说你是混蛋你也就是摆着一张二百五的脸,谁老失眠到半夜然后起来抽根烟才睡着的?”

我点了一根烟说:“哪儿有的事儿,哥们儿一直天天向上特别乐观,不是我说你,你自己说你看着哥们儿这样子有片刻的虚情假意假开心么?”

朋友点点头。

我说:“你丫真孙子,没意思了,这年头谁还说这事儿啊哥们儿现在都耸了,只要看见一姑娘跟我说什么年轻时候都是特别好的姑娘品行优良学习进步热爱集体生活那种的还老没谈过恋爱我就害怕。这帮孩子长大了就开始学坏了,那些真正当年坏现在好的了全都当人妈妈了,相夫教子情趣生活可快乐了,就跟我一样流氓不当流氓全是因为突然发现原来流氓不好玩儿流氓获得不了掌声鲜花荣誉证书主要是得不到一个靠谱的对象。”

朋友哈哈一笑说:“别人不知道你我还能不知道你?一天对谁的嘻嘻哈哈乱贫,其实大家个都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你没看你丫一天乱贫哥几个有人接茬么?”

我双手摊开说:“得,敢情国民党特务潜伏了一年多发现自己在台湾。谢谢组织对我的忽略满足了我个人的成就感。”

朋友站起来说:“得,看来你今儿也不跟我好好说话,你就瞎贫吧,你纯粹是对别人豆腐嘴对自己刀子心,真没劲,我走了。”

我低下头说:“我真的不开心么?”一回头发现朋友还站在面前,我说:“我操,你他妈还没走……”不对,朋友站的地方是我家的镜子,我的朋友怎么长的有点像我?刚刚他临走门也没有响。算了吧,爱谁谁吧,反正这朋友最近老来找我聊天,下次见了再问吧。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5条评论 关于 “多友交谈”

  1. 堪布晌倪 发表于: 十月 13th, 2009 1:12 下午

    说的好~~~~轮到我吃小禁果了

  2. 京酱痕迹 发表于: 十月 15th, 2009 10:28 上午

    狂顶楼上

  3. cityfucker 发表于: 十月 18th, 2009 2:12 上午

    故人在何方,不敢回头望,一声情歌唱到亮……

  4. s 发表于: 十月 30th, 2009 10:28 上午

    胡子好,很久没来看你的文字,十分想念,呵呵~~:)
    每次心情不好或是心情超好的时候,就想来看看你写的这些,总是带给人莫名安慰,谢谢你!

  5. 帮主胡子 发表于: 十月 30th, 2009 11:50 上午

    所以说我难过的时候就特委屈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