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慢慢走

2007年11月12日  |  5:44 下午分类:胡爷从百度过来啦  |  3,155 views

2007-03-17 00:00

手术成功,这次给我感觉我直接像是被鸡奸了么,麻醉药物压根没给我打够,还边打边接电话,我几次想将其医生直接按倒在地,但是我最终还是忍耐住了。毕竟这是最后一次受苦了。手术已经完全结束了,就剩下恢复了。幻想着恢复好以后的感觉,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这次手术:又痛又痒真他吗的爽!

3月份最重要的一项计划已经完成了,那就是去看胖子。上午威告诉我,监狱每个月17号是探监日,今天必须去,但是无奈早上我在医院打吊针,我几乎玩命的把吊针的速度加到了最快,我就感觉我动脉冷的要死。最终完成了20分钟打完了一大瓶的记录,把护士姐姐吓了一跳,说怎么刚吊上没多长时间就吊完了。然后顺其自然的,我的手,肿了。

填登记表,等胖子,等了有一个多小时,终于排到我了。在硬玻璃窗外看见了胖子,师傅瘦了很多,记得以前天天和师傅一起的时候,总是不叫师傅,叫胖子,越到后来越叫师傅了。师傅瘦了很多,果然监狱不是什么养生的地方。师傅一见我绑着绷带就特别纳闷的用手和我比画着,完全不理解。后来我说完之后,师傅才放心。我以为这么长时间我会有很多话倾诉,很多话想去与师傅诉说,可是竟然拿起交流电话,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记得第一句话是是傻忽忽的问师傅,是不是和监狱风云一样,师傅乐呵呵的说比监狱风云黑多了。然后我又问是不是每天背砖呢,师傅又乐呵呵的说早没了,现在最苦的活是磨水晶球,而师傅干的是监狱里最轻松的活:护士。

师傅反复叮咛让威给他弄一个MP4,想想来师傅也倒的确有在监狱里听MP4的本事。师傅唯一好的事,在监狱里每天还是不忘记练琴。

师傅和威说了很多,我也只是偶尔插几句话。就这么看着师傅,我问师傅要不要什么,师傅一再说什么也不要。我问师傅需要不需要给我说些什么。师傅只说:身体健康,好好活着。

请看我日志的几位,可能这次比较失望吧,这篇我并没有用到出彩的语句。可是这或许是我写的最开心的一章了。

想一想,生活总是这么让人受不了,跟他吗的连续剧一样,突然的师傅就进了监狱,我他吗的和傻逼一样不会了,以前师傅教我很多人生道理,酒量,手淫技巧,吃面技巧—-—。如今师傅却进去了,师傅瘦了很多,没有了以前张扬爽朗的笑容,可是性格依旧那么好,毕竟进去不是度假去了的。

今天去看了师傅,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放下了,过年时由于一直在新疆一直没能去看师傅,内心一直愧疚不已,今日见了终于安心了。人这辈子什么都可以忘记,什么错事都可以做错,但是道义一定要记得。尤其是那些当你在困境之中帮助过你的人。

师傅,好好改造.身体健康.衷心的祝福.

或许春天真的是个发春的季节吧,许多姑娘,哥们都又和联络上了,兄弟们,不管以前我们有什么矛盾还是什么的,给我打个电话,咱们2007年继续喝起来!背后说人坏话或者栽赃有什么意思,直接叫出来喝酒~把对方灌翻了才是爷们。生活么不就是和喝酒一样,就一个爽就对啦!

4月份前答应平回西安送他去上海的。死了都要赶回去和他喝最后一次酒。

并且我发现163这倒霉孩子终于可以删除照片了。回西安后就把在新疆的照片上传上去。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