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花名叫鲁智深他们都爱我

2009年10月6日  |  3:20 下午分类:生活的操性  |  3,436 views

有人冲我说:“胡子,你也老大不小到年龄了也别一天回顾以往动不动还玩儿个高姿态,好好找一个谈着吧。”

我乐呵呵的看着对面儿这小两口子我说:“那这事儿可不能将就,我哪天看见一个我诚心如意万事如意的姑娘我会宁愿放下我这全中国最后的贵族身份去积极的喝她交朋友谈人生谁他妈说的贵族就不能找普通小老百姓做革命夫妻为祖国出力了?”

他媳妇儿在旁边笑得花枝乱颤,我哥们儿端起酒杯说:“你他妈就是贱,跟你说一什么你都贫,其实自己个心里倍儿着急吧。”

我笑着喝完酒一边倒酒一边说:“你丫还甭什么废话,我又不是什么猫啊狗啊的过了这个交配期再交配就交配不出来了一样,我说实话我一点儿也不着急,感情这个事儿你非得跟写对联一样让我这边随便摆好一个姿势等着碰见一个姿势一样的就将就过去了我还真不如你,姐们儿,你别生气我没说你老公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你老公爱你爱的死去活来巴不得一天背一小挎包把你背上。”

我将头别到一边儿,抽着烟看着老板娘走过来说:“小伙子,好久没见你来了,你是不是出国了。”我笑笑说:“是啊是啊,我到美国去呆了半年多,中间我还写了一部连续剧叫《越狱》您听过吗?”老板娘惊讶的说:“我知道我知道,那是你写的啊,我们中国就是出人才我老听我儿子说。”我一脸严肃说:“成啊成啊,回头让你儿子找我,我给把男主角叫过来您给受累做盘凉拌土豆丝。”

我在这家我们称呼为老地方的大排档从2005年开始老在这喝酒,那个时候的频率是除非我他妈有局了,我的姐们儿月经来了,哥们儿在和女朋友打炮之外的时间一天都腻在这喝酒,同样的地方,同样的菜喝得特别开心。

这边儿局散了以后,我坐上出租车奔赴紫薇花园刚刚举行的一个大局,据说场面宏大,跟阅兵仪式似的,在刚刚家新买的一栋房子里吃火锅。我一进去发现哥们儿几个真是艰苦朴素的精神一点儿没落下,敢情除了桌子,凳子,电磁炉一个锅什么他妈都没有,纯粹自助餐,没有碗用一次性杯子,筷子也是一次性的。

一入席我旁边做的市委的一个姑娘,我嘻嘻哈哈乱贫我说:“姐们儿这可不对啊,上次咱们可说好了第二个星期五去KTV唱通宵饮酒的,我那个星期五一天什么都没有做什么局都推了联合国让我去伊拉克处理点儿事儿我都给推了,害怕自己睡着了我还专门看着新闻频道让自己忧国忧民的,结果您一个电话都没有给打。”

市委的姑娘笑着说:“我就没你电话,不对,你这是变着方问我要电话号码呢是吧?”全桌人都在笑,我也不好意思笑笑说:“您真误会了,我一直是那种特立独行一个人风里来雨里去从来不欺负人民妇女同志,结婚的已婚的离婚的咱都坚决不碰,您千万不要害怕不过您要非得一会儿拿我手机把您号码输进去我还真拦不住。”

后来玩儿游戏,就是一个人说一个国家的名字,只要有说重复的或者没接上来就得喝一杯酒。再后来不知道哪个缺的说咱们来说妇科病,我心想场面上一共就俩姑娘这不是专门让我们大老爷们儿喝酒呢吗?还好现在的电视台老关心我们基层大众的生活健康状况老给放一些妇科男性医院的广告所以爷们儿我心理面儿一点儿都不带虚的。

我说了个月经不调,旁边的刑警同志说一个月经紊乱,逗得我,我说:“田警官您不能这样怎么了,一天扫黄打非的时候见不着你,处理扎针时间的时候见不到您,邻居张大妈猫爬树上了还是见不到您,妇科医院的门口却总见您搀扶不同类型的姑娘进去,难怪啊,博大精深的。”

我因为之前就喝酒了,一来这儿也喝了点儿,发现没什么进展,这边儿的各位也都差不多看样子想玩儿持久战我笑笑挥挥手出了院子做了一辆摩托车回家了。回到家又是爱情犯的错脑子里面儿又特烦,乱七八糟胡思乱想到了三点困得不行了,拿着一本《中国股市体制基因演化史》看了几页就睡着了,在梦里我好像去了好多地方,西安的鼓楼,成都的王家坝街,新疆的八钢,在梦里我遇见了好多我认识的人,总是突然推开一扇门,一个我不认识的脸孔说:“你来啦,赶紧进来坐吧,我出去买酒去。”

熟悉的脸孔,热闹的环境然后突然就发现身边熟悉的脸孔都变成了一个个趋于一样的脸孔,我立马从床上起来,已是下午2点。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2条评论 关于 “我的花名叫鲁智深他们都爱我”

  1. air max tn 发表于: 十月 6th, 2009 3:49 下午

    同年人的尴尬,祝你早日找到你的幸福。

  2. 帮主胡子 发表于: 十月 6th, 2009 4:54 下午

    @air max tn
    谢谢您。我一定不辜负您的期盼。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