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UFO劫持到外星,脑电波乱了。

2009年07月1日  |  12:20 上午分类:2009  |  4,403 views

身边的朋友在扯淡,某个姑娘在某个男人的身上骑来骑去,夏天来了,表姐没有给我送来好闻的飘柔洗发水儿,我也始终没有练成飞檐走壁偷公鸡的武术,我吃不到冰棍儿,可是我记得女孩儿们要给头上打上摩丝才漂亮。

电脑的屁股有一个小风扇,转呀转呀的,我没有打开迅雷,所以电脑今天的屁股转的慢了一点儿,它是不是也想来瓶啤酒?

伦敦街头的蒂凡尼,山东大街上的汉子沾着蒜,成都的夜晚依然冷清。

对了,我被FUO劫持了,脑电波全乱了,记忆不分顺序了,你可以理解为这一段是现在,下一段是以前,我乱了,我头发没乱因为我不是张学友。

女孩儿们开始变得很奇怪,她们穿起来各种颜色的丝袜,她们的胸部变得不值钱,能露则露,我听说有路边下岗的大妈为了养活孩子五块钱可以看胸部,为什么她们要钱才露,而女孩儿们不收钱还愿意露的更多,我迷惑了。

女孩儿们喜欢变着各种样子在照相机面前摆来摆去,男孩儿们在床上一边一下一下的摇起女孩儿趴在床上的屁股,男孩儿手中的相机咔嚓咔嚓,男孩儿说别害怕,我不会放到网上的,我就自己看看。

第九套广播体操,舞动青春吗?我想起了我和我哥们儿上学时候每次做早操就直接蹲下聊天,大家规范的做着各种各样的动作,而我们在远处体院老师和班主任的训斥下依然不理不睬。

女孩儿接到情书以后,和自己的好朋友一起看的笑了起来,可是我知道她是内心开心的,我的哥们儿在录像厅里偷偷看着屏幕上的三级片,我们偷偷看见一个叔叔在和一个姐姐在录像厅里的沙发上趴在一起,我们偷偷捂着嘴笑拿走了叔叔的香烟。

女孩儿站在大雨中对这我笑了笑,她问我为什么不打伞,我老老实实的说:“因为我想着你肯定没有打伞我就光想着给你拿过来了,看,你果然没有拿伞。”我嘴角露出猜准了的微笑,可是姑娘却哭了,她说我们今天不是分手的吗。

在学校的后操场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在刚刚雨后的泥土上拿刀子扎来扎去的分挂土地,那是五年级的最后几天,我们为了变成最高年级而高兴,暑假作业我们谁都没写,因为我有一次翻进学校的图书室发现好多以前的暑假作业,寒假作业老师都没有批改,我记得暑假作业上的第一句话:同学们,我们到了炎热的暑假了,知了在翠绿的树枝上鸣叫着,我们也要早起早睡。

女孩儿从我身下爬起来说:“你怎么不射呢?”我说我今天喝酒了,我太累了。姑娘不高兴的躺在床上,我从背后搂住她略微肥胖的身体,姑娘笑了一下说要不我们出去吃饭吧,我们在路边吃了一碗儿面,女孩儿什么也没有要,只是看着我笑。

回家的时候发现一群人在我们院子门口找我算账,足足有几百人,我心惊胆战的躲在路边,我没了命的跑着,我不知道我该往哪儿跑,我只是匆匆的跑着,我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我一直跑,呼吸急促,被绊了一跤,我立马爬了起来,我回过头看了一眼身上,身上全是血,原来我忘了,我刚才其实没有跑掉,我还是被人捅了一刀,我还是一直跑着……

我的同学又偷了他爸爸的钱,又在小学门口请我们吃一毛钱一串的炸土豆片,炸青菜,炸肉,我记得很清楚,只有这三样,然后沾着辣子吃,我们珍惜的都全部吃了,可好吃了。我后来穿着西装喝醉以后看见一个卖炸串串的小车,上面好多吃的,五毛钱一串,我买了几十块钱的,可是一点都不好吃,我全部仍在了路边的垃圾桶。

我看见姑娘眼角的泪水,姑娘说是不是我不爱她,我一边听着战车的音乐我一边给姑娘说为什么你这么说,姑娘说每次一来你这里你就要做爱,我说春光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我们要深刻记住啊。

我的朋友和我在游戏厅里玩儿游戏,我玩儿的不好,他们玩儿雪人兄弟一个币就过关了,可是我也能玩儿过关,我买了两块钱的游戏币,14个呢,我也过关了,他们说原来我也玩儿的这么好,我没有告诉他们我玩儿这个游戏用了10个游戏币。

