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候的一毛钱的果汁可比可口可乐好喝多了。

2008年05月31日  |  9:55 下午分类:2008  |  标签:  |  4,121 views

传着大裤衩,提着刚在路口买的西瓜,嘴巴里抽着烟,头低着往院子里面走,正要进楼的时候,看见几个9岁10岁的孩子围着一个PSP认真的玩着,刚进单元楼听见孩子们有几个人生气的说:“他妈了个逼的,竟然输掉了。”当时我简单的愣了一下,然后将烟屁股仍在地下,我的白色拖鞋踩灭烟头后就喀嚓咔嚓着伴随的左手西瓜碰触到小腿的声音上楼了。

明天是六月一号儿童节,今天是5月31号世界无烟日。

我不知道今天全世界是不是就真的没有人抽烟了,但是我知道,明天的儿童节并没有小时候那样的单纯了。

当然我记得,我们小时候,大夏天太阳晒着眼睛睁不开,然后开心的从学校听完班主任宣布下午放假的消息后就书包斜背着,手里拿着冰棍,大多数时候冰棍很快就会融化的,然后弄得满手都是汁儿。

大家伙和女生们嬉笑的走出校门,别小看从教室到校门这不到10分钟的时间,已经决定了全班50多个人一会儿会分为多少拨人到这个城市不同的角落里。

烟雾缭绕的游戏厅一帮小屁孩儿拿着2块或者5块买好多游戏币,然后坐在街机前,街机上可能会贴着已经快掉的纸片,上面可能写着“97拳皇”或者“恐龙岛”。一个或者两个孩子坐在长木条凳子上玩耍,然后卖弄一般的对着周围的同学们说着哪一个地方可以得到无限子弹的枪或者怎么样将对手逼到死角可以无限连招。

又或许一个家属院里某栋楼的二室一厅的房间里,电风扇不嫌疲惫的旋转着吹着几个孩子头发,孩子拿出游戏卡插在学习机上,玩着热血足球或者魂斗罗的游戏,凉席的旁边几双球鞋旁边放着冰镇的酸梅汤或者一块钱一玻璃瓶的廉价汽水。

那个时候我还会在哪呢,可能会在一个未建成的家属院旁边的空地上,和一群孩子拿着刺水枪一边笑着眯着眼睛,一边一直用手打气好让刺水枪刺出去的水有劲道并且尽可能的远。当然选择这个地方是因为这片未建成的工地上有一个自来水管,可以尽情让我们的“弹药”充足。通常过一会就会有一个老头戴着红袖章出现在面前呵斥。孩子们急忙四散,然后骂着那个老头破坏了今天这个“战争”,并且拍着已经湿透的短袖对旁边的伙伴说:“你看着吧,刚才要不是那个老头过来,XXX绝对跑不了,我刚才气打的可足了,就算他跑的再快也逃不了。”然后一会伴随着单元楼不同角落里同样的母亲或者父亲的声音召唤回家的声音回到各自的家里。

过一会你就能听到不同角落里传出母亲焦躁的怒斥声,当然孩子们对于湿漉漉的上衣唯一感觉遗憾的就是下次再也不能让二单元的XX衣服比我还干的回家了。

今天下午接到韩飞的电话,这个小时候最喜欢踢足球的高个子,现在穿着西装游走在各个火车站点或者旅行社手腕老道的作为一名职业导游为生活奔波着。

这个时候的马龙已经不再像小学时候一样爱打架,爱欺负同学了。前段时间韩飞过生日,马龙一下班就赶过来,笑呵呵的说:“早知道我回去把工服一换在过来了,显得我多丑。”

儿时的冰镇酸梅汤,大夏天透过叶子穿透的阳光,以及一毛钱一袋的冰冻果汁和学校门口老奶奶推着一毛钱一串的涮土豆片和涮青菜等都没有了,我到现在还经常让母亲给炸那样的土豆片,可是味道怎么也回不去了,不对啊,应该是社会发展越繁荣,味道越好,可是我怎么就感觉没有原来好吃了呢?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1条评论 关于 “那时候的一毛钱的果汁可比可口可乐好喝多了。”

  1. Akay 发表于: 六月 1st, 2008 6:36 下午

    那时候1毛钱的白糖冰糕,比现在2元钱的雪糕更让人回味。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