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变成这样都是我害得

2008年07月1日  |  12:52 下午分类:2008  |  标签:  |  3,452 views

13岁,初一,抽大麻,对着男孩儿会摇着屁股说:“想干我吗宝贝。”

刚上初一的时候,许多本应该不清晰的东西都慢慢变得清晰起来,例如哪个姑娘漂亮,哪个家伙特别欠揍,谁和谁经常玩,社会上谁又能叫来更多人。这部《Thirteen(芳龄13)》,按照郭敬明老师的话来说,那就是一部青春残酷物语。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无论哪个学校,都会有坏学生,好学生。坏学生每天旷课,不听课,欺负同学,打架,也是这样到了期末。好学生坚韧不拔的学习,任由别人的欺负,也是到了学期末。

初中生活我一直认为对人生的改变颇为大,刚刚由孩童转变为成人的一个巨大过程。记着小学的时候谁跟我说一句“王八蛋”都敢把命搏上去了。可是我却忘记了我上初中以后第一个“操你妈”是什么时候顺其自然的说了出口。

那个时候的我周围由一群当时学校里最坏的哥们儿们,可以说看谁不爽一帮人或者几个人更甚至独一个就会冲上去打,然后打完之后蹲在被打的人旁边笑呵呵的说:“我在这里等你叫人过来,来,拿我的电话给打,我看你能叫来谁。能把我咋。”初一的学生能有多大的仇恨给人头上盖板砖呢?周围同伴的欢呼声,我忘记了在什么时候第一次听见别人说“你牛逼”的时候将手上的板砖向那个人头上盖了过去。

第一个姑娘,第一次初夜,第一次为了姑娘打架,第一次我的姑娘被别的姑娘打。那个时候我的同学们在做什么呢。啊,他们在学习《济南的冬天》呢。我在后操场的厕所抽烟跟哥们闲聊的时候,我听见他们念道:“对于一个在北平住惯的人,像我,冬天要是不刮风,便觉得是奇迹…”

第一段懵懂的恋爱发生又结束,上课耳朵戴着耳机听歌,没事儿干拿起刀子给自己个胳膊上划过来划过去,看见鲜血渗出,又看见鲜血愈合成发痒的痂。晚自习因为要打架所以旷课到学校门口和高几级的学生一起喝酒,那个时候我听见他们念道:“这时我便每年跟了我的母亲住在外祖母的家里。那地方叫平桥村,是一个离海边不远,极偏僻的,临河的小村庄;住户不满三十家,都种田,打鱼,只有一家很小的杂货店。但在我是乐土:因为我在这里不但得到优待,又可以免念“秩秩斯干幽幽南山”了。”

喝酒发疯,在院子大吐特吐,回家跟父母莫名其妙的吵架,骗父母钱说要补课,然后拿去上网或者喝酒。对着父母乱吼,然后直接跑出家门几天不回家,和朋友在外面租房子住。找人给耳朵上一次性打了七个耳钉,身上并不缺钱,却和哥们去找人收“保护费”,为人要钱,虽然每次可能就是几块钱,可是依旧陷入当时的那种愉悦感。那个时候啊,因为问人要钱,被告到了班主任那,我站在班主任办公室罚站,听见教室里的同学们念道:“苏州园林据说有一百多处,我到过的不过十多处。其他地方的园林我也到过一些。倘若要我 说说总的印象,我觉得苏州园林是我国各地园林的标本,各地园林或多或少都受到苏州园林的影响。因此 ,谁如果要鉴赏我国的园林,苏州园林就不该错过。”

和哥们拜把子,和女人喝交杯酒,虽然找个漂亮姑娘表白,然后上床或者叫出去在哥们儿面前显摆一下就分手,听见哥们说你看:“你把那XXX甩了听说人家今儿个可在教室哭了一天呢”。心中却并不感觉愧疚,反而有一种得意洋洋的感觉,仿佛那种这么漂亮的妞,我都不要,何况你们呢。