我的姐妹过生日,在夜店里穿着华丽,三个卡座人都坐满了,好多人,有我认识的,有我不认识的,我喝了很多酒,我的身边坐着我的好哥们儿,我的旁边还坐着我好哥们儿最喜欢的姑娘,姑娘说你不是一直说没见过我穿黑丝袜么?我今天穿了,我哥们儿低下头没有说话,我觉得姑娘做的不对,她这样我哥们儿会伤心的,可是我哥们儿说我没事儿,我已经看开了,可是为什么他后来喝了那么多酒。

我在成都走在大街上,太阳特别大,我出了一身汗,我的VANS鞋子容易让我脚变臭,可是我讨厌穿袜子,安妮宝贝光脚穿球鞋有人说那是多么烂漫多么自由,我说你们说的不对,安妮宝贝的脚一定也很臭。

他们说我写的东西好,我写我想写的有人说我怎么这么看待这个世界,这个世界还很美好,是啊,我第一次到楼下买馒头阿姨说一块钱四个,后来阿姨就一直说一块钱三个。

我看着天空,我说怎么这么多云,没有人回答我,我想去喝啤酒可是冰箱里没有了,我站在成都的街头想吃一碗羊肉泡馍,我远在千里之外的朋友不是费玉清可是他却也在电话里说他很怀念我们一起喝酒的日子。

我回忆自己单纯的小时候,我讨厌看见那些装逼的脸,我想要回到红砖灰瓦砖还有爬墙虎的教室里,这次我不教白卷了,我也不给姓名那一栏上写我们校长的名字了。

热血足球里下右上是香蕉球,我的卡带不知道还在不在,我的家里是小霸王的红白机,可是我表哥家里是金字塔的,带键盘的,我表哥说有键盘可以练习打字,我可是我就从来没看见过他打字。

我还记着小学时候一个同学骂我王八蛋,我把命都拿出去跟他打了一架,打的我全身都是血,但是幸运的是全都是我被他打出来的血,这样他就没有告老师了。可是现在有人对我说狗日的,我笑笑说你是介绍你自己的家庭状况吗?

我把一个喜欢摇滚的姑娘叫到家里,我说喝点儿酒吧,她说她不喝酒,我说那这么晚了我们去睡觉吧,姑娘说想和我听会儿我的摇滚CD,我说那好吧。都过了几个小时了,姑娘说你困了先去睡觉吧,我知道我打不成炮了,于是我就陪她听CD,六点钟她说她要去上课了,我说好。她说能不能给我50块钱打车,我拿给了她,她出门以后我发现我少了三张CD。

小学时候老师说大家写我的理想,就是你们未来想做什么,好多同学写老师,医生,科学家,我知道写老师的是讨好老师,他们真坏,写医生和科学家的都是看动画片儿看进去了的,你们真的以为当医生或者科学家就有力量装甲了吗?我很诚实,我在作文本上写的是:“我的理想是做李老师她爸爸(我们数学老师叫李老师)。”

哥哥朋友的女朋友喜欢上了我,暂时住在我那里,她一直不让我碰她,我也就没有碰她,有一次她喝醉了,她说她朋友给她说了让她先找一个人有个地方住。第二天我混社会的朋友来到我家里吃火锅,我们吃的很开心,他媳妇非常贤惠,打扫做饭都不让我们动,晚上睡觉我哥们儿知道那个女孩儿不让我碰她,他恶狠狠的给那个女孩儿说:“你别给我装逼,你以为胡子没女人?找不到女人?你信不信我现在一个电话叫过来十几个女人?哪个不比你漂亮,比你会打扮?你别想赖在这儿,你这招胡子不知道我知道,你不行明天就走。”第二天早上姑娘就走了,可是我朋友口袋里少了一百块钱,我的小灵通也不见了。

我有点累了,我该睡觉了,我的记忆混乱了,前几天的,很久以前的,许多年前的事情重叠在了一起,回忆和现实重叠,我忘记了我曾经给姑娘写情书开头是怎么写的,我想起了很久以前一个姑娘的脸,我忘记了我欠了初中校门口老板几块钱,我记起了我母亲那苍老的面孔。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4条评论 关于 “我被UFO劫持到外星,脑电波乱了。”

  1. JIAOZHU 发表于: 七月 1st, 2009 9:55 上午

    好多年前的、好多年前的,好多年前的。

  2. 不叔 发表于: 七月 1st, 2009 11:17 上午

    看的我流鼻血了~~

  3. yoyo 发表于: 七月 1st, 2009 7:37 下午

    我还没有精彩过,就已经老了~
    感慨一下~

  4. mammonism 发表于: 七月 2nd, 2009 10:40 下午

    看得我鼻子酸了..
    \n
    \n另外,光脚穿鞋可以洒爽足粉在鞋里….香香又干干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