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锣打鼓甩着生殖器迎接2007年!

2007年11月12日  |  5:25 下午分类:胡爷从百度过来啦  |  4,742 views

2006-12-31 00:00

今天是2006年最后一天,正好不瞌睡。刚才大便的时候,我在思考一个问题,我的大便速度为什么这么

快,结果思考的答案是我要大便快一点好让我能尽快的到电脑前。当然这个的直接后果就是我每次大便的速度都奇快。但是频率超高,犹如一个发了情的公猪,反复的寻求母猪,可是往往找不到,于是找个木桩去蹭它的宝贝。然后对着木桩发泄着自己找不到母猪的痛苦,当然这种痛苦我是能理解的。但是我在思考当公猪面对天空大声哼哼的时候,它哼哼的内容是什么。我想一定有阿Q精神,他哼哼的目的无非是向农场主人以及众母猪表示,没有母猪我照样能够爽。而你们母猪就很痛苦了,难道去找一个木桩塞进去吗?想到这里这头忧郁的公猪就更加卖劲的哼哼起来了。当然在某些时候我就是这头公猪,木桩就是网络,而母猪就是自由。于是我不停的通过网络寻求所谓的另外一种自由,例如像现在这样写点庸俗的,能表达自己思想的东西。

当我昨天早上开心的准备出去买湖啦汤时,我接到了武雪梅的一个电话,说该去学校开毕业典礼了,其实开毕业典礼只是学校一个幌子,只是让我们犹如赶死队一样,在离开学校的时候,听老师校长们,再洗脑一次,让我们坚信我们选择这个学校是多么光荣而又理智的一件事。我和武雪梅到的时候,已经开始演讲了,我和她急忙找到一个位子,坐了下来。听老师以及校长将那个念了已经不知道多少遍的发言稿,其实这是非常让我生气的,这就有如一个十七岁的姑娘从十七岁到七十七岁一直都被一个老头用同样的方法骗上床一样,完全侮辱我的智商。我相信坐满这个会议室的学生们,之所以在这里听校长在这里唠叨,无非只是想拿到那个有着学校章子的小本子,也就是毕业证。这时候我们就和一群妓女一样,被嫖客上完之后,等待着嫖客所谓的以后一定会娶我们的废话,我们也不相信,但是还是要听他说,因为他说完就会给我们钱。

当我们经过4个小时的废话以后我走到了老师那领毕业证,不得不说,那时候我和武雪梅的心情是激动的,终于可以被学校这个嫖客上完后领到自己的钱了,结果老师说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我们的毕业证,这是多么让人气愤的一件事啊!这就跟这个老嫖客上完我以后,跟我说完以后会娶我的誓言后,对我说因为我刚才动作的变化少,配合不够力度,现在不给我钱了一样。随即我把武雪梅一拉,就要走,她貌似还期待这个老嫖客会给我们钱,也就是毕业证,结果当然是否定的。于是我想去找郭海唯去喝酒,可是他不在。但是为了泄愤,我还是和武雪梅去好好的在学校附近吃饭,因为可能这辈子再也不可能来这,而且可能有生之年,再也不可能吃到这么不卫生的食物了[结果是我错了,依然在我家附近有这么不卫生的食物]。我们先吃了煎饼果子,我发现我仅仅是几年没吃煎饼果子,煎饼果子已经可以加油条,小菜,火腿肠了,连煎饼果子都已经这么先进了。唉。我又和她去吃麻辣粉,相当好吃。因为我发现这是我第一次吃到海带比粉带还多的麻辣粉。

2006就这么过去了,若要总结也只能说,这一年是相当操蛋的一年,我和一个发情的公猪一样,结果现在死死的被人捏住了我的睾丸,2007年我死活要把捏住我睾丸的那只手甩掉,自由的奔跑在泥潭里,甩着我那又长又大的生殖器在母猪圈里乱跑,藐视一切来自母猪的眼光,甚至那些公猪的眼光!

娘亲呀,06年终于TMD过完僚,我还是觉得我们应该活蹦乱跳,哼着小曲儿,甩着自己又长又难看的生殖器,欢天喜地的迎接2007年。

喜欢本文,那就收藏到:

发表您的评论