这个时候我遇见了她,不敢说特别漂亮,也不能说特别棒,但是初中的学生啊,那是单纯的,就是想和她在一起,也不打架了,也不喝酒了,就和她在一起,出去玩儿,去河边,去看VCD,懵懵懂懂的上床。兄弟问起来还要特不屑的说:“上床这种事情啊,那可就得熟能生巧,你们还嫩。”终于,她走了,离开了这个学校,感情也就断了,我伤心的趴在课桌上喝酒,喝到迷迷糊糊的时候我听见他们说:“我就往仙台的医学专门学校去。从东京出发,不久便到一处驿站,写道:日暮里。不知怎地,我到现在还记得这名目。其次却只记得水户了,这是明的遗民朱舜水先生客死的地方。仙台是一个市镇,并不大;冬天冷得利害;还没有中国的学生。”

整天在网吧呆着玩游戏,嘴巴上叼着烟,一只脚蜷缩起来在凳子上,熟练的在键盘上操作着,到中午放学的时间了,和哥们走到学校门口找人借钱吃饭,找人借钱上网。没事儿了就去理发厅和熟识的人聊天,然后把头发夹的特别整齐,那个时候挺流行。听说现在连90后非主流都不屑于这种发型了。

这个时候已经有一帮好的学生跟我玩在一起,他们时不时参与我们的打架,旷课,慢慢的和我们一样坐在最后一排,或者干脆不去教室了。我们把酒言欢,我们杀气腾腾,我们去饭店吃饭不给钱,吃霸王餐,然后逃出来一起哈哈大笑。虽然可能只要30多就够了。然后嘴巴上牛逼哄哄的跟别人说自己吃霸王餐的事儿,可是内心却下定决心,再怎么以后也不能去那了。逐渐有些孩子远离了我们,有些孩子由好孩子堕落成了这个样子。我已经不记得谁带坏了我,我又带坏了谁。快下晚自习了,我走进学校,准备去围一个人,我们经常这样,害怕对方一放学就跑了,所以提前到学校他们班门口等。经过教室我听见他们说:“自余为僇人,居是州,恒惴栗。其隙也,则施施而行,漫漫而游,日与其徒上高山,入深林,穷回溪,幽泉怪石,无远不到。”

有些哥们留级了,又认识一些上一级留级下来的哥们儿,当然也都不是什么好苗子。出入酒吧,琴行,拥有了第一把吉他,写了第一首现在看起来压根不是歌的歌,听着活结,听着枪花,操着姑娘….突然有人说:“今天你们毕业了,我希望你们今天以XX学校为荣,明天XX学校以你们为荣。”哦,原来是校长在毕业典礼上说话。

曾经把酒言欢拜把子,别人捅我一刀,他们能连命都不要去捅别人的哥们儿们现在还有几个在联系呢。呵,听说XX要考公务员了,听说XXX吸毒进号子了,听说XX孩子都有了,听说XXX啊,那可牛逼了,玩乐队都老演出了呢,还有那个谁现在听说乖的很,戴个眼睛在学校刻苦学习呢快出国了。

我看完这部影片,忍俊不禁的回忆起了那些遥远的故事和那些音容相貌都已经模糊了的人,我的十三岁啊,我仿佛看见了他,他在记忆的风中奔跑。而我,看着十三岁的我淡淡的微笑了,我说:你好,我是胡子。他生气的要过来打我,说:“去你妈的,爷才是胡子呢。”我转身离开,穿着我的西服革履走,低下头轻轻一笑,是啊,得步伐加快了,再慢一点,我可就要迟到了。今天的工作还很多呢。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5条评论 关于 “你们变成这样都是我害得”

  1. 小奈. 发表于: 七月 1st, 2008 1:20 下午

    我前几次邮箱都写错了.名字也都变成乱码,懒得改.

    你知道我是谁嘛?

    13岁.太早了。我连初恋还没呢,’我比较晚熟.哈哈.

  2. Akay 发表于: 七月 1st, 2008 2:25 下午

    看的老泪纵横——虽然我没这么坏过……

  3. 各种兔... 发表于: 七月 1st, 2008 8:12 下午

    胡子 胡子…..嘿嘿…

  4. 大直肠 发表于: 十一月 19th, 2008 2:37 下午

    哎呦你就是我初中内会都不敢正经看一眼的小霸王啊……

  5. nacfei 发表于: 二月 12th, 2009 4:33 下午

    13岁,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好像开始暗暗的对男生有好感,然后慢慢的开始仰望几个学长了
    不过感觉还是一下一下的流过去了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