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下一篇:

再见江湖。

2009年08月28日  |  10:40 下午分类:我在评论  |  3,372 views

香港最后一个坏人也走了。其实事到如今,我开始回想,也许迈克杰克逊对我的影响没有那么大,他的离去对我来说只是一个众人的回忆终结。

可是大傻哥(原谅我的冒犯,如此称呼你。)就像我青春期的一个哥们儿,一个大哥。

如果说黄秋生早期的变态,坏坏,那么大傻哥就是真的坏到底,出卖朋友,欺负人,调戏小妹。很多人说完美情人,那些大好人,好能好到哪里去,可是如今我想问一问坏能有多坏?

看过一次大傻哥伴随着音乐,高歌《友谊之光》。如今翻开再看,心中的难受油然而生,我只要去KTV就总想找到这首歌曲,可是却始终没有找到。我寻找了很多大傻哥的消息,却也始终没有找到。

如果你有喜欢的偶像,在人生中一定要去看一次他的现场,因为可能有一天你就再也看不到了。

大傻哥的确是我的偶像,当初一群人在小碟室,一个人两块,只能看一部片。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反三俗,还没有在人前人后有时候装的还有点儿正经。每当看到大傻哥出来,我们一群人就投以羡慕的眼神以及将来一定要做那样的人的口号。搂着小妞,时时刻刻突然就捞到一笔钱,想欺负谁欺负谁,想折磨谁折磨谁。那个时候老旷课,可能政治课没学好的原因,大伙回忆起来当年,竟然都是这么想的。

甚至直到现在我不愿意将大傻哥当做一个演员去看,他的每一部都仿佛就是他和我们一起的回忆。大傻哥,你知道吗?时隔多年,我看到了很多人,许久的没有关注,因为你的别离突然跳出来开始莫名其妙的缅怀。我想你是明白的,你是明白人走茶凉的,也许如果你在,看到那些附庸风雅的人们奇怪的缅怀着你,你会突然一拳挥了过去,撅着偏向一边的嘴巴大骂:你他妈是谁啊,滚开。

我明白的,你是说粤语的,可是我们当初看的都是国语版,所以一切都是那么的贴切。

有时候人会突然变得害怕,好似人至中年,担心失去工作,担心失去父母,担心自己的老婆跟人跑了,担心自己的孩子吸毒,玩K。我也开始害怕,当我的兄弟们四处奔波,为了生活离开了城市,当我的女朋友们都开始变得现实,疏远,当你们逐步到了年龄,离开人世,我的回忆慢慢消失,似乎在午夜的星空中,我拼命的抓,抓,可是却什么也抓不到。

我也一如那些附庸风雅的人一样,许久没有关注你,记得上一次看到你的新闻,还是在报纸上,你呵呵的大笑,新闻说你有了孙子,你很开心的说:他也都叫我大傻。

我们这些小弟,马仔如今也到了您的年龄,也明白了社会的残酷,也不敢再去笑话“最亲近的人不一定是最可信任的人”这类的话,而您却已经年事已高。像所有电影里的一样,年事已高的大佬逐渐身体变得不好。而您很好,至今没有出现过人去争抢您的“权利”,您已经是一代人心中的混蛋了。

我自从那次看了以后就真的不再找你的新闻了,儿孙满堂,幸福时光,在您的电影里,在您的故事里,那些坏蛋不都活的很好吗?

大傻哥,也许你的离开,并不会像张国荣去世,大家争相缅怀在KTV里唱着你的歌,不会像迈克杰克逊去世,大家都在大街上做着快闪,跳着他的舞。您不用担心,当年的一些不争气的小混混,若干年以后面对电脑,戴着成熟的面具心中难过。

今天在监狱的哥们儿“二龙”给我打来电话,闲聊中我告知了这个事情,我说:“成奎安死了。”他说:“哦。”我说你还挺冷静的,大傻死了呢。哥们儿直接大惊说:“我操,死了?怎么死的?真的假的?”

你知道吗?你在某些人心中已经是大哥了。在那个我们以为砍人,打架就是潇洒的年代,您已经无法替代。

有时候我也想问某些人:装逼你快乐吗?戴面具你热吗?可是我不再张口,握紧的拳头也懂得克制的松开,是啊,当年多少人多少次就是因为不懂得放开。

然后您就走了,让我联想很多。您的年纪还不够年长,不应该离去,您知道的,那些电影都是骗人的,坏人其实可以活到最后,而您,不应该这样的。

如今还能让我记挂的就是黄秋生先生了,黄秋生先生太爱讲真话,我为他担心。

大傻哥,其实我昨天就想为您喝酒了,可是我忍了,昨天太多的人为您烧香吧,为您喝酒吧,我就不去凑热闹了,已经看了太多了人刚刚去世大家悲伤满面,一周后就已经不再提起的故事了,您是好人,您不可以有那样的结局,那么今夜,用你的方式,点上一根烟,看他燃灭,倒上一杯酒,您是否会像当年还没有得病之前一样,一口饮完,再吃口肉,大呼一声:痛快痛快,再倒上再倒上。

呵,好像不是这么说的,我看的是国语版。

再见大傻哥,也许再见江湖是对您最好的瞻联。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