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小心被露大婶儿给口 交了

2008年07月18日  |  11:24 下午分类:2008  |  标签:  |  5,891 views

清空朗朗,万里无云,小河流水哗啦啦,两口子吵架要分家,你爸爸打了你妈妈,你妈是个洋娃娃,夜叉唱过发发发。

每次写下这样文章我都由衷的从内心有一种罪恶感,会有多少的少女们,小BOY们,观看我博客以后学会了什么叫姐们我润了,什么叫爷们勃了啊。

我一直相信破财消灾这句话,我坚信每次丢钱必定就消灭了一个即将诞生的灾难。在我丢了相机,手机,钱,喝大了吃100给了老板300还死活不让老板找以后,我发现我的灾难只不过是延时了,压根消灭不了。

露大婶儿在晴朗的早晨为我口 交了以后,我本未在意,她作为一个女孩子能做出这一步那肯定是两脸绯红小心乱蹩的,我一大老爷们如何能大胆的再喝斥她呢?可是群众纷纷表示我必须去打狂犬疫苗,还必须24个小时的,要不然潜伏期短则几个月长则潜伏十五到二十年!

想想我小马乱蹦的雷霆小胡子在几十年后莫名其妙的给蹬腿儿了我就非常恐惧,如果没有意外,按照我的理想人生36岁娶16岁的女孩的计划那个时候正应该是我人生的美好时光啊!怎能突然就给蹬腿儿了呢?那不是我这么多年来辛辛苦苦塑造起来的邪恶怪叔叔的形象白费了吗?

为了不让以后的16岁媳妇难过和伤心,我连夜与金牌行进至了安西街的防疫站,当然,和你们想的一样,人家还真不是24小时的于是又回来胆战心惊的吃完了一砂锅,胆战心惊的看完了电影,胆战心惊的在3点睡觉,在梦里我看见了16岁萝莉媳妇面对蹬腿儿以后的我哭泣的脸庞……

一大早我姥姥不辞万里给我提着早饭9点就登门造访,强烈表达了我二姨以及全部家族人对这个事情的重视,并且列举了周边诸多防疫站地址。本着怀疑主义的原则,在我深深感觉到被重视的同时也思考是否大家是在害怕过不了多长时间我变成疯狗一样把他们全给口 交了。

通过打车等乱七八糟的事情以后我到了安西街的防疫站183块分五次打,也就是说我被露大婶儿口 交了一下,口 交面积不超过2平方毫米就要花费将近250块左右的价格,并且截至到8月18日,这一个月我不能吃辛辣的,不能喝酒,如果按照不能刺激的原理来说,我还要时刻防止自己勃起。这个代价太大了,所以说宁可菊花绽开伊人笑,不可年少被口 交。

露大婶儿对此事件压根不放心上,照旧该吃吃该喝喝,半夜该给你叫几声就叫几声,看人家多自在,这才叫广博的凹孕心态。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