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随想

2009年01月23日  |  6:22 下午分类:生活的操性  |  3,336 views

为了做我这个两年前失败的手术眼睛,我不得不提起疲惫不堪被酒精侵蚀的身体在今天早上七点钟起床,奔赴位于西安市非常有名的第四军医大学附属医院,什么叫做有名的医院或者法院?就是双手硕果累累进去的人不时经过你的身边,而你竟然发现出来的人都是面有喜色却空手而回。

许久不坐公车了,开始不坐公车是因为几点原因然后才很少坐的。第一感觉速度特别慢,而我一般需要坐车去远方必然是有紧急的事情,比如喝酒,比如送死,比如去操一个远方逼或者给哪个双胞胎姐妹口 淫…

其次是我实在面对因为一个小座位而你争我强的实在挺尴尬,一共就一个座位,你先上来你坐就好了,或者人家先来人家坐了就坐了,真有那么累吗?搞得跟他妈的抢地盘一样,通常坐下者就必须眼观窗外气定神闲,站着和坐着就能给你那么大的差距吗?后面和前面操你区别就那么不同吗?

还有我个人是比较喜欢安静的一个人,一上公车,然后就传来身边某个男子打电话或者给另外一个炮友或者说自己多么多么牛逼,这下子只要过三天就是几百万的收入或者自己又在哪儿谈了多么大一笔生意,您那么牛逼别来坐公车啊?按照您这水平怎么着奥巴马宣誓那防弹车应该是您一手甩给二手车市场,奥巴马立马特得意的买回去的旧车啊。还一张这辈子没出过你们村儿的逼脸惦着嘴巴给人家说:“魏蜀黍,我在巴士上呢,鸡蛋我都拿着呢,一会儿到了我找个电话给你打。”

最后就是必杀了,之前每次坐公交我都是仿佛进了国外CD店,各种网络歌曲都逃不过我的耳朵,简直就是华语劲爆排行榜啊,后来有一天,我装了首Cannibal Corpse的Make Them Suffer故意给丫们折磨,就像他们唱的:while they bleed through damnation,Begged for retribution before meeting with demise。

结果一个哥哥刚得意的眼神扫描周围,然后右手开始慢慢伸进自己西服左侧内兜我就感觉到了那股明星的感觉,果不出我的医疗,他果然拿出了手机放出一首高潮一直是“我挣钱了”的网络歌曲,我为那悠然的歌喉所陶醉了,而他,仿佛此刻就是这辆604公交车的帝王,那红色的领带,灰色的西服,上挑的眉毛和带有油腻的浑厚嘴唇还有那看不见的气势都让周围的人不自觉的被这种霸气而退后。

我淫 笑一下,低下头偷偷拿出我包里的诺基亚手机,哼哼,放出Make Them Suffer,结果我震惊了,我的喇叭竟然那么的小声,即使是最大的音量而只有我自己和最靠近我的人能听见,而且效果非常差。此刻的他如君王降临一般,只见那厮一双四两千金的手掌,随着胳膊一个趔趄,眉头上扬,说是迟那时快:我看见了,看见了那个东西,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看到也是第一次看到,原来他制胜的武器并不是什么让人颤栗的玩意儿,可是我却被打败了,我看着满车的人仿佛嘲笑一般看着我这个失败的人,我无能为力,可是我却看到了,看到了他的秘密:拥有四个大喇叭的手机……

我事隔大概有一年重新坐上公车,我一上去便又看见了熟悉的各种脸庞和神色,刚网吧通宵完疲惫不堪的学生,刚从旅馆操逼完或者刚被男人操完以“妈妈快回来了”借口赶走的女孩儿,着急上班露出棉毛裤的OL LADY,买完菜在关注身边这个人是否马上要下车好占领位置的大妈,早上要去上班在公交车上吹牛逼取暖的年轻农民工…..

可是我却无法高兴起来,因为那熟悉的身影和感觉我丝毫感觉不到,我明明知道他回不来,可是我却还在期待着些什么,仿佛初夜一边疼痛一边听见男人说“一会儿就会很舒服的”女孩儿期待着到底他妈的今天晚上什么时候老娘才能开始舒服。因为我很清楚,现在除了网络歌曲作者和上了年纪的大人们没什么人会听了,前天才在小饭馆听见一个年纪略长的农民工师傅嘲笑另外一个年纪略小的农民工师傅听网络歌曲。

我右手拉着杆子下方的手把,耳朵里听着钢琴曲,这会儿我的确需要他妈的平静,曾经因为看见美丽护士给我一个性感的眼神下体刚勃起,紧跟着一个年长的老女军医给我看病看见我那话儿在裤子内昂首挺胸不怀好意的对我一笑,真是把我恶心坏了,我再也不让这种傻逼事儿发生了。

我听着钢琴曲看着路边的小贩兜售包装精美的盗版DVD,看着一个跪在交警同志人穿着老旧的卡其布服装低着头,听见身边穿着奇怪的姑娘讨论流行趋势,我踏上了去往医院的路途。

中午回家以后我妈说:“我这一天过得什么日子….每天一觉起来给你们两个拌食,然后等你们爷俩进槽完毕后洗碗,你说说你们俩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老革命啊…..你说我….”得,又贫开了。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2条评论 关于 “公交随想”

  1. 发表于: 一月 23rd, 2009 7:47 下午

    胡子大人写的好快啊……

  2. cindy 发表于: 二月 9th, 2009 9:49 下午

    OL就是office lady,所以不用说OL lady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