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医院后,胡爷喝酒了!

2009年08月22日  |  4:02 上午分类:生活的操性  |  3,810 views

膝盖疼的要死,大脑好像有一个人24小时不停的拿榔头不断的敲着你的脑袋,一下,两下,三下……身边的朋友都说今天外面其实一点都不冷,可是我却感觉浑身寒冷,没关系,LIFE FOR DRINKING,继续喝酒。

我常常想要写下自己的感觉,打手枪的感觉,喝酒的感觉,遇见傻逼的感觉,心痛的感觉,好吧,心痛这个词语又触碰到了你们内心装逼底线的底线了,但是你能允许我说我他妈真的心痛吗?好吧好吧,我装逼了。

我常常回忆起自己的以前,那个时候相爱就是我伸出手,你从后面屁颠屁颠的跑上来,牵着我。那个时候我以为吵架过后是双方紧紧的拥抱。那个时候,我以为两个人相爱的时候就应该常常两个人手拉手一起吃饭,你吃不完我帮你吃,我吃也不完,妈的,倒了!那个时候我以为快乐的事情,就是无论多忙,打开那扇门,你一看到我,我一看到你就是彼此幸福满满的微笑,不是么?见到对方其实就会没有了所有的疲惫,烦累,见到对方就是最快乐的事情。

上面一堆排比句,胡爷可真没难过的意思,大家不要以为我装逼了。

我有时候常常在夜晚,也就是在他妈最容易孤独,寂寞,有点冷的时候,一个人想,两个人在一起应该是一个什么样子,我喜欢的样子,你喜欢的样子,大家喜欢的样子?还是变成我们都不喜欢的样子?不是我们真的喜欢的样子?

幸福有时候就像你找小姐打手枪,其实可能有些事假的,你不满足的,可是你却能够感受到对方做到的哪怕一点点的感觉,然后,你就射了。你是因为屏幕里那个满脸淫荡的女人么?还是因为你面前那个比你屏幕里女人都差了很远的女人,她做的不好,她没她漂亮,可是,她却有那么真诚,认真的眼睛,那些一点点的改变,那些一点点让你的感动。

上面一堆恶心的话,你们又受不了了,你们又承受不住了,胡爷,不难过,胡爷,一直在你们脑海里,都不会难过,不是么?

在KTV里当着粤语特别好的你唱粤语歌曲,我不时髦,我不先进,我只是突然有感而发,想要去唱BEYOND,就像当年一帮穷小子喝着5块钱白酒在马路上高呼“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一样,你看着我微笑,你开玩笑的说我粤语不标准,我开玩笑的说人就是爱挑战极限,然后我看到你,希望我再唱BEYOND的歌曲,那些老土的,调子每个人都能背过的歌曲。

有时候我想,什么叫做处对象?什么叫做谈恋爱?其实,我特别想问你,是不是在我想牵你手的时候就可以牵到,是不是你想要拥抱的时候,你看到了我从后面环绕到前面的手臂。

胡爷,开始说一些恶心人的话,恶心你,恶心我,恶心她,胡爷不难过,其实胡爷在讲一个笑话,一个你们看了都笑,我看着却笑不出来的笑话。

人们常常说后悔莫及,人们常常说现在好着呢,就像我现在一边头疼的流眼泪,一边腿疼的不断抖腿一样,我说我还好。我知道男抖才女抖骚,可是我还抖,没法儿,胡爷才气逼人,好吧,是我腿实在疼的不行了。

回忆是可怕的东西,我站在这个十字路口,看着出租车车来车往,每一辆出租车我竟然看到你我当初的样子,我废话,你扯淡,我嘿嘿一笑,你搂着我,我看到你也笑了。

你希望我快乐,我希望你愉悦,甭管我是一边和你打炮一边内心默背《荷塘月色》,还是你明明不想喝酒还配我出去喝酒你自己喝的烂醉,都是一些你我,看到,提到,想到就会微笑的事情。有时候我以为幸福很难,我这样的人又何德何能可以得到这样的爱恋,这样的眷恋,是老天打手枪卫生纸蒙住了老天的摄像头吗?好吧,人家内叫视频。

我是不是又开始回忆了,因为难过所以回忆?像所有TVB剧情一样?你们是否会我看到这样的情景一样,骂一句:你他妈早干吗去了?我不难过,没关系,你们骂得对,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可惜我没有人生的遥控板,可以按后退或者快进,所以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幕慢慢推进,直到将自己比如死角。其实我想写的特别感人,因为我他妈拥有作文三要素的真情实感,可是我写不下去了,头疼又腿疼,实在跟阳痿了又同时得了性病一样惨。

