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叫做兄弟的人。

2009年08月22日  |  2:44 下午分类:生活的操性  |  4,771 views

我今天看到一篇哥们儿写的日志。我的这个哥们儿叫陈伟强,就像他说的,给面子的朋友叫小强。

原文如下:

我叫陈伟强。

给面子的朋友经常叫我小强。

今年XX岁了。

突然好想写出一段话来。

大概有两三年没写了吧。

今晚很无聊。

也很感慨。

主要是因为有个叫海涛的不停的让我给他踩空间。就没个尽头的

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写写这几年发生的事情,遇到的一些人。

大家都在慢慢的长大。

回忆几年前。我们真像个孩子似的那么单纯那么天真那么调皮

天天想着怎样发财。怎样有跑车。怎样的有钱。

但却过着每人凑2块钱出来去开房的日子。

不过说实话真的挺开心的。天天都无忧无虑的。

以前的我是个不懂事的孩子。经常夜不归宿(不过现在好像也是)经常打架。抽烟。纹身。喝酒。觉得那日子就美的不得了。

再想想现在。好像大家都在忙碌着自己的事情。有着自己的目标。

我现在在赛格上班。卖笔记本。在这里学到东西确实不少。也长见识了很多。也认识很多社会上不错的朋友。先说说我们店吧。

我们店虽然不大。但是感觉很温馨。有种家的感觉,真的,我是这样想的。因为里面有一大群很可爱的同事,朋友陪伴着我。一天都很努力的完成目标。很努力的去赚钱。很开心,无忧无虑的。我们店经常被罚。因为我们店里人经常不穿工服,而且不爱打扫卫生。 也经常跟客户吵架。呵呵。说起来都可笑。商管把我们店人的名字有的都记着了。

店里有个男人。跟我关系很好。叫李龙东。这男孩特别有意思。天天赚钱口袋里一装。不吭气。第二天过来就带10块钱过日子。剩下光掉混了。呵呵。我们关系不错。一起出去送货一起谈客户。一起抽烟一起片(西安话的聊天意思)。一起喝酒。总之就是很能聊到一起。

我们有个库管。叫洋洋。是个可爱的女孩。但是我从来没发现他盘的库对过。所以说走到哪个公司哪个公司亏本。我们关系也很好。她人很不错。很实在也很能片。不知道她能不能看到我夸她。呵呵!

还有个小可爱。小胖墩。叫季楠。不是我说他。这名字也起的太棒了。妓男。我晕死,干脆叫个同性按摩不是更好听些。哈哈。他很好玩。而且发现问题就会告诉我了。是个体贴的男人。

我们还有个MAMI叫做王鸭梨。呵呵。不介意这样叫吧。他是我们领导。很爱唠叨。但都能说到像上。很凶,但是过后又很好。在雁塔路这边名气可不小。人称丽姐。她人很好。有什么都跟我说。我也有什么都跟她说。

我在这里上班有很多关心我的人。也有讨厌我的人。有你们这帮活宝我就够了。还有。我现在升官了。(店长)多亏这帮人照顾我。要不我早就下台了。

突然想说到一个人。

他叫胡子。

是我和群还有他。我们三个小的时候拜把子的人。

我们关系很。。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他人很好。很多话都是他教我的。他现在也好好上班了。也不弄什么XXXX了。而且工作还不错。 我也挺羡慕的。他这人很爱喝酒。很爱告诉我一些不知道的东西。以前跟他在一起就是很舒服。现在不知道什么感觉了。好久没联系了。

