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你的肉弹插入敌人,然后剩下的就交给敌人吧。

2008年06月26日  |  2:25 上午分类:2008  |  标签:  |  3,398 views

如果让你呆在一个房间里几个月你会什么反应呢?如果让你呆在一个油桶里几个月你是什么反应呢?那么如果再将这个油桶投入大海你是什么反应呢?

两个半小时的纯黑白影片看的我很舒服。看多了现在精致,完美,高科技的电影画面,再次回到这个1968年拍摄的影片画面上,让我感到舒服。就和某年某日每天沉迷于酒醉花红中的我看见了儿时看过的木偶剧一样,很怀旧,甚至感觉现在的自己如此的肮脏,扭曲。

小的时候傻是傻,可是毕竟生活无忧无虑,一天做一个快乐无敌的跟屁虫。就和影片中那个小男孩儿一样,在日本战败以后,问着面前的大妈说:“我们日本不是一个美丽,强大的帝国吗?我们怎么会战败。”

《肉弹Nikudan》的叙事手法很平静,几乎没有什么剪辑和突然切换镜头的画面,一直很平稳,导演并不急于给你讲述这样一个故事。

男主角樱大则属于傻乎乎的大学生,参加了当兵,在大家都把当兵当一回事儿的时候,他没有当一回事儿,每天光顾着练习跟牛一样将食物咽进胃里,再反上来到嘴巴里,再次咬食。据说这样可以在食物缺少的情况下延长对事物的渴求以及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也可以生存。

混军队日子可不是好混的,何况还是战争期间的部队生活。在校长在讲台上悲伤的宣布“陆军学院”正式解散了以后,樱大则第一反应就是一定要找个姑娘,当兵时间长了,见到个女人都会如狼似虎扑了上去,哪管她是何模样,就和买烟一样,别看红河烟盒听傻逼,可好抽就成了。

樱大则可不一样,他还要分美丑,他不要像教导员那样将第一次献给了一个丑八怪,留给了自己一生地狱般的回忆。手捧着一本圣经,这本圣经是刚才扶一个尿尿要尿好长时间,并且很难停下来的无臂老人送给樱大则的。他喜欢这种书,不会感觉到无聊,不会几天就看完,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吸引力。

到了附近最近的妓女出入的村子后,樱大则大跌眼镜,周围一个个对着自己微笑的女人怎么自己个儿就感觉跟进入了地狱,一个个邪恶魔鬼在对自己张牙舞爪呢?而周围的士兵们仿佛对这里的女人都很享受,并不挑剔,并且井井有条,按顺序来。

樱大则可不愿意跟教导员一样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交给一个丑八怪,留给自己一生的苦痛回忆。技巧他也懂,就像教导员说的那样:“将你的肉弹狠狠的插入敌人内部,然后剩下的就交给敌人了。”

与其将自己无比宝贵神圣还可以避邪的第一次交给一个避都避不过去的邪魔女人,还不如继续留着吧,准备走准备走,樱大则却看到了观音菩萨,那个在人群之中仿佛背后闪耀出光芒的观音菩萨这强烈耀眼光芒让樱大则不知不觉的走到了这个穿校服的女生面前。

在陪这个女学生解开一个复杂的方程式以后,女学生终于将樱大则领进了房间。樱大则此刻和遇到那个尿尿停不下来的老头一样,内心激动,仿佛遇见了一个宝贝似的,这么美丽又博学的女学生怎么外面那些耐不下心的傻逼士兵一个都没发现这个角落呢?

任何美女轻易就能给予你的微笑都是掩藏最深的阴谋,当樱大则面前出现一位中年女人以后,他才明白了原来这个女学生的父母都已被炸死,只能靠这个女学生一个人顶起这个“家业”。虽然这个中年女人比外面的丑八怪过之而不及,可是樱大则却和外面的士兵一样,将第一次都献给了丑八怪。

回陆军学校的路上,樱大则心中始终忘记不了那个女学生,却正好碰见了那个也因为忘记不了对方口中念着解方程式口诀的女学生,俩人一见如故,年轻的心伴随着发育过快的身躯一同进入了一个地下室。在这个地下室里樱大则给这个女学生说了自己之前多少次要将生命轻易放生出去的事情,当再次难以忘怀的时候,樱大则仿佛回到了那个时候,又再一次将炸药想仍进了汽车底下。深知樱大则痛苦的女学生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外面的大雨,痛苦的回忆没有让这两个人绝望,却赐予了两个人性欲的火花。一大早还没趁女学生起来,樱大则便去了海边,准备在海边随时观望敌人的出现,他却明白自己这个鼠先生很难忘记兔子小姐了。

樱大则在海边见到了还在教唆俩兄弟日本帝国强大盛世,不会战败的老师后,他再也忍耐不住这种自欺欺人的强大感了,他赶走了这个老师,就和当初自己的校长叔叔赶走自己一样。

这个时候大家都不把当兵当成一回事儿,樱大则却把当兵当成了一回事儿。再得知兔子小姐和俩兄弟里的哥哥已经被再次的空袭炸死之后,他不甘心,他和剩下的弟弟在海滩上怒吼:“他妈的,都是我没用。”这是多么无奈的喊声,这是多么多人想要说出来的话,可是这是国家的事情,不是你没用,而是这个国家没用,而你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死去,而自己只能躲在一边。

他选择了做回原来的自己,他找到了鱼雷,将一个刚好能够容纳他的油漆桶捆绑起来,这样就叫肉弹,在看见敌人的舰艇之后可以迅速的为鱼雷瞄准方向并且发射出去。

樱大则只带了没有看完的圣经和兔子小姐送给他的雨伞,在汪洋中漂浮,一天,一周,就这么漂浮着,海水喝不成,也没有吃的,唯一的一条小鱼还被自己烤焦了。这个时候学牛一样不断反胃咽食的功能发挥了他的效用。

长期的等待终于让他看见了一艘敌人的舰艇,樱大则兴奋的喊道:“冲啊!冲啊!开始攻击!”可是这个鱼雷是个坏的,它并没有争气的向敌人舰艇冲去,而是陷入了海底。沮丧的樱大则仿佛已经丧失了信念,他无助的呆在油桶里,再一次木然的喊道:“兔子小姐,大妈,我没用,我真没用。”

“嗨,小伙子,你没事吧?”敌人的舰艇上传来了一声熟悉的日语,樱大则抬起了头,他才发现原来自己等待这么久终于出现的敌人舰艇不过是自己国家的渔船,他也才发现,原来日本已经战败,战争已经结束。樱大则决定跟随渔船去东京,而好心的船夫也答应了,并且送了樱大则一大瓶白酒。

路途遥远,终于链接油桶与渔船的绳子断裂开了,谁都不知道,因为这个时候樱大则已经喝醉了,在油桶里。

过了21年零6个月,在人潮人海的东京海边,一群过来游玩的男女,发现一个油桶,在周围反复打转戏弄幼童没有反应后,他们离开了。而这个油桶里正是21岁零6个月死去的樱大则。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1条评论 关于 “将你的肉弹插入敌人,然后剩下的就交给敌人吧。”

  1. 发表于: 六月 26th, 2008 9:31 上午

    将你的肉弹插入敌人,然后剩下的就交给敌人吧。
    这句话让我想起了很消魂的画面,哈哈 。
    没想到你还是个隐藏作家呀。
    嘿,哥们,我要走了,回西安请你喝酒。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