陷入回忆的漩涡,我努力向上爬,很累,很苦,很难过,我努力爬,当我快要爬出的时候,我发现了其实一切了无意义,于是我松手了,堕入深渊,无能为力,像井底之蛙一样看着你过你生活。人不应当活在回忆之中。

是啊,人不应当活在回忆之中,虽然我还思索着今天白天去医院花了600多结果鸡霸什么都没用一样,老奶奶医生是不是为了自己的儿孙又把哪个姑娘日了得给打胎钱而吃回扣,提成。我是不是根本没有那么严重,老奶奶说了,你不能再喝酒了,你现在哪天累了,疲惫了,可能就过去了,所以,一定要内心平静,不能喝酒,让家人没事儿多看着你。

我用不标准的四川话说:要得。我的家人在几千公里之外的西安,妈妈今天打来电话,问我病好了吗?我说已经没问题了,妈妈说那就好,你老嘴硬,这次过去一个人生了两次病也该长长记性了。妈妈告诉我,我们家的母狗露露已经结扎后痊愈,可以跑,可以跳了,过年回去我就可以和她玩儿了。我说好,没问题,这边很好,什么叫日子?什么叫舒坦?什么叫天天快乐,天庭上下羡慕的我咬牙?您看您儿子这会儿生活状态就知道了。我妈说,瞧你得瑟的,过的好就好。

中午挂了电话,晚上去喝酒,一边喝一边头疼,喝了六瓶脑袋已经快碎了,回家,装逼的听着孙燕姿的《我不难过》写这篇你们看的恶心到难过的日志。我想起我妈当初问医院我病的时候,医院说,弄不好就出生命危险了,我想起强尼戴普说的话,不开的时候要喝酒,开心的时候要喝更多的酒,我想起我哥们儿说的话,不快乐了,你说,哥们儿要知道你过的不快了揪多把你给揪走。

其实你们都误会了,你们都喝多了吧,胡爷在这边过的好着呢,天天身体健康,南极仙翁恨得咬牙切齿嫉妒我肯定比丫活的时间长。

我有时候会喜欢想象一些不靠谱的事情,一些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扯淡的我抽作者以及译者的事情,比如火星上有生物,我会在某一天突然左脑彻底停止血流给挂了。我想,那他妈多可惜啊,胡爷他妈一生活的风风光光,彪悍异常,谁挡弄谁,最主要才华过人,虽然他妈截止目前一本书都没有,这他妈死了都可惜啊。好啊,他妈死了以后还能出本书,宣传语还是死了以后才被人关注的才子,还他妈网络到处流传免费TXT格式下载,书都没人买。出本书还得靠死做噱头?你写个你妈逼博客,我不如找20个民工,一人给报了回家的火车票把我给轮奸了,拿“才华过人,遭民工嫉妒,惨遭轮奸少年作家”做噱头,这他妈也比内牛逼啊。

看过那些个B级片,僵尸片人脑袋被给敲开么?我这会儿就这感觉,妈的,人家有点儿什么事儿不都是和大美妞打炮时候才挂的么?胡爷这么倒霉?好吧好吧,我承认楼下烧烤摊小妹对我有意思,是我自己觉得难看拒绝的,该。

头疼欲裂,我不能出什么事儿啊老天,这他妈年轻力壮,还没有和任何一个A V女优喝过酒,还没有出过一本自己还不那么恶心文字的书,还没有轰天裂地爱的一如破碎的尔康的鸡霸,紫薇的胸的爱情,我有那么多后悔的事情还没有补偿,我有那么多想要做的事情还没有做,你他妈这会儿让我出点儿什么事儿,我可就真他妈到了天堂,双手揪你耳朵,拿膝盖顶你脑壳了啊。

不是,耶爷,咱好歹让我内买了不到一个月的1TB移动硬盘,电影起码占到100GB再说不行么……

头疼的要死了要死了,整个左脸疼的不行,感觉我他妈是不是被附魂蛋附体了?还是其实我是白娘子即将变身了?最近千万不能让我出事儿,我好多事儿还没干呢,要是最近给出个什么生命危险就太不好玩儿了。

我有时候会喜欢想象一些不靠谱的事情,一些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扯淡的我抽作者以及译者的事情,比如火星上有生物,我会在某一天突然左脑彻底停止血流给挂了……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1条评论 关于 “去医院后,胡爷喝酒了!”

  1. 卷毛喵 发表于: 八月 22nd, 2009 1:04 下午

    其实吧~这篇还挺让人感动的……豆瓣上没看见这篇日志,就在这评论了喵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