群。

以前我俩就形影不离。上学也在一起。算是个发小了吧。坏事也干过。就没干过好事。

我们能聊到一起。一聊就好久,什么都聊,是个很交心的朋友。群这人很好。要不怎么叫群呢。群啊,赶紧把你那店盘下来好好赚钱吧。呵呵,希望他能好好的。其他的不想多评论。

盒子。

这个人没的说。就是好的不得了。很爱跟他在一起。有时候像个小孩发个小脾气。需要人哄哄他。有时候却像个大男人一样抗起一大堆的事情。

海涛。。

我很想照顾他。

。。。。

好多人。我身边的人。

今晚突然感觉长大了10岁。

我在变。社会在变。大家也在变。

以前那种生活没有了。小时候真的很好。无忧无虑的

今天突然想的很多事情。

但是腾讯不让我写了。限制字数。

有的时候想着你们这些朋友就想在你们面前撒撒娇。

就想在你们面前在回到以前那生活一次。

很过瘾。

但估计见面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突然看到我QQ号里面300多个人。

但是每次上Q聊的就那么几个。

真的。

感觉我们长大了。

但是我想再在你们面前撒撒娇。

真的。

乡亲父老们。我想哭。

我怀念以前那种童真的感觉。

好朋友们。

让我再点点你们的名字吧。

让我永远记住这些人吧。

群。杨哲。盒子。李隆冬。杨洋。王压力。胡子。海涛。杨娜。薛雷。妓男。阿帆。大树。胡金鹏。聂欣。汤博凯。田战朋。陈德明。王可为。页伟。还有很多没写到的。

小强在这里祝福你们幸福。注意身体。

原文结束。

看到他在日志里面儿写的话,我做为一个当年也在其中的人,也看到了一些曾经的回忆。

初见小强,小强和一帮人一副正装打扮(西安混社会的讲究正装,出去办事儿的时候必须正装,也就是瓦萨起,我们简称瓦萨。)小强和身边几个人拿着七孔家具(一种砍刀),一色的黑瓦萨。他们几个人将两三个人拉到空地要钱还是砍人我忘记了,我和我身边的朋友只是轻蔑的笑笑就去喝酒了。

那个时候我们是不交集,我的一切时间用来喝酒,扯淡,他们的一切时间用来出去办事儿,赚钱,劫钱,砍人,收保护费。忘记了一次因为什么事儿我们就给认识了。一下子关系还变得不错。

那个时候大家都没什么钱,真的是喝个酒,你拿15,我拿4块,他拿12块,每个人两块就去开房,弄完了每个人还要骂对方几句,“真恶心,你今儿真丢人。”可是那个时候大家很开心,谁的小弟被谁欺负了,一群人坐着公交,出租车奔赴过去,一群整整齐齐的黑色瓦萨起,叼着烟,面目凶相,手上拿着七孔家具,西瓜刀,走向对方,结果无非两种,要么就是问领导,(西安混社会的将自己跟的人称呼为领导)如果领导和领导认识了,或者对方领导混的比你领导大那就算了,要么就是我们比你凶,我们比你狠,你没辙,然后问对方要钱。

小强过生日,一个小包KTV,20多,30多个黑色瓦萨,我们将老爱穿瓦萨起的人戏称为瓦萨型男。一群人点歌无数,人也多,基本唱不了什么,也没什么钱,小强就只买了一打儿哈尔滨啤酒,因为在KTV那种啤酒最便宜,人很多,小强酒一来二话不说就给我面前仍了两瓶,这个比例真的已经很大了呢。

画面很好玩儿,一群争气的,不争气的社会哥拿着话筒一起高唱《人在江湖》,《龙争虎斗》。那个时候大家也老吹牛逼扯淡,比如谁昨天办事儿又上了多少人,谁又给进去了,谁让谁给谁送货。

再后来,小强决心要拿学历去上学了,而我继续忙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偶尔见见,关系还是一如往常那么好,经常给我带一些他的小弟,名字都很奇特,都是些花名,比如:壁虎,蚂蚱。那个时候我老说:小强,不能因为你是蟑螂你小弟也都叫这个名字啊。

就是那个叫壁虎的,在我家大家喝的可高兴了,大概四个人吧,喝了三,四件的啤酒,结果,我就可开心了,因为第二天早上我发现我家的浴室里面有一坨屎,而厕所就在浴室隔壁。壁虎不见了,那会儿大家都有些江湖习气,记得壁虎还很义气的说:小强,胡子,对不起,那个事儿以后哥们儿肯定补偿。

后来我去小强所在的另外一个城市玩儿去了,我发现小强混的不错,俨然我俩跟老大一样,我看见壁虎,壁虎看见我,他羞涩的笑了,壁虎走过来说:胡子哥,你还记得我不。我说:我记得,那天早上你鸡霸在我家浴室拉泡屎悄无声息消失了。

我到现在都很费解,你咋能在那么大个浴室拉泡屎呢?你咋拉的出来呢?你尴尬不?我可尴尬了。

那个时候小强挺混蛋的,没事儿带着自己女朋友回到家里睡觉,他爸爸妈妈也气的不行,有时候更是带好几个回家睡觉。那个女朋友长得非常漂亮,但是就是太妹属性,记得后来不跟小强了,又跟了我们另外一个兄弟,小强为此很生气,大半夜12点多,我们两个坐在那个兄弟家门口,我们俩都喝了很多酒,小强一边喝酒一边哭,一边说自己付出了真心的,我心想,妈了个逼的,谁敢让我兄弟受委屈?我将那个女人叫了出来,一番教育,威胁,煽情,女朋友回到了身边。我说了好久,就坐在路边,昏黄的路灯照着两个一事无成的男孩儿。

这件事情小强可能都忘记了,我俩做的很多事情都是我忘记了,他记得,他忘记了,我记得。

有一次我找了个女朋友,长得特别像王蓉带到家里睡觉,死活不让碰,那天正好小强和他媳妇儿也在。我非常不高兴,我心想你都是我媳妇了,咱俩之前一直互相也有沟通,为啥来我家了不愿意让我碰你。

我是一个心里有事儿难过不愿意让对方知道的人,我就坐到客厅和小强闲聊,喝酒。小强直接冲进去,怒气冲冲的给那个女人说:你以为胡子没女人是不?你以为胡子找不到女人了?你以为你可漂亮了是不?你信不信我现在一个电话给你叫10多个女人每个都比你长得好?

那个时候小强带小姐,而且平台,高台都有带。我感觉不妥当,晚上还是没有和那个女孩儿怎样,结果第二天早上,那个女孩儿走了以后,小强口袋我的口袋钱不见了。后来我和小强全西安通缉,说逮到就直接架走,弄秦岭上埋了。

中间还发生了可多有意思的事情,那个时候其实是我喝酒犯浑和一个朋友闹得不好,后来朋友堵我家门口要架我,那个时候我已经不混了,以前那些朋友也都很少联系了,于是我给小强打个电话,小强只问了对方叫什么,东西南北郊哪个郊,然后这个事情就摆平了。

再后来我去一家酒店上班了,小强去赛格卖电脑做到了店长。许久的不见,许久的未曾联系,虽然在一个城市里。后来我们见面了,大家嘴巴中说的都是信用卡,工作,月供。对话还是伴随着笑声酒瓶,一如当年我们两个人坐在昏黄的路灯下喝啤酒聊社会上的事儿一样。

年轻时候,都没有多少钱,穿着几十块钱的衣服,夏天更是底下一个大短裤,一个木屐,三个人每人可能就每人只有10多块钱,但是可以浪荡到天明。我还记着我和小强,群,三个人站在一个破旧小区的大门口,三根三块钱的烟,三瓶最便宜的啤酒,结拜兄弟。最后三瓶啤酒相撞一起的声音似乎我现在还在我的耳边。

时间越来越长,时间越来越久,我们看着隔壁桌几个小青年聊着谁谁谁上了多少人办事儿,我会心一笑,就像看到当初热闹的我们,五瓶啤酒聊好久,去夜店现在门口买瓶白酒喝完,然后进去不要酒的HIGH,HIGH完回家。那些一幕幕如今看来可笑,丢人,幼稚的行为如今回味,却都是非常宝贵的回忆。

社会历练让我们变得不同,也许我们之中,也会有人路途疏远,但是我想,无论何时何地,就像我现在人在成都,小强在西安只要回忆起来,我们似乎又都在了一起,小强,我还会嘲笑你胳膊上的蜘蛛是蚂蚱的。

也许那些纯真的本色是最好的,也许那些年代已经过去,我们像每一个成熟起来的人一样,将往事隐藏,一脸正经的与人谈生意,我们已经不再去谈理想,当年我是有了冲突第一个冲上拿啤酒瓶抡人的人,如今,我可能是有了冲突,第一个冲上去,面带微笑对这对方说:不好意思啊,我朋友喝的有点多。

也许将来我会变成自己很憎恶的那种人,为了生活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变成了世人口中的流氓,混蛋,那么,起码请你们帮我告诉他们,我也曾经纯真过。

认识你们真好。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7条评论 关于 “那些叫做兄弟的人。”

  1. run 发表于: 八月 22nd, 2009 3:39 下午

    我是一个心里有事儿难过不愿意让对方知道的人,我就坐到客厅和小强闲聊,喝酒。小强直接冲进去,怒气冲冲的给那个女人说:你以为胡子没女人是不?你以为胡子找不到女人了?你以为你可漂亮了是不?你信不信我现在一个电话给你叫10多个女人每个都比你长得好?

    这段似乎以前说过?

    难得更新的那么勤啊~

  2. 白袜 发表于: 八月 22nd, 2009 4:17 下午

    办事 喝酒 拜把子 让我也不由回忆起那段曾今放荡不羁的日子
    虽然现在想来真是傻得可以 不过那时结下的友情却直至今日依旧坚挺 哈哈

  3. 帮主胡子 发表于: 八月 22nd, 2009 4:46 下午

    @run
    恩, 你这么一说好像貌似以前说过,无所谓啦,纪念感情嘛~

    @白袜
    是啊,那些事儿可真有意思,值得我们回味呢。

  4. chdyou 发表于: 八月 22nd, 2009 10:48 下午

    看了很久你的博客,以前大多都是看着乐和,这篇让我非常感动。依稀记得曾经和另外两个人拜过把子,可是现在我们三个每个人都过着不同的生活,偶尔见个面而已。就是,“为了生活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们都变了,甚至变成了曾经自己极为不耻的一类人,可是又能怎样,依旧需要这样的“为了生活”下去。

  5. 鼻血男 发表于: 八月 23rd, 2009 12:39 上午

    感人~~~~ 我朋友以前也是混的,经常带我逛夜店,一群人嚣张跋扈地喝酒料聊天,那段时光真不错。

    时间没有赋予我成为流氓,我也不想成为盲流。

  6. 牛肠 发表于: 八月 25th, 2009 2:47 下午


    你老真牛

  7. zugzwang 发表于: 六月 19th, 2013 9:15 下午

    为什么感觉胡子你生活丰富得不想人的